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祿家書 – 李子忠】3)格前1:10-13,17 我們要言談一致,不要有分裂(甲三/丙將三)

日期: 2020-10-10
主題: 信仰培育
分段節目類別: 保祿家書 - 李子忠
語言: 粵語

下載:

簡介:

3)格前1:10-13,17 我們要言談一致,不要有分裂(甲三/丙將三)

我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之名,請求你們眾人言談一致;在你們中不要有分裂,但要同心合意,

精誠團結。因為,我的弟兄們,我由黑羅厄的家人,聽說你們中發生了紛爭。我的意思是說,你們各自聲稱:我是屬保祿的,我是屬阿頗羅的,我是屬刻法的,我是屬基督的。基督被分裂了嗎?難道保祿為你們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嗎?或者你們受洗,是歸於保祿名下嗎?原來基督派遣我,不是為施洗,而是為宣傳福音,且不用巧妙的言辭,免得基督的十字架失去效力。

❖「在你們中不要有分裂」(10)── 宗18:1告訴我們,保祿先在雅典傳教,只有少數人信從了基督,他遂到格林多城來。保祿「在那裡住了一年零六個月,在他們中講授天主的聖道」(宗18:11),然後回了安提約基雅。大約一年後,保祿再次出外傳教,在厄弗所停留了三年多,期間他寫了這封信給格林多的教會,敦促他們要「言談一致」,「不要有分裂,但要同心合意,精誠團結。」

❖「我由黑羅厄的家人,聽說你們中發生了紛爭」(11)── 格林多教會之間「發生了紛爭」,令教會有分裂的危險,這是保祿「由黑羅厄的家人」得悉的。黑羅厄(Χλόη Chloe)大概是格林多城的一個女商人,她打發自己的代辦到厄弗所去經商,其中有些是教友,保祿從他們口裡得知在格林多發生了黨派之爭。

❖「我是屬保祿的,我是屬阿頗羅的,我是屬刻法的,我是屬基督的」(12)──格林多信友團體分成了至少四個派系:有的自稱以阿頗羅(Apollo),有的以刻法(Κηφᾶς Cephas伯多祿的阿辣美文),有的以保祿,甚至有的以基督為自己依附的領袖人物。

1)阿頗羅派── 阿頗羅是保祿的同伴(16:12),曾由厄弗所來到格林多宣講(3:5)。由於他為人聰明,擅於口才(宗18:24-28),而格林多人又如一般希臘人一樣,喜愛「尋求智慧」,分外重視「巧妙的言辭」(1:17-22),遂為阿頗羅美妙言詞所吸引而對他推崇備至。甚或有些人以他的宣講遠超過保祿「十字架的言論」,因而產生了所謂阿頗羅派。為避免教友之分裂,阿頗羅返回厄弗所。保祿明認他傳教的效果及其心地的正直(3:4),並稱之為「兄弟」,要求他重返格林多傳教(16:12)。

2)保祿派── 一部分教友,尤其那些最早歸化的窮人(1:26-28),仍完全依附保祿。但他們中可能有些人曲解了保祿所講的「福音自由」,或過度倡言法律已經廢除(9:20-21; 6:12; 10:23),因而產生了擁護保祿的一派。

3)伯多祿派──這一派可能是來自巴力斯坦的猶太裔教友,他們似乎對保祿的宗徒職權有所懷疑(9:1-3; 15:8-10),因而自立門戶,另組伯多祿(刻法)派,雖則伯多祿從未到過格林多來,類似的情況也曾出現在伯多祿到訪安提約基雅時(見迦2:11)。

4)基督派── 這一派的教友自鳴清高,不願隸屬任何宗徒,遂以自己獨屬基督而自豪(格後10:7; 11:4-23),其實他們宣講另一基督(格後11:4),以自己為亞巴郎的子孫,或認為自己由基督得了些秘密啟示,以自己是成全的人,高看自己在他人以上(4:7-8),視自己擁有的神恩遠超一切(見12及14兩章),而高舉自己在他人之上(格後11:22-23)。

❖「基督被分裂了嗎?難道保祿為你們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嗎?或者你們受洗,是歸於保祿名下嗎?」(13)── 保祿為平息教會內的黨派之爭,說明只有基督以十字架上的死亡,賺得了他所救贖的人類;那麼一切信友都只有歸屬於他,賴唯一的洗禮隸屬於他的名下(12:23;弗4:5)。保祿以三個問題,責問在教會內分黨分派的人。實在那使全教會結合為一的基督是一個,不能分崩離析。同樣,為他妙身的教會,也只能在合一中生存(12:4-6,12;羅12:4-5)。誰使教會分裂,誰就是相反基督,得罪基督。保祿在此特別指責那些以他為首領的「保祿派」,因此發問說:「難道保祿為你們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嗎?或者你們受洗,是歸於保祿名下嗎?」保祿為平息教會內的黨派之爭,說明只有基督以十字架上的死亡,賺得了他所救贖的人類。

❖「原來基督派遣我,不是為施洗,而是為宣傳福音」(17)── 保祿為免人因受他付洗而自豪屬於「保祿派」,遂聲明自己是受派遣去「宣傳福音」,而「不是為施洗。」據我們所知,他在斐理伯給里狄雅和當地獄警一家付過洗(宗16:15,33),另外在格林多,「除了克黎斯頗和加約外(見宗 18:8),我沒有給你們中的任何人付過洗,免得有人說:你們受洗是歸於我的名下。我還給斯特法納一家付過洗;此外我就不記得還給誰付過洗了」(1:14-16)。如果事實上是基督被釘了在十字架上,是基督以他的死亡,賺得了他所救贖的信眾,那末一切信友都只有歸屬於他,賴聖洗而歸他的名下。

❖「不用巧妙的言辭,免得基督的十字架失去效力」(17)──保祿到格林多以前不久,曾在雅典傳過教,企圖遷就那些愛好哲學的希臘人的心理,開始試用自然神學的理論來闡明他的道理,給雅典人證明基督是光榮的主(宗17:18,22-31),但結果收獲卻很微小。所以當他來到格林多後,「沒有用高超的言論或智慧,給你們宣講天主的奧義,因為我曾決定,在你們中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這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2:1-2)。所以一切宗徒和傳道者只能有一個目的:即是引人歸向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