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牧的聲音是怎樣的?

復活期第四主日

宗徒大事錄 4:8-12

那時候,伯多祿充滿聖神,向他們說:「各位百姓首領和長老!如果你們今天詢問我們,有關向一個病人行善的事,並且他怎樣痊瘉了,我很高興告訴你們和全以色列百姓:是憑納匝肋人耶穌基督的名字,即是你們所釘死,天主從死者中所復活的那一位;就是憑著他,這個站在你們面前的人好了。這位耶穌,為你們就是『匠人所棄而不用的石頭,反而成了屋角的基石。』除他以外,無論憑誰,決無救援,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其他名字,使我們賴以得救。」

若望一書 3:1-2

親愛的諸位:請看:父賜給我們何等的愛情,使我們得稱為天主的子女,而且我們也真是如此。世界所以不認識我們,是因為不認識父。可愛的諸位,現在我們是天主的子女,但我們將來如何,還沒有顯明;可是,我們知道:一顯明了,我們必要相似他,因為我們要看見他實在怎樣。——上主的話。

若望福音 10:11-18

那時候,耶穌說:「我是善牧:善牧為羊捨掉自己的性命。傭工,因為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一看見狼來,便棄羊逃跑;狼就抓住羊,把羊趕散了;因為他是傭工,對羊漠不關心。「我是善牧,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正如父認識我,我也認識父一樣;我並且為羊捨掉我的性命。我還有其他羊,還不屬於這一棧,我也該把他們領來,他們要聽我的聲音;這樣,將只有一個羊群,一個牧人。「父愛我,因為我捨掉我的性命,為再取回它。誰也不能奪去我的性命,而是我甘心情願捨掉它。我有權捨掉它,我也有權再取回它:這是我由我父所接受的命令。」

有時間去過勤勞工作的日子
給你找到和留下一個問題;
給你和我時間
有時間讓人猶豫不決,
更有無數的想象和修正
(T.S. Eliot 著 《J. Alfred Prufrock 的情歌》)

在《情歌》這首詩裏, T.S. Eliot 透過 Prufrock 的性格,表達了一個最基本和在時間之始已經困擾人類的憂慮,就是關於人的生存意義。不管我們喜歡與否,這問題就放在我們面前,而時間亦不理會我們的「猶豫不決」、「想象」和「修正」。我們往往被相對的力量拉扯,讓我們感到混淆和無助。Prufrock 反思着:「我膽敢/擾亂這宇宙嗎?」我們會因恐懼而避免作出任何決定。同樣地,Prufrock 承認:「簡短地說,我害怕」。他害怕什麼?是「勤勞工作的日子」 嗎?前路會怎樣?不幸地,逃避往往帶我們走上不相信和懊悔之路。

在本主日的讀經,天主向全人類展開雙手,不論他們的外貌、能力或限制,祂都親密地邀請他們返回羊棧。有趣的是,天主不單召叫那些我們認為「應該」屬於祂的人,祂也邀請「別的不屬於這一棧的羊」(若 10:16)。天主無限的慈悲是為全人類,並不是只為少數被揀選的。「請看父賜給我們何等的愛情,使我們得稱為天主的子女」(若一 3:1)。

善牧的聲音是溫柔的;這聲音把我們從黑暗及優柔寡斷的深淵中召叫出來;賜給我們一個「在我們眼中神妙莫測」、 及超過人類所能想象的遠景 (詠118:23)。雖然如此,我們還是不斷被矛盾的聲音所衝擊,這些聲音只會帶我們離開羊棧,進入恐懼之中。的確,「投奔到上主的懷抱, 遠遠勝過信賴官僚」(詠118:9)。

那麼,善牧的聲音是怎樣的? 我們在何處可以找到祂?
或許以下這個名叫「偉大的靜寂」的小故事,可以給你一些靈感:
我問道:「你可以教我什麼是靜寂嗎?」
「啊!」
他似乎很高興。「你是否想得到偉大的靜寂?」
「是的,偉大的靜寂。」
他問道:「好的,你認為在那裏可以找到它?」
「我猜想是在我內心深處。只要我能進入內心深處,我肯定我最終會逃離喧鬧的聲音。但這很難做得到,你可以幫我嗎?」我知道他可以,我已能感受到他的關注,而他的心靈是那麼寧靜。
「唔,我曾經到過那裏」他答道。「我用了多年走進去。在那裏,我確是嚐到了靜寂。但有一天耶穌來到─可能是我的幻像吧─祂簡單的對我說:『來,跟隨我吧。』我走出來,此後再也沒有回去。」
我感到震驚,目瞪口呆。「但這靜寂…」
「我已找到偉大的靜寂,並且我察覺到那些喧鬧的聲音就在我內。」

(Theophane the Monk 著 “The Great Silence”.  Tales of a Magic Monastery, 55)

我們的善牧之所以「善」,是因為祂是完全無我的。「為羊捨掉自己性命」的那位,就是把我們從黑暗帶到光明;從勞役帶到自由; 從死亡帶到永生的真正聲音 (若10:15)。祂邀請我們為他人做同樣的事:成為世上的光;在生活上為天主的愛和希望作見證。因此,不要害怕!放膽去「擾亂這宇宙吧」!讓我們在內心深處找到「偉大的靜寂」;讓我們有勇氣向我們的善牧回答「是」。「今天該聽從他的聲音,不要再那樣心頑」(詠95:7‐8)。

Posted: April 22, 2018

Susanna Mak

 
Susanna深信,信仰需要在日常生活中顯露出來,尤其是當與別人相處時,需要分擔對方所面對的困境、抉擇和挑戰。她有着很多不同的身份:女兒、姐姐、朋友、姨姨、妻子、老師、校牧、終身學習者和偶爾替《生命恩泉》寫作的作者。在每一個身份當中, 她努力為天主的愛和希望作見証。 她在多倫多擔任高中教師近二十年,擁有英語、學生讀寫能力、青年領袖活動、校牧組等經驗。 她是多倫多大學商業和英語學士,教育學士,亞省Athabasca大學綜合研究碩士,以及擁有多倫多大學Regis學院神學研究碩士證書。她對於成為《生命恩泉》寫作團隊的一份子, 深感榮幸。 Susanna has a deep conviction that faith needs to be manifested in daily life, particularly, in one’s encounters with others as well as amidst dilemmas, choices, and challenges. She strives to be a living sign of God’s love and hope as a daughter, sister, friend, aunt, wife, teacher, chaplain, life-long learner, and occasional writer for FLL. She has been a high school teacher in Toronto for almost 20 years, with experiences in English and literacy, youth leadership initiatives, the Chaplaincy Team, to mention a few. She has a B. Comm, B.A. in English, and a B. Education from University of Toronto, an M.A. in Integrated Studies from Athabasca University, and a Graduate Certificate of Theological Studies from Regis College, U of T. She is humbled by the opportunity to be part of the FLL Writing Team.


其他主日反省

乙年(馬爾谷) 復活期第四主日: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 吳智勳神父

今天福音中,耶穌有點像為牧人賣廣告。如果純粹從廣告的角度去看,好像不太高明,因為工作又辛苦,又危險,甚至要「為羊捨命」,不把應徵的嚇走才怪…那些真的去應徵時,人們還以為他們是失戀,或受了大挫折,才會「看破紅塵」,做了如斯消極的選擇。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