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祿家書】25) 格前13:8-13現今存在的,有信、望、愛這三樣,但其中最大的,就是愛

日期: 2021-08-21
分段節目類別: 保祿家書 - 李子忠
語言: 粵語

下載:

簡介:

愛永存不朽;而先知之恩,終必消失;語言之恩,終必停止;知識之恩,終必消逝。因為我們現在所知道的,只是局部的;我們作先知所講的,也只是局部的;及至那圓滿的,一來到,局部的,就必要消逝。當我是孩子的時候,說話像孩子,看事像孩子,思想像孩子;幾時我長大成人,就把孩子的事丟棄了。我們現在是藉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的觀看了。我現在所認識的,只是局部的,那時,我就要全認清了,如同我全被認清一樣。現今存在的,有信、望、愛這三樣,但其中最大的,就是愛。

❖「愛永存不朽⋯⋯及至那圓滿的,一來到,局部的,就必要消逝」(8a-10)── 一切神恩都有終結,連最高超的德行如信德和望德也要消失,惟獨愛德永存不滅。「愛永存不朽」,因為是屬於天主的本性(羅5:5;若一4:7,8,16)。其他的神恩只是為了現世的人,好引人歸向天主;人一達到了目的,就不需要這些恩寵了。保祿在此只提及三種神恩:「先知之恩」、「知識之恩」、「語言之恩」。

❖「先知之恩」(8b)──天主透過「先知之恩」(profhtei,a – prophēteía)把一小部分的奧秘給人啟示了;到了天主把自己完全啟示給人時,這「先知之恩」便再無用了。

❖「語言之恩」(8c)── 「語言之恩」(glw/ssa – glōssa)不消說人一死就算完了;因為人死了,就不能再說話了。

❖「知識之恩」(8d)──天主將「知識之恩」(gnw/sij – gnōsis)賜與人,為使人能更深明瞭天主的奧秘;但是,幾時我們完全認識了天主,就不需要「知識之恩」了。

❖「當我是孩子的時候,說話像孩子,看事像孩子,思想像孩子;幾時我長大成人,就把孩子的事丟棄了」(11)── 保祿把教會現在的狀態比作人的童年(參看3:1-3)。人不能常存留在童年時代,他必須與年歲俱長;到了成年,遂將童年的思想和見解放下:這樣信友也該不斷成長,造到成全地步(斐3:13)。

❖「我們現在是藉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的觀看了」(12)──另一類比是取自照鏡子:古代的鏡子是銅製的,反映物體非常模糊,遠不如直接目睹實物清晰。我們固然可由天主的作為和化工(羅1:20),甚至由啟示──尤其由基督給我們帶來的啟示──來認識天主,但始終我們在現世對天主的認識總像猜謎一樣,模糊不清,在來日我們就要直接瞻仰天主了(戶12:8;瑪5:8;格後3:18;若一3:2)。

❖「現今存在的,有信、望、愛這三樣,但其中最大的,就是愛」(13)──保祿結束這「愛德頌」所用的話非常重要。他在自己的書信內屢次盛讚信望二德,謂這二德是信友在現世極需要的德行。其他的恩寵天主照自己意願,隨意賜與各位信友,但信望二德卻是每個信友所必須有的(格後5:7;羅8:24;希11:1)。如今保祿卻聲明說,愛還遠超過信望二德。原來信(pi,stij – pistis)、望(evlpi,j – elpis)、愛(avga,ph – agapē)三德都是直向天主的德行:第一、因為是直接由天主賦於人靈的;第二、因為都是以天主為對象的。至於奇恩/神恩卻不然,它是為某一種需要,暫時賜與人的,而且可以再度收回。就奇恩本身來說,為信友生活並不緊要,為此也不是永久常存的(12:11)。但這三個直向天主的德行,卻是信友生活絕對不可或缺的根基。可是按保祿所說的,連信望二德也要有終結的時候,因為當信友面對面享見天主,獲得天主時,自然不再需要信和望了(13:10-12;羅8:24;格後5:7),但愛卻永不止息,常存不滅(13:8)。

著名波蘭導演奇士勞斯基(Krzysztof Kieślowski)在1993 年執導的《藍白紅三部曲:藍》(Trois couleurs : Bleu;亦中譯《藍色情挑》),當中的女主角朱莉(Julie)在一次車禍中失去了她的音樂家丈夫帕特列斯(Patrice)和女兒,只有她幸存。她努力完成了丈夫未完成之作《歐洲聯盟歌》(Song for the Unification of Europe, by Zbigniew Preisner),更在發現丈夫生前的情婦懷有丈夫的遺腹子後,作出了偉大的慷慨犧牲,把丈夫遺留給她的袓屋給了這情婦。而這首由她完成的序曲,正正是以格前13:1-13的內容作歌詞;本曲以現代希臘文唱出。

Greek Transliteration 中  文
(Chorus)

Ea.n tai/j glw,ssaij

tw/n avnqrw,pwn lalw/

kai. tw/n avgge,lwn(

avga,phn de. mh. e;cw(

ge,gona calko.j hvcw/n

h’ ku,mbalon avlala,zonÅ

(Chorus)

ean tes gloses

ton anthropon lalo

ke ton anghelon

agapin de mi eho,

gheghona halkos ihon

i kimbalon alalazon.

(合唱)

我若能說

人間的語言,

和能說天使的語言;

但我若沒有愛,

我就成了個發聲的鑼,

或發響的鈸。

(Solo)

kai. eva.n e;cw profhtei,an

kai. eivdw/ ta. musth,ria pa,nta

w[ste o;rh meqista,nai(

avga,phn de. mh. e;cw(

ouvqe,n eivmiÅ ouvqe,n eivmiÅ

ouvqe,n eivmiÅ

(Solo)

ke ean eho profitian

ke ido ta mistiria panta

oste ori methistane,

agapin de mi eho,

ouden imi, ouden imi,

ouden imi.

(獨唱)

我若有先知之恩,

又明白一切奧秘

甚至能移山;

但我若沒有愛,

我什麼也不算,我什麼也不算,我什麼也不算。

(Chorus)

h` avga,ph makroqumei/(

crhsteu,etai h` avga,ph(

ouv zhloi/( ouv perpereu,etai(

ouv fusiou/taiÅ

(Chorus)

i agapi makrothimi,

christevete i agapi,

ou zili, ou perperevete,

ou fisioute.

(合唱)

愛是含忍的,

愛是慈祥的,

不嫉妒,不誇張,

不自大。

(Solo)

pa,nta ste,gei(

pa,nta pisteu,ei(

pa,nta evlpi,zei(

pa,nta u`pome,neiÅ

(Solo)

panta steghi,

panta pistevi,

panta elpizi,

panta ipomeni.

(獨唱)

凡事包容,

凡事相信,

凡事盼望,

凡事忍耐。

(Solo with Chorus)

h` avga,ph ouvde,pote pi,ptei\

ei;te de. profhtei/ai(

katarghqh,sontai\

ei;te glw/ssai( pau,sontai\

ei;te gnw/sij( katarghqh,setaiÅ

(Solo with Chorus)

i agapi oudepote pipti;

ite de profitie,

katarghithisonte;

ite glose, pafsonte;

ite ghnosis, katarghithisete.

(獨唱 + 合唱)

愛永存不朽,

而先知之恩,

終必消失;

語言之恩,終必停止;

知識之恩,終必消逝。

(Solo with Chorus)

nuni. de. me,nei

pi,stij( evlpi,j( avga,ph(

ta. tri,a tau/ta\

mei,zwn de. tou,twn h` avga,phÅ

mei,zwn de. tou,twn h` avga,phÅ

mei,zwn de. tou,twn h` avga,phÅ

(Solo with Chorus)

nini de meni

pistis, elpis, agapi,

ta tria tafta;

mizon de touton i agapi.

mizon de touton i agapi.

mizon de touton i agapi.

(獨唱 +合唱)

現今存在的,

有信、望、愛

這三樣,

但其中最大的是愛,

但其中最大的是愛,

但其中最大的是愛。

(listen Song for the Unification of Europe, by Zbigniew Preis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