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11 月 16, 2020 by BRS21 in
 
 

打開心眼 生活在光明中

耶穌將近耶里哥時,有一個瞎子坐在路旁討飯,聽見群眾路過,便查問是什麼事。有人告訴他:是納匝肋人耶穌經過。他便喊叫說:「耶穌,達味之子,可憐我罷!」前面走的人就責斥他,叫他不要出聲;但他越發喊叫說:「達味之子,可憐我罷!」耶穌站住,叫人把他帶到自己跟前來;當他來近時,耶穌問說:「你願意我給你做什麼﹖」他說:「主,叫我看見。」耶穌給他說:「你看見罷!你的信德救了你。」他立刻看見了,遂跟隨著耶穌,光榮天主。所有的百姓見了,也都頌揚天主。
路加福音 18:35-43

「達味之子,可憐我罷!」

「達味之子,可憐我罷!」

人類在進化的過程中,銳利的視力有助生存,人類便越來越倚重視力。原祖父母犯下「原罪」,除了聽從了撒殫的挑撥離間外,視覺亦加強了誘惑的力度(創3:6)。人類所建設的文化和社會,亦相當注重美術的表達,來傳遞思想。所以,在人類社會中,弱視的人是相當吃虧的,何況是瞎子?在古代,除了在路旁討飯(路18:35),倚賴別人的愛心慷慨外,恐怕再沒有其他可以維生的辦法了。他們所受的苦,可想而知。所以當耶里哥的瞎子聽到是納匝肋人耶穌經過時,知道這是他復明重生的機會,於是求「達味之子」可憐他!

但今天的世界真奇怪,盲的人並不急於復明!請不要誤會,社會福利不是進步了,盲人的權益還未受到足夠的保障,他們的生活質素,尚有很多有待改善的空間…不是這些!我是說心盲的人!

世上有很多人,他們的心盲了,不介意生活在黑暗之中。他們對真理「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雖然「光明就是生命」(若1:4),即使「真理必會使你們獲得自由」(8:32),但是他們好像並不希罕生命,並不希罕自由!他們堅持自己是對的,否認所有說他是錯謬的言論;即使事實擺在眼前,仍指鹿為馬,並不打算改過遷善。他們仍可以快快樂樂,心安理得地繼續生活在自己的世界,為所欲為下去!他們沒有動機,求「達味之子」恢復視力!這樣的人,有如福音中附了「軍旅」,住在墳墓裡的可憐人。他們既傷害自己,又傷害周圍的人;惟有靠耶穌基督,不是以「達味之子」,而是以「至高天主之子」(路8:28)的身份來解放了!

主,叫我看見(18:41)。求祢使那些心盲的人,也能看見。亞孟!


BRS21

 
我們是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宗教學部第二十一屆畢業生。成員包括:鄧明輝、謝翠兒、譚詠強、鄺國全、黎國榮、李寶松、郭志強、余穎心、余翠蓮、蔡華欣、馮曉翎 及 吳愛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