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哪裡來?我往何處去?我的目的是什麼?我究竟是誰?

常年期第四主日

耶肋米亞先知書 1:4-5,17-19

在約史雅時代,上主對我說:「我還沒有在母腹內形成你以前,我已認識了你;在你還沒有出離母胎以前,我已祝聖了你,選定了你作萬民的先知。「你要束上腰,起來,向他們傳述我所命令你的一切。在他們面前,你不要畏懼,免得我在他們面前,令你畏懼。「看啊,我今天使你成為堅城、銅牆、鐵壁,以對抗猶大君王、首領、司祭和當地的人民。「他們要攻擊你,卻不能得勝你,因為有我與你同在,協助你。」——上主的話。

格林多前書 12:31-13:13

弟兄姊妹們:你們該熱切追求那更大的恩賜。我現在把一條更高超的道路指示給你們。我若能說人間的語言,和能說天使的語言;但我若沒有愛,我就成了個發聲的鑼,或發響的鈸。我若有先知之恩,又明白一切奧秘和各種知識;我若有全備的信心,甚至能移山;但我若沒有愛,我什麼也不算。我若把我所有的財產,全施捨了,我若捨身投火被焚;但我若沒有愛,為我毫無益處。愛是含忍的,愛是慈祥的,愛不嫉妒,不誇張,不自大,不作無禮的事,不求己益,不動怒,不圖謀惡事,不以不義為樂,卻與真理同樂: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永存不朽;而先知之恩,終必消失;語言之恩,終必停止;知識之恩,終必消逝。因為我們現在所知道的,只是局部的;我們作先知所講的,也只是局部的;及至那圓滿的,一來到,局部的,就必要消逝。當我是孩子的時候,說話像孩子,看事像孩子,思想像孩子;幾時我長大成人,就把孩子的事丟棄了。我們現在是藉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的觀看了。我現在所認識的,只是局部的,那時,我就要全認清了,如同我全被認清一樣。現今存在的,有信、望、愛這三樣,但其中最大的,就是愛。——上主的話。

路加福音 4:21-30

那時候,耶穌在會堂裡開始講道:「你們剛才聽過的這段聖經,今天應驗了。」眾人都稱讚他,驚奇他口中所說動聽的話;並且說:「這不是若瑟的兒子嗎?」耶穌回答他們說:「你們必定要對我說這句俗語:醫生,醫治你自己吧!我們聽說你在葛法翁所做的一切,也當在你的家鄉這裡做吧!」耶穌又說:「我實在告訴你們:沒有一個先知,在本鄉受悅納的。我實在告訴你們:在厄里亞時代,天閉塞了三年零六個月,遍地起了大飢荒,在以色列原有許多寡婦,厄里亞並沒有被派到她們當中任何一個那裡去,而只到了漆冬匝爾法特的一個寡婦那裡。在厄里叟先知時代,在以色列有許多痳瘋病人,他們中沒有一個得潔淨,只有敘利亞的納阿曼。」在會堂中聽見這番話的人,都憤怒填胸,起來把耶穌趕出城外,拉他到山崖上——他們的城是建在山上的——要把他推下去。他卻由他們中間過去,走了。

原住民寄宿學校真相與和解委員會 (TRC) 在2015年有了結論,展開了加拿大與原住民之間,艱巨而誠懇的修和之路。首先承認了殖民時期給原住民留下的殘暴創傷,不只為政府和原住民之間開闢途徑,達成更公開坦誠的對話,更為原住民提供機會療傷, 重拾他們的文化遺產,重新認識他們的文化和身份。事實上,加拿大背負著美麗與醜陋的過去,一定要勇敢地踏上找尋真相與和解的路途,重新認識加拿大的國家身份,一個以誠實和信任、希望和慈愛、正義和良善、真理與修和為本的身份。上議院議員Murray Sinclair 先生,緬尼吐巴省原住民法官,加拿大 TRC 主席解釋,有四個問題是「每一個原住民為了認識自己都得回答的」(Talaga 17)。就是「我從哪裡來?我往何處去?我的目的是什麼? 我是誰?」(Talaga 17-18)。其實,這些基本問題不但是原住民身份的中心,更是加拿大這國家和所有旅居世上的朝聖者—我們—的中心。

本週的讀經解答了這些帶有存在意味的問題。在讀經一,天主告訴耶肋米亞:「我還沒有在母腹內形成你以前,我已認識了你。 在你還沒有離母胎之前,我已祝聖了你;選定了你作為萬民的先知」( 耶 1: 4-5) 。事實上,天主造我們之前,已經親密地認識了我們每一個人。那麼,「我從哪裡來?」我們有何歷史?天主透過耶肋米亞告訴我們,我們每一個都來自祂仁愛的心,為祂所精心設計。我們不單是天主所造,更是經祂「聖化」後才出生的;的確,我們是屬於天主的。

往後的問題「我往何處去?」和「我的目標是什麼?」帶領我們比較深層次地探討,我們作為天主子女的召叫和使命。藉著聖洗,我們已被「選定了 ⋯ 作萬民的先知」(耶 1:5)。先知是什麼?簡單來說,先知是真理,宣講天主聖言的人。舊約中的先知展現出先知的工作充滿挑戰;每一個先知都需要勇氣和對天主完全信賴才可於世界洪流中,持之以恆,迎流而立。我們忠信的天主向我們保證「他們要攻擊你,卻不能得勝你,因為有我與你同在」(耶 1:19)。

我們作為先知這神聖召叫不但帶領我們明認生命的目標,更指引我們生命的方向。我們怎能知道自己的目標和方向;我們應隨哪一個韻律而起舞?的確,那脈搏—跳動的心和敎會精神—的動力是天主聖神。在《路加福音》耶穌因「聖神的德能」在祂長大的地方納匝肋開始了公開傳教工作(路 14:4)。天主聖神使耶穌得到力量,勇敢地宣佈依撒意亞的預言「上主的神臨於我身上,因為他給我傅了油,派遣我向貧窮人傳報喜訊 […] 向俘虜宣告釋放,向盲者宣告復明,使受壓迫者獲得自由」(路 4:18-19)。如果我們讓天主聖神充滿自己的心,以謙卑和信任去接受,那麼,在聆聽以後,這話一定會在自己身上應驗的(參 路 4:21)。

天主聖神看來、聽來、感覺上是怎樣的?像一口清新的空氣,我們只能從聖神的影響力中認識祂。聖保祿在《迦拉達書》𥚃解釋,「聖神的效果卻是:仁愛、喜樂、平安、忍耐、良善、溫和、忠信、柔和、節制」(迦 5:22)。所以,有仁愛的地方,便有聖神。聖保祿更提醒我們,沒有仁愛,我們的其他恩寵都沒有效果:「我若有先知之恩,又明白一切奧秘和各種知識;我若有全備的信心,甚至能移山;但我若沒有愛 […] 我什麼也不算 」(格前 13:2)。

最後,「我是誰?」這問題巧妙地綜合了前面三個問題。先知耶肋米亞提醒我們,我們是天主所愛和選定的:天主認識我們,形成了和聖化了我們。聖保祿在《格林多前書》𥚃強調,沒有仁愛,我們「什麼也不算」。最重要的是,我們被召喚為天主的先知;即使面對反對和困難的挑戰也要去為萬民傳報福音,自由和遠大的目光。我們是誰—我們的真正身份—反映着天主的面容。真的「我」是天主的旨意,為稱頌祂的仁愛,促使我們活在誠實和信任;希望和慈愛;正義和良善;真理與修和中。

引用作品:
Talaga, Tanya, CBC Massey Lecture – All Our Relations: Finding the Path Forward. Canada: House of Anansi Press Inc., 2018.

Posted: February 3, 2019

Susanna Mak

 
Susanna深信,信仰需要在日常生活中顯露出來,尤其是當與別人相處時,需要分擔對方所面對的困境、抉擇和挑戰。她有着很多不同的身份:女兒、姐姐、朋友、姨姨、妻子、老師、校牧、終身學習者和偶爾替《生命恩泉》寫作的作者。在每一個身份當中, 她努力為天主的愛和希望作見証。 她在多倫多擔任高中教師近二十年,擁有英語、學生讀寫能力、青年領袖活動、校牧組等經驗。 她是多倫多大學商業和英語學士,教育學士,亞省Athabasca大學綜合研究碩士,以及擁有多倫多大學Regis學院神學研究碩士證書。她對於成為《生命恩泉》寫作團隊的一份子, 深感榮幸。 Susanna has a deep conviction that faith needs to be manifested in daily life, particularly, in one’s encounters with others as well as amidst dilemmas, choices, and challenges. She strives to be a living sign of God’s love and hope as a daughter, sister, friend, aunt, wife, teacher, chaplain, life-long learner, and occasional writer for FLL. She has been a high school teacher in Toronto for almost 20 years, with experiences in English and literacy, youth leadership initiatives, the Chaplaincy Team, to mention a few. She has a B. Comm, B.A. in English, and a B. Education from University of Toronto, an M.A. in Integrated Studies from Athabasca University, and a Graduate Certificate of Theological Studies from Regis College, U of T. She is humbled by the opportunity to be part of the FLL Writing Team.


其他主日反省

丙年常年期第四主日:喜訊的障礙 吳智勳神父

今日耶穌繼續講下去,祂所講的很特別,很有力,但亦很刺耳,令祂的同鄉無法接受,要拉祂出城推下山。可以說耶穌不受自己本鄉人的歡迎,究竟為什麼他們不接受耶穌的喜訊?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