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年(馬爾谷) 常年期第廿一主日:伯多祿的宣認

常年期第二十一主日

若蘇厄書 24:1-2, 15-17, 18

那時候,若蘇厄聚集以色列眾支派,來到舍根,也召集了以色列的長老、首領、判官和官長,叫他們站在天主面前。若蘇厄對全民眾說:「如果你們不樂意事奉上主,那麼,今天就選擇你們所願意事奉的神吧!或是你們祖先,在大河那邊,所事奉的神,或是你們現在居住的地方,阿摩黎人的神。至於我和我的家族,我們一定要事奉上主。」百姓回答說:「我們絕對不願背棄上主,去事奉其他的神!因為上主是我們的天主,是他領我們和我們的祖先,離開了埃及地,為奴之家;是他在我們眼前,行了那些絕大的神蹟;是他在我們所走的一切路上,在我們所經過的一切民族中,始終保護了我們。為此,我們必要事奉上主,因為他是我們的天主。」

厄弗所書 5:21-32

弟兄姊妹們:你們要懷著敬畏基督的心,互相順從。你們作妻子的,應當服從自己的丈夫,如同服從主一樣,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他又是這身體的救主。教會怎樣服從基督,作妻子的,也應怎樣事事服從丈夫。你們作丈夫的,應該愛妻子,如同基督愛了教會,並為她捨棄了自己,以水洗,藉言語,來潔淨她,聖化她,好使她在自己面前,呈現為一個光耀的教會,沒有瑕疵,沒有皺紋,或其他類似的缺陷;而使她成為聖潔和沒有污點的。作丈夫的,也應當如此愛自己的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體一樣;那愛自己妻子的,就是愛自己,因為從來沒有人恨過自己的肉身,反而培養撫育它,一如基督之對教會;因為我們都是他身上的肢體。「為此,人應離開自己的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兩人成為一體。」 這奧秘真是偉大!但我是指基督和教會說的。

若望福音 6:60-69

那時候,耶穌的門徒中,有許多人聽了耶穌的講話,便說:「這話生硬,誰能聽得下去呢?」耶穌自知他的門徒,對他這番話,竊竊私議,便對他們說:「這話使你們起反感嗎?那麼,如果你們看到人子,升到他先前所在的地方,又將怎樣呢?使人生活的是神,肉一無所用;我對你們所講的話,就是神,就是生命。但你們中有些人,卻不相信。」原來,耶穌從開始,就知道那些人不信,和誰要出賣他。所以他又說:「為此,我對你們說過:除非蒙父恩賜的,誰也不能到我這裡來。」從此,他的門徒中,有許多人離開了他,不再同他往來。於是,耶穌對那十二人說:「難道你們也要走嗎?」西滿伯多祿回答說:「主!唯你有永生的話,我們去投奔誰呢?我們相信,而且知道:你是天主的聖者。」

主日講道

一連五個主日,若望福音的讀經都圍繞著「生命食糧」這個主題,今天是總結,重點在伯多祿宣認耶穌的話上:「主啊!唯獨你有永生的話,我們還投奔誰呢?我們信,而且確實知道你是天主的聖者。」這是若望福音中記載伯多祿說的第一句話,作者往往把重要人物的第一句話凸顯其啟示性,如耶穌的第一句話是問兩位門徒:「你們找甚麼?」(若1:38)讓我們知道信仰不是找東西,而是找耶穌,與祂同住在一起。聖母在若望福音的第一句話是:「他們沒有酒了」(若2:3),顯示出聖母時時關注別人的需要,把耶穌帶到別人的生活中。伯多祿宣認耶穌的話,就是今天我們反省的重點。

伯多祿這句話的背景並非在增餅奇蹟那一天,增餅後是群情洶湧的,大家興奮得要擁立耶穌為王,伯多祿不難承認耶穌的身份。事情卻發生在增餅的後一天,耶穌為澄清群眾的動機,不斷說些令群眾莫名其妙的話,如「食祂的肉」、「喝祂的血」、「自天而降」等等。門徒的熱情冷卻了,覺得說話太「生硬」,像吃沒有煮熟的飯那般難下咽。五千個男人再加上他們的家屬一個一個的走了,好像剩下十多個,是個冷清清,令人喪氣的情況。就像面對「四面楚歌」的楚軍,已無心戀戰,別人走自己也想走,注定項羽非失敗不可。伯多祿之可貴處,就是此刻挺身而出,宣認信仰,激勵其他門徒。

從伯多祿的說話,我們可分析他有率直、硬朗的性格,有強烈的道德勇氣,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慷慨激昂。話中的意思可綜合為:「我信你,我沒有其他人可信了」,「我信的,其他十一人都會相信」。一方面有穩定軍心的豪情,但豪情的後面隱藏了當領袖的威脅性,強拉別人壯膽:「我們還投奔誰呢?」其實,伯多祿大概仍未理解生命食糧的言論,只因為耶穌這樣說,他就這樣信了。

當然,為信仰基督,這種宣認是重要的。但完備的信仰,祗靠陽剛式的宣認是不夠的,伯多祿還要不斷受培育。他陽剛型的信仰亦見於他向耶穌慷慨陳詞:「即使眾人都為你的緣故跌倒,我決不會跌倒」,「即使我該同你一起死,我也決不會不認你」(瑪26:33,35)。山園中耶穌被捕時,只有他拔劍護主,有張飛喝斷長板橋的豪氣。耶穌讓他知道單靠陽剛型的宣認是不足的,聖經的記載暴露了他的弱點。爭大小,三次背主都顯出他的信仰不夠深度,缺乏謙遜、包容與柔情,缺乏認識自己的有限性和了解別人的明智。直到經歷耶穌的苦難、死亡、復活後,他才脫胎換骨,作信仰的跨越。當耶穌問他:「你比他們更愛我嗎?」他既肯定又謙虛的說:「主,是的,你知道我愛你」(若21:15),顯出一種沒有誇口,沒有喧嘩,一切盡在不言中的心靈感應。主耶穌已生活在他內,此時的主,才真正是他生命的食糧,他生命中不能缺少的東西。可見對耶穌的信仰,不是剎那的豪情,而是持久的堅忍。

今日,每個基督徒都會在生活中遇到信仰的挑戰,特別是不斷有人離開教會,而離開的比留下的多時,我們正遇到伯多祿的情況,耶穌會挑戰我們:「難道你們也願意離去嗎?」願我們有伯多祿抗拒潮流的豪情:「主,唯你有永生的話」,但同時有一份謙遜,一份包容,承認自己多麼需要基督,祂是自己生命中不能缺少的東西。一刻的宣認、一剎那的決志,不足以做基督徒。真正的基督徒必須謙虛地、靜靜地、持久地跟在耶穌後面,用行動去表示耶穌是自己生命的食糧,是生命中不能缺少的東西。

Posted: August 26, 2018

吳智勳神父

 
吳智勳神父是香港耶穌會㑹士,一九七九年於香港晉鐸。他曾任耶穌㑹香港澳門會長,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舍監,現任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倫理神學及中國哲學史教授,香港大學聖安多尼堂區上智之座小堂主任司鐸,及神學雜誌《神思》主编。著作有:《基本倫理神學》,《和平綸音:主日及節日講道》,《耶穌基督普遍救恩:基督徒倫理本地化探索》。 Rev. Fr. Robert Ng Chi-Fun, ordained in 1979, is a Jesuit priest in Hong Kong. He was Chairma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in Hong Kong and Macau and Warden of “Ricci Hall” hostel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rrently, he is Professor of Moral Theology and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and Rector of Our Lady Seat of Wisdom Chapel at St. Anthony's Parish. He is also Editor-in-chief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heological magazine Meditation. His publications include: Fundamental Moral Theology, Speak of Peace: Sunday and holiday homilies, and The Universality of Salvation in Jesus Christ. 吳智勳神父專訪(一): 道德導航儀 吳智勳神父專訪(二): 愛在臨終時


其他主日反省

「上主,我們去投奔誰呢?」 (若 6:69) Susanna Mak

每一天,即使面對逆境和混亂,我們的挑戰就是要堅持信靠和選擇天主。

繼續閱讀 >
是什麼令耶穌的門徒這個時候離開祂呢? May Tam

正如若蘇厄挑戰以色列民眾 (第一讀經) 那樣,耶穌也同樣地挑戰衪的門徒 (福音) 。 但是,儘管所有以人都選擇跟隨上主,耶穌的門徒卻分化,一些抱怨 (60,61節) ,一些離開(66節) ,只有跟衪親近的一小群門徒留下來(68, 69節) 。 為以色列民,他們的決定是合乎邏輯的 (蘇24:16-17) 。我們本認為,經過耶穌向門徒們的顯示 (為群眾增餅和步行海面 若6:1-21) ,他們都應該作出和以色列人同樣的選擇。 但可悲的是,他們的決定不一樣。

繼續閱讀 >
主日教理 天主教香港教區
教理中心及教理委員會
教理主題: 信德的自由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