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支持受 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疫情影響下的《生命恩泉》
捐款支持
請支持受 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疫情影響下的《生命恩泉》
捐款支持


 
 

 
聖經
 
 

 
【問問程神父】- 巴郎

巴拉克請巴郎去詛咒以色列,巴郎起初不答應。但夜間天主來到巴郎那裏,對他說:「這些人既然來邀請你,你就起身同他們去罷!但是你只應做我吩咐你的事。」( 戶 22:18-22) 可是當他起身走了,天主發了怒。為何會這樣?明明是天主叫他去的。
日期: 2020 - 11 - 28


 
【保祿家書 – 李子忠】 6)格前2:1-5 保祿只宣講那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甲五)

我從前到你們那裡時,也沒有用高超的言論或智慧,給你們宣講天主的奧義,因為我曾決定,在你們當中,不用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就是那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而且,當我到你們那裡的時候,又軟弱,又恐懼,又戰兢不安;並且我的言論和我的宣講,並不在於智慧動聽的言詞,而是在於聖神和他德能的表現,為使你們的信德,不是憑人的智慧,而是憑天主的德能。 ❖「我從前到你們那裡時,也沒有用高超的言論或智慧,給你們宣講天主的奧義」(1)── 保祿重提他初到格林多傳教時經驗,因他曾在雅典傳過教,但雅典人並沒有歡迎他的道理(宗17:18,22-31),結果只得阿勒約帕哥官員狄約尼削(Dionysius)和一位名叫達瑪黎(Damaris)的貴婦,以及少數人相信了基督。為此他決定在格林多,一開始就宣講救贖的中心奧蹟。他初到格林多時,只以一個天主的使者的身份而出現。他所負的使命就是宣傳被釘十字架的耶穌基督的福音;為此格林多人的回頭,不是宗徒的功勞,也不是人勸誘的效果,而只是天主德能的功績。 ❖「我曾決定在你們當中,不用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就是那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2)── 保祿初到格林多傳道時,他並未以一個能言的演說家,或一個聰敏的哲學家的姿態出現(這本是希臘人所重視和歡迎的),而只給他們講論天主藉他的聖子死於十字架上所賜與全人類的福音,這亦被稱為保祿的「十字架神學」。 ❖「當我到你們那裡的時候,又軟弱,又恐懼,又戰兢不安」(3)── 保祿所宣講的內容,並沒有什麼可吸引格林多人的地方。就宗徒的外表來看,更是如此,因為他是在「軟弱」、「恐懼」和「戰兢不安」之中出現在格林多人前。保祿說自己是在「軟弱」之中,是因為保祿在當時可能有一種疾病纏身(見格後10:10; 12:7-8);說自己「恐懼」,是因為他見到格林多城所有的特殊境況,心想在這樣腐化的城市內,怎能有什麼成功的希望?然而格林多宣講的成功為他未來的任務,卻非常有關,因此心中不免有些「戰兢不安」。 ❖「我的言論和我的宣講,並不在於智慧動聽的言詞,而是在於聖神和他德能的表現」(4)──天主決不能離棄自己的宗徒,遂在夜間藉著神視堅固了自己的宗徒,並且向他保證在此城中有許多是屬於主的人(宗18:9-10),保祿這才放棄了這種猶疑不決的恐懼態度。正因為保祿自知軟弱無能,正因為保祿絕對不求以口才說服格林多人,天主聖神才在他的宣講上大顯威能,使奇蹟隨他的宣講而生(格後12:12)。格林多城傳教的成功,証明了「你們的信德不是憑人的智慧,而是憑天主的德能。」(5)
日期: 2020 - 11 - 21


 
教宗方濟各:人必須時時祈禱,即使一切看似枉然

(梵蒂岡新聞網)「我們繼續以祈禱為題的要理講授。有人對我說:『您談祈禱談得太多了,沒必要。』」教宗方濟各11月11日在週三公開接見活動開始之際,順口提起了這件事。他接著說:「確實有必要,因為我們要是不祈禱,就沒有力量在人生中前行。祈禱有如生命的氧氣。祈禱是讓聖神臨在於我們身上,祂始終引領我們前進。因此,我多多談論祈禱。」
日期: 2020 - 11 - 12


 
【保祿家書 – 李子忠】5)格前1:26-31 天主召選了世上懦弱的(甲四)

你們看看你們是怎樣蒙召的:按肉眼來看,你們當中有智慧的人並不多,有權勢的人也不多,顯貴的人也不多。天主偏召選了世上愚妄的,為羞辱那有智慧的;召選了世上懦弱的,為羞辱那堅強的;甚至天主召選了世上卑賤的和受人輕視的,以及那些一無所有的,為消滅那些有的,為使一切有血肉的人,在天主前無所誇耀。你們得以結合於基督耶穌,全是由於天主,也是由於天主,基督成了我們的智慧、正義、聖化者和救贖者,正如經上所記載的:「凡要誇耀的,應因主而誇耀。」 ❖「你們看看你們是怎樣蒙召的:按肉眼來看,你們當中有智慧的人並不多,有權勢的人也不多,顯貴的人也不多」(26)──保祿在1:18-25論天主的德能和智慧所說的一切,現在更具體地以格林多信友親身的經驗來加以證明:格林多的信友決不能以自己在現世所有的智慧或權勢而自誇,因為他們中絕大多數的人是天主從最低下的社會階層中選出來的,對世俗所視為偉大的,天主反而置之不顧。保祿在此提到三種在世界上有權威的人:即世間博學多聞的「按肉眼來看,……有智慧的人」,享有世財世物的「有權勢的人」,和統治這世界的「顯貴的人」。格林多的信友很少屬於以上三種人物。 ❖「天主偏召選了世上愚妄的,為羞辱那有智慧的;召選了世上懦弱的,為羞辱那堅強的;甚至天主召選了世上卑賤的和受人輕視的,以及那些一無所有的,為消滅那些有的⋯⋯」(27-29)──保祿三次重複「召選」,為指明這事全應歸功於天主的聖寵。「世上愚妄的」,即純樸的老實人;「世上懦弱的」,即沒有財產的窮人;和「世上卑賤的」甚或「受人輕視的」人,及「那些一無所有的」,即那些不被世人當人看待的人(這些人該是當時的奴隸,他們在社會上沒有任何權利)。這樣好消滅「那些有的」,即那些自以為有地位和有權勢的人。「消滅」不是說使他們化為烏有,而是說廢除他們所有的權威。如此,「一切有血肉的人,在天主前無所誇耀。」召選世上卑賤純樸的人,這常是天父喜用的方式:「父啊!天地的主宰!我稱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瞞住了智慧和明達的人,而啟示給小孩子。是的,父啊!你原來喜歡這樣」(瑪11:25-26)。 ❖「你們得以結合於基督耶穌,全是由於天主」(30)──格林多信友只因天主的恩寵才得「結合於基督耶穌」而獲得新生,只有這新生在天主前才有價值。他們現在是生活在基督內,與基督相結合,所以基督的一切財富也賜給了他們(弗3:8)。 ❖「也是由於天主,基督成了我們的智慧、正義、聖化者和救贖者」(30)──這「智慧」即那賜與我們的信德之光。這「正義」即我們所得的罪赦,成了天主所喜愛的義子(羅5:24)。我們也因這「正義」而成了「聖者」,即被分別出來屬於天主的人(1:2; 6:11;弗5:26等)。最後更賴基督,由罪惡的束縛中被「救贖」出來,做了天主的新百姓(弗1:7-14)。 ❖「凡要誇耀的,應因主而誇耀」(31)── 這句話引申自耶9:22-23「上主這樣說:智者不應誇耀自己的智慧,力士不應誇耀自己的力量,富人不應誇耀自己的財富。凡要誇耀的,只應在『知道和認識我』這件事上誇耀,因為在地上是我,上主,施行仁慈、公道和正義,因為我喜愛這些事 ── 上主的斷語。」世人常誇耀自己的智慧、勇氣和財富,但這種誇耀是虛幻的,因為智慧、勇氣和財富將隨人的死亡同歸於盡。知道天主,認識天主,愛慕天主,才是人生最真實的智慧、勇氣和財富。
日期: 2020 - 11 - 7


 
【保祿家書 – 李子忠】4) 格前1:22-25 我們所宣講的,是被釘的基督(乙四旬三)

4)格前1:22-25 我們所宣講的,是被釘的基督(乙四旬三) 猶太人要求的,是神蹟;希臘人尋求的,是智慧;而我們所宣講的,卻是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基督。這為猶太人,固然是絆腳石;為外邦人,是愚妄;但為那些蒙召的,不拘是猶太人或希臘人,基督卻是天主的德能和天主的智慧;因為天主的愚妄總比人明智,天主的懦弱也總比人堅強。 ❖十字架的「愚妄」和「懦弱」,正是天主救世計劃的機密(2:7),告訴人類不能靠自己理性的智慧獲救,必須有賴於信德,即應謙遜接受世人視為「愚妄」的福音(羅1:17; 3:21-4:25)。 ❖「猶太人要求的,是神蹟」(22)──「神蹟」(σημεῖον - sēmeíon)一詞,也譯作「徵兆」,可以是一個平常的事物,但尤其是奇特的事情,故多譯作「神蹟」,但多數英語譯本更喜歡用‟sign”這具有多重意義的字眼。這話不其然讓我們想起瑪竇的記載:「有幾個經師和法利塞人對耶穌說:師傅,我們願意你顯示一個徵兆給我們看」,結果他們遭耶穌訓斥說:「邪惡淫亂的世代要求徵兆,但除了約納先知的徵兆外,必不給它其他的徵兆」(瑪12:38-39)。在歷史上,猶太人不斷要求天主顯示神蹟,以肯定天主必由外族手中拯救他們。現在他們也要求耶穌給他們一些來自天上的奇特行為,以証明他是天主所差遣來的默西亞。耶穌公開傳教以來,顯了無數奇蹟,好像還不夠證明他是默西亞似的。耶穌於是以約納的故事,來暗示自己的死亡和復活,作為明証他是天主派來拯救世人的默西亞。 ❖「希臘人尋求的,是智慧」(22)──「智慧」(σοφία - sophía)一詞,相應舊約智慧文學中所指的חָכְמָה - ḥokmah。「智慧」是生活的藝術,人生的哲理。聖經盛讚厄東人(耶49:7)和埃及人(創41:8;耶50:35)的智慧。希臘人所尋求的「智慧」,在於以人的理性,找出宙宇萬物的理由和人生的意義,亦即追尋一切事物緣由的「哲學」(philosophy < philo + sophia)。但聖經告訴我們,真正的智慧卻在於「敬畏上主」(箴1:7;約28:28)。 ❖「而我們所宣講的,卻是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基督。這為猶太人,固然是絆腳石;為外邦人,是愚妄」(23)── 保祿指出這「智慧」顯示的方式,卻是人所不齒的「十字架」,它是天主隱密的智慧(哥2:3),以各種不同的方式顯示與人(格前13:9,10, 12)。為此,它成了猶太人無法理解和難以接受的「絆腳石」(σκάνδαλον - skándalon = scandal!),希臘人卻視之為「愚妄」(μωρία - mōría = folly,只用於格前1:18,21,23; 2:14; 3:19)。 ❖「但為那些蒙召的,不拘是猶太人或希臘人,基督卻是天主的德能和天主的智慧」(24)──在舊約中雖然也有擬人化的智慧(anthropomorphism)描述,但那只是一種借喻,一種文學上的修辭格,那智慧並沒有真正的位格(person)。但身為天主第二位聖子的基督,卻是降生成人的「智慧」,而保祿是首位指明「基督是天主的智慧。」基督以「十字架」來拯救世人,他不僅顯示出天主的「智慧」,更顯出他是天主的「德能」(δύναμις - dúnamis cf. dynamism, dynamic, etc.)。 保祿稱基督為天主的「智慧」(σοφία - sophía,格前1:24)、「德能」(δύναμις - dúnamis,格前1:24)、「光榮」(δόξα - dóxa,格前11:7)和我們的「和平」(εἰρήνη - eirḗnē,弗2:14)。拜占庭時代,在君士坦丁堡建有四座獻予基督的大教堂:聖智慧(Hagia Sophia)、聖德能(Hagia Dynamis)、聖光榮(Hagia Doxa)和聖和平(Hagia Eirene)。現存者只有Hagia Sophia (Aya Sofya)和Hagia Eirene(Aya Irini)(381年君士坦丁堡大公會議地點,編撰出今日「信經」的修訂文本,參看尼西亞–君士坦丁堡信經Nicene-Constantinopolitan Creed,即我們在彌撒中使用的信經)。 ❖「因為天主的愚妄總比人明智,天主的懦弱也總比人堅強」(25)──保祿使用一種似非而是的修辭手法(paradox),道出了天主救恩的奧秘。固然天主不可能有「愚妄」和「懦弱」,但保祿是指世人眼中天主的「愚妄」和「懦弱」而言。
日期: 2020 - 10 - 24


 
教宗方濟各:反覆閲讀聖詠,學習祈禱的語言

(梵蒂岡新聞網)教宗方濟各10月14日上午在梵蒂岡保祿六世大廳主持公開接見活動,在要理講授中繼續講解祈禱的主題。這一次教宗特別以舊約《聖詠集》為例,教導我們如何向天主祈禱。
日期: 2020 - 10 - 14


 
【保祿家書 – 李子忠】3)格前1:10-13,17 我們要言談一致,不要有分裂(甲三/丙將三)

3)格前1:10-13,17 我們要言談一致,不要有分裂(甲三/丙將三) 我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之名,請求你們眾人言談一致;在你們中不要有分裂,但要同心合意, 精誠團結。因為,我的弟兄們,我由黑羅厄的家人,聽說你們中發生了紛爭。我的意思是說,你們各自聲稱:我是屬保祿的,我是屬阿頗羅的,我是屬刻法的,我是屬基督的。基督被分裂了嗎?難道保祿為你們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嗎?或者你們受洗,是歸於保祿名下嗎?原來基督派遣我,不是為施洗,而是為宣傳福音,且不用巧妙的言辭,免得基督的十字架失去效力。 ❖「在你們中不要有分裂」(10)── 宗18:1告訴我們,保祿先在雅典傳教,只有少數人信從了基督,他遂到格林多城來。保祿「在那裡住了一年零六個月,在他們中講授天主的聖道」(宗18:11),然後回了安提約基雅。大約一年後,保祿再次出外傳教,在厄弗所停留了三年多,期間他寫了這封信給格林多的教會,敦促他們要「言談一致」,「不要有分裂,但要同心合意,精誠團結。」 ❖「我由黑羅厄的家人,聽說你們中發生了紛爭」(11)── 格林多教會之間「發生了紛爭」,令教會有分裂的危險,這是保祿「由黑羅厄的家人」得悉的。黑羅厄(Χλόη Chloe)大概是格林多城的一個女商人,她打發自己的代辦到厄弗所去經商,其中有些是教友,保祿從他們口裡得知在格林多發生了黨派之爭。 ❖「我是屬保祿的,我是屬阿頗羅的,我是屬刻法的,我是屬基督的」(12)──格林多信友團體分成了至少四個派系:有的自稱以阿頗羅(Apollo),有的以刻法(Κηφᾶς Cephas伯多祿的阿辣美文),有的以保祿,甚至有的以基督為自己依附的領袖人物。 1)阿頗羅派── 阿頗羅是保祿的同伴(16:12),曾由厄弗所來到格林多宣講(3:5)。由於他為人聰明,擅於口才(宗18:24-28),而格林多人又如一般希臘人一樣,喜愛「尋求智慧」,分外重視「巧妙的言辭」(1:17-22),遂為阿頗羅美妙言詞所吸引而對他推崇備至。甚或有些人以他的宣講遠超過保祿「十字架的言論」,因而產生了所謂阿頗羅派。為避免教友之分裂,阿頗羅返回厄弗所。保祿明認他傳教的效果及其心地的正直(3:4),並稱之為「兄弟」,要求他重返格林多傳教(16:12)。 2)保祿派── 一部分教友,尤其那些最早歸化的窮人(1:26-28),仍完全依附保祿。但他們中可能有些人曲解了保祿所講的「福音自由」,或過度倡言法律已經廢除(9:20-21; 6:12; 10:23),因而產生了擁護保祿的一派。 3)伯多祿派──這一派可能是來自巴力斯坦的猶太裔教友,他們似乎對保祿的宗徒職權有所懷疑(9:1-3; 15:8-10),因而自立門戶,另組伯多祿(刻法)派,雖則伯多祿從未到過格林多來,類似的情況也曾出現在伯多祿到訪安提約基雅時(見迦2:11)。 4)基督派── 這一派的教友自鳴清高,不願隸屬任何宗徒,遂以自己獨屬基督而自豪(格後10:7; 11:4-23),其實他們宣講另一基督(格後11:4),以自己為亞巴郎的子孫,或認為自己由基督得了些秘密啟示,以自己是成全的人,高看自己在他人以上(4:7-8),視自己擁有的神恩遠超一切(見12及14兩章),而高舉自己在他人之上(格後11:22-23)。 ❖「基督被分裂了嗎?難道保祿為你們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嗎?或者你們受洗,是歸於保祿名下嗎?」(13)── 保祿為平息教會內的黨派之爭,說明只有基督以十字架上的死亡,賺得了他所救贖的人類;那麼一切信友都只有歸屬於他,賴唯一的洗禮隸屬於他的名下(12:23;弗4:5)。保祿以三個問題,責問在教會內分黨分派的人。實在那使全教會結合為一的基督是一個,不能分崩離析。同樣,為他妙身的教會,也只能在合一中生存(12:4-6,12;羅12:4-5)。誰使教會分裂,誰就是相反基督,得罪基督。保祿在此特別指責那些以他為首領的「保祿派」,因此發問說:「難道保祿為你們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嗎?或者你們受洗,是歸於保祿名下嗎?」保祿為平息教會內的黨派之爭,說明只有基督以十字架上的死亡,賺得了他所救贖的人類。 ❖「原來基督派遣我,不是為施洗,而是為宣傳福音」(17)── 保祿為免人因受他付洗而自豪屬於「保祿派」,遂聲明自己是受派遣去「宣傳福音」,而「不是為施洗。」據我們所知,他在斐理伯給里狄雅和當地獄警一家付過洗(宗16:15,33),另外在格林多,「除了克黎斯頗和加約外(見宗 18:8),我沒有給你們中的任何人付過洗,免得有人說:你們受洗是歸於我的名下。我還給斯特法納一家付過洗;此外我就不記得還給誰付過洗了」(1:14-16)。如果事實上是基督被釘了在十字架上,是基督以他的死亡,賺得了他所救贖的信眾,那末一切信友都只有歸屬於他,賴聖洗而歸他的名下。 ❖「不用巧妙的言辭,免得基督的十字架失去效力」(17)──保祿到格林多以前不久,曾在雅典傳過教,企圖遷就那些愛好哲學的希臘人的心理,開始試用自然神學的理論來闡明他的道理,給雅典人證明基督是光榮的主(宗17:18,22-31),但結果收獲卻很微小。所以當他來到格林多後,「沒有用高超的言論或智慧,給你們宣講天主的奧義,因為我曾決定,在你們中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這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2:1-2)。所以一切宗徒和傳道者只能有一個目的:即是引人歸向基督。
日期: 2020 - 10 - 10


 
保祿家書 – 李子忠 : 1)格前1:1-3 願恩寵與平安,由我們的天主父和主耶穌基督,賜給你們(甲二/丙將三)

1)格前1:1-3 願恩寵與平安,由我們的天主父和主耶穌基督,賜給你們(甲二/丙將三) 因天主的旨意,蒙召為耶穌基督宗徒的保祿,偕同索斯特乃弟兄,致書給格林多的天主的教會,就是給那些在基督耶穌內受祝聖,與所有在各地呼求我們的主,亦即他們和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之名,一同蒙召為聖的人:願恩寵與平安,由我們的天主父和主耶穌基督,賜給你們。 ❖保祿在信首致候與感謝辭內,已說明本書信主題和中心思想:即基督妙身的教會是至一、至聖、至公的道理,說明教會中分黨分派是多麼不當。 ❖「蒙召為耶穌基督宗徒的保祿」(1)── 按古希臘和羅馬書信的程式,在書信開端,慣常列明寫信人的姓名和身份以及收信人的姓名,然後問安致候。保祿以自己為天主親自召叫為基督「宗徒」的資格和權威,給格林多信友寫了這封書信。 ❖「偕同索斯特乃弟兄」(1)── 索斯特乃(Σωσθένης Sōsthénēs)與宗18:17所記載格林多的那位會堂長同名,有可能是同一人,他繼克黎斯頗出任會堂長,在保祿受羅馬總督審訊期間,遭格林多的希臘居民毆打洩憤。若然如此,他後來同阿頗羅一起來到厄弗所,在厄弗所代保祿執筆,寫了這封保祿口述的書信(宗18:27-28)。他在信首附上自己的名字,是為給保祿對信友所寫的一切作證。 ❖「致書給格林多的天主的教會」(2)──保祿不只稱它為「格林多的教會」,更表明是「格林多的天主的教會」,即與世界各處所有的信友團體,共同組成一個屬於天主的教會。教會是至一的,為此保祿在信內再三叮囑,應徹底戒絕一切派別和分裂(10:32; 11:16-22; 15:9)。 ❖「就是給那些在基督耶穌內受祝聖,與所有在各地呼求我們的主,亦即他們和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之名,一同蒙召為聖的人」(2)──這教會的特點之一是「受祝聖」的,即由世界中被選出來歸屬於天主的人(5:9-11; 6:11; 7:29-31;若17:17-19);而且是「在基督內受祝聖」,即與基督結合為一,屬於基督的身體(1:30)。這「受祝聖」也是「蒙召」,即「一同蒙召成聖」:使自己的日常生活成為聖潔的。這「受祝聖」與「蒙召」亦是與普世教會連在一起的,即與那些「在各地呼求我們的主」的信友同屬於同一的主。 ❖有時我們太過強調基督徒的「入世」,卻忘記了我們之所以要「入世」,正是為在世人中作鹽作光。我們要與世人共生,卻不可與世俗同化。耶穌曾求父保護世上的門徒:「他們不屬於世界,就如我不屬於世界一樣。我不求你將他們從世界上撤去,只求你保護他們脫免邪惡。他們不屬於世界,就如我不屬於世界一樣。」(若17:14-16)
日期: 2020 - 9 - 12


 
教宗方濟各:我們蒙召成為以孜孜不倦的態度成為尋找天國的人

(梵蒂岡新聞網)教宗方濟各7月26日在梵蒂岡宗座大樓書房窗口主持誦念三鐘經祈禱活動。念經前,他向聚集在聖伯多祿廣場上的信眾著重講解了當天主日福音中的前兩個比喻,即藏在地裡的寶貝和寶貴的珍珠的比喻(瑪十三44-52)。
日期: 2020 - 7 - 28


 
教宗方濟各:作為基督的門徒,不該壓抑惡人,卻要拯救他們

(梵蒂岡新聞網)「好種子和莠子代表的不是抽象的善與惡」,而是「我們這些可以跟隨天主或魔鬼的人類。」
日期: 2020 - 7 - 22


 
教宗方濟各:聖言的種子已經存留在我們心中,但它是否能結果實卻取決於我們

(梵蒂岡新聞網)教宗方濟各7月12日主日在宗座大樓的書房窗口帶領聚集在聖伯多祿廣場的信友們誦念三鐘經。教宗在念經前的講話中省思了主日福音中耶穌講的撒種的比喻,指出「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塊土地,聖言的種子落在這塊土地上」。
日期: 2020 - 7 - 15


 
教宗方濟各:達味教導我們在一切事上與天主交談

(梵蒂岡新聞網)教宗方濟各6月24日在週三公開接見活動的要理講授中省思了聖經中達味王的形象。教宗指出,達味「自幼蒙天主所愛,獲選承擔獨特的使命,在天主子民的歷史中和我們的信仰內扮演重要角色」。
日期: 2020 - 6 - 24


 
教宗方濟各:天主趁我們毫無期待的時候,在我們孤獨寂寞的處境中帶給我們驚喜

(梵蒂岡新聞網)在基督聖體聖血節的前夕,教宗方濟各於6月10日舉行例行的週三公開接見。教宗指出,有鑒於新冠疫情的防疫措施,「今年無法舉辦公開遊行來慶祝聖體聖血節,但無論如何,我們都能善度『聖體生活』。
日期: 2020 - 6 - 10


 
教宗方濟各:面對罪惡,祈禱有如人類的避難所

(梵蒂岡新聞網)面對世界上不斷增長的罪惡浪潮,祈禱有如人類的「堤防和避難所」。教宗方濟各5月27日在梵蒂岡宗座大樓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時,繼續在要理講授中省思祈禱的課題。
日期: 2020 - 5 - 27


 
聖地‧聖經‧冷知識 – 試探山、猶大曠野 / 加里肋亞海 / 往耶里哥的路上

一座光禿禿的高山,一所緊貼山崖而建的隱修院,提示人生活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加里肋亞海一帶景色優美,是耶穌開始傳教的地方。 在一些西方國家,Good Samaritan 慈善的撒瑪黎雅人已成了善心人的同義詞。這個耶穌親口說的比喻,流傳了二千年,又為今天的我們帶來什麼啟示? 《愛‧常傳》之《聖地‧聖經‧冷知識》,帶大家到以色列聖地,看看這一片很多人立志一生要去一次的土地。
日期: 2020 - 3 - 28


 
高夏芳修女專訪 2:妙人妙書

高夏芳修女熱愛聖經,並出版了多本以「妙」字命名的信仰小品。《愛●常傳》邀請了她跟大家分享她撰寫一系列「妙書」的經過﹐還會分享女性在天主教會裡的使命。
日期: 2020 - 2 - 22


 
高夏芳修女專訪 1:天主真妙

隸屬母佑會的高夏芳修女學貫中西,由於她曾被派到意大利及德國進修,在年紀很輕時已經要離開家人一段長時間。面對犧牲,高修女不但以平常心面對,反而認為它們使生命更豐盛。
日期: 2020 - 2 - 15


 
教宗方濟各:深信天主能在任何狀況中,甚至在看似挫折的境遇中行動

(梵蒂岡新聞網)教宗方濟各元月八日上午在保祿六世大廳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在要理講授中繼續以《宗徒大事錄》為主題,省思了保祿被解往羅馬途中遭遇船難的事件。教宗指出,「福音藉助聖神的力量傳遍了萬民,成為普世佳音。我們應手捧福音,閲讀福音」。
日期: 2020 - 1 - 9


 
流動聖誕學堂 – 論愛德

很多人都視聖誕為一個愛的季節。關於愛,聖經中其中一段最為人熟悉的經文,就是由聖保祿宗徒所寫的「愛德頌」。《流動聖誕學堂》帶大家到希臘的格林多了解何謂愛德。
日期: 2019 - 12 - 28


 
天主聖名之城澳門:解構大三巴

大三巴是澳門地標,是遊客必到之處。這座天主教堂前壁的遺址,以極具東方色彩的雕刻,表達由創世、救贖到末世的訊息,在全世界天主教聖堂中獨一無二。
日期: 2019 - 11 - 23


 
聚讀聖言

三藩市灣區的華人天主教團體有一個維持了多年的研經班。是什麼驅使他們走在一起研經?他們從聖經中得到了什麼?
日期: 2019 - 9 - 21


 
清晨聖言之約

疏效平是一名電機工程博士。蒙天主的召叫,他由1997年開始奔走於世界各地宣講福音。《愛‧常傳》邀請他分享清晨讀經的習慣為他生命帶來的改變。
日期: 2019 - 9 - 21


 
聖經冷知識:死海古卷

聖經怎樣從古時流傳到今天?《愛•常傳》請來聖經學者李子忠講解死海古卷為今天基督徒的意義。
日期: 2019 - 9 - 21


 
【神修話語】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經和教會訓導的無誤

聖經的作者在天主的靈感之下寫聖經,故不能寫錯誤入聖經,但作者寫聖經之外可犯罪、出錯、甚至寫錯。教宗同樣有神聖的,有犯大罪的;但當他們奠定關於信仰與道德的道理,天主保證他們永不可錯。基督聖道由書面聖經及口傳聖傳。教會又透過訓導權教導世人:每逢有關於信仰及道德的爭議,教宗皆同主教可作出最後決定。這些不能錯的決定必有四條件:一、必須關於信仰及道德;二、教宗必由教宗的身分來頒布;三、要向普世教會頒布;四、教宗要清晰表達其意向。教宗的不能錯過性不代表他是不可錯的人,而是為了他服務教會,保存真確信仰。
日期: 2019 - 7 -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