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殉道’
 
CMCC30ArtExhibition-thumb

 
殉道的色彩

多倫多天主教中華殉道聖人堂藉著慶祝堂區三十週年,主辦了一個宗教藝術聯合展覽,讓教友以不同方式的創作表達對信仰的反思。他們更邀請到來自香港的公教畫家劉婉婷繪畫了多幅中華殉道聖人的畫像。《愛‧常傳》帶大家去看看他們這個不一樣的藝術展。
日期: 2017 - 9 - 23


summit-2197659_1920

 
教宗方濟各:福音是基督徒唯一的力量

(梵蒂岡電台訊)教宗方濟各6月28日主持公開接見活動。他在要理講授中勉勵基督徒不要「以惡還惡」,因為在我們中間始終「有一位」比黑手黨與陰謀詭計更強大。
日期: 2017 - 6 - 29


vlcsnap-2016-08-24-09h45m15s354

 
聖高比──集中營裡的愛與希望

高比神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納粹德軍拘捕,關押在奧斯威辛集中營,更自願代另一名囚犯受死。《愛●常傳》帶大家看看高比神父怎樣在世上最黑暗的地方為身邊的人帶來愛和希望。
日期: 2017 - 4 - 29


Jesus_Christ_by_pablorenauld

 
教宗方濟各:我們的力量是基督的愛!

(梵蒂岡電台訊)阿爾巴尼亞共產時期的殉道者教導我們,教會的力量在於「基督的愛」,而非她的組織能力。這是教宗方濟各於9月24日主持公開接見活動時,向在場大約三萬人強調的思想。 教宗方濟各上個主日在阿爾巴尼亞進行了為時一天的牧靈訪問,他願意在這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中分享這次訪問的感想。教宗談到阿爾巴尼亞許多英勇的見證,稱殉道者正是藉著與耶穌的密切結合,與祂愛的關係獲取力量,面對殉道的苦難。他談到今日的教會說:「今天同過去一樣,教會的力量主要不是來自組織能力或結構,雖然它們是必要的:教會不是從它們那裡獲得力量。我們的力量是基督的愛!這力量在艱困時刻支持我們,激發今日的使徒行動為眾人提供善行和寬恕,從而見證天主的仁慈。」 談到在地拉那中央林蔭大道兩旁懸掛的四十位遭殺害的司鐸畫像,教宗說:「數百名基督徒和穆斯林被殺害、遭酷刑、坐監、被流放,只因為他們信奉天主。但他們的鮮血沒有白流;他們的血成為種子,結出和平與兄弟合作的果實。」「的確,今天阿爾巴尼亞不僅教會重生,也是各宗教和睦相處的模範。因此,殉道者不是失敗者,而是得勝的人:天主的德能照耀著他們的英勇見證;天主始終安慰祂的子民,為他們敞開新道路和希望的前景。」 阿爾巴尼亞有如一個各宗教信仰彼此和諧的大熔爐和實驗室,其間的成員共享「為近人行善的善意」。教宗談到他在地拉那與各宗教領袖的會晤說:「我可以心滿意足地證實,人與人及不同宗教團體的和睦共處及卓有成效的共存,不但合乎願望,也實際可行。他們將它實踐出來!這是一種切實有效的對話,它遠離相對主義並顧及每個人的身份認同。」 最後,教宗總結他的阿爾巴尼亞之行說:「我再次感謝上主,藉著這趟旅行讓我遇到一個勇敢強健、在痛苦面前不屈服的人民。過往的艱辛經歷使他們日益堅固地向兄弟開放,尤其是向最弱小者;這經歷使他們成為愛德的動力,這在今日社會文化背景中很有必要。今天,我要大家向這個在和平中尋求合一的勇敢人民,勞動者致敬。」 資料來源:教宗周三接見:賜予教會力量的是基督,而非組織結構
日期: 2014 - 9 - 25


korean-martyrs-cemetery

 
教宗方濟各:南韓教會成了記憶與希望的守護者

(梵蒂岡電台訊)教宗方濟各8月20日主持了公開接見活動。他在要理講授中回顧了幾天前剛剛結束的韓國牧靈訪問,再次為朝鮮半島上的人民祈禱。 韓國教會是一個年輕而有活力的教會,她以殉道者的見證為基礎,被傳教的精神所激勵,處在一個亞洲古老的文化和常新的福音相遇的國家。韓國社會是一個經歷了經濟迅猛發展的國家。在這樣的環境下,教會成了記憶與希望的守護者:是一個精神家庭。在這裡,成年人把自己從長輩手中接受的信仰火把,傳遞給年輕人;過去見證者的記憶,成為此刻的新見證,成為未來的希望。 教宗說,在信德誕生之初和傳教行動中,平信徒發揮了極重要的作用。「在那片土地上,基督徒團體其實並非由傳教士所建立,而是十八世紀下葉的一群朝鮮族青年。他們被一些有關基督信仰的篇章深深吸引,便深入研習它們,把它們作為生活的準則。他們中一人被派往北京領受洗禮,然後這名平信徒為他的同伴付了洗」。韓國信徒團體從起初到之後的大約一個世紀中,都遭受了嚴厲的迫害,有數以千計的信徒殉道。但是他們以耶路撒冷宗徒團體為楷模,「實踐超越各種社會差異的弟兄友愛」。 教宗對上述韓國信仰史,談了自己的感受,他說:「基督不消除文化,不否定子民們在悠悠歷史中為尋求真理、為愛天主與近人所走過的路。基督不廢除善的事物,而是使它進一步發展,讓它走向成全。其實,基督所反對和消除的是惡,惡在人與人之間、民族與民族之間播種莠子;由於金錢崇拜而產生的排擠;在青年心中投下空虛的毒藥。的確,基督曾與惡搏鬥,並以祂愛的祭獻戰勝了惡。若我們存留在祂內,存留在祂的愛內,我們也能像殉道者那樣,活出和見證基督的勝利。懷著這種信​​德,我們祈求過,並且此刻再次祈求,好使朝鮮半島上所有飽嚐戰爭和分離苦果的子女,能走完友愛與修和的旅程。」 教宗最後祈求「上主永遠降福朝鮮民族,賜予他們和平與昌盛;降福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教會,好使她永遠碩果累累,充滿福音的喜樂。」 資料來源: 教宗方濟各公開接見:基督不消滅文化而消除罪惡
日期: 2014 - 8 - 21


yoke-kid-carry

 
柔和的軛,輕鬆的擔子

當我們讀過今天的福音後,我們會問:為什麼擔子是輕鬆的?耶穌曾說過以下幾番話: 「如果誰來就我,而不惱恨自己的父親、母親」(路 14:26); 「誰不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隨我,不配是我的。」(瑪 10:38) 「因為誰若願意救自己的性命,必要喪失性命,但誰若為我的原故,喪失自己的性命,必要獲得性命。」(瑪 16:25) 祂甚至叫我們放棄自己的生命。 讓聖保祿宗徒教導我們: 「那麼,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是困苦嗎?是窘迫嗎?是迫害嗎?是饑餓嗎?是赤貧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羅 8:35)「我實在以為現時的苦楚,與將來在我們身上要顯示的光榮,是不能較量的。」(羅8:18) 讓我們看看那些被猶太人公議會鞭打過的人給我們的榜樣,「他們喜喜歡歡地由公議會前出來,因為他們配為這名字受侮辱」(宗 5:41)如果我們仍然害怕,那驚慌不是來自基督的軛和擔子,而是我們自己沒有認真地跟隨天主。如果我們預備好的話,一切都會是輕易的。為了使我們明白要努力救自己的靈魂,耶穌從來沒有只說我們要做容易的事,或只是忍受痛苦,而是兩者都需要。因此祂提及「軛」,並稱它為柔和的,也稱擔子為「輕鬆的」。 我們看看殉道者如何面對考驗。當他們被迫害的時候,他們是歡欣和喜樂的。當他們面對酷刑時,他們是快樂的,內心充滿喜悅。所以聖保祿說當他面對死亡的威脅時,「即使我應在你們信德的祭祀和供獻上奠我的血,我也喜歡,且與你們眾位一同喜歡;同樣,你們也該喜歡,也該與我一同喜歡。」(斐 2:17-18)看看他如何強調要邀請我們分享他的喜悅。他覺得他的死亡是可取的和值得祈求的。 所以不要害怕,不要逃避,要勇敢把軛扛在肩上,因為它不單只不會傷害你,而是對你有益。它會帶領你走一條正確的路,使你輕易地走過窄路,避過兩邊的懸崖。由於它是多麼可靠和帶來那麼多益處,就讓我們的努力地背起軛,使我們的靈魂因主耶穌的恩寵和愛,今生得到平安,日後獲享永生,直到永遠,無窮世之世,亞孟。 (本文以英文為準)
日期: 2014 - 7 - 17


candle-condemn-persecution

 
教宗方濟各: 今日殉道的基督徒比教會初期的還多

(梵蒂岡電台訊)今日殉道的基督徒比教會初期的還多。教宗方濟各6月30日在聖瑪爾大之家主持清晨彌撒時如此表示。當天教會紀念羅馬教會的首批殉道聖人:他們於公元64年羅馬城大火後,因尼祿皇帝的命令在梵蒂岡山丘上被殘殺致死。 當天彌撒的一篇祈禱文,提及上主「以首批殉道者的血」使羅馬教會的嫩芽開枝散葉。教宗方濟各在彌撒講道中表示,「這裡說的植物的生長,也令我們想起耶穌的話:『天主的國好比一個人把種子撒在地裡,他黑夜白天,或睡或起,那種子發芽生長,至於怎樣,他卻不知道。』這種子是發芽生長的天主聖言,它成了天主的國,並藉著『聖神的力量』和『基督徒的見證』成了教會。 「我們知道,沒有聖神就沒有成長:是聖神建立了教會,是祂令教會成長,是祂召集了教會團體。但基督徒的見證也是必要的。當見證到了盡頭,當歷史環境要求我們作出強有力的見證時,殉道者挺身而出,他們是最有力的見證。教會由殉道者的血灌溉。這是殉道的美麗之處。起初是見證,日復一日,最後能像耶穌那樣,祂是第一位殉道者、第一個見證人,第一個忠實的見證:用鮮血作的見證。」 教宗接著解釋,見證有一個條件,那就是真正的見證必須沒有條件。他說: 「我們聽到福音中,有人要跟隨上主,卻向上主開條件,要先去道別或先埋葬父親。上主立即說:『不!』見證是沒有條件的。必須意志堅定、態度堅決,必須是耶穌同我們說的:『你們的話當是:是就說是,非就說非』。這就是見證的語言。」 教宗的思緒然後轉到今日為信仰獻出生命的眾多殉道者。他強調,尼祿皇帝時期確實有許多基督徒被迫害,今天受迫害的基督徒不比當年的少。 「在今日的教會中有許多殉道者,許多受迫害的基督徒。我們想想中東,基督徒因迫害而逃亡,基督徒被殺死。甚至有些基督徒被以優雅的方法驅趕:那也是種迫害。今天教會內的殉道者、見證人比教會初期時還多。在今天這台彌撒中,我們紀念羅馬光榮的先人,同時也想想被迫害的弟兄,他們蒙受苦難,用自己的鮮血使許多新生的幼小教會的種子成長茁壯。讓我們為他們祈禱,也為我們自己祈禱。」 資料來源: 教宗清晨彌撒:今日殉道的基督徒多過教會初期
日期: 2014 - 7 - 3


RememberingTheInnocents

 
諸聖嬰孩(慶日)

耶穌聖嬰獲得了賢士的尊崇,並非基於祂肉身的力量,而是出於祂神聖的恩寵。這令當時為王的黑落德大發忿怒,並且害怕自己的皇位受到威脅,於是命令人將白冷和其境內所有兩歲及以下的嬰兒殺死,令無數跟救主耶穌同年齡的嬰兒枉死;只是黑落德不知道,這些代耶穌死去的嬰兒,卻成了天國一隊身披白袍的烈士。 主耶穌願意代罪人犧牲,並賞報跟隨祂的人,那何況是代祂而死的無辜嬰孩?在天主眼中這些純潔的生命何等珍貴! 祂雖然沒有令這些嬰孩倖免於難,但卻會在天上冠他們為聖,因他們正正是首批為了救主耶穌而犧牲的殉道者。 (本文以英文為準) When the infant Jesus had conquered the Magi, not by the might of His flesh, but the grace of His Spirit, Herod was exceeding wroth, that they whom he had no power to move, were obedient to an Infant lying in a manger. Then by their contempt of him the Magi […]
日期: 2013 - 12 - 28


Martyrdom_of_St_Stephen

 
聖斯德望的殉道

聖誕八日慶期第二天 – 聖斯德望,首位殉道門徒 可能我們還在慶祝耶穌出世、家庭聚會、交換禮物和分享美食的興奮情緒中,今天讀到斯德望的殉道,似乎有點格格不入。事實上,耶穌的出生和死亡都帶給我們救恩,而我們的生命也混合了各種新生和死亡;人生的路途像耶穌的一樣,鋪滿愛和傷痛。斯德望也一樣,他更是懷著熱愛度自己的生命,並擁抱自己的死亡;他所作的見證,至今仍在宣講為耶穌而活的生命更豐盛更快樂而永久。 主,請在我每天大大小小的新生和死亡中陪伴我,直到我呼出最後一口氣而奔向祢! (2013 每日聖言,樂仁出版社供稿) 在我们继续以家庭聚会、交换礼物和分享美食的兴奋情绪中庆祝耶稣圣诞时,斯德望殉道的故事似乎让我们感到格格不入。事实上,耶稣的出生和死亡都带给我们救恩。如同耶稣的人生道路上满溢激情和伤痛一样,斯德望也对自己的生命满怀热情,并坦然拥抱死亡;他所作的见证至今仍在宣告:为耶稣而活的生命更加丰盛、快乐和恒久。 我们的生命也包含着各种新生和死亡。主,请每天在我大大小小的新生和死亡中陪伴我,直到生命末刻,助我像斯德望那样永远忠于祢! (2013 每日圣言,乐仁出版社供稿)
日期: 2013 - 12 - 26


Bernardino-Luini-Salome-with-the-Head-of-Saint-John-the-Baptist-not-dated-painting-artwork-print

 
聖若翰洗者殉道

若翰洗者在起初被群眾錯認為默西亞,他最終被斬首,意味著他的名聲被貶低;而耶穌最初被群眾誤認為先知,之後祂被高舉在十字架上,代表信仰的提升,所有信眾都認出祂是天主子。正如若翰洗者自己曾說過:「他應該興盛,我卻應該衰微。」若翰注定要衰微,他在日光開始縮短的時分出生;而主耶穌就在日光開始加長的時分出生。 我們很難想像若翰洗者這位在母胎中已充滿先知之恩,更被耶穌稱為「婦女所生的,沒有一個比若翰更大」的,竟然會被收監,最終因為一個女孩子跳舞獲獎賞而被斬首。他一直過著樸素艱苦的生活,竟然因如此下流的手段而死。我們難道要猜想他曾做過邪惡的事,而要這樣死去?他吃的只是蝗蟲和野蜜,他會在進食時犯罪嗎?他不曾離開過曠野,他會在談話時犯罪嗎? 天主為何會在現世如此對待那些祂在萬世以前已召選的人?原因只可能是:祂知道祂將會如何在高天報答他們,所以才在世上把他們貶至最低;表面看來祂把他們丟下,在靈性上卻提升他們到達一個難以想像的地步。 (本文以英文為準)
日期: 2013 - 8 -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