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謙善神父 – 主日講道

治愈比想像中更容易
如何寫信仰?風險

許多人跟我說還記得我去年講的關於Mother Angelica修女驚人的信德。故事是這樣的:這位修女,在1981年創辦了一個天主教電視網。之後,她覺得受到感召,有必要擴大規模。於是,這位修女明知道在沒有錢支付的情況下,卻訂購了一個巨大的圓盤式衛星天線。貨車送貨上門,需要支付60萬美元。

我們怎樣關懷窮人

我要宣布一個令人高興的消息,它提醒我們要做一些關於聖經的反思。去年,我們談到對窮人的關懷,談到耶穌對路邊瞎眼的乞討者的憐憫,他讓門徒成為中間人,也正是他們把乞討者帶到了耶穌面前。我們說,為了符合我們的堂區願景,就像耶穌一樣地去愛,現在是時候付諸行動了,我們決定把每年收集的奉獻的十分之一捐贈給那些有需要的人。在那之前的一年,我們請每個人提供反饋,看大家是否覺得天主在呼喚我們這樣做:有100多人回應說「很好」,而7人持保留意見。去年,我們請你給我們一些建議,關於天主要我們支持機構。

政教應該分離嗎?

一九五五年十二月一日,當一名公交司機要求黑人乘客給白人乘客讓座時,遭到了一位四十二歲名叫羅莎Rosa Parks的黑人婦女的拒絕。由於當時的種族主義,黑人只能坐在公車的後面。司機說:「你們最好放聰明點,讓出那些位子。」其他的三個黑人都讓出了他們的座位,但是羅莎沒有。司機問:「你為什麼不站起來?」她回答說:「我認為我沒必要站起來。」「好吧,如果你不站起來,我只能報警逮捕你。」「你可以這麼做」,四天后羅莎被判有罪,遭到逮捕。

一個人的價值

兩年前,我學到了一些關於男孩和女孩的有趣的差別。在學年結束時,我們向我們學校的一些工作人員告別,其中一些人已經在這裡超過十五年了。我們舉行了一次集會,孩子們圍成一個大圈,唱著歌,給站在中間的老師們送禮物。最後,一些女孩走到老師面前擁抱他們。 四至七年級的女孩都哭了。我對他們的成熟感到驚訝

富有成效的門徒訓練

我上一次去辦告解的時候,我想辦一個真正妥當的告解。我們辦告解一般都是真誠的,但有時也會充滿了一種特別強烈的願望,想要改變自己的生活。所以,我找我的朋友Father Anthony Ho聽我的告解。我本想找一個好的神父,但總是找不著,所以只好找他他去了。

為服務而做

我在台灣的時候,住在教廷梵蒂岡大使館,羅素蒙席說: 梵蒂岡外交服務處的神父都知道誰最先獲得委任當使節(使節是教宗在一個國家的大使),還有他被派往哪個國家,我感到很驚訝。

做出決定

我有一次在羅馬遇到一對他們是從溫哥華來的新婚夫婦。他們顯然是相愛的 – 非常溫馨。午餐時我問他們是怎麼認識的。丈夫告訴我他們先開始約會,然後是他長時間的猶豫不決。但是,在一次修和聖事中,神父問他 :「好吧,你是要娶她還是什麼?」他想,「是啊,我還在等什麼?這是一個令人傾心的女人。如果我現在不娶她,其他人就會帶走她!」

懶惰還是休息?

你們誰在家裡做事最多?丈夫還是妻子?你,還是你的兄弟姐妹?誰什麼都不做?把他們指出來! 我們今天談論的是「懶惰」這個問題。有些人下班回家後,從不做飯,不打掃,也從不會主動幫別人的忙。他們還說他們需要休息,覺得上個小學五年級很辛苦的什麼的。現在是「安息夏天」──我們在天主內休息,慶祝祂;但有些人過的是「安息年」。

朝向天主的富有

我們的安息日夏季(Sabbath Summer)已經過了一半了,這是一個在天主內休息和慶祝他的季節,我們的目標是擁有一個前所未有最好的夏天───到目前為止進展如何?天主給了我們這個夏天想要的東西嗎?如果你是這裡的客人,天主會回應你的祈禱嗎?

像耶穌一樣祈禱

經驗告訴我們,祈禱最常見的四個絆腳石:1)我們不知道如何祈禱。 2)我們沒什麼可說的了。 Tim Gray博士分享了一個故事,講的是當他還是個十幾歲的孩子時,他說會在退修和青年團體中祈禱的,但他自己卻不知道該怎麼做。他想听天主說話,但都聽不到。他會請求天主幫助他做這個或那個,但在那之後,他就沒有什麼可說的了。 3)很多人問,「我們怎樣知道: 什麼時候在和天主說話,什麼時候在和自己說話?」4) 我們從中什麼也得不到。

你為什麼祈禱?

試用五秒鐘回答下面的問題,有人會問我們問題,這將有助於我們安息日夏的休息。如果我們沒有一個好的答案,就很難說服人家,這會暴露出我們的弱點。問題是:你為什麼祈禱?

在休息時復原

讓我再解釋一下: 為什麼我們堂區剛剛開始了一個叫「安息夏日」,在這個季節,我們在天主內休息,慶祝最重要的事情。我們不單需要休息,而且,作為本堂神父,在這裡服務了五年之後,我看到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有同樣的問題。

我們將成為我們所慶祝的那樣

這個夏天,我們可以問有幾個問題:1) 你需求什麼?天主通過我們真正的需求與我們交談。 2) 這個夏天有什麼可以給你帶來寧靜? 3) 你需要多少睡眠?睡眠並不一定是躱懶。天主要我們休息。 4) 你怎樣祈禱?是給了天主足夠的時間還是欺騙他,意思是沒有把我們所愛的天主可以給也應該給的時間? 5) 有什麼能給你真正的快樂?

承諾帶來自由

有一次,我在YouTube上發現了一段搞笑的視頻,我把它發給了我認識的一個人。後來,我問他:「你看過視頻了嗎?」他回答說:「沒有,我在工作時不看視頻。」我覺得很慚愧。我以為我自己很有紀律,但他更有紀律。怪不得他是個了不起的領袖。

聖體文化

幾個月前,有兩則不好的消息:1)有人在網上銷售聖體。上面寫著:「真正由天主教神父祝聖的聖體!共有九個!德國製造! 署名“撒旦教 黑彌撒」。黑彌撒是一種崇拜魔鬼並嘲笑天主教彌撒的儀式。賣彌家聲稱是由一位參與秘密撒旦教的神父提供的—但這沒法得到證實,但其實我不感到驚訝,因為德國的教會已經一團糟了。德國的主教們自己也教導違背天主教教義的道理。

故事能強化心靈

如果你們因車禍失去了孩子,你們將如何面對生?你會怎樣安慰剛剛失去孩子的父母?我們愛他們,幫助他們,為他們祈禱; 也可能試著向他們解釋為什麼天主要他們受苦。兄弟姐妹們和朋友們,這些方式都好,但只有少數人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天主要求那些失去了孩子的人分享 他如何幫助人 度過悲傷和痛苦。

這五類問題幫助我們多注意天主

我們會有幾個真正的朋友?我們知道嗎? “這是一個簡單的試金石測試你究竟有沒有朋友。想一想你曾經歷的最艱難的掙扎吧,…它可以是身體上的,心靈上的,或者心理上的…。問題是: 你告訴誰了?你有跟別人分享過嗎?朋友們會互相分享彼此奮鬥和掙扎的經驗並互相支持。

四個幫助你愛的人成長的方法

我們每個人都有我們想改變的人,對嗎?做父母的,你們為孩子們祈禱,希望他們長大, 改善他們的行為。我們為家裡的人祈禱,希望他們能克服某些問題。做丈夫的,我們神父很清楚你們應該怎麼改變 – 我們怎麼知道?因為你們的妻子總是在告解中告訴我們。但有時我們感到沮喪, 因為有些人不打算改變。

犧牲的愛

有一次,一位朋友和我談話時哭了起來,因為他承認他愛他的父母不夠。他們給他寫了一封信,告訴他 他們多麼愛他,總是看到他的好處。他說, 儘管他對他們很不好,他們一直都愛他。

處理羞辱

史神父 (MikeSchmitz)講了一個故事: 聽說有一個非洲村庄的。在戰爭期間,該村的敵人會抓走不同年齡的婦女,然后對她們進行性侵犯和強奸,然后將她們送回家, 目的是羞辱她們的村庄。想象一下這些女人的感受。

沒有人可偷走的喜樂

復活節快樂,兄弟姐妹們!朋友們,歡迎!天主要我們喜樂,但我總覺得 我並不那麼 喜樂。我的喜樂 高高低低的。在祈禱中,我問:「主啊,為什麼我這麼高低起伏?我希望能得到你的喜樂。」。「你呢?」

耶穌付出了一切

在世貿中心9/11襲擊事件中, Rob Small在 南塔72樓工作。飛機撞上后,他的任務是幫助人們走下極長的樓梯。一路走來,他遇到了一位懷孕4個月的孕婦。下了這麼長的路,她想停下來,但Rob不停地鼓勵她再下一層樓。沒有他的幫助,她和她的孩子就活不下來了。

批判是錯誤的,有時是正確的

有兩個故事:先說一個,教宗方濟各在2013年上飛機時提到梵蒂岡的同性戀 游說團體 時說,「你必須知道兩個事實的區別: 一個同性戀者 和 某些人組成的 游說團體,因為並非所有的游說團體都是好的。這個就不太好。如果一個人是 同性戀者,而正在尋找天主,且有善意,那我怎能批判他?」這段短語現在變成了他的標志,感動了許多人,因為我們內心深處都害怕被譴責,而不是被愛。

關於黃謙善神父
Fr. Justin grew up in Richmond, BC, the third of three brothers. Though not raised Catholic, he started going to Mass when he was 13. After a powerful experience of God’s love through the Sacrament of Reconciliation, he felt called to the Holy Priesthood at the age of 16.
Fr. Justin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