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10 月 13, 2017 by BRS21 in
 
 

魔鬼的介入

那時候,人群中有人說:「耶穌是仗賴魔王貝耳則步驅魔。」另一些人試探耶穌,向他要求一個自天而來的徵兆。耶穌知道了他們的心意,便對他們說:「凡是一國自相紛爭,必成廢墟,一家一家的敗落。如果撒殫自相紛爭,他的國如何能存立呢?因為你們說我仗賴貝耳則步驅魔。如果我仗賴貝耳則步驅魔,你們的子弟是仗賴誰驅魔呢?為此,他們將是你們的裁判者。如果我是仗賴天主的手驅魔,那麼,天主的國已來到你們中間了。幾時壯士佩帶武器,看守自己的宅舍,他的財產,必能安全。但是,如果有個比他更強的人來戰勝他,必會把他所依賴的一切武器都奪去,而瓜分他的贜物。不隨同我的,就是反對我;不同我收集的,就是分散。
「邪魔從人身上出去後,走遍乾旱之地,尋找一個安息之所,卻沒有找著;他於是說:我要回到我出來的那屋裏去。他來到後,見裏面已打掃清潔,裝飾整齊,就去帶了另外七個比自己更惡的魔鬼來,進去,住在那裏;那人後來的處境,就比先前的更壞了。」

路加福音 11:15-26

魔

猶記得2010年傳教節在香港大球場舉行的露天彌撒,籌劃的神父跨越眾多艱難,決意安排派送聖體、聖血。筆者親眼目睹大球場的各個角落,無論是狹窄的座席通路,或是高峻陡斜的「山頂」觀眾席,神父們及送聖體員落力地把耶穌的身體及寶血,恭送予誠心等待的信眾。那時,天主興奮的說了一聲:「好!」事後,天主建議筆者舉行一個小型派對,為神父打打氣、加加油,慶祝一番。派對當日,各同學精心準備各種小吃、糕點,小朋友則負責購買飲品。由於希望大家能盡興,筆者決定奉獻出來,並多買一些;最後,剩下十數罐飲品。在趕忙上課之際,筆者只想到把汽水放置在茶點間雪櫃中供同學日後享用,但又害怕弄亂公家售賣的數目,所以在汽水罐貼上「宗二」1 字樣,以資識別。怎料,數天後的星期六上課前,有兩位同班同學強忍鼓在眼眶的一大泡淚兒,氣衝衝的把攬著數罐汽水,放進學生儲物櫃內。目睹整件事情的筆者上前查問究竟,原來,一位神父提出為何宗二班同學在公家地方放置私人東西呢?其實,回想起來,筆者確有缺失,實際上所有飲品已經是捐獻出來,所以應該寫上「隨便享用」,與所有人分享。因此,筆者並沒有鬧情緒,也沒有妄下判斷,只是不斷的反思。

一天,進入茶點間時,裡面空無一人,筆者立定凝望那個雪櫃,默想整件事情。突然間,從內心深處湧出一份莫名的心痛,然後,天主幽幽地說了一句話:「有人不滿及嫉妒,假裝不經意地發現,其實是向神父投訴。」那刻,筆者心裡冷了一截,萬萬意料不到,神學研習者竟然會運用如斯技倆。什麼是魔鬼的介入?以上就是一個好例子。


1宗教學部二年級


標籤

BRS21

 
我們是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宗教學部畢業生。成員包括: 吳家念Cary、胡巧茵Susana、蔡小慧Ivy、鄧明輝、謝翠兒、譚詠強、鄺國全、黎國榮、李寶松、郭志強、余穎心、余翠蓮、蔡華欣、馮曉翎 及 吳愛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