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支持受 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疫情影響下的《生命恩泉》
捐款支持
請支持受 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疫情影響下的《生命恩泉》
捐款支持


 
 

 
音頻分段節目
 

 
【保祿家書】29)格前15:45-49 我們怎樣帶著那屬於土的肖像,也要怎樣帶著那屬於天上的肖像(丙七)

經上這樣記載:「第一個人亞當,成了生靈」,最後的亞當,成了使人生活的神。但屬神的不是在先,而是屬生靈的,然後才是屬神的。第一個人出於地、屬於土,第二個人出於天。那屬於土的怎樣,凡屬於土的也怎樣;那屬於天上的怎樣,凡屬於天上的也怎樣。我們怎樣帶著那屬於土的肖像,也要怎樣帶著那屬於天上的肖像。 ❖繼上主日讀經二,保祿以基督的復活,說明信友也會像基督一樣復活(15:12-20)。本主日繼續這有關復活的討論:既有死人的復活,那麼,死人將怎樣復活?將有怎樣的身體?保祿以「最後的亞當」(e;scatoj VAda.m - eschatos Adam)和「第一個人亞當」(prw/toj a;nqrwpoj VAda.m - prōtos anthrōpos Adam)來說明這事(15:35-49)。 ❖「但屬神的不是在先,而是屬生靈的,然後才是屬神的」(46)── 按照天主的計劃,是先有「屬生靈的」(yuciko,n - psychikon)身體,和它的一切弱點,── 連基督自己也是先有這能受苦的身體 ── 然後才有「屬神的」(pneumatiko,n - pneumatikon)身體,不能受苦,獲享光榮的身體。 ❖「第一個人出於地、屬於土,第二個人出於天」(47)──就如第一個亞當是「出於地⋯⋯屬於土」(evk gh/j coi?ko,j - ek gēs choikos),因為他是由地上的黃土造成的,他的後代子孫也都全帶有這地上亞當的肖像(創2:7; 5:3)。這樣救贖人類的新原祖基督,是「出於天…⋯屬於天」(evx ouvranou/ evpoura,nioj - eks ouranou epouranios),造了一個「屬神的」身體。就如他成了「天上的」人,這樣,凡屬於他的人也都要成為「天上的」人,也都要帶有天上亞當的肖像,亦即他們的身體必要相似基督光榮的身體(斐3:21;羅8:11)。這樣有兩個原祖,因而有兩個人類:一是世界的,包括所有的人;一是天上的,包括一切獲得救恩的人。
日期: 2021 - 10 - 16


 
【神修話語】驕傲和自負的告誡

聖方濟各、沙雷氏教導說,『不信自己』和『信賴天主』是靈魂的兩只翅膀,它讓我們飛向天主並安息於祂內。這聖人說,『不信自己』源於我們自己苦痛的知識,而『信賴天主』則源自信仰給我們的知識,得悉祂的無限美好和祂向呼求祂的人滿懷慈悲的保證。每天作內心的省察幫助我們進一步認識自己,每天默想深化我們對天主的認識。 根據聖方濟各、沙雷氏所說,明瞭的虛榮是認為自己比真正的自己更為了得,意願上的虛榮是渴望達到一個超於我們所能及的地位。明瞭的虛榮帶來虛假的平安。意願上的虛榮的危險是更超遠的,它的後果是一恆久不能休止的狀態。 聖方濟各曾說:『在我們的山區,高處的風摧毀了花朵,根拔樹木。在我職位中,我是處於高的位置,自然是最為受風的地方。我主,請袮幫助我!向虛榮的暴風說,你靜止,一切將趨平靜。我的靈魂,站穩,抱緊我們救主十字聖架的足部;洒下的雨,大量的降雨制止了那可能怎樣強烈的風。』 一次曾經在一會談中提及的,是一位著名的主教,他渴望能夠出任樞機之職,而忽略他的教區。聖方濟各、沙雷氏說:『如果他已是位樞機時,會有什麼改進!』加繆主教問:『但你為何這樣說呢?』方濟各回答:『噢,他會意圖一些更好的事。』『什麼!你是否在說他有足夠的野心去成為教宗?』『不,我沒有這意想。反而我在想救靈的工作是藝術中的藝術,實踐的時候是最好侍奉天主的方法…我意思是,當這位主教不涉及追逐他的位置,他可以深探內心,然後全部專注於他的教區職責。』 最後,這位主教真的得到所渴求的樞機之職,從此他不再認為樞機之職是大的賞報,卻在他牧靈職責中找到真的興趣,跟以前的他不再一樣。 聖方濟各、沙雷氏相信一個最好的靈修進步的標記是,快速願意去接受批評和改正。另一個靈修進步的標記是當一個人永不忽略一個實踐謙遜的機會。這樣的機會會是主動的和被動的。當我們在言在行上自願地去貶抑自己,這是主動的貶抑,當我們為他人所貶抑,這是被動的貶抑。這聖人說:『當一安士的來自他人的貶抑,比自己一百磅的貶抑更有價值』。 聖方濟各、沙雷氏相信我們要守護我們的名譽,去服務天主不是只為自己榮耀。好的名譽如果間中和適當地使用會是好的,但過份的使用是有害的。他說:『畢竟,人的名譽到底是什麼,為這偶像有多少人犧牲了自己?它真是虛無的,只是一個夢,一個評價,空虛的煙霧,讚美過後,一切都立即被忘記。對誹謗不必敏感。它只是一個木製的小十字架,被微風吹送。』
日期: 2021 - 10 - 16




 
【巴打的召叫】第二集

成為一個耶穌會的初學生,先要經過兩年的修院生活,Br Philip在菲律賓的修生生活又是怎渡過,與來自亞洲地區的修生兄弟又怎相處?
日期: 2021 - 10 - 16


 
【神修話語】謙遜不是什麼只是真誠

聖文生寫道:「天主為何如此鍾愛謙遜,因為祂鍾愛真理。謙遜之內只有真實,驕傲中只有謊言。」 耶穌說:『跟我學吧! 因為我是良善心謙的。』(瑪竇11:29) 聖多默·阿奎那寫道:『謙遜的言行,來自一顆謙遜的心態。藏於內心的,顯示於外。』 聖方濟各、沙雷氏不喜歡口頭上的謙遜除非它是清楚地來自內心,並說。這些口頭上的只是一朶花,一些奶油,是典型的不易察覺的驕傲,微妙地隱藏著,甚至說話的人自己也不察覺。他建議除非在絕對需要的光景裡,不要說讚揚或譴責自己的說話。他說:『誇耀,它是這般荒謬的缺點,甚至最庸俗的人也竊語否認。它只適合於一個地方,就是在於那些趾高氣揚喜劇演員的口中。同樣自責的說話,出於自己口中,除非它是絕對衷心的並來自腦海中完全認知痛苦事實中,它是驕傲的巔峰,這是最不易察覺的虛榮;說這些話的人,他們會自己相信或真的希望他人相信。相反地,說話的人多數只希望被視為謙遜,隨之是德行,希望他的自責為他帶來尊敬。自我貶斥一般不外是一個誇耀的詭計。它讓我想到那些槳手們背著他們要去的方向,盡他們的手臂力量奮鬥划行。』 「虛無」與「聖寵」的真理使人謙遜。佳播神父又寫道:「假如從我們之中取走屬於天主的,我們便歸於虛無,甚至比虛無更壞;因為虛無不能冒犯天主,但我們有冒犯天主的能力。」 聖女小德蘭說:「我時常記得自己的軟弱,以致虛榮無處藏身。」 更甚者,是我們需要耶穌的聖寵;祂謂:「離開了我,你們什麼也不能作。(若望福音15:5)」佳播神父補充說:「最緲少的超性行為,仍缺不了天主的聖寵,也只有依靠天主的寵佑護著我們,不致半途而廢。」 聖保祿反問:「你有什麼不是領受的呢?既然是領受的,為什麼你還誇耀,好像不是領受的呢?(聖保祿宗徒致格林多人前書4:7)」 伯鐸.奇斐在他的「回歸德行」的箸作寫著:「謙遜是忘我,而不是自卑。驕傲是故意妄自自大,並擅取那屬於天主的。」謙遜以天主為中心,驕傲以自己為中心。聖母說:「願你的話在我身上成就罷」。撒旦路濟弗爾說:「我不事奉」。 「順從主旨」和「服從」使我們能以天主為中心。原祖父母不謙遜,便叛逆了天主的聖旨;耶穌和聖母,因服從天主的聖意,療修了人類因驕傲造成的創傷。 在世俗中,個人的成就和進步往往以「獨立性」來衡量。但在神修生活中,我們愈進步就愈依恃天主。
日期: 2021 - 10 - 9




 
【UShine】第十集 友好有好書 — 驅魔師II (上)

「要穿上天主的全副武裝,為能抵抗魔鬼的陰謀」(厄弗所書6:11) 聖經清楚講明魔鬼嘅存在👿亦提醒我哋有方法去抵抗牠🛡 今集我哋請嚟友好青年Kelly, 同我哋分享《驅魔師II》呢本書📔 傾吓佢最深刻嘅內容同感想💬 (此書作者係前梵蒂岡首席驅魔師阿摩特神父(Fr. Gabriele Amorth, S.S.P) ,佢有30多年嘅驅魔經歷,與魔鬼無數次近身博鬥。)
日期: 2021 - 10 - 9


 
【保祿家書】28)格前15:20-26,28 基督將自己的王權交於天父,好叫天主成為萬物之中的萬有(甲卅四)

基督確實從死者中復活了,做了死者的初果。因為,死亡既因一人而來,死者的復活,也因一人而來;就如在亞當內,眾人都死了,照樣,在基督內,眾人都要復活;不過,各人要依照自己的次第:首先是作為初果的基督,然後,是在基督再來時,屬於基督的人,再後,才是結局;那時,基督將消滅一切率領者、一切掌權者和大能者,把自己的王權,交於天主父。因為,基督必須為王,直到把一切仇敵,屈伏於他的腳下。最後被毀滅的仇敵,便是死亡。萬物都屈伏於子以後,子自己也要屈伏於那使萬物屈服於自己的父,好叫天主成為萬物之中的萬有。 ❖保祿在本章12-19節作了一系列「假如基督沒有復活」的假設,然後逐一推翻,因為基督復活原是鐵一般的事實(1-11節)。由這一事實,保祿再下一城,推出以下的結論,證明耶穌復活是死人來日復活的保證,亦說明了基督為王的意義:就是使「天主成為萬物之中的萬有」(20-28)。 ❖「基督確實從死者中復活了,做了死者的初果」(20)── 原來耶穌復活的事實,不只涉及他的人性,而且也涉及為他所救贖了的人類。基督復活了,「做了死者的初果」(哥1:18;宗26:23;默1:5)。以色列人奉獻給天主「初熟之物」(bikkurim),因此也將全年的莊稼都奉獻於主了。同樣因耶穌的復活(以色列的司祭就在耶穌復活那天在聖殿內奉獻了「初熟之物」,參見肋23:10-11),把全人類也就祝聖於天主了。為此在基督復活以後,相繼而來的就是信友的復活。 ❖「死亡既因一人而來,死者的復活,也因一人而來」(21)── 保祿以原祖亞當的工作來與「第二亞當」基督的工作兩相比較:第一亞當是人類的始祖和代表,因自己的罪過給人類帶來了死亡,基督卻是新生命的原祖和被救贖的人類的新代表(羅5:12-21; 8:9-11;若11:25)。保祿在這裡所指的是那些屬於基督的人(23),即實在與基督結合的人。他在這裡不談罪人的復活,因為罪人的復活是為受永罰(參閱6:2; 11:32;羅2:5-8)。再者,關於復活也有時間的先後,光榮大小的分別:「首先是作為初果的基督,然後,是在基督再來時,屬於基督的人」(23)。耶穌是人類復活的先聲和因由,他已在眾人以先復活了;信友在他再來時,即在他給世界顯示他的光榮的那一天也要復活(瑪24:3-27;得前2:19)。「再後,才是結局」(24a),世界的歷史要因這未來的復活而終結。 ❖「那時,基督將消滅一切率領者、一切掌權者和大能者,把自己的王權,交於天主父」(24b)── 世界最後的一幕,保祿是這樣描寫的:基督那時要顯示他怎樣澈底消滅一切惡魔的權勢和為惡魔所利用的一切人的權勢(2:8;弗6:11-12)。在惡魔的權勢內也包括死亡,因為死亡原是罪惡的懲罰。「率領者、掌權者、大能者」原是猶太傳統中指不同等級的天使,這又與外教人的星相學,及天使崇拜有關;保祿在此指一切邪惡的勢力。到了那天基督要把自己的王權交與聖父,這王權就是他為默西亞、為戰爭教會的元首、為人類救援的中保所掌握的權柄。此後他要在光榮的國度裡同聖父一起永遠為王(參閱默7:17; 22:1-3)。 ❖「基督必須為王,直到把一切仇敵,屈伏於他的腳下」(25)── 基督幾時未完成自己的使命,便仍在世上統治他的默西亞神國。本來他藉自己的復活已戰勝了一切仇敵(弗1:20-23;哥2:15),但這勝利逐漸隨歷史的進展顯露於世。他要如天主在聖詠上所預言的:「上主對我主起誓說:你坐在我右邊,等我使你的仇敵,變作你腳的踏板」(詠110:1;參見瑪22:44),把一切仇敵屈服在自己的腳下,連死亡(這裡死亡已位格化,參見默6:8)最後也要澈底消滅(15:54-55;參見依25:8;默20:14; 21:4),因為死亡是魔鬼在人身上施展權勢的特徵,是罪惡的效果。消滅死亡即是指死人復活,為此宗徒從基督的復活結論到死人來日的復活(弟後1:10;默2:14)。這樣基督就實踐了自己的使命,完成了天主願使一切都屬於他,即屬於默西亞和人子的計劃。 ❖「子自己也要屈伏於那使萬物屈服於自己的父,好叫天主成為萬物之中的萬有」(28)──天父把權柄交給了基督,正是因為他有的人性(斐2:9-11)。因為基督是代天父行施這權柄,願意在世上建立天父的王國(瑪6:9-10),所以他最後也要把自己屈伏在聖父權下(3:23),即以他為人、為默西亞、為救恩中保的身份,把一切交於父的手中;那時默西亞的王國和聖寵的神國便要轉變為天主光榮的國。「天主成為萬物之中的萬有」(Vg. Deus omnia in omnibus)一句,即謂天主要以自己的威嚴光榮和自己無限的幸福充滿一切,使一切得救的受造,能分享天主永遠的光榮(8:6;羅11:36)。「創造的最終目的,就是創造萬物的天主,也成為萬物之中的萬有,一面獲得祂的光榮,一面達致我們的幸福」(教理294)。
日期: 2021 - 10 - 2






 
【巴打的召叫】 第一集

《生命恩泉》全新節目「巴打的召叫」,介紹一位從小在香港耶穌會學校長大的Philip,在台灣升學時又再遇上耶穌會神父主理的堂區,在天主的計劃中,究竟主怎樣召叫從事醫生的他加入耶穌會,他又怎樣回應天主的召喚? 2021年亦是聖依納爵皈依500年,培育成為一個耶穌會士的過程又是怎樣的?Br Philip誠邀你們與他一起經歷他的皈依旅程,而每次Br Philip亦會為大家揀一首與耶穌會會士有關的歌曲作為結束。
日期: 2021 - 10 - 2






 
【心聲傳情】女神 – 鄭欣宜

伯多祿前書3:3-4「你們的裝飾不應是外面的髮型、金飾或衣服的裝束,而應是那藏於內心,基於不朽的溫柔,和寧靜心神的人格:這在天主前纔是寶貴的。」是對只看外表而去判斷他人價值的一個很好的回應。齊來聽聽鄭欣宜的《女神》一曲對這議題有什麼睇法吧!
日期: 2021 - 9 - 25


 
【保祿家書】27)格前15:12,16-20如果基督沒有復活,你們的信仰便是假的(丙六)

我們既然傳報基督已從死者中復活了,怎麼你們當中還有人說:死人復活是沒有的事呢?因為如果死人不復活,基督也就沒有復活;如果基督沒有復活,你們的信仰便是假的,你們還是在罪惡中。那麼,那些在基督內死了的人,就喪亡了。如果我們只在今生寄望於基督,我們就是眾人中最可憐的了。但是,基督實在從死者中復活了,做了死者的初果。──上主的話。 ❖「死人復活」(12)──指肉身的復活。這些人不相信有死人復活的事,大概是受了希臘哲學的影響,也許就是受了畢達哥拉斯和柏拉圖兩學派的影響,他們固然承認靈魂的不死不滅,但絕對不承認肉身可能復活,因為他們主張物質本是惡的東西。 ❖「如果死人不復活,基督也就沒有復活」(13)──假如死人復活實在是沒有和不可能的事,也就該否認基督的復活了,因為基督和我們有同樣的人性,他也是在這人性上復活了的。否認了人性復活的可能性,同樣也否認了基督人性復活的可能性。 ❖「如果基督沒有復活,你們的信仰便是假的,你們還是在罪惡中」(17)──如果基督沒有復活,那麼他便沒有救贖我們,而我們仍在罪惡中。因為人之所以能夠從罪惡中被救贖出來,能夠成義,全賴基督的死亡和復活。基督的死亡和復活與人類的救贖原是同一奧蹟(羅4:25; 6:3-11;哥2:12-15),而且因基督的復活,天主才聲明罪惡已獲赦免(若20:19-23)。 ❖「在基督內死了的人」(18)──即領洗歸依基督後去世的信友。 ❖「如果我們在今生只寄望於基督,我們就是眾人中最可憐的了」(19)──假如信友的生活沒有基督的復活作為堅固的基礎,信友的希望是空的,那麼他們在現世的命運是最堪憐的,因為其他的人沒有什麼永生的希望,可任意享受現世的福樂(15:32),但信友卻該克制自己,棄絕世俗,生活在這世上該如同沒有生活在這世上一樣(參看7:29-31),假若沒有永生,那是多麼糊塗可憐! ❖「但是,基督從死者中實在復活了」(20a)──保祿在本章12-19節所設的基督沒有復活的假設,到此已完全推翻,因為基督復活原是鐵一般的事實(1-11節)。但由這一事實保祿如今推出以下的結論,證明耶穌復活是死人來日復活的保證(20-28)。原來耶穌復活的事實,不只涉及他的人性,而且也涉及為他所救贖了的人類。基督復活了,做了死者的初果(哥1:18;宗26:23;默1:5)。 ❖「死者的初果」(20b)──基督復活了,做了死者的初果(哥1:18;宗26:23;默1:5)。以色列人在逾越節次日舉行初熟奉獻(參見肋23:10-11),藉此將全年的莊稼都奉獻於主了。同樣因耶穌的復活,把全人性也就祝聖於天主了。為此在基督復活以後,相繼而來的是信友的復活。
日期: 2021 - 9 - 18


 
【神修話語】聖寵使善功更具活力

寵愛是靈魂的超性生命。為永恆的救恩是絕對需要的。它讓我們成為天主的子女,使我們分享天主的至聖生命。聖方濟、沙雷氏珍惜這寵愛尤甚於行使奇蹟的恩寵。一安士的寵愛要勝於一百磅的神恩,行奇蹟是其中之一。真的,一個人在大罪中的也可能得獲神恩,這些神恩在救恩中不是必然的。但一個人,他能得到最少程度的寵愛就可以確保勝算。』 聖洗聖事和修和聖事兩者都把聖化聖寵注諸靈魂中。寵愛因故意的大罪而失落。所以,領洗後,沒有明知故犯的,未為修和聖事清潔大罪的人都有跡象顯示他是在寵愛中。 聖方濟、沙雷氏指出兩個其他的跡象,都能顯示一個人在聖寵中。他說:『以自我檢測的搜索燈,探索你生命內心,一看你是否真的有一堅強的,始終如一,永不願意和故意冒犯天主的決心。因為這就是準確地與祂旨意結合要點所在,因為祂願我們聖寵及聖化在所有一切之上。其次是一看你是否為一堅強,誠意愛天主的渴望所動,—個渴望甚至在腦海中,想象中亦不會短暫停止,但卻施諸行動。』 這位聖人說:『死於主內是說死於天主聖寵之內,因為天主與祂的聖寵不會分離,相對於太陽與光線。』要能獲得永恆生命,只要能死於聖化聖寵中便可。因為那些死於聖寵光景下的,雖然他們可能從沒有行過一個善功(例如剛領洗的嬰孩),因著承繼權而得進天堂。那些在寵愛中死亡的,也曾作過善功的以兩種名銜抵步天堂…就是承繼和賞報。 有關好的自然的傾向,聖方濟、沙雷氏說:『如果你能擁有這些,請記得它們都是恩典,你將要為了它們而交賬。要當心把它們用於服務天主中,是祂惠施與你的。要在這野生種群接枝永恆之愛的芽。如果你秉承完全自我棄絕的情操準備好去接受,天主準備把這芽賜給你。』這聖人警告我們,不要以手帕包裹著你己的天才,不要把它們的光芒隱蔽,但按天主的聖意使用它。一切才華都是祂所創做和分發的。 善功有四種:活著的,死的,死亡中的和再具活力的。活著的善功是那些在聖寵狀態下做的。死的善功是在有大罪狀態下作的。雖然這工作包含有自然的美德,但它們不能為天主帶來樹葉和果實,因為它們並不是根生於愛德。死亡中的善工是在聖寵狀態下作的,但其後為大罪所取締,因此奪去了它的生命和活力。再具活力的善工是那些曾一度死亡卻為天主的聖寵再獲新生。當人從大罪中悔改回來並重回聖寵狀態,死亡的善功便再具活力。
日期: 2021 - 9 - 18




 
【喜樂人生】老年人的定義

老年人的定義應該是什麼? 難道只是根據我們的年齡? 如果不是,我們如何定義一個人的老年?
日期: 2021 - 9 - 18


 
【神修話語】祈禱期於簡單和單一

有關靈修的練習,聖方濟各、沙雷氏建議每人都要選一些自已特別喜歡的特定的方法。它可能是要常想天主的臨在,或純正的意向,或順從天主的旨意,或跟隨上主的上智安排,或自我的棄絕。 聖方濟各不喜歡從一本書跳到另一本書去,實習第一個靈修的方法後又轉到另一個方法。不停地尋打不同的靈修系統。簡單和單一是一切事項中所要做到的,而不是多樣性。質量比數量更為重要。聖方濟各說:『蜜蜂逗留在花間的時間愈長,採得的花蜜愈多。』 他補充說:『那些在宴席中堅持要嘗盡所有的食物的人會損害他們的消化能力並干擾他們的睡眠。靈魂也是一樣,若他堅持要嘗試每一方法和靈修系統。他倫理的消化能力是太弱並不足以容納那麼多的品種,他將永不到達平安和寧靜,那些瑪利亞所擁有的,基督譽之為「最好的部份。」』 這聖人說,一個單一熱心的短誦或短禱重複一百次遠比一百篇不同的祈禱更為有益。聖方濟各、亞西西他恆常地每天每星期禱告說『我的天主,我的所有』;聖魯諾:『噢,天主的美善』;聖女德蘭:『不是天主的,什麼也不是。』 聖方濟各教導我們去學習雕塑家和畫家,他們用雕刻刀,用畫筆以很多的筆觸,刀刻去完成他們的作品。如果我們要在我們心中刻畫是一深的印象,我們要決心重複又重複地發熱情和定志向。 我們的心禱和默想會因我們一天中收歛心神和克己而更收成果。心禱,收斂心神和短禱就如自然生命呼吸中的呼氣和吸氣。聖方濟各也認為沒有祈禱的克己是像沒有靈魂的肉身,沒有克己的祈禱是像沒有肉身的靈魂。他說要能以祈禱提升靈魂,我們要以克己降低我們的肉身。聖方濟各在這方面的格言是:『我們應活於這世上一如我們靈魂在天堂和肉身在墳墓中。』 默想基督的苦難和聖死是最甜美和強烈的。聖方濟各說:『耶穌死在十字架上是猶大族的獅子—祂是三松謎語的答案,因為在祂的傷口,找到祂最強慈愛的蜂巢,由這力量進而成為我們最大慰籍的甜美。肯定的是,因為我主為我們而死,一如聖經所明證,這死亡是祂憐愛的巔峰,它應是我們愛祂的所有動機中最強烈的一個。』 在默想中有關定志向的一方面,聖方濟各說:『人們願意等待半年去見玉米由種子成長,等待多年去見蘋果收成。心禱要永不放棄…和定志向,這是祈禱的必有成果,應該永不忽略。雖然他們不一定立時可見,雖然當他實行的時候我們都可能己失落了,他們仍會根種於我們心中,他們的果實在我們忘記的時候會能有收成。』 有關靈修的閱讀,聖方濟各再一次強調簡單和單一比多樣化好。他說那些輕易跳過很多靈修書本的得益小。他想每人選一本好書----小的,如可能的話容易攜帶的-----多加閱讀,並實行它的教導。聖方濟各最喜歡的書是『精神鬥爭』Spiritual Combat,這書他攜在口袋裡多於18年,他每天閱讀。加繆主教說,他多一點閱讀這Spiritual Combat,他能多一點在書內跟進聖方濟各教訓的根基。
日期: 2021 - 9 - 11




 
【心聲傳情】Rubberband – 每道微小

一個人的力量很渺小,但集合眾人的力量便會變得強大。香港人的樂隊Rubberband,近期一首節奏輕快的歌曲「每道微小」就是講述這個題材。只要大家都信靠天主,緊守自己的崗位,基督的精神便會發揮到最大的力量。
日期: 2021 - 9 - 11


 
【保祿家書】26)格前15:1-11宗徒們宣講耶穌的復活,我們也就這樣信了(丙五)

我願意你們認清,我們先前給你們所傳報的福音;這福音你們已接受了,且堅信不移;如果你們照我給你們所傳報的話,持守了福音,就必因這福音得救,否則,你們就白白地信了。我當日把我所領受的,傳授給你們了,其中首要的是:基督照經上記載的,為我們的罪死了,被埋葬了,且照經上記載的,第三天復活了,並且顯現給刻法,以後顯現給那十二人;此後,又一同顯現給五百多弟兄,其中多半,到現在還活著,有些已經死了。隨後,顯現給雅各伯,以後,顯現給眾宗徒;最後,也顯現給我這個像流產兒的人。我原是宗徒中最小的一個,不配稱為宗徒,因為我迫害過天主的教會。然而,因天主的恩寵,我成為今日的我;天主賜給我的恩寵,沒有落空,我比他們眾人更勞碌;其實不是我,而是天主的恩寵偕同我。總之,不拘是我,或是他們,我們都這樣傳了;你們也都這樣信了。 ❖格林多有些信友否認肉身來日的復活,為此,保祿要由各方面證明基督的復活和眾人的復活。在今日的讀經中,保祿指出:1)基督的復活是宗徒宣講的中心(15:1-4)。2)親眼見到復活基督的證人,至今尚有健在者,保祿自己就是其中之一(15:5-11)。 ❖「我當日把我所領受的,傳授給你們了」(3a)── 保祿在格林多所講的,並不是他本人的道理,而是在他以前教會所傳授的道理,亦即最初的宗徒教理講授(kerygma),甚至可稱為教會的「信經」(credo)。 ❖「其中首要的是:基督照經上記載的,為我們的罪死了……」(3b)── 保祿「首要的」是給格林多信友傳授主的死亡和復活的奧蹟,並為證明這信德的奧蹟,引用了舊約的證言──「照經上記載的」和主向證人的顯現──「並且顯現給刻法,以後顯現給……。」 ❖「並且顯現給刻法,以後顯現給那十二人;此後,又一同顯現給五百多弟兄,其中多半,到現在還活著,有些已經死了。隨後,顯現給雅各伯,以後,顯現給眾宗徒」(5-7)──耶穌復活的一刻沒有任何人看見,對教會而言,與舊約的預言和發現空墓的事實相比,更重要的證據便是耶穌親自的顯現。在基督多次的顯現中,此處只提及了五次(宗1:3)。保祿無意提及耶穌復活後的一切顯現,且故意略去對婦女的顯現(14:34-36)。他只提出了對那些正式見證人的顯現,這些人原是基督所派遣到全世界去為他復活作證的證人(宗1:21-22; 2:32)。這些顯現或是給單獨一人,或是給許多人,而且有一次竟顯現給五百多人,有這麼多人作證,絕對不能有欺騙或錯覺的事(參看宗10:40-41)。 耶穌在復活當天顯現給宗徒之長、教會的磐石── 刻法(Khfa/j - Kephas < ap'yKe - kepha’ 阿剌美語即「石頭」,意指伯多祿 Pe,troj - Petros,若1:42)(路24:34)。此後顯現給「那十二人」── 宗徒(路24:36-43;若20:19-23)。「十二」的數字是宗徒集團的代名詞,並不代表實在數目。關於基督在「五百多弟兄」前的顯現究竟是在什麼時候和地方,已不可考。保祿寫這封書信時,這些曾在場的「弟兄」中尚有許多人健在,可以親身作証。至於給被稱為「主的兄弟」的「雅各伯」的顯現,聖經上沒有記載,可知的是他在耶路撒冷教會內享有很大的權威(宗12:17; 21:18;迦1:19; 2:9-12)。以後顯現給「眾宗徒」,他們全體成了耶穌升天前最後一次顯現的證人(路24:50;宗1:4-10)。 ❖「最後,也顯現給我這個像流產兒的人」(8)──最後保祿提出基督在大馬士革城外給他本人的顯現(9:1;宗9:1-8; 22:6-11; 26:12-18)。他也如其他的宗徒一般,在真實的顯現中看見了基督,藉這一次顯現他一如其他宗徒成了耶穌復活的證人(宗26:15-18)。在眾證人的行列中,保祿是最後的一個,他也承認自己在地位上是最後的一個。他謙虛地自稱為「流產兒」。因為其他的宗徒猶如按常規生的兒子,為基督長期所訓練所栽培的,而保祿卻是在不料想的時候忽然接受了基督的使命。因為以前他本是個迫害教會的人,只因天主的無限仁慈和聖寵才得蒙召為宗徒。這「流產兒」的生命是賴天主特別的眷顧才得以保全。
日期: 2021 - 9 - 4


 
【神修話語】從虔敬中找尋天主

聖方濟各、沙雷氏教導我們真正的,完美的本質在於仁愛,而虔誠的規律卻因各人生命的狀態而有所不同。他寫道:『我從每一方面都聽不到什麼,只有是完美的論調,但我所見的只有很少的人認真的履行。每人對完美都有自我的意見。一人以為它包括裁製他的衣裳,另一以為是齋戒,第三位以為是行哀矜或勤領聖事,多作默想,或以特別的方法作沈思,或非凡的恩賜或恩典。但對我來說,他們都有所失誤,因為他們是倒果為因,都混淆了。在我心目中,我所知悉唯一的完美是全心去愛天主和愛你的鄰人就如愛你自己一樣。除此之外再沒有真正的完美。基督信徒和完美的連結是仁愛,這德行真實的把人跟天主結合。同時,這結合是我們最終的結局和目標---其他所有的都是幻象。』 虔敬的履行應與我們的使命和責任相符。這位聖人寫道:『虔敬的實行為每人都是不同的,一位男士,一位工匠,一位僕人,一位王子,一位寡婦,一位少女,一位妻子,不單虔敬的實行是不一樣,它也是在衡量中,在程度上按各人的能力,職業和責任所影響。我問你,菲洛西婭,要一位主教活出加爾都西隱修會僧人的生活是適當嗎?如果一位父親如嘉布遣兄弟會般對財富掉以輕心;一位工匠花一整天在聖堂裡如隱修士一樣;一位隱修士如主教般,經常與世界接觸為鄰人工作;他們的虔敬是否顛倒,錯誤規劃和可笑?可是這種錯誤是經常發生的,而這世俗不能,也不會分別出虔敬和那輕率的失誤,只會抱怨著這份—般的熱心,雖然真的熱心與這些錯誤無關。』他添加說:『虔敬或熱心當它是真的時候,不會有任何的破壞,但卻相反地完滿了一切。當它與宣稱擁有它人的召叫有所衝突的時候,你會相當肯定這虔敬是虛假的。』 根據聖方濟各、沙雷氏所說,虔敬有三種程度:1)當人們以緩慢的態度履行與服務天主有關的神業。2)當人們準備就緒作這些神業。3}當人們以喜悅和渴望勇於作這些神業。聖方濟各用比較作闡明:『鴕鳥不飛,家禽近地笨拙地,不多地飛;鷹,鴿和燕子經常輕快高飛。所以罪人永不飛往天主,時常靠近地面,也不多望向祂。那些在天主寵愛中的,但仍未達虔敬的以他們的善行僅有地,慢慢地,笨拙地飛;那些虔敬的靈魂經常地,迅速地離地疾飛。』 聖方濟各、沙雷氏敦促我們追求更大的愛但不是追求情感的虔敬。聚焦於在虔敬中追求一己的慰籍是容易的。聖方濟各說:『我們全體都知道我們的善工愈沒有自我在其中就愈好。這個我 令我們所作的超過一半的都失去價值。他們似是一道醜陋的蜘蛛網附掛在蜂巢上糟蹋了所有的蜜糖。』這位聖人教導我們如果有人要在神聖的愛中快速進步,這人要充滿為得到更大的愛最懇切的渴求。聖方濟各喜歡聖伯爾納德的話:『我愛因為我愛,我愛以圖多愛一些!』
日期: 2021 - 9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