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從「以德報怨」教導中領悟到什麼呢?

常年期第二十七主日

依撒意亞先知書 5:1-7

我要為我的愛友,謳唱一首有關他葡萄園的情歌:我的愛友,有一座葡萄園,位於肥沃的山崗上;他翻掘了土地,除去了石塊,栽種了精選的葡萄樹,園中築了一座守望台,又鑿了一個榨酒池。他原希望葡萄園出產好葡萄,但它卻出產了野葡萄。耶路撒冷的居民和猶大人啊!現在請你們,在我與我葡萄園之間,判別是非:我為我的葡萄園所能做的,還有什麼沒有做到?我原希望它出產好葡萄,為什麼卻出產了野葡萄?現在,我要告訴你們,我將怎樣對待我的葡萄園:我必撤去它的籬笆,讓它被吞噬;拆毀它的圍牆,讓它受踐踏;我要使他變成荒地,不再修剪,不再耕鋤;荊棘和蒺藜,將叢叢而生;並且我要命令雲彩,不再給它降下時雨。萬軍上主的葡萄園,就是以色列家,而猶大人,即是他鍾愛的幼苗。上主原希望正義,看,竟是流血;上主原希望公平,看,卻是冤聲!

斐理伯書 4:6-9

你們什麼也不要掛慮,只在一切事上,以懇求和祈禱,懷著感謝之心,向天主呈上你們的請求;這樣,天主那超乎各種意想的平安,必要在基督耶穌內,固守你們的心思念慮。此外,弟兄們!凡是真實的,凡是高尚的,凡是正義的,凡是純潔的,凡是可愛的,凡是榮譽的,不管是美德,不管是稱譽:這一切,你們都該思念;凡你們在我身上所學得的,所領受的,所聽見的,所看到的:這一切,你們都該實行。這樣,賜平安的天主,必與你們同在。

瑪竇福音 21:33-43

那時候,耶穌對司祭長和民間長老說:「你們再聽一個比喻吧!從前有一個家主,培植了一個葡萄園,周圍圍上籬笆,園內掘了一個榨酒池,築了一座守望台,把它租給園戶,就離開了本國。快到收成的時候,家主打發僕人,到園戶那裡,去收取果子。園戶捉住了僕人,將一個鞭打了,將一個殺死了,將另一個用石頭砸死了。家主再打發一些僕人去,人數比以前還多;園戶也照樣對待了他們。「最後,家主打發自己的兒子,到園戶那裡去。家主心想:他們會敬重我的兒子。「但園戶一看見是兒子,就彼此說:這是繼承人,來!我們殺掉他,我們就能得到他的產業。於是,園戶捉住家主的兒子,把他推到葡萄園外面,殺了。「那麼,當葡萄園的主人回來時,他要怎樣處置那些園戶呢?」司祭長和民間長老回答說:「要凶惡地消滅那些凶惡的人,把葡萄園,另租給按時給他繳納出產的園戶。」耶穌對他們說:「『匠人棄而不用的石頭,反而成了屋角的基石;那是上主的所作所為,在我們眼中,神妙莫測』這句經文,你們沒有讀過嗎?「為此,我對你們說:天主的國,必由你們當中奪去,而交給結果實的外邦人。」

以寓言的方式來詮釋聖經,有利亦有弊;例如今天的福音讀經,耶穌在祂的《園户比喻》中,引用了依撒意亞的《葡萄園寓言詩》(讀經一)。傳統基督宗教解釋這故事所暗示的六個主要角色為:天主是園主,以色列是葡萄園,猶太宗教領袖是園户,先知是園主的僕人,耶穌是兒子,外邦人、教會變是其他的園戶。當然還有其他對這比喻作出的解釋,例如認為那些接受過洗禮的人是天主的葡萄園,得到聖言的培育和滋養,又或是如起初獲天主信任的惡園戶,因犯罪而喪失特權等等。不同時代的讀者因為不同的背景和觀點,會作出不同的解釋。今天,我不想引用更多詮釋來研究這比喻,而是想從中反思「以德報怨」這教導。

毫無疑問,園主是至善的。他不僅善待園戶,照顧他們的一切,而且當他們殘害他的僕人時,他也是極度容忍。出於他的善意和仁慈,最後甚至派遣了自己的兒子。可惜的是,園戶竟不知悔改,以怨報德,恩將仇報使情况日趨惡劣。

在現實生活中,當我們受到別人的惡意對待或我們的善行得到惡報的時候,「以眼還眼,以牙還牙」這想法似乎是公平適當的。但當聖保祿對羅馬人說:「對人不可以惡報惡,對眾人要勉勵行善」,或聖伯多祿在他的書信中說:「總不要以惡報惡,以罵還罵;但要祝福,因為你們原是為繼承祝福而蒙召的」,我們能從這幾句説話中領悟到什麼呢? (羅 12:17; 伯前 3:9)。

作為基督徒,當我們自己反擊惡行時,我們在告訴天主,我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來處理。這樣,我們自己便成了法官,偏離了信德的道路。然而,我們應該把惡行交給天主,信靠祂的判斷。如果我們真的相信天主是全知的,是公義的,就讓祂按照祂的方式和祂認為適當的時候來處理,因為祂說:「等到他們失足之時,我必復仇報復;他們滅亡的日子確已臨近,給他們預定的命運就要來到」(參照 詠 147:6, 69:33, 72:4; 申 32:35)。耶穌更進一步教導我們不僅要戒除以惡還惡,更教導我們以善還惡:愛我們的敵人,善待憎恨我們的人及為迫害我們的人祈禱 (參考 瑪 5:44)。這樣,我們不僅能擺脫敵意和仇恨的罪,還使我們能寬恕而重獲平安。當然我們受了苦,但正是由於受苦,便值得天主的祝福,真正能成為祂的成全兒女 (參考 瑪 5:45-48)。

雖然有時邪惡似乎佔了上風(像惡園戶),但這只是暫時性的。正如我們確切知道,園戶的力量遠不及園主,園主很容易能把園戶擊敗,所以至善最終一定得勝。天主就是至善,在邪惡受到報應之前,祂以忍耐讓邪惡有足夠的時間悔改,回歸於至善。我們要銘記,天主並非不會憤怒,只是「緩於發怒」(出34:6,户14:18,詠86:15)。所以讓我們在信仰的道路上「給天主的忿怒留有餘地」,而我們自己「不可為惡所勝,反應以善勝惡」(羅 12:19, 21)。

May Tam

 
May Tam, Bachelor of Social Scienc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Master of Theological Studies (University of Toronto)


其他主日反省

甲年(瑪竇) 常年期第廿七主日:做個感恩的人 吳智勳神父

今日福音的比喻是接著上星期的,對象也是司祭長和民間長老。耶穌說這比喻的時候,是祂榮進耶路撒冷之後,並且已經和當權者發生過正面衝突;接二連三的比喻,都是耶穌給予他們震撼性的當頭棒喝。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