神修話語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55)

聖若望.鮑斯高創立了負責教育青年的慈幼會,聖多明我.沙維豪是最出名的學生之一。他初領聖體那日立了四個志向:一,勤領聖事;二,成聖主日聖日;三,與耶穌和瑪利亞結友;四,寧死不犯罪。十四歲的他每天走十二里路上課,但每次不覺疲倦,因為「我的主人天主很豐厚地報答我。」有一次,他的同學犯了重罪,竟誣告多明我,被誣告之時他不言不語;真相揭露之後,他說:「我知道那個男孩之所以誣告我,只是因為他有許多其他煩惱,我希望能夠給他新機會。」他另一次求聖若望.鮑斯高讓他去都靈上學,說:「把我裁縫成適合基督的比例衣裳吧!」又有一次,聖若望.鮑斯高講道,關於人人被召叫成聖,多明我領悟到在主內常喜樂有多重要。
日期: 2017 - 9 - 23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54)

1853年,聖若望.鮑斯高成立工場,為慶禮院的孩子提供良好道德的工作,並滿足慶禮院的需求。他也創辦了「公教閱讀」印刷社而發行辯護天主教的文章,使不少的反天主教者憤怒。有一天,兩名男人來訪,給他一千里拉發行歷史書,停止發行天主教刊文。鮑斯高神父拒絕,說:「如果我的工作真是無用,為何給我這麼多錢?身為神父,我要為教會工作,為窮人工作,我必繼續下去!」隨後,很多人試圖把他暗殺:有人將他的彌撒酒下毒,有個女人假裝臨終用椅子打他。鮑斯高神父認識一隻永不進食,永遠保護他的狗叫「灰奇」。有一次,鮑斯高神父想出門,但因為外面有個狙擊手埋伏,灰奇不讓他出去,從而救了他的命。它也許是鮑斯高神父的護守天使。
日期: 2017 - 9 - 16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53)

聖若望.鮑斯高的母親麗塔是個非常虔誠的婦女,教會正在調查她是否聖人。生於貧窮背景的她終生貧窮地生活,鮑斯高神父看見母親穿破爛的衣服,受不了就給她二十里拉買新衣服,但她遇到了窮孩子,反用錢為他們買衣服。她很神貧,每日望彌撒,向聖體龕內的耶穌祈禱,祈禱之間也指導慶禮院的孩子。但有一次,孩子玩戰爭遊戲,把她辛辛苦苦耕種的果園踩爛。麗塔忍無可忍,要鮑斯高神父帶她回碧基村去,但她兒子只指住掛在牆上的十字架。臉上流著一顆淚珠,她說:「你是對的」,就拿起了圍裙,繼續工作。
日期: 2017 - 9 - 9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52)

1849年,聖若望.鮑斯高行了兩次奇蹟。其一,十五歲的查爾斯強求與鮑斯高神父辦告解,非他不可。但鮑斯高神父回來時,男孩已經過身了,神父照樣叫他的名子,男孩睜大眼睛,重複剛發的惡夢:在一個又暗又窄的洞,很多靈魂被判到地獄去。他十分害怕,以為只能與鮑斯高神父辦妥當的告解,就有個尚未赦的重罪。他立刻與鮑斯高神父辦告解,神父說:「天主恩寵之下,天堂為你打開。你想上天堂還是留在我們當中呢?」男孩答:「天堂」,神父說:「好,我們在天堂再見。」男孩閉眼而過世。其二,鮑斯高神父帶慶禮院的六百個孩子出去,答應他們都有栗子吃,携著三籃的他又行奇蹟,果然每個男孩都有栗子。孩子都知道是奇蹟,喊叫:「鮑斯高是聖人!」
日期: 2017 - 9 - 2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51)

慶禮院雖遇上數多困難,聖若望.鮑斯高受天主的安慰,有一場彌撒聖體龕裡面的聖體不足在場的六百名孩子,所以他向天主祈禱,沒掰開聖體就分配,而所有的孩子都能領聖體。十五年後有人問他當年的事件,他確認說:「沒錯,這是來自耶穌的奇蹟,教我們領聖體有多重要。」但這給他的觸動不如彌撒中能成聖聖體的觸動。另一次,他在廣場內關於聆聽天主聖言講道理,一邊有些少年大聲地騷亂講道,所以就對他們說:「如果你們盲了,會聆聽天主聖言嗎?」其中一個男孩駁斥:「說話容易,行動就難。」突然盲了,若望神父吩咐他念痛悔經,辦告解以痊癒。男孩照樣做,果然痊癒了。若望用他的行奇蹟恩賜帶領他人往悔改、與聖體內的基督更深的關係。
日期: 2017 - 8 - 26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50)

1847年,聖若望.鮑斯高的慶禮院增長至八百人,空間已不足,他說:「我們要像蜜蜂一樣搬去新家。」新家正是位於都靈南邊的聖類斯慶禮院,由若望神父的助手包羅神父帶領。這名稱尊敬為男孩子貞潔之德的好榜樣聖類斯,亦向都靈總類斯主教的支持表示感謝。下年1848年意大利政治不穩,而慶禮院裡數多神父把孩子們灌輸政治思想,使他們參加政治示威,若望神父卻反對慶禮院成為政治組織。助理神父不同意,多名青年因而不再參加禮儀。最終,很多逆反的助理神父與青年都悔改,若望神父大方地歡迎他們;他執著自己的原則,使慶禮院忠於其使命。
日期: 2017 - 8 - 19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49)

1847年4月,聖若望.鮑斯高路上遇到一群青年辱罵他神父職務,要求給他們買酒。若望神父同意,而他們一起喝酒的同時更接受他,承諾不再侮辱天主。當若望神父發現青年無家可歸,邀請了他們去他的家過夜,他想庇護青年可能是他的新職務,但他們明早偷走了床鋪,逃走。五月的夜晚,麗塔把湯、麵包給剛成為孤兒的男孩子,若望神父發現他只有三里拉,找工作不了,所以孩子睡前,麗塔教他工作誠實及實踐信仰的重要性。她開始了慈幼會的「晚訓」傳統──宿舍孩子睡前,修士修女們總給他們說幾句勉勵的話。若望六月份又收入一個孤兒男孩,而告訴麗塔:「天主又派了一個孩子給我們,請照顧他。」越多孩子來,屋子變成無家可歸的孩子之庇護中心,若望神父如父照顧其物質與靈性需求。
日期: 2017 - 8 - 12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48)

聖若望.鮑斯高在慶禮院積勞成疾,在故鄉裡休養幾月後被勸告一年後才可回去,以免舊病復發。最後,他同意了減少工作量,回到慶禮院去,他看到身邊的神父工作量重,不得不也回復舊工作量。他租賃慶禮院附近幾間房間,給予自己、母親麗塔與被遺棄的孩子們同住。他原本猶豫要搬走年老的母親,但她回答說:「如果你覺得是天主旨意,我就願意。」當兩母了搬入之時,慶立院的孩子聽見他們倆的歌聲,若望神父回來之消息速快地傳播,孩子們都很興奮。麗塔最初猶豫販賣自己的農地及嫁妝以扶助慶禮院,後來喜悅地奉獻給天主及貧窮的孩子。
日期: 2017 - 8 - 5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47)

聖若望.鮑斯高依照他朋友包羅神父所吩咐為自己康復祈禱,的確康復了。回碧基故鄉休養,包羅神父在慶禮院替代,但因工作量重,後來需要五、六位神父才能勉強辦理鮑斯高神父的工作。包羅神父好好照顧慶禮院的孩子,但他們不耐煩,走二十里路探他;他們懷有另一個目的:他們妒忌神父親近故鄉的孩子,憂慮他在此建立新慶禮院。一個孩子對他說:「你要不回去都林的話,我們要將慶禮院搬到碧基去。」但若望對他們說:「我的孩子們,只要你們繼續乖、為我祈禱,秋葉下落之前,我定回來。」
日期: 2017 - 7 - 29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46)

聖若望.鮑斯高面臨死亡,他朋友包羅神父來訪,慶禮院的孩子為他康復而祈禱,更想鮑斯高為自己痊癒祈禱。鮑斯高已準備死,他說:「我願意承行天主的聖意。」包羅神父遂吩咐他祈禱:「主啊,如果你喜歡的話,求祢賜我痊癒吧。」鮑斯高最初拒絕,但後來為免包羅神父痛心倍增,微聲順應。他入睡,明早痊癒了,他探慶禮院的孩子,說:「我親愛的孩子,多謝你們的熱心和祈禱。這次因為你們的眼淚,天主救了我生命,但總有一天我們都會死,因此要努力修行,以團聚於無死、無痛、無淚的天堂。」一位神父祝賀他死裡逃生,但鮑斯高回答說:「我當時已經準備入天堂,但現在誰知道呢?」四十年後,那位神父再次提醒鮑斯高這句話,說:「你看,自此以來有多麼偉大的事業!慶禮院、修院、學校、傳教士;若是你當時死了,全都不會發生的。」鮑斯高回答說:「你錯了,仍然會發生,因為一切都是天主所創造的工程。」
日期: 2017 - 7 - 22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45)

聖若望.鮑斯高日以繼夜為慶禮院不斷工作,直到一天患上氣管炎,四肢無力,八天內已病危。雖然他準備了死亡,仍感傷離開世界與慶禮院的孩子,唯知慶禮院已固定才得安慰。慶禮院的孩子聞訊就盡量探訪他,但護士都拒絕他們,說他們讓他過分興奮,使他的病狀惡化。許多人看到孩子就感嘆,說:「看看孩子們多愛他!」孩子不能探訪親愛的神父就一起望彌撒,為他早日康復而祈禱。但病況沒起色,孩子們就向天主承諾整月,整年,甚至終生都唸十五端玫瑰經,而每年幾個月唯食麵包飲清水,守大齋。有幾位水泥匠雖然勞動沉重還守齋而去教堂為若望祈禱。最後,天主答應了他們的祈求,若望康復而重複當慶禮院的慈父。
日期: 2017 - 7 - 15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44)

都林市長誤會聖若望.鮑斯高的慶禮院搞革命,意圖關閉它。在議會的議員對此也有分歧,但許多的議員已經被市長說服。幸好,意大利國王深深欣賞若望的工作,而諭旨宣布慶禮院該被廣傳而受保護,慶禮院因此被救了。但市長沒放棄,甚至叫警察來監察他。警察報告給他:慶禮院的孩子很有秩序,聽教當良好的教友;不搞革命,反而搞內心的革命。市長一聽就知錯了,承諾以後不再阻止他們的活動。他問若望資金的來源時,被回答:「我完全依賴天主上智的安排。」市長感動了,捐二百里拉給他。若望甚至敵人也原諒,為天主的光榮努力工作。
日期: 2017 - 7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