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聖施禮華’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二十)

一九三九年,聖施禮華成功逃離共產黨佔領地區,西班牙內戰一結束就回到馬德里。當時有人批評主業會為秘密團體,故一九四一年被馬德里總主教批准,在一九五零年被教宗庇護十二世批准。主業會成員當中有平信徒、已婚者、甚至未必為教會成員的「協作者」。他們幫助主業會事業,如教育、文化工作。雖然主業會的迫害繼續,聖施禮華以祈禱對應,而非仇恨,在一九五一年將主業會成員的家庭奉獻給聖家,更將整個主業會奉獻給聖母無玷聖心。他派遣主業會成員去世界各地傳揚福音;他知道梵二後時期定有不少困難,故派出玫瑰念珠,問人為教會祈禱,也親自去聖母朝聖地,親身為教會祈禱。聖人在一九七五年過世,一直盼望在天堂能幫更多人,在二零零二年被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封為聖人。他教我們每個人都有成聖的召叫,有使徒的工作。
日期: 2019 - 3 - 30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十九)

一九三七年,聖施禮華與其同伴者在森林內等待偷渡出共產黨佔領地區。他們善用時間,每天七時起床,七點十五分祈禱,七點半舉行彌撒,更會念玫瑰經、默想。他為同伴們分配工作:採木、清潔、記錄、祈禱、給關於自己行業的講座。有一天,離開的時間到,聖人將聖體帶出銀菸盒以朝拜。星期日,他們登山,決定在山邊舉行彌撒;他們以平石為祭台,低到聖人要跪下才能舉行彌撒,並要同伴們遮掩聖體,以免吹走。在聖人的鼓勵之下,他們日落前達到山頂,但後天又要登山,他的呼吸急速,要同伴們背,使他說:「我來的不是為了被他人服務,而是服務他人。」他們開始念玫瑰經,但用手爬山,玫瑰經次數很快不記得,甚有二十至三十篇一端的玫瑰經。最終,他們達到山頂。
日期: 2019 - 3 - 23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十七)

西班牙內戰期間,聖施禮華迄今在馬德里成功逃避了共產黨,但其友知早晚定被抓。所以他們帶他去巴賽羅那,讓一些偷渡者帶他去國民軍統治的地區。聖施禮華有一位權貴的朋友住在巴塞羅那,他是念法律的舊同學,卻不信天主。聖施禮華一到達,那位朋友迎接了他來吃晚餐,盡量說服他接受法律的工作,以拯救他一命。但聖施禮華堅持,定不會放棄神父神職,使其友說:「你若果被抓,告訴他們你是我的兄弟,我會盡量幫你。」1937年,巴賽羅那經歷飢餓,有一隻狗住在他們的公寓裡,餓到連神父的同伴的皮帶及襪子都吃了。既然如此,聖施禮華將他的食物派給窮苦的小孩子,一無所有之時就跟他們一起玩,給他們愛與關懷。
日期: 2019 - 3 - 9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十六)

西班牙內戰期間,聖施禮華曾經一段時間隱藏於洪都拉斯領事館,因不想浪費時間之故,仍然慶祝彌撒、念玫瑰經、與其他逃難者默想。他們也鑽研外語,好使主業會在戰停之後能擴展到世界各地。他寫作繁多,也翻讀了經典文學、神學書籍。他每周一次找其他神父來辦告解。有位追隨者名叫依西多祿,因其阿根廷國籍能自由出入被共產黨統治的馬德里。他當聖施禮華的信使,將靈修默想與聖體帶給他人。可是,馬德里其他神父要不挑走了,也就隱藏著,因此許多人沒領聖事就死了。聖施禮華決定離開領事館,帶著偽文件,穿上便服。他在街上不停念玫瑰經、聽告解、安慰人、悄然講道。有時候,他差點被拘捕,幸好有支持者的細心幫忙。
日期: 2019 - 3 - 2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十五)

聖施禮華在西班牙內戰期間五個月藏於精神病院裡,以逃避共產黨。「病者」之中有不少難民,而很多醫務人員有共產黨的傾向,一發現疑似難民的病人,就立刻向秘密警察報警。但有些醫生教聖施禮華仿效精神病人,而三位護士被分配照顧他:兩位支持共產黨,其一名為瑪麗亞.路易莎,身為主任護士的她人格可靠。聖施禮華向她透露自己天主教神父的身分,請她在房間舉行彌撒時守門。一九三六年因強烈的宗教迫害,教廷批准在西班牙的神父免得用祭台、聖爵、祭衣舉行彌撒。他每天偷偷舉行彌撒,向精神病院其他難民送聖體,也向他們寫信,以鼓勵他們。他好像爺爺向孫子女一樣寫信,以隱語保持隱私:「曼努埃爾先生」代表耶穌、「曼努埃爾先生的母親」代表聖母、「爺爺」代表天主聖父。他在一九三七年搬遷洪都拉斯領事館,離開之前用紙包起聖體,讓接收者免用手也能領受。因為領事館自有外交豁免權,有很多天主教難民逃難於此,既然如此,也同樣有擠迫與飢餓二困難。他每天以行李箱為祭台,以水晶杯為聖爵,以西裝領帶為祭衣舉行彌撒。
日期: 2019 - 2 - 23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十四)

聖施禮華在西班牙內戰期間逃避共產黨,一九三六年八月二十八日隱藏於瑪奴耳男士的三樓公寓。 軍人逐層搜查 ,神父、瑪奴耳與其表親三人便逐層向上逃直至天台,隱藏於門後的角落。當軍人的腳步接近,聖施禮華對表親說:「我是神父,如果你想的話,可以辦上等痛悔,你的罪過將被寬恕。」那位表親後來回想,神父透露自己的身份其實非常勇敢 ,因為一旦被軍人發現,他可出賣神父,以救己命。聖施禮華開始祈求守護天使,鼓勵那兩人同樣做,寬恕了他們的罪。他們問:「如果我們給發現被殺死, 會發生甚麼?」神父回答說:「那你們定會上天堂。」軍人的腳步續漸接近 ,至門口前突然停下,並掉頭走。軍人守查了整座公寓的其他門,卻忽略了躲著三人的門!另一次,聖施禮華發現好友佩德羅神父被殺死,就哭了。兩人戰前討論過被殉道的可能,同意了誰先殉道必在天堂為另一位祈禱。那位神父過世前幾天說:「現在是研讀初期基督徒的生平之好時機,知道他們如何在迫害之中辦事、服從教會、宣揚耶穌基督、準備殉道、寬恕迫害者。」佩德羅神父在二零零三年被教宗封為聖人。聖施禮華由一九三六年十月開始躲在精神病院五個月。
日期: 2019 - 2 - 16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十三)

聖施禮華每週三習慣邀請一位難相處的神父吃午餐,幫他叫的士、點好吃的菜、預先準備交談話題。他特別把週三奉獻給聖若瑟,所以聖施禮華對待那位神父如聖若瑟一樣。他也邀請一位同樣缺乏朋友的醫科學生吃午餐,讓他體驗一點愛心。他上大學期間,聖施禮華替他清潔宿舍房間。 一九三六年至一九三九年,西班牙內戰 ,而在共產黨統治的地區,神父、修道人士被殺害,平信徒因戴上宗教物件被捉拿;匿藏神父或望彌撒的被判處死刑。聖施禮華於是安排學生回家,自己躲藏,可惜很多朋友不願意匿藏他, 有一位更因他被處死,聖施禮華以後在每台彌撒都為他的靈魂祈禱。那時沒有麵餅和葡萄酒,所以聖施禮華舉行「乾彌撒」,除了祝聖聖體聖血部份之外,如常念一切彌撒經文。這位聖人雖然不能領聖體聖事,仍懷著一顆熱切的心與聖神供融。
日期: 2019 - 2 - 9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十二)

一九三五年,聖施禮華邀請馬德里主教允許將聖體保留在其學校的聖堂內。邀請被接納,神父極其高興,告訴好友佩德羅神父不能讓天主在學校裡感到孤獨和被遺忘。三月一日,聖施禮華慶祝彌撒恭敬聖若瑟,歡迎了新學生,也給他們介紹聖堂的最新住客:耶穌基督。他熱愛聖體,用花裝飾聖體龕,如親吻提醒人天主的臨在。一九三六年,西班牙舉行大選,左派政黨勝出後,便立刻出現反天主教的迫害:信徒被刺殺,教堂被搶掠。縱然有危險,聖施禮華依然在街上穿著神父的衣服,不甘隱藏神父身分,隨時準備為有需要的人施行聖事。每當他遇到危險的情況,他便求聖母保護。西班牙內戰前幾個星期,聖施禮華與佩德羅神父談及殉道的可能,同意兩人之間的友誼不會被死亡中斷,假如其中一位先被刺殺,必定在天堂為另一位祈禱。
日期: 2019 - 2 - 2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十一)

一九三四年,聖施禮華決定將主業會奉獻於聖母,於是找地建築教堂,可惜資金不足。經歷祈禱之後,他問家人變賣務業來幫助,解釋渺小的犧牲會建築書院、宿舍,叫人在日常生活中成聖。他們同意。聖施禮華亦選聖尼閣為主保,也特別恭敬聖若瑟。他曾去書院宿舍聖堂,發現缺少基本祭器,就在聖若瑟節前夕交託需求於聖人,同日有鬍子男士遞送包裹,聖施禮華竟發現一切所祈求的祭器裡面。聖施禮華感恩到將所有主業會聖體龕鑰匙刻印「去若瑟吧」。一九三五年,兩位男士加入主業會:真福阿爾瓦羅、佩德羅神父。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一九八二年宣布主業會為自治社團,命阿爾瓦羅為監督。他一九九四年去聖地朝聖後過世。佩德羅神父原本對宗教有成見,但跟聖施禮華談話後深受感動,求他神修指導,後決定做神父。
日期: 2019 - 1 - 26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十)

一九三三年二月,聖施禮華開始教大學生道理,帶了一幅由道理課本撕去的聖母相。他在反宗教地方撿起,故以愛及補贖的精神稱之為「要理聖母」,置於相架裡。課後,他帶了三位學生去小聖堂裡的聖體降福,十年後陳述當時感覺天主不但降福在場的學生,更降福數多不同種族的人。越來越多學生來,開始自己教孩子們。六月,他在小單位房創立書院,包括兩個課室、一個讀書房、一個客房、一個客廳、一個廚房、神父辦公室。課程包括法律、建築學、數學、物理學、語言。聖施禮華雖然自己念法律博學,仍然抽出時間教學生、寫信、聽告解、做神修指導、探病人、每日念三遍玫瑰經。
日期: 2019 - 1 - 19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九)

一九三一年,聖施禮華為一些思定會修女的神師,習慣擁抱其耶穌聖嬰像。一九三二年,反宗教的西班牙政府禁止耶穌會,不允在政府學校裡教宗教。父母們求聖施禮華教其子女道理:其中有一位女孩,後來成為修女,之後記得神父每週來兩次,用圖畫助教。一月份探訪懺悔的臨終妓女,神父賦最後聖事後在她耳邊細語:「痛苦被祝福,痛苦被愛,痛苦被聖化,痛苦被光榮。」她重複了而死。一個月後,聖施禮華找到一位被刺傷的男子,想辦告解,而神父給他玫瑰念珠,就親吻它以恭敬耶穌苦像。同年,聖施禮華探望一些因起義被監禁的天主教學生,勸勉他們繼續讀書、工作,經常望彌撒、恭敬聖母。也教他們以友宜的態度對待不信教的囚犯,用好榜樣改變他們。
日期: 2019 - 1 - 12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八)

聖施禮華 開始專注於主業會的事務。 他也開始寫下他的 默 想並出版了靈修書籍。 他寫的一本書叫做“The Way”。 他後來也招募了主業會的第一位女性成員。 聖施禮華 繼續照顧病人和有需要的人,他的工作得到了很多支持。
日期: 2019 - 1 - 5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七)

阿根廷人依西多祿乃主業會最初成員之一,在一九三零年去馬德里找不到聖施禮華,決定搭電車,忽然感到動力促使他走到另一條街去,居然遇上聖施禮華。他表白感到天主召叫,但喜愛固有的工程師工作,而感覺天主沒有召叫他做神父、修士。聖施禮華描述其工作,教人在日常工作內成聖。依西多祿參入主業會,專心做工程師。西班牙內戰時,依西多祿自由出入馬德里,滿足人們的靈性上及物質上的需求,後來生病,其忍耐與喜悅令人驚訝,直到一九四三年過世。內戰時有流氓攻擊修道院,報章也批評教會,但聖施禮華穿上便服帶走聖體、為此靈魂祈禱。
日期: 2018 - 12 - 29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六)

一九二八年,天主終於答應了聖施禮華的祈禱,在避靜時透露他的使命,鄰近教堂的鐘響起,他很清晰地看見自己教不同國籍、種族的人如何成聖於日常生活當中。他立刻感謝天主,雖然認為除了天主恩寵及幽默感之外,他一無所有。他知道最好的補贖,正是盡做本分,也經常克己:緘默以免好奇心,不投訴,用膳節制。一九三零年,他發覺主業會的使命也包含女人,故邀請女人加入。他認為自己無用,常常求他人為他祈禱,以完成天主的使命。他亦有壞脾氣,為了提醒自己,保存自己憤怒面相的可笑照片。
日期: 2018 - 12 - 22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五 )

聖施禮華在一九二四年被祝聖為執事,初次觸摸聖體感到震驚,求天主免得他過分習慣。一九二五年晉升鐸品,家人亦搬入沙拉哥薩住,而他被派往當地的堂區,負責與教友祈禱、教道理、探病者、聽告解。回到沙拉哥薩,沒薪金,要找別的生計。但他身為神父的伯父想他違背他父親的遺願,停止讀法律,做神父職務養家。一九二七年被派去馬德里,在此獲得法律博士學位,為當地修女提供聖事,甚至說服最頑固的悔改。同年家人搬去馬德里住,故以教法律為生。別的教授第一次介紹他時,稱讚他用長時間幫貧者,學生們不信,就跟蹤聖施禮華走遠路去貧窮區,安慰窮人、病人,為他們提供聖事。
日期: 2018 - 12 - 15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四 )

聖施禮華知道天主要他做教區神父,故一九一八年入小修院做日間修生,一九二零年轉沙拉哥薩大修院。他喜愛在修院聖堂裡祈禱,去聖柱聖母聖殿朝聖。然而,修院生活不容易,他習慣頻繁洗浴,故被其他修生恥笑為「小紳士」,沒有男人味。既然如此,他相信如果不能稱讚別人,不該說話,所以後來只稱讚修生們的德行,尤其在西班牙內戰殉道者。曾有幾位女孩想找他的注意力,因此有誹聞傳揚,但他立刻告訴長上。他升做神父之前,父親死亡,但家人窮到連殯葬的錢也不夠。幸好有親戚達尼爾神父借錢,聖施禮華做神父後,那位神父也過世,聖施禮華就在每堂彌撒為他的靈魂祈禱。
日期: 2018 - 12 - 8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 三 )

聖施禮華十二歲的時候,父親事業破產了,雖然沒有法律規定,仍執意向所有債主還債,家庭貧困,父親在衣服店當助理,每天早上望彌撒,常常禮貌,受同事們所尊重。母親則為良好的家庭主婦,很細心地整理家政。聖施禮華由父母學到細心做每件事,學校成績極好,尤其文學及數學。當初不想做神父,而想當建築師,且母親教他找一個又不太漂亮又不太難看的老婆,以免受迷惑或驚嚇。他十五歲時喜愛看報紙、為愛爾蘭的宗教自由祈禱。十六歲生日之前,他看見一位加爾默羅修會神父在雪上留下的赤腳腳印。他心神不安,想:如果別人能為天主犧牲,我豈不能同樣做?聖施禮華知道天主揀選了他做事情,唯暫時不知道甚麼事情。他開始增加祈禱,每日望彌撒,受靈修指導。當初想入加爾默羅修會,但分辨天主要他當教區神父。不過他父親對他有別的計畫,所以聖施禮華告訴他之時,就哭了,說:「你要三思而行,但無論你決定甚麼,我都不會反對。」聖施禮華堅持要做神父,其父就憂慮無人養家,所以聖施禮華祈禱,不久發現母親又懷孕了,一九一九年有小弟弟出生。
日期: 2018 - 12 - 1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 二 )

聖施禮華的父母教他祈禱,他一生都用在生活中,透過聖母向耶穌作每日奉獻,並特別恭敬護守天神。一九一二年初領聖體,有年長的神父教他神領聖體的禱文:「我願意,我的主。」聖施禮華小時候非常固執,曾經因以為新西裝很難看就絕對不離開房間,但當父親強迫他出來,母親對他說:「唯一值得羞恥的事,正是罪過。」他知道自己很固執,但亦知道可以變為好事:在靈修方面要不斷堅持。他的父母如朋友一樣愛他、關照他,但介乎八歲至十二歲期間,三個妹妹陸續由最小到最大過世。他為妹妹們哭泣,但母親鼓勵他為她們開心,因為她們已升入天堂。他操心自己不久也過身,但父母都安慰他,說他十八個月大時被奉獻給聖母,母親說:「你康復之前,像死的多過於像活的:你定做大事。」
日期: 2018 - 11 - 24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施禮華

聖施禮華乃主業會的創辦人,他深愛耶穌聖體、聖母,並勸人活出成聖的召叫、去傳揚福音。他在一九零二年出生於西班牙,四日後領洗,其名Josemaría恭敬聖若瑟(José)及聖母(María)。十八月大的他生重病,醫生說他臨死,母親就向聖母祈禱,承諾如果兒子痊癒,定帶他去托雷休達德聖母朝聖地。聖施禮華很快就痊癒,醫生翌日回來想問父母嬰兒何時過身,很驚訝地發現嬰兒還活著,居然很健康地玩!父母履行諾言帶他去自十一世紀有聖母像的托雷休達德朝聖地。聖施禮華當了神父,年長的時候,跨越萬水千山再去托雷休達德,感謝聖母的痊癒,捐額外的收入以建築一座聖堂於此。一九七零年,因聖母像暫時搬遷馬德里,聖施禮華終於再見該像,他認為自己個人很可憐,但全心愛聖母。他一九七五年過世,托雷休達德聖堂不久完成建築。
日期: 2018 - 11 -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