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七月 28, 2015 by BRS21 in
 
 

邪惡子民的下場

那時,耶穌離開了群眾,來到家裏,祂的門徒就前來對祂說:「請把田間莠子的比喻給我們講解一下!」祂就回答說:「那撒好種子的,就是人子;田就是世界;好種子,即是天國的子民;莠子即是邪惡的子民;那撒莠子的仇人,就是魔鬼;收割時期,即是今世的終結;收割者即是天使。就如將莠子收集起來,用火焚燒;在今世終結時也將是如此;人子要差遣祂的天使,由祂的國內,將一切使人跌倒的事,及作惡的人收集起來,扔到火窰裏;在那裏要有哀號和切齒。那時,義人要在他們父的國裏,發光如同太陽。有耳的,聽吧!」
瑪竇福音 13:36-43

Wildfire from Wikimedia

From Wikimedia.org

天主不是喜歡以水滴石穿的耐性,以春風化語,有如酵母般不顯眼的力量,去感化世人,召叫人去悔改嗎?為何在末日尚預備了火窰去焚燒那些邪惡的子民呢?而且,這些邪惡的子民還是在天主所建立的天國之內的!

原來人的自由甚至連天主也感到詫異的。人運用自由,把四周的環境改變成為更適合自己生活的地方。人獨居不好,於是團結成群生活。人建立各種制度使自己生活的團體壯大,以增大自己的存活的機會。可惜人心邪惡,所建立的制度一樣邪惡;二者相得益彰,反過來剝削欺凌弱小無辜者;對天主的微風細語,充耳不聞。所以在末日開始時,天主要掃除的,不但是邪惡的人民,天主還會掃除邪惡的制度。

另一方面,生活在這些險惡制度下的義人,卻在磨練中更能發揮出他們美善的潛質,發光如同太陽。所以,作為基督徒,我們不會祈求天主消滅所有的邪惡,或免除我們受苦的機會;我們只會祈求天父增加我們承受痛苦的能力,並如保祿宗徒的教訓一樣,以我們的受苦補充耶穌基督為教會的受苦。

天父,求祢增強我們的信德,並以我們的犧牲,與基督一起救贖世界。亞孟。


BRS21

 
我們是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宗教學部第二十一屆畢業生。成員包括:鄧明輝、謝翠兒、譚詠強、鄺國全、黎國榮、李寶松、吳愛蘭、郭志強、余穎心、陳麗珍、余翠蓮、蔡華欣、郭倩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