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言及反省
 
 

道聽途說的跟隨者

細讀今天福音片段,看到一處,竟吸引着筆者的眼,繼而反覆地默想:聽說他所作的一切事,都來到他跟前。(谷3:8)腦海中不其然浮現一個有趣的問題,何解那些從不同地方而來的人,只是聽說耶穌所作的一切事,就毅然來找祂呢?究竟甚麼可以吸引到他們?這樣的景象,仿似今天我們「追星」……?

安息片刻

在這篇福音中,法利塞人批評耶穌的門徒掐食起麥穗是違反安息日的法律,因為法利塞人卻認為「掐麥穗」等同「收割」,「用手搓著吃」這樣的動作包括了收割、打穀、篩穀、預備食物。沒有守好安息日是嚴重的罪,難道耶穌不知道安息日的法律嗎?

法規的真義

這段福音章節是聖史馬爾谷講述耶穌與法利塞人的第二個衝突,不過,這問題並不是出於法利塞人,而是出於跟隨祂的一般群眾,因為他們看到兩位被愛戴的宗教領袖——若翰洗者和耶穌,對禁食的做法卻有不同,所以來到耶穌跟前向祂提問,為的是要想知道誰對誰錯。然而,耶穌卻間接地回答了他們的問題。

天主的召叫

天主的召叫,常教人不能明白,祂沒有在聖經內定下準則,如在今天的聖經章節內,祂會揀選出眾的,也會選擇罪人。我們不能明白,但也不需明白,

選擇人或是天主?

今天舊約聖經,論及以色列人羨慕外邦人的政治架構,不惜願意成為統治者的奴隸及為他付出勞力,他們也要放棄天主,放棄只一心仰賴天主而不需憂心的生活。他們的貪婪,

何時想起上主?

今個星期,天主讓我們認識痛苦下的自己,到底在痛苦中,我們會如何反應?事後,我們會珍惜所有嗎?今天的聖經內,在撒慕爾上內,天主似是很無情,沒有給予任何幫助,

你的僕人在此靜聽

「你的僕人在此靜聽」,一句很謙遜的說話。今天有誰願意稱自己是僕人?除了神職人員外,或許就只是家中的外藉家傭。有時候與從事家傭的外藉人傾談時,

在痛苦中學習

天主自有祂的時間表,我們願意跟隨祂的時間嗎?人人(包括自己)都很希望即求即有,不能實現自己的欲望所帶來的痛苦,推使自己亂了步伐,不斷向外求望幫助,實現願望,多年來最常見的方法是求神問卜,近年更多了人手上帶著不同的水晶或有不明符號的鏈或掛牌,但那些真的可幫到我們?有多少人為了實現自己的欲望,用了不同方法及作出不同的犧牲?但最終卻是行了半生的寃路,這刻才發覺原本的自己已很好。

仰望天主繼續前行

很多事情我們人真的不能控制,特別是現在。 今天的社會,科技發達,生活步伐急速,很多事情已習慣用不同的數據來分析,我們已經習慣很快便找到答案。但當面對突然奇來,而沒有任何原因可解釋的事情時,我們便無力招架,如在森林中迷失了路,那我們可在那裡找到扶持繼續前行?我們還可向誰找到力量堅持下去,給予內心的平安?

真正的謙卑

看來,若翰的門徒和一個猶太人關於取潔禮的爭辯(若3:25),真正的動機,不在於尋求有關「取潔禮」的真義,而是出於嫉妒,眼紅眾人都到耶穌基督那裡去了受洗(3:26)! 的確,「除非有天上的賞賜」(3:27),否則,

但救我們免於凶惡

在窮人之中,癩病人最悽慘。 第一,在宗教上,以色列人認識到癩病是天主施行的懲罰之一,例如:梅瑟的姊姊,女先知米黎盎,因為公開反對梅瑟娶了雇士女人為妻,便被天主懲罰了(戶12:10);

上主施予的慈恩

福音時代,大部份人以農務為生,土地就是他們賴以為生的資源。除非遇上戰禍或天災,或者苛捐重稅,滿足暴君的淫欲;否則,自給自足,生活無憂。當然,這個世界並不完美,社會上總會有些不幸的人,可能因為生病或意外而失去了勞動力(谷1:40;若9:1),或者欠下債務,要變賣家產甚至家庭成員來還債(瑪18:25),淪為乞丐或窮人,

信仰與迷思

很多人瞧不起信天主,信耶穌的人,認為他們迷信,不科學。有時甚至挑戰信徒說:「叫你所信那個耶穌現在就出來見我,我就信他喇!」耶穌當然不會顯現給這些人,因為「他們的心,還是遲鈍。」(谷6:52)還沒有準備好!且看十二宗徒,即使剛剛見證了五餅二魚的神蹟,仍然未能接受能夠步行水面的天主子,「以為是個妖怪」(6:49)!

上主自會照料

今天有不少青年人,為了種種他們不能控制的因素,感到迷惘。他們對社會,對前途失去信心,甚至怪責父母把他們帶到這個殘酷的世界來!成年人何嘗沒有這種情緒呢!他們可能已經沒有可以怪責的父母,或者父母已經是風燭殘年,不忍怪責他們了。惟一可以怪責的,就是天主。這些成年人甚至離開教會,不再信祂,以示抗議!

救恩的光明

原祖犯罪後,人並不是無可藥救;即使天主以洪水滅世,還留下諾厄一家(創7:1),讓人類仍有從新開始的機會。即使受到了私慾偏情的影響,憑著有缺陷的本性,人類仍能漸漸地體會到天父的憐憫,認識到祂樂意俯就卑微!於是天主子降生成人,以人的身份,代表人類,爭取履行天父聖意的機會。

與祂的父的親密關係

我們需要記住的一個神修的真理,是美好的事物讓我們從耶穌身上分心。對許多人來說,魔鬼不會用罪惡的東西來誘惑我們,因為它不起作用。所以,它誘使神父們更多地考慮他的教友,而不是耶穌--這也是我的問題。他鼓勵父母多為自己的孩子著想,而不是為耶穌著想。它誘使我們多考慮CoVID而不是耶穌。我們在聖誕聯歡會上談了些什麼?我們有沒有談到重要的事情,比如我們在神修上做得如何,我們對來年的深切希望,我們想要在哪方面成長,以及2021年最大的恩寵是什麼?或者我們談到了COVID,以及世界上的問題?這有幫助嗎?我們似乎什麼都談論,除了愛我們的耶穌。

默存心中

天主教德國神學家拉內 (Karl Rahner) 講述了現代人探知天主的這份經驗,以往我們向人傳福音,傳統自中古開始,我們便想運用理性分析去找尋證據,希望以理智令人信服並相信天主,加入教會。但若細心一想,若我們所相信的唯一真神,其存在是可以在現象世界被論證的,那麼這位可被論證的神,又是否我們所信的全能全善的天主呢?

天主總離我們不遠

今年在將臨期這段時間,一直在看教宗方濟各的宗座書函,默想有關馬槽的意思,在平安夜那天仍要上班,放工後忽發奇想,不如今年就在家佈置一個馬槽吧。去到公教進行社見到已砌好的馬槽擺設太大也不便宜,行了幾個圈,就被一個放在玻璃櫃中的星形馬槽所吸引,馬槽的設計非常簡約,我見了十分喜歡就買了回家。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清理枱上的書和其他雜物,然後就佈置起我自己家的馬槽了, 這個買回來的擺設,已經不是一件尋常的擺設了,而是我今年特別為小耶穌預備的小禮物

親近上主

女先知亞納成為寡婦之後,就一直齋戒祈禱,晝夜侍奉天主,總不離開聖殿。怕且在現代人的眼中,她的生活可算完全沒有「生產力」。

以愛窮人為優先

今天大聖若瑟和聖母瑪利亞帶着小耶穌上耶路撒冷去獻給上主,祭物是一對斑鳩或兩隻鶵鴿,這代表什麼意思呢﹖這是貧窮人所能負擔的祭物。

保護兒童人人有責

我們每一個人的存在,都是上主的一份心意和祝福,祂的計劃又是如此的奧妙,以我們有限的智慧,根本不能洞悉。亦因為是主的祝福,所以每個人的生存權利,其他人根本沒有權力奪去,若有人自以為可以操控另外一個人的性命,那就已經是僭越了天主的領域了。

空墳與我

今天福音帶我們面對一座空的墳墓,如果你是瑪利亞瑪達肋納、伯多祿,或是那位耶穌所愛的門徒,你會否有他們的反應呢﹖空的墳墓又對你的信仰起了甚麼作用呢﹖

生命之光

在未分享今天福音前,想問問大家,在疫情持續不斷之下,會否有時感到仿似活在黑暗的境況中,像失去了希望,迷失了生命的方向……?

日課中的祈禱

前兩天在分享中提及過,在耶穌童年史中,曾出現過四首讚美詩,今天《路加福音》記載了匝加利亞因獲得天主的祝福,在晚年賜予他一個兒子——若翰,使他和妻子依撒伯爾感到了安慰。匝加利亞因着聖神的引領,便開口讚美上主,並闡述了天主在整個以色列民族身上所施行的救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