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讓信德補充理智的不足

有些科學家,希望以科學的根據去解釋主耶穌的復活。在最著名的都靈聖殮布研究當中,發現了一些不尋常的輻射留在這塊布上。那是從曾經出現的一種極度的光芒而留下的痕跡。當中有些科學家相信那就是復活那一刻的光芒,而持相反意見的,認為無法肯定這就是和復活有關聯。

空墓尋主,祂卻在你身旁

若望記載了這個美麗的故事:瑪利亞瑪達肋納因為不見了耶穌的遺體而痛哭,可見她是如何深愛着主耶穌。似乎她忘記了主耶穌必須從死者中復活的許諾,還在死者中找一個活人。主耶穌呼喚她的名字,使她從絕望中看見了耶穌 — 復活的主。

信德的恩賜,就是平安與喜樂

婦女們看到空墳,由天使口中知道耶穌已經從死者中復活,雖然驚惶,但出奇地感到喜樂。為什麼她們會充滿喜樂呢?這不是很矛盾嗎?有恐懼怎會又有喜樂呢?

復活的準備

當大家讀到這篇福音時,可能仍未到復活前夕的慶典,但相信,為準備領受「入門聖事」的候洗者而言,卻是急不及待了。

我們也「復活」了嗎?

我們自己的「復活」可以悄然發生在我們的內心及生活方式中

你們要彼此相愛……

今天是「聖週四」,按照教會傳統,是紀念耶穌在最後晚餐中所施行的。而若望福音與對觀福音就最後晚餐所記載的,是截然不同。而這篇福音,將會在彌撒中誦讀,甚至主禮神父會倣效耶穌基督,在彌撒中為信友們「洗腳」。筆者多年前也曾經歷過這樣的情境。

丙年復活主日:耶穌所愛的門徒

若望福音記載耶穌復活的事蹟提到三個人物──瑪利亞瑪達肋納、伯多祿及一位神秘人物,作者稱他為「耶穌所愛的門徒」。二千年來他的身份始終是個謎,其他福音提過瑪達肋納、數位婦女和伯多祿,並沒提過這位神祕人物,但他卻是第一位相信耶穌復活的人。今天就讓我們看看可否從這位神秘人物身上找到一些啟示。

教宗方濟各:在向天父的祈禱中我們能面對痛苦,得到前行的力量

(梵蒂岡新聞網)在這聖週誦念《天主經》時,我們也要祈求「光榮天主」的恩寵,「曉得仰賴天父」,在與祂相遇時好能「得到寬恕和和予以寬恕的勇氣」。

誰是負賣者

昨天筆者分享過耶穌心神煩亂的因由,今天從另一福音片段,再度與大家一起反思:「辣彼!難道是我嗎?」(瑪26:25)這句話給我們有甚麼意思。

耶穌的煩亂

在每天繁瑣的生活裏,相信大家都經驗過滿腦煩憂,不知如何自處的時候。同樣地,耶穌也曾經歷這樣的境況。

悔改的眼淚

時間飛快,四旬期已進入「聖週」階段,這意味着耶穌的苦難又行前一步。昨天紀念耶穌榮進耶路撒冷,受到萬人夾道歡迎。然而,耶穌心知此行正是祂要面對人生最苦痛的時刻,將被心愛門徒所出賣,又被跟隨者所唾棄……。

耶穌為誰而死?

耶穌未降生成人以前,猶太人已認識天主,他們按傳統每年逾越節要到耶路撒冷,紀念感謝天主從埃及人手中拯救了他們。

不要再心硬

猶太人三番四次要砸死耶穌,而這一次,更是耶穌醫好了胎生瞎子之後。猶太人看見耶穌所行的神蹟,卻不承認衪是天主子。甚至有人說耶稣行奇蹟的力量是來自魔王!

應為避免墮入永罰而作加倍的努力

死亡是怎樣的?黑暗?痛苦?絕望?沒有人知道,但卻都害怕。耶穌說:「誰如果遵行我的話, 永遠見不到死亡。」如果人可以不用面對死亡,這本是天大喜訊,但卻沒有人相信。

丙年(路加)聖枝主日:苦難中的慈悲

路加福音一向被稱為慈悲的福音,它所記載耶穌的苦難最能突出衪慈悲的一面,論神修性,亦是四福音中最強的一部。我嘗試與大家從本週讀經中,認識耶穌基督慈悲的面貌,盼望能從中得到一些力量,學習身陷苦痛,仍慈悲待人。

不再受世俗的羈絆

現今的社會,大部分人都有出入自由、言論自由等,似乎不覺得有甚麼不自由。但其實各人內心可能都被某些渴求、慾望等所支配,而身不由己。亞巴郎深信天主,為愛天主,他甘願聽命,毫不猶疑地獻出自己最寶貴的兒子。他是自由的,因為他認清天主比一切更重要。 耶穌明確地教導我們:「你們如果固守我的話,就確是我的門徒,也會認識真理,而真理必會使你們獲得自由。」這是真正的自由,當一切世俗的渴求、貪念、名利、地位、權勢…都不再影響我們處事的態度,我們便不再受世俗的羈絆,樂得自在。

如何感受到天父的臨在

耶穌當時正面對法利塞人和經師愈來愈嚴峻的挑戰,祂心知道那苦難已臨近,但祂仍要不遺餘力地教訓人,要把所有從父接受的,傳給世人,「我由他聽來的,我就講給世界聽。」

要離開黑暗,選擇走向光

人通常都喜歡光多於黑暗,但當不願意被人看見自己所做的事時,便會選擇黑暗。

批判是錯誤的,有時是正確的

(本篇譯稿略經修輯,特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即埸傳譯之用,所有引用語出處省掉, 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 ,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有兩個故事:先說一個,教宗方濟各在2013年上飛機時提到梵蒂岡的同性戀 游說團體 時說,「你必須知道兩個事實的區別: 一個同性戀者 和 某些人組成的 游說團體,因為並非所有的游說團體都是好的。這個就不太好。如果一個人是 同性戀者,而正在尋找天主,且有善意,那我怎能批判他?」這段短語現在變成了他的標志,感動了許多人,因為我們內心深處都害怕被譴責,而不是被愛。 第二個故事,我的朋友JOHN,有一次告訴我,另一個朋友BILL請他去散步。他們談得很愉快,然后BILL善意地告訴他:「JOHN,沒人把你當回事。」(兄弟姐妹們,親愛的朋友們,如果一個朋友這樣告訴我們,我們會有什麼反應呢?) JOHN是朋友中最好玩的一個,也是才華橫溢、運動健將、聰明,但他驕傲,隻說不做,不認真───,其實他自己也知道。就這樣他產生了一種自我憎恨。他知道自己 不應該 這樣。BILL所做的就是幫助他面對他 熟悉的 自己。所以,JOHN不會生他的氣,因為BILL的出發點 是愛,能幫助他。 這兩個故事提醒我們,我們都希望 被愛,尤其是在我們犯罪的時候,我們都想面對自己,因為我們本來就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但是,在我們的文化中,我們傾向於做以下的選擇:要麼隻愛他們,從不幫助他們面對自己的過錯,要麼指出他們的過錯 而不愛他們。耶穌,在今天的福音中,完美地平衡了這兩種方法。一名婦人因通奸被抓住, 梅瑟的法律說 要用石頭砸死這樣的女人。耶穌設法 救了她。當指控她的人都離開時,他問她:「婦人! 他們在那裏呢?沒有人定你的罪嗎?」她說:「主! 沒有人。」耶穌向她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罷! 從今以後,不要再犯罪了。」 耶穌愛她,但同時指出她犯了嚴重的罪,並叫她不要再犯。他對我們所有人說:「我不定你們的罪。我愛你們。但是不要再犯罪了,因為你已經知道你所做的是錯的。」 因此,指出一個人的罪過並不一定是錯的。我們的社會說,「不要批判」,但並沒有 明確地 界定它們的含義,因為,有些批判是正確的,正是我們所需要的。 耶穌在“馬竇福音”中說:「你們不要判斷人,免得你們受判斷,因為你們用什麼來判斷,你們也要受什麼判斷…為什麼你隻看見你兄弟眼中的木屑,而對自己眼中的大樑竟不理會呢? … 假善人哪,先從你眼中取出大樑,然後你才看得清楚,取出你兄弟眼中的木屑。」 耶穌並不是說千萬不要糾正別人,因為在最后,他說: 我們應該先糾正自己,然后再糾正別人。為了糾正他人,我們應該先看清我們自己,避免的是 譴責人們或 批判他們的心,因為我們不了解他們的心,除非他們直接告訴我們 或 我們找到証據 。如果我們想得到仁慈和公平的審判,我們在判斷上也應該是仁慈和公正的。 要強調這一點,耶穌后來說:「如果你的弟兄得罪了你,去,要在你和他獨處的時候,規勸他。因此,耶穌命令我們指出彼此的過錯。「人若不聽,就帶一兩個人同去,每句話都要有兩三個見証人作証。」 再一次,他要我們本著愛和用愛來改正彼此的過錯和罪過,因為這尊重了彼此對偉大和神聖的呼召。 聖利奧說,「基督徒!你該認清你的尊嚴,你現在分享天主的性體﹔不要自暴 自棄,再回到你舊時的罪惡生活中去。…你要記得,你已從黑暗的勢力下被救出,轉入了天 主的光明,天主的王國中了」。 Jordan Peterson 在千禧一代中非常受歡迎,因為他要求他們按照自己的尊嚴生活。他向他們展示了他們能超越青春期,成為理想中的人。他說,「如果你隻是一個無用的青少年,那麼你已經忘記了你是誰。結果就是…一無是處,不可靠,隻會滿腹牢騷…」他說得很堅定,但很關心,並提醒千禧一代,他們可以做他們理想的自己! Peterson 說得很直接,很誇張。還記得耶穌也曾這說,要我們恨我們的家人,… 如果我們的手讓我們犯罪,切掉它 … 稱法利塞人為 假善人 和 石灰刷白的墳墓。 我曾經帶領過不少千禧一代,他們知道自己可能很脆弱,會逃避承諾,過於看重自己,過著膚淺的生活───雖然看來是一種很有趣的生活,但他們沒有自尊,他們同年紀的朋友都不尊重他們﹔在生活上飄忽不定。我的職責是幫助他們認識到他們對神聖的呼喚,成為聖人!所以我會給他們反映,鼓勵和善意批評。有時做得對,有時做不對。為此願天主和他們寬恕我在這方面的缺失,而我確實不斷改善。而他們都願意聽,因為他們想要成長!看到他們幾年后成熟了,成為聖潔和有德行的人,就知道: 這樣聆聽我們罪過的痛苦 是值得的。信不信由你,他們仍然很高興見到我 ,因為我愛他們,我本著愛糾正了他們,他們是知道的。 因此,要成為聖人,這裡有三種方法,[vision statement]。 第一,注意不要誤解教宗的那一句話:「…那我怎能批判他…」我知道他的意思,但很多天主教徒都說他們不懂。難怪但這句話在西方文化中被嚴重誤解,意思是: 沒有人需要道德上的改變。這句話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因為每當有人說,「這是錯誤的,…」人們就回應,「嘿,教宗說:「…那我怎能批判他 ? …」有些批判是正確的。如果我們認為種族主義、奴役和欺凌是錯誤的,我們就是在批判,這是正確的。這句話讓教會看起來更有愛心,但是,正如Michael Dopp曾經說過的那樣:「沒有統計証據表明,自從教宗這麼說以來,有 更多的人來到了基督面前。」 避免平庸自滿的心態。擁抱一種偉大和神聖的文化。我希望我們的堂區成為一個充滿愛和挑戰的團體 ,渴望成長,接受講道帶來的挑戰! 第二,渴望知道你的罪過和過失。你想在多大程度上被糾正?如果糾正的話,我們該如何回應呢?這將是我們的增長水平尺。 一般人都不願意知道自己的弱點,這是典型的平庸不長。 我們的力量已經結出果實了!了解我們的弱點和缺點是成長的關鍵。最好的運動員總是想知道自己的缺點。 求天主顯示你的缺點。如果你認為天主聽不到祈禱,那就去問他,看看會發生什麼。當我們看到自己的缺點或別人告訴我們缺點的時候,就歡欣鼓舞吧! 對!你甚至可以像 Scott Hahn所說過的,「真傷痛得太好了!」 當JOHN告訴我BILL說「沒人把你當回事」時,JOHN感到放開了!他終於擺脫了裝模作樣的 誘惑。他可以接受他自己和自己的缺點,然后真正開始作出改正! 沒有人是完美的,所以人家給我們的批判也不會分百完美。但如果我們是抱著求真的態度,那至少比百分之零也好,百分之五十也好,百分之九十九也好。 有一次有一位教區辦事處的同事告訴我,他不能接受我太回覆他的電郵。他說得正對,我必須改善。另一次,有一位修生說我太驕傲。我覺得他是百分之五十正確。我道歉了,但我看出他也有他的問題。再有一次,有一個人說我在講道中沒有提到十字架,因為他認為每次講道都應該提十字架。但這不是真的,因為最重要的奧蹟是「天主聖三」,但很多聖人都沒有每一次講講道中提到天主聖三。 第三,本著愛 告訴人們他們的缺點。 耶穌說:「不要憑外貌判斷,要用正確的判斷」(若12:24)。先去辦個告解吧,這樣我們的心才會純潔。因為我們都經常犯罪,假如我們不定期辦告解,比方說每個月一次,我們的觀點會變得模糊。先去愛一個人﹔心想:給他一個快樂的擁抱或微笑,這樣我們就不會向 對方 不當的發怒。但不要一直這麼做,因為這太讓人難以承受。我們不想成為那些 消極的人。他們很少作出肯定,很少看到好的東西,隻看到缺點和問題。 隻對你所掌握的証據作出判斷。比方說,說臟話是錯誤的。但我們並不一定知道人們為什麼這麼做:可能是因為他們不在乎,但也可能是因為他們沒有考慮到這一點。所以我們不應 評論 他們的動機。 當我們不確定的時候,就應 假設 是最好的。如果我們的同事犯了錯,也許我們不清楚事實,也許他們忘記了,也許他們當天心情不好。「隻需對自己說:‘我相信一定有一個好的理由’」。跟他們說:「嘿,你遲到了。我肯定有個很好的解釋。發生了什麼事了?」而不是:「下午6點在這裡等,那一個字你聽不懂?」。 最美麗的現實之一是,當人們開始在一個新的水平上成長。他們不僅知道自己被愛,而且開始尊重自己,因為他們正在成為天主創造的自己。一旦感覺到那種感覺,便不可能再回到過去。 耶穌對我們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罷! 從今以後,不要再犯罪了。」然後,我們也去對我們身旁的人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罷! 從今以後,不要再犯罪了。」

愛近人如你自己

默西亞(受傅者)是希伯來語 Mashiah一名的譯音,拉丁文譯音作默西亞(Messia)。古時,會用傅油禮祝聖或指定被選的人,為能善盡君王、司祭或先知的責任。耶穌默西亞的形像,並不是原始的教會所製造出來的,而是耶穌本人的人品,就是他的行為、他的死亡和復活,迫使教會相信耶穌正是舊約裡所預許的默西亞,是天主子。

別讓美善的面貌被掩蓋

到底人心要多麼惡毒,才會想謀殺一個人呢?一個耶穌愛到底的群體,卻企圖殺害耶穌,祂的心有多痛?正如我們基督徒,有時候說話比非教徒更為尖銳,行為比非教徒更為醜陋,這些情況會使耶穌重新感受祂受難前的痛。

教宗方濟各:在我們這時代,為希望服務意味著在不同文明之間搭建橋樑

(梵蒂岡新聞網)世界上有「許多宗教」,而所有宗教都「仰望高天、仰望天主」:天父「准許了這一點」,我們不要害怕「差異」,卻要努力增進「手足情誼」,尤其是「亞巴郎的子孫,諸如我們和穆斯林的情誼」。

心靈的轉變

我們所犯的罪,只能通過天主的慈悲,而不能通過律法的規條抹去;心靈的真正轉變植根於信德。

不明白中仍然相信才是真信德

曾經聽過非教友質疑聖經是否真實或者天主是否真實,我們可以怎樣回應呢?這篇福音中,以若翰和梅瑟為橋樑告訴猶太人應該相信祂,甚至即使親眼目睹了耶穌,還是不相信。作為現代人,我們沒有機會親自看見耶穌,我們是否就更難相信祂呢?

丙年四旬期第五主日: 慈悲的師傅

上星期我們聽到路加說有情的父親,今天,讓我們看看若望怎樣講慈悲的師傅。「師傅」兩字很重要,因為一班職業師傅挑戰另一位師傅,問一些只有師傅才知的法律問題;而耶穌作為師傅,必須回答別人的提問。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故事,非常戲劇化。喜歡看偵探小說的人,會發覺裡面有很多令人懷疑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