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顯節:主顯與逾越

主顯節

依撒意亞先知書 60:1-6

耶路撒冷啊!起來炫耀吧!因為你的光明,已經來到;上主的榮耀,已經照耀在你身上。看啊!黑暗籠罩著大地,陰雲遮蔽著萬民;但上主卻照耀著你,他的榮耀,要彰顯在你的身上。萬民要奔赴你的光明;眾王要投奔你升起的光輝。舉目向四方觀望吧!他們都聚集來到你這裡;你的眾子,要從遠方而來,你的女兒,要被抱回來。那時,你見到這情形,必要喜形於色,你的心靈,必要興奮愉快,因為,海洋的珍寶,都要歸於你,萬民的財富,都要歸你所有。成群結隊的駱駝,以及米德楊和厄法的獨峰駝,要齊集在你境內;牠們從舍巴,滿載黃金和乳香而來,宣揚上主的榮耀。

厄弗所書 3:2-3,5-6

弟兄姊妹們:想你們必聽說過,天主為了你們,以恩寵賜與我的職分;就是藉著啟示,使我得知他的奧秘;這奧秘在以前的世代,沒有告訴過任何人,現在卻藉聖神,啟示給他的聖宗徒和先知;這奧秘就是:外邦人藉著福音,在基督耶穌內,與猶太人同為承繼人,同為一身,同為恩許的分享人。

瑪竇福音 2:1-12

當黑落德為王時,耶穌誕生在猶大的白冷。看,有賢士從東方來到耶路撒冷,說:「剛誕生的猶太人君王在那裡?我們在東方見到了他的星,特來朝拜他。」黑落德王聽見了,就驚慌起來;全耶路撒冷也同他一起驚慌。黑落德王便召集了眾司祭長和民間的經師,仔細考問他們:「默西亞應當生在那裡?」他們對他說:「在猶大的白冷,因為先知曾這樣記載:『你猶大白冷啊!你在猶大的郡邑中,決不是最小的,因為將由你出來一位領袖;他將牧養我的百姓以色列。』」於是,黑落德暗暗把賢士叫來,仔細詢問他們那星出現的時間;然後打發他們往白冷去,說:「你們去仔細尋訪那嬰孩,幾時找到了,就向我報告,好讓我也去朝拜他。」 賢士聽了王的話,就走了。看,他們在東方所見的那星,走在他們前面,直至來到嬰孩所在的地方,就停在上面。他們一見到那星,極其高興歡喜。他們走進屋裡,看見嬰孩和他的母親瑪利亞,就俯伏朝拜了那嬰孩,並打開自己的寶匣,給嬰孩奉獻了禮物,即黃金、乳香和沒藥。賢士在夢中得到指示,不要回到黑落德那裡,就由另一條路,返回自己的地方。

主日講道

  路加福音裡面,他記載的聖誕故事,時時都是一個很溫馨的故事,時時都是所有基督徒很喜歡听,津津樂道的。這樣好多人認為瑪竇的福音裡也有一個很美麗的關於聖誕的故事,就是今天的瞻禮 ─ 賢士來朝拜的瞻禮。

  本來整個故事是很簡單的,今日就是講這幾個賢士來朝拜耶穌。經過這麼多個世紀,熱心的基督徒經過默想、投射,為這個故事加添了許多許多美麗的色彩。所以當我們每次再看這故事的時候,應該小心分辨一下,那一些是日后熱心基督徒的投射;那一些是這個作者 ─ 瑪竇,他願意帶出的訊息;即是說:熱心歸熱心,但是天主的啟示歸天主的啟示,我們仍然是可以講這些美麗的聖誕故事,可以仍然對小孩子講這是美麗的故事,但是對成人的時候,在看賢士來朝的時候,把要把握作者的中心訊息是怎樣。如果我們看一些熱心的基督徒的投射,便會發覺他們很重視講那一顆星,及幾個賢士,和賢士所帶的禮物。

  我首先帶出這些人熱心的投射是些什麼東西,瑪竇原來的訊息是應該怎樣的。講這個故事的時候少不了那顆星,人人都會講那顆星 ─ 大致聖誕故事都少不了的,而大致馬糟上都有這麼一顆星,不想信的話可以去看看,─ 因為這顆星,歷代的人都會想:縱這顆星裡去找究竟是那一顆,有與趣地徒有記載的歷史裡去找究竟這是那一顆星,耶穌同時期(即公元前後)間,有記載的星象,所有國家的歷史書也找遍,大致上會找到一些資料:約在公元前十一年的時候,哈雷慧星曾出現過;又說在公元前七年的時候,有星象怪異的現象出現,好像是水星或木星,會不會在這時期出現的便是(白冷的)那顆星呢?很多人都猜測,有些猜公元前十一年,有些猜公元前七年等等….,所有的猜測都是一些熱心的投射。有些人甚至會說:這顆星完了後又怎樣呢?做完它的任務又有一些美麗的故事,可能對小孩子說「這顆星跌了在一個井內」─ 巴肋斯坦內有一口井,所以很多人去到氣邊,便會伸出脖子往下看一下,「只要心裡面法淨的人仍可看到這一顆星。心裡不法淨便著不見」─ 這是都是美麗的投射,小孩子最喜歡听,都喜歡伸出脖子向井底看,那顆星還在不在。還有今天如果你們今天去白冷朝聖,耶穌聖誕堂,那地上有一顆星,上面寫著〝瑪利亞在此誕下耶穌〞,所以這顆星仍然是少不了的。較高級的投射會說這顆星其實說的是一個人的信仰歷程,人是要天主的啟示才找到耶穌基督,好像當天幾個賢士要靠這顆星才找到耶穌,所以這顆星也像徵著人的信仰歷程中要有天主的帶領──總之這是一種投射,都是說及這一顆星。

  說完這顆星後,便又要說這幾個賢士,本來聖經中只提及過有這麼幾個賢士,沒有說明多少個,沒有說是什麼人……..,什麼也沒有提及,但是,後來這些熱心的投射便多起來。有說這三個人的資料,什麼資料也有,甚至做那一個行業的都有:有星相家、數學家、司祭、讀書人……….什麼都有,甚至有名有姓有相貌。由於有三樣禮物,人們便說有三位賢士,一位叫「MELCHIOR」,這個是長鬚的白髮老人,他攜帶的禮物是黃金,所以你們可看看馬糟內有沒有這樣一個人。第二個是「CASPER」,年輕的沒鬚子的,滿面紅光的。第三個是──皮膚黑黑的他所帶的,他所帶的是沒藥。大慨這些熱心的投射是說這幾個來自不同種族的人,──有紅皮膚白的、黑皮膚的,或白皮膚的,也說不定,不同種族的人都會來朝拜耶穌,甚至日後的基督徒也會拿他們的名字做聖名,有人叫「MELCHIOR」,有人叫「CASPER」,但實際上上聖經上並沒有這樣載,不過熱心人士的投射便成為很美麗的故事,有三王,有禮物,而禮物更可做出很多文章。黃金像徵著尊貴,像徵著基督君王的身份。乳香代表天主性或司祭的身份。沒藥是給死人用的,像徵基督的死亡。再熱心的投射便會想:這三樣禮物當中,我會帶什麼給耶穌基督,會不會像是黃金一樣,把我最貴重的獻給耶穌?乳香代表我的祈禱,我是否能把我的祈禱奉獻給嬰孩耶穌?沒藥代表生活上的十字架,我原意把生活上的犧牲獻給耶穌,看,多熱心!

  這都是熱心又美麗的故事。其他的人物,黑洛德也好,經師也好,都可投射在我們生活裡,使我們的神修生活上有幫助。

  故事說完了,這是熱心的故事。熱心的投射很多。能夠幫助你的不妨可以去用。

  不過回到作者瑪竇的中心訊息時,便會發覺剛才一大堆的投射大致上都沒這些意思,好,讓我們看看瑪竇想帶出什麼訊息。瑪竇福音的訊息其實並不溫馨,瑪竇無意寫一個出溫馨的故事,如果你從整個瑪竇的故事去看,裡面你會看到刀光血映」,這故事著重天主如何顯示自己,所以主顯節這個名字──『主』『顯』──天主怎樣顯示自己。天主給人類最大的啟示是我們常說的逾越的奧蹟。舊約裡有逾越,新約裡也有逾越,舊約內的逾越奧蹟由梅瑟開始講,天主藉著梅瑟彰顯自己的光榮。整個梅瑟的故事是天主顯示自己給以色列人、給整個世界。同樣,新約裡的逾越,應該由耶穌基督開始講,天主藉著耶穌基督彰顯自己──這個是瑪竇所帶原意帶出的訊息,藉耶穌基督顯示在舊約的時候藉梅瑟;在新約藉耶穌基督。所以梅瑟和耶穌間有很多密切的關係,所以故事裡你會發覺好多事上都是拿耶穌與梅瑟做對比。

  發生在梅瑟身上的事,也發生在耶穌身上,因為天主就是藉著這麼多事件去顥示自己。比方,梅瑟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梅瑟被法老王迫害,所以耶穌被黑落德迫害;法老王要殺掉所有以色列的男嬰 ── 記得嗎?── 因為以色列人繁殖得快;所以同樣黑落德王要殺掉兩歲以下的男嬰。可是天主特別要保護梅瑟,法老王的女兒在水中救起梅瑟 ── 天主要保護梅瑟,法老王不能殺他。天主也保護耶穌,黑落德也殺不到祂 ── 他們走到埃及避難,然後再從埃及回來;好像梅瑟帶領以色列人脫離埃及一樣,所以天主在埃及裡面再將耶穌召叫起來。你會發覺整個故事裡,瑪竇是有意地將耶穌和梅瑟做對比。發生在梅瑟身上的整個逾越奧蹟,發生在耶穌身上,所以故事是耶穌基督為中心,又因此這故事一定要看耶穌,而不是在這顆星上,也不是在賢士身上,亦不在禮物上,而是當我們看主顯節時,天主藉著發生在耶穌身上彰顥自己,所以主顯節是透過一個逾越的奧蹟,耶穌顯露給整個世界,祂是世界的君王。祂是整個世界的,因為瑪竇福音有意地說今天耶穌給整個外邦人來朝拜(本來瑪竇福音的對象是外邦人),顯示出穌是世界的君王,並不衹是為猶太人。同樣加也是用這些手法。路加福音本來是為外邦人寫,但他亦提到首先來朝拜耶穌基督的是猶太人的牧羊人,同樣用另一個手法透露出耶穌基督是普世性的君王──是普世性的,為所有人的。

  瑪竇福音既然是為猶太人寫,所以他寫的時候是特別刺激猶太人的──我們本來擁有天主的啟示、擁有舊約、是選民──但偏偏是猶太人拒絕天主。在故事裡,耶路撒冷不安起來,震驚起來,本來是為猶太人的救主默西亞,祂的來臨竟會帶來不安,帶來震驚。為什麼?為了猶太人對耶穌基督的拒絕,然後就是黑落德王這樣狠心,要去追殺害這個君王。整個故事都是指出天主的選民對默西亞的排斥,現在瑪竇的福音既是為猶太人寫,所以他刺激讀者,問你聽完後,你們會怎樣?猶太人的君王黑落德和經師……等。這些人排斥了基督,你現在會怎樣?所以瑪竇寫這福音的時候,猶太人都知道耶穌基督死亡復活已發生了。真正的逾越己完成,不過現在問你們會怎樣?他邀請猶太的讀者,面對天主的恩寵時作一個決定。

  在若望福音內我們聽到他用一句說話:他來到自己的領域,自己的人不歡迎他。他用了一句說話,但在瑪竇的福音,則用了整個主題的故事,說耶穌基督來到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不歡迎他。所以讀者, 你們怎樣?你們聽到後會否歡迎這個普世的君王呢?這是他在挑戰讀者──主題是通過逾越,天主顯示自己是通過這個逾越的奧蹟。

  你要有主顯一定要承擔逾越,基督徒不能只要主顯的光榮,而不願意承擔生活上的逾越。我們今天看了這段聖經,每人都問自己:我們這些己決定接受基督的人,是否能把握得到瑪竇的訊息,我們是否真的願意主能夠顥示在我的活上給我。但是主顯是沒有便宜的,我們不要要求便宜的主顯,信仰上沒有這樣的事的。如果你真的願意,天主生活上顥露給你,你便要勇於承擔自己在生活上的十字架,勇於承擔生活上的逾越的經驗。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亞孟。

Posted: January 6, 2019

吳智勳神父

 
吳智勳神父是香港耶穌會㑹士,一九七九年於香港晉鐸。他曾任耶穌㑹香港澳門會長,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舍監,現任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倫理神學及中國哲學史教授,香港大學聖安多尼堂區上智之座小堂主任司鐸,及神學雜誌《神思》主编。著作有:《基本倫理神學》,《和平綸音:主日及節日講道》,《耶穌基督普遍救恩:基督徒倫理本地化探索》。 Rev. Fr. Robert Ng Chi-Fun, ordained in 1979, is a Jesuit priest in Hong Kong. He was Chairma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in Hong Kong and Macau and Warden of “Ricci Hall” hostel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rrently, he is Professor of Moral Theology and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and Rector of Our Lady Seat of Wisdom Chapel at St. Anthony's Parish. He is also Editor-in-chief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heological magazine Meditation. His publications include: Fundamental Moral Theology, Speak of Peace: Sunday and holiday homilies, and The Universality of Salvation in Jesus Christ. 吳智勳神父專訪(一): 道德導航儀 吳智勳神父專訪(二): 愛在臨終時


其他主日反省

為何我們自稱公教徒? Edmond Lo

當慶祝主顯節時,我們喜樂不僅是因為我們知道了一件最機密的事情,也是因為我們知道了天主聖父從磐古初開已給人預備的這個計劃,不只是為猶太人,而是為每一個人,不只是為以色列,而是為普世萬民。我們是「天主教教會」(Catholic Church),意即至公和萬民的教會,而「天主教教會」這名稱,早於安提約基雅聖人依納爵(公元後108年卒)的年代已經沿用至今了。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