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言及反省
 
 

有信德,一定得

在增餅奇蹟之後,瑪竇記載了耶穌步行海面的事蹟。連續的看下去,或許會問:伯多祿為什麼經驗了增餅的奇蹟以後,又會對耶穌給予他步行海面的恩寵有所懷疑?

靈魂的補品

今天的福音讓我們重溫增餅的奇蹟。瑪竇所載的版本中,耶穌從門徒的手中接過五個餅和兩條魚,祝謝並分給群眾享用,使數以千人得到飽飫。 在現今的世界,生活繁忙緊張,很多人會選擇吃營養補給品來補充一下身體的虛耗。在信仰疲乏(神枯)之時,靈魂也要來點滋補。耶穌基督是天主的聖言,祂自己親臨到世界上,向我們揭示天國的真諦。祂的話滋潤每一個人的心靈,聖言成為我們每天的信仰補品。這聖言滋補養潤我們的信、望、愛三德,雖然有時會感到苦味,椎心,但苦盡也會享受到聖言的甘飴,而且,當我們在靈修上強壯起來時,也可以有能力分享聖言帶來的喜樂給其他兄弟姊妹,使他們也得到滋養和靈性的飽飫。

洗者若翰之死

人必有一死,無論智愚、無論貧富、無論義人或是罪人,最後都難逃歸於灰土的命運。死亡雖然是最肯定的東西,但是在反省死亡的時候,的確令人迷茫。中國人嘗試在這個奧秘之中尋求一點意義,提出了「死有輕於鴻毛,重於泰山」的分別。這是從功能主義出發,把一個人的死所能帶給其他人或多或少的益處作為標準,來衡量死亡的價值。可是,對死去的人,又有何價值可言呢?

「歧視」也是把問題簡單化的結果

「歧視」也是把問題簡單化的結果。 所謂「初生之犢不懼虎」。孩提時代,我們充滿冒險精神,四出探索新奇的事物。年紀大了,失去了童真,對新事物不感興趣;而且安於逸樂,不願認識新事物,覺得費時失事,不會為自己帶來好處。索性把事物簡單化,好能不費吹灰之力,應付到日常生活上的需要便算數了。

新的和舊的

新與舊真是完全的二分,完全的對立嗎?很多人為了政治目的,發動不少「破舊立新」的運動。把對手塑造成阻礙進步的「舊勢力」,自己是先進的「新思維」,是社會的未來。結果是把對手拉倒了,卻賠上了沉重的代價,連自己的根,自己的源頭都乾涸了。其實,耶穌已清楚表示過祂來不是廢除法律和先知…

不要把事物二分化

我們最常犯的謬誤,就是把問題簡單化,而最方便的簡單法莫過於「非此即彼」的二分法了。例如在人際關係上,不是我的朋友就是我的敵人;在工作關係上,只有上司下屬而沒有團隊;在人神關係上,只有創造者與受造物,而沒有既是天主又是人的天人中保等等。今天且讓我們默想聖瑪爾大的生平,以豐富我們的生命。

邪惡子民的下場

天主不是喜歡以水滴石穿的耐性,以春風化語,有如酵母般不顯眼的力量,去感化世人,召叫人去悔改嗎?為何在末日尚預備了火窰去焚燒那些邪惡的子民呢?而且,這些邪惡的子民還是在天主所建立的天國之內的!原來人的自由甚至連天主也感到詫異的…

人類便被野心所蒙蔽

從一開始,人類便被野心所蒙蔽,好大喜功,向錯誤的方向追尋永垂不朽的事物。巴貝耳塔如是,花了46年時間去擴建的第二座聖殿如是,歷史上所有龐大的帝國亦不外如是,到頭來還是土崩瓦解,灰飛煙滅。可是,今天仍然有人,有國家重蹈覆轍,並沒有從歷史中汲取教訓。

交出自己的生命,為大眾作贖價

作為母親的,想為兒子的將來鋪路,這是無可厚非的。但載伯德的兒子和他們的母親,卻沒有體會到耶穌與世俗領袖是不同層次的。世俗的領袖用權力和地位,才能令百姓屈服於他權下。耶穌卻是以「服事人,並交出自己的生命,為大眾作贖價。」雖然耶穌這種領袖在世上似乎沒有權力地位,但…

讓我們的心成為肥沃的土地

現代人生活繁忙,長時間工作,以至連參與主日彌撒都好像是一種負擔。即使有參與,在彌撒後又有多少人仍會記得當天的聖經和神父講道的內容呢?聖言不是就像種子撒在路旁,或在石頭地裏,甚至是在荊棘中嗎?

「我見了主。」

今天教會紀念聖女瑪利亞瑪達肋納。她的名字在福音中出現過好幾次,她與姊姊瑪爾大和兄弟拉匝祿,在耶穌傳教的時期一直跟隨祂。她就是用眼淚和頭髮洗抹耶穌的腳(若11:1-3;12:1-3),坐在耶穌跟前聽祂講話(路10:38-42),用一玉屏珍貴香液傅抹耶穌的頭(路7:36-38),耶穌從她身上趕出了七個魔鬼(路8:2)的那一位婦女。直至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時,瑪利亞瑪達肋納是小數仍站在下面的。而當瑪利亞發現耶穌的遺體不在墳墓時…

耶穌的真親屬

想像這段福音的場景,似乎耶穌正在向群眾講話,當中包括祂的門徒。祂應該是在教導他們如何走向天國的道,這是何等重要,是耶穌一生的使命。所以,即使母親要跟祂說話,祂也不願放下或中斷祂的教導。耶穌事事以天主的旨意為先,以履行天主所派遣的使命為首。這也應該是我們的生活方式。耶穌很明確的表明,凡遵行天父的意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