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Job’
 
vlcsnap-5698-12-04-14h29m27s970

 
Revelation from a Memory Loss

Anthony is an electrical engineer from Vancouver. He has always been dedicated to his work, family and God. A few years ago, he suddenly lost his memory. What triggered his memory loss? How did he cope with this setback?
Publish date: 2019 - 3 - 30


rollatator-63619_

 
Why? Why suffering? Why me?

When I was told that there is no theoretical answer to human sufferings and miseries, honestly I was not only disappointed but I started to doubt and query my faith in God. When I read about Pope St. John Paul II’s apostolic letter Salvifici Doloris which addresses this question of suffering from a Christian understanding, […]
Publish date: 2015 - 2 - 6


crying

 
Pope Francis: Lamenting one’s suffering to God is a prayer that reaches the Lord

(生命恩泉文摘編輯小組翻譯)教宗方濟各於週三早上的彌撒講道中,談及人向天主哀歎自己受的苦並沒有犯罪,反而是一種由心而發、直達天主的祈禱。 今天的讀經一是關於托彼特和撒辣的故事,兩個義人同樣受著戲劇般的苦難。托彼特做了很多好事,甚至冒上生命危險,卻瞎了眼。撒辣先後嫁過七個丈夫,但每一位都在新婚之夜前便死去。他們都活在極大的痛苦中,祈求天主使他們死去。「他們抱怨,但沒有褻瀆天主。」 「向天主哀歎自己受的苦不是犯罪。一位我認識的神父,曾經跟一位向天主哀歎的女人說:『女士,這是一種祈禱。你去做吧。』」天主聆聽我們的怨言。想想約伯,在第三章他說: 『願我誕生的那日消逝』,而耶肋米亞在第二十章說:『願我誕生的那一天,是可咒罵的』,他們甚至詛咒,不是詛咒天主,而是那個情況,不是嗎? 這是人性。」 教宗也想起很多活在生命邊緣的人:營養不良的兒童、難民、末期病人。他也留意到在今天福音中,那些撒杜塞人問耶穌關於一個當了七次寡婦的婦人。他們的問題不是出於真誠。 「那些撒杜塞人談論這位婦人,好像她正身處實驗室一樣——她的處境被當成一個抽象的道德問題。當我們想起那些受很大痛苦的人,我們會否當他們是道德上的難題,純屬概念,『但這個案…這個案…』,還是我們會用我們的心,我們的血肉去想起他們?」 教宗說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必需做耶穌做的事——祈禱: 「為他們祈禱。他們要進入我的心。他們要令我坐立不安:我的弟兄在受苦,我的姊妹在受苦。這就是諸聖相通功的奧秘:向天主祈禱,『但天主,看看這個人:他在哭,他在受苦。』祈禱,用我們的血肉祈禱。不是用思想,而是用心。」 托彼特和撒辣獻上的祈禱——雖然他們求天主使他們死去,給我們希望,因為天主用祂的方式接納了,不讓他們死去,但治癒了托彼特,也給撒辣一位丈夫。教宗解釋,「祈禱總是傳到天主那裡,只要是由心而發的祈禱。反之,當它成為一個抽象的概念,就像杜塞人討論那樣,永遠不會到天主那裡,因為那不是超越我們自己,不是出於關心。」 教宗請信眾為那些處於極大痛苦中的人,那些有如耶穌在十字架上受那般大痛苦的人祈禱,那些喊叫「父啊,父啊,祢為什麼捨棄了我?」的人。讓我們祈禱,「使我們的祈求直達天堂,也讓它成為我們希望的來源。」 資料來源 Source: Pope Francis at Mass: crying out to God for succour
Publish date: 2013 - 6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