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耶穌,請醫治我們!

今天教會紀念聖瑪竇宗徒慶日,每個基督徒都是被天主所揀選的,而被召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在愛內共融,不分你我彼此共融。我們是因耶穌對我們的愛而成義,不是因為自身就是義人,而是因為被天主寬恕,被祂召喚,就像瑪竇曾被耶穌召喚一樣。

在服事中與耶穌同行

今天福音用了一個很重要的動詞來指出婦女們的貢獻,就是服事(在教會傳統中,通常會用這字來形容執事)。在路加福音,耶穌也用這詞來形容自己︰「你們中最大的,要成為最小的;為領袖的,要成為服事人的。」(路22:26-27)

我們是否如不義管家般能幹,保障自己在天主內的未來?

如果我們也同樣精明,在世間建造天主的國,我們便為自己在天堂置了用不盡的財富

丙常年期第廿五主日:明智地處事

今日的福音是由一個比喻和幾個教訓連在一起,表面上都是講錢財,其實各有各的訊息,最多以「明智」兩字把它們連起來。

誰有資格判斷別人

福音中的婦女就是用天主仁慈的標準來檢討自己,所以她毫不害羞地在耶穌面前懺悔,用她獨特的方式表達出心中的悔改。至於那位法利塞人呢?

教宗方濟各 : 唯有天主許可的事物才能持久

宗徒們的勇氣來自聖神,今天的殉道者也憑著同樣的勇氣為基督作見證。教宗方濟各在週三公開接見活動的要理講授中強調了上述思想。

跟隨聖神 活出真我

今天的福音我們可以很清楚看到,「做這個也不對,做那個也不對的現象」!洗者若翰和耶穌體會到無論他們說什麼或做什麼,那些無法接受他們的人,都會找出各種藉口來取笑、反諷、反對他們。

耶穌洞察我們的需要

今日福音中哭泣的寡婦,耶穌便對她動了憐憫的心,給她死去的孩子新生命。面對不順心的情況,我們常抱怨、嘮叨、用暴力語言或行為來解決...

謙虛的祈求

耶穌在福音中稱讚兩個人的信德,一位就是客納罕婦人(瑪15:21-28),另一位就是今日福音的百夫長。他們倆都不是猶太人,而是外邦人。

悔改吧!

天主沒有派遣子到世界上來審判世界,因為天主愛這世界,所以,天主子耶穌基督的任務,是讓世界藉祂而得救。為甚麼耶穌基督不審判世界呢?

放下自我 反省生活

瞎子可以給人帶路嗎? 我們知道,是不可以的。真的瞎子當然不敢給人帶路,因為他知道自己是個瞎子,他看不到路自然不能給人帶路。

迷途的羔羊

「祂會「尋覓那遺失的【羔羊】,直到找著」 (路 15:4)

教宗方濟各 : 基督的福音是帶給非洲人民兄弟情誼、正義與和平效力最大的酵母

教宗方濟各9月11日上午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中,重溫他剛剛結束的非洲三國牧靈訪問的行程。

一個人的價值

兩年前,我學到了一些關於男孩和女孩的有趣的差別。在學年結束時,我們向我們學校的一些工作人員告別,其中一些人已經在這裡超過十五年了。我們舉行了一次集會,孩子們圍成一個大圈,唱著歌,給站在中間的老師們送禮物。最後,一些女孩走到老師面前擁抱他們。 四至七年級的女孩都哭了。我對他們的成熟感到驚訝

丙常年期第廿四主日:慈悲的天主

今日福音的三個比喻,被視為路加福音的心臟,突出了天主的慈悲。耶穌與稅吏和罪人來往,引起法利塞人和經師的不滿,認為罪人必須受到隔離,免玷污別人。

怎樣愛你的仇人

耶穌的教訓實在超乎我們想像,但聽落有道理。「若你們愛那愛你們的,為你們還算什麼功德?因為連罪人也愛那愛他們的人。」我們要活出一個罪人的生活,抑或活出一個功德的生活呢? 或者我們會說,愛我的仇人,我做不到。我們也會說:我不要做功德的人,但我也不認同我是罪人。

天國的標記

貧窮怎會是有福的呢? 饑餓如何是有福的? 這樣的道理,會不會過於高深呢?

在祈禱中尋求天主的旨意

耶穌向我們示範了祂做重要決定時,一定先祈禱。今次,祂要揀選十二人為宗徒,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決定

愛勝過法律

安息日行善治病,為甚麼引起紛爭,對我們今日的香港人來說,很難明白,因為我們沒有猶太人的宗教背景。

佛寺中的「黑」貓

在未就今天福音作分享前,筆者想與大家分享一個有趣的故事。話說在一間寺院中,有一天走來了一隻「黑貓」,寺院的大師見牠十分可憐和可愛,便收養了牠,每天都悉心照料。

「新」與「舊」

在福音的記述中,雖然耶穌曾公開表示,祂的出現,不是來廢除法律,而是要使《梅瑟法律》得以成全。(瑪5:17-18)但是,耶穌同時也清楚闡釋「新」與「舊」兩者的關係和分別。今天福音片段正是講述耶穌對禁食的新觀點。

天主的旨意是甚麼?為何跟隨主旨是如此困難?

「有死的人的思想,常是不定的,我們人的計謀常是無常的」(智 9:14)

教宗方濟各:慷慨無私的人將得到上主的賞報

(梵蒂岡新聞網)教宗方濟各9月1日在梵蒂岡宗座大樓書房窗口主持三鐘經活動。念經前,他首先向信友們致歉並解釋了他遲到的原因。

富有成效的門徒訓練

我上一次去辦告解的時候,我想辦一個真正妥當的告解。我們辦告解一般都是真誠的,但有時也會充滿了一種特別強烈的願望,想要改變自己的生活。所以,我找我的朋友Father Anthony Ho聽我的告解。我本想找一個好的神父,但總是找不著,所以只好找他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