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年常年期廿八主日:捨棄使自己不自由的東西

常年期第二十八主日

智慧篇 7:7-11

我曾祈求,天主就賜給了我聰明;我曾呼籲,智慧的神便臨於我身。我寧要智慧,而不要王權和王位;財富與智慧相比,分文不值。無價的寶石,也不能與她相比,因為,一切黃金在她面前,只不過是一粒細沙;白銀在她跟前,無異一撮泥土。 我愛智慧,勝過愛健康和美色;我認為她比光明,更為可取,因為,由她而來的光輝,從不暗淡。 的確,一切美善,都伴隨智慧而來;在她手中,握有數不清的財富。

希伯來書 4:12-13

弟兄姊妹們: 天主的話確實是生活的,是有效力的,比各種雙刃的劍,還銳利,直穿入靈魂和神魂,關節與骨髓的分離點,且可辨別人心中的感覺和思念。沒有一個受造物,在天主面前,不是明顯的;萬物在他眼前,都是袒露敞開的;我們必須向他交賬。

馬爾谷福音 10:17-30

那時候,耶穌正要起程,有一個人跑來,跪在耶穌面前,問他說:「善師,為承受永生,我該做什麼?」 耶穌對他說:「你為什麼稱我善?除了天主一個外,沒有誰是善的。誡命你都知道: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做假見證,不可欺詐,應孝敬你的父母。」 那人回答耶穌說:「師父!這一切我從小就都遵守了。」 耶穌注視著他,就喜愛他,對他說:「你還缺少一樣:你去,變賣你所有的一切,施捨給窮人,你必有寶藏在天上,然後來,背著十字架,跟隨我!」那人聽了這番話,就面帶愁容,憂鬱地走了,因為他有許多產業。 耶穌向四周一看,對自己的門徒說:「那些有錢財的人,進入天主的國,是多麼難啊!」門徒就都驚奇耶穌這句話。 耶穌又對他們說:「孩子們!依恃錢財的人,進入天主的國,是多麼難啊!駱駝穿過針孔,比富有的人,進入天主的國,還容易。」 門徒就更加驚奇,彼此說:「這樣,誰還能得救?」 耶穌注視他們說:「為人不可能,為天主卻不然,因為在天主,一切都是可能的。」 伯多祿開口對耶穌說:「看,我們捨棄了一切,來跟隨了你。」 耶穌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人為了我,為了福音,而捨棄了房屋、或兄弟、或姊妹、或母親、或父親、或兒女、或田地,沒有不在今生就獲得百倍的房屋、兄弟、姊妹、母親、兒女、田地──連迫害也在內,並要在來世獲得永生。」

主日講道

  馬爾谷福音常常強調作耶穌門徒的代價是:(1)捨棄自己,(2)背十字架,(3)跟隨耶穌。 今天的福音則是具體的例子,藉著對富少年和門徒所說的話,重複申明作耶穌門徒的代價。

  現在讓我們細心閱讀這段聖經。「有一個人跑來跪下」,可以推想來的是年輕人,因為他「跑來」;從後來的記述說他不願放棄財富,可以知道他是有錢的。「跑來」也能表示他內心有一份熱切的追求,像福音中記載匝凱高興的向耶穌跑來,門徒聽到耶穌復活的報告跑到墳墓去,或表示年輕人一時衝動想作一新的嘗試。耶穌糾正他,一時衝動的熱誠是不夠的,必須時時不斷努力,故問他能否經常守誡命。他說:「我從小就遵守了」。原來這裏提出的誡命,除了孝敬父母之外,其他都是消極的不作甚麼;當然,這也是難能可貴的,但不做壞事是不夠的,更重要的是做了甚麼好事。耶穌後來把十誡綜合成愛主愛人,就顯得積極了。

  經上記載耶穌定睛看那個少年,喜愛他,我們可以知道耶穌重視他。事實上,耶穌重視每個人,每個人為祂都是獨特的。祂看出富少年與天主之間的障礙就是他的財富,因此要求他捨棄,變賣所有,捐給窮人。這是徹底的捨棄,使自己獲得自由,然後背起十字架跟隨祂,足見耶穌對症下藥,一針見血。果然少年人衝動的熱誠一下子冷卻,不自由的地方,為他仍然不自由,他無法捨棄,只好悶悶不樂,憂愁地離開。

  讀到這裏,我們千萬不要妄下結論,貿貿然認定:(1)這個少年一定下地獄,(2)耶穌詛咒財富,(3)這是對所有人的一個普遍的要求。因為:

  (1)我們不知道那少年人的結局,他錯過了一次機會,不能回應耶穌,並非犯了彌天大罪。如果連門徒在耶穌有難時捨棄耶穌,都能有機會回頭皈依,這個少年也能夠有。

  (2)門徒誤解耶穌詛咒財富,因為耶穌說:「富人進天國比駱駝穿過針眼還要難」。猶太人的傳統和心態,都認為財富是天主的眷顧。聖詠說:「我從未見過善人要行乞」。其實,耶穌的話,是一種警告。本來創造是好的,包括財富在內,財富可以幫助人發展。但耶穌也要人知道,財富的危險性也極高,它使人貪婪,不擇手段去爭取;它使人驕傲,覺得根本不需要天主;財富使人不自由,成為人走向天主的障礙。

  (3)耶穌並沒有要求每個基督徒捨棄財物,雖然祂今日仍可能召叫某些人這樣做。耶穌洞悉富少年的內心,知道是財富使他不自由,故要求他捨棄,拆除了這個障礙,才講背十字架跟隨耶穌。因此不要論斷這是耶穌對人的一個普遍要求。在這裡,耶穌只要求人捨棄使自己不自由的東西。人不能捨棄自己擁有的一切,不一定成為另一個失望的富少年。

  捨棄財富在今天仍然有時代意義,今日流行「向錢看」,只要得到更多錢,人可能不擇手段,踐踏別人;為了錢,人會和家人朋友衝突;為了錢,人會拚了自己的命,甚至傷害身體也在所不惜;為了錢,人會不顧良心;為了錢,主日彌撒,祈禱生活,信仰生活全部要貶到次要地位。

  我們不妨反躬自問:財富是否支配著我,使我失去自由?在衣、食、住、行方面,是否到了某些衣服穿不上身,某些食物進不了口,某類居所失禮朋友,坐某類車輛有失身份的地步?如果是這樣,我便不自由地受財富支配了。耶穌是自由地支配一切:祂樂意去飲宴,也能守四十日嚴齋;祂通常走路,但也不介意騎驢;祂會住在有錢人匝凱的家,但亦能連枕頭的地方也沒有。擁有或不擁有東西,祂一點也不在乎,只在乎能否達成愛的使命。方濟各沙勿略是一位神貧的人,但為了以大使的身份向中國皇帝傳福音,他不惜擁有一件華麗的衣服,就是向耶穌學習的好例子。

  讓我們學習捨棄一切使自己不自由的東西,當然捨棄必定是困難的,但「在天主方面,一切都是可能的」。天主召叫我們走的道路,必定給我們足夠的恩寵去完成。

Posted: October 14, 2018

吳智勳神父

 
吳智勳神父是香港耶穌會㑹士,一九七九年於香港晉鐸。他曾任耶穌㑹香港澳門會長,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舍監,現任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倫理神學及中國哲學史教授,香港大學聖安多尼堂區上智之座小堂主任司鐸,及神學雜誌《神思》主编。著作有:《基本倫理神學》,《和平綸音:主日及節日講道》,《耶穌基督普遍救恩:基督徒倫理本地化探索》。 Rev. Fr. Robert Ng Chi-Fun, ordained in 1979, is a Jesuit priest in Hong Kong. He was Chairma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in Hong Kong and Macau and Warden of “Ricci Hall” hostel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rrently, he is Professor of Moral Theology and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and Rector of Our Lady Seat of Wisdom Chapel at St. Anthony's Parish. He is also Editor-in-chief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heological magazine Meditation. His publications include: Fundamental Moral Theology, Speak of Peace: Sunday and holiday homilies, and The Universality of Salvation in Jesus Christ. 吳智勳神父專訪(一): 道德導航儀 吳智勳神父專訪(二): 愛在臨終時


其他主日反省

祂的門徒「彼此說:『這樣,誰還能得救?』」 Shiu Lan

耶穌說:「為人不可能,為天主卻不然,因為在天主,一切都是可能的」(谷 10:26-27)

繼續閱讀 >
「有錢的人進天主的國,多麼難啊!」 Shiu Lan

從各方面看,我們都是耶穌口中所說的有錢人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