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10 月 8, 2021 by BRS21 in
 
 

形上世界

那時候,人群中有人說:「耶穌是仗賴魔王貝耳則步驅魔。」另一些人試探耶穌,向他要求一個自天而來的徵兆。耶穌知道了他們的心意,便對他們說:「凡是一國自相紛爭,必成廢墟,一家一家的敗落。如果撒殫自相紛爭,他的國如何能存立呢?因為你們說我仗賴貝耳則步驅魔。如果我仗賴貝耳則步驅魔,你們的子弟是仗賴誰驅魔呢?為此,他們將是你們的裁判者。如果我是仗賴天主的手驅魔,那麼,天主的國已來到你們中間了。幾時壯士佩帶武器,看守自己的宅舍,他的財產,必能安全。但是,如果有個比他更強的人來戰勝他,必會把他所依賴的一切武器都奪去,而瓜分他的贜物。不隨同我的,就是反對我;不同我收集的,就是分散。「邪魔從人身上出去後,走遍乾旱之地,尋找一個安息之所,卻沒有找著;他於是說:我要回到我出來的那屋裏去。他來到後,見裏面已打掃清潔,裝飾整齊,就去帶了另外七個比自己更惡的魔鬼來,進去,住在那裏;那人後來的處境,就比先前的更壞了。」
路加福音 11:15-26

Sign

Sign

驅魔、徵兆、貝耳則步、七個比自己更惡的魔鬼,聖經的敘述全是與形上世界有關。筆者是一位中學宗教老師,課堂時講論天主、魔鬼等形上世界的存有是必然的事。引領學生思考這個世界有另外一個存在的幅度,在外國其實很多這一類宗教經驗的教育,香港的學生也覺得很有趣,因為他們未必相信天主的存在,但相信這個世界有靈異事件,從這一個方向入手與他們討論靈異事件,目的是讓他們思考信仰中描述的形上世界的存在。

筆者有一次經驗,一天放學之時,有數位中六學生煞有介事的前來尋找我。細聽之下,原來她們在小息時,身處新翼教員休息室門外,多次看見走廊光管點亮及熄滅。本來,最有可能的是人為惡作劇,或是光管損壞的先兆,加上小息時候的教員室門外滿是尋訪老師的人潮,就算踫撞觸及燈制開關,亦毫不稀奇。可是,直到小息差不多完結,那數位學生仍待在那裡和老師攀談,人群已經差不多完全散去,她們親眼目睹光管又一次熄掉,而且,燈制開關的地方沒有任何人。於是,那數位學生顫顫驚驚的走去查看是否燈制問題,乍看之下,竟然發現燈制是處於關上的位置。當時,絕對沒有任何人位於燈制位置外,由於光管曾經多次點亮及熄滅,她們確實地重新按制開燈,所以燈制必然是應該處於「開」的位置。那數位學生愈想愈是大惑不解,更害怕是遇上靈異事情,便前往找我談談。在追問下,我得知有另一位老師曾經在場,所以特地查問究竟,結果是異常吻合:小息期間,光管真的多次熄掉及點亮,也曾引起注意,只不過她以為是光管壞掉而已。整件事情非常怪異,我深思一會後,悠悠憶起多年前的一段學校靈異傳聞,於是決定尋找傳聞中的目擊老師,確定一下有關傳聞的真偽。

空堂時,我徐步前往傳聞中目擊老師的座位,冒昧詢問,幸而,他非常樂意透露二十年前的歷經。話說當年校舍剛建成,一眾同事經常於星期六回校工作。一天,大概是下午六時,天還未黑齊,數位同事準備離開學校,整所校舍已經沒有學生。同事們由一樓的舊教員休息室,經過長長的走廊,步往俗稱「前樓梯」的通道離開學校。當時,各人步伐不同,有快有慢,分為前後兩批,目擊的老師殿後,當前一批同事步過設計與科技室的時候,清楚地,有一隻黑手的手伸出,拍打了其中一位同事的斜孭袋一下。至今,那同事仍能清晰地憶述自己在到達火車站,還提示那位被踫觸的同事快點回家「休息」。現在的教員休息室已經遷至新翼,並擴大佔用舊大樓的一個相連課室。設計與科技室便是在那相連課室旁邊,兩者相距只有十英呎。目睹光管多次點亮及熄滅的老師及學生,站立的位置就是新教員休息室前,通往「前樓梯」的走廊。

形上世界的存在與宗教經驗其實就是在周遭也可以體會得到,向信仰的世界開放,便能認識更多。


標籤

BRS21

 
我們是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宗教學部畢業生。成員包括: 吳家念Cary、胡巧茵Susana、蔡小慧Ivy、鄧明輝、謝翠兒、譚詠強、鄺國全、黎國榮、李寶松、郭志強、余穎心、余翠蓮、蔡華欣、馮曉翎 及 吳愛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