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地位平等

常年期第二十七主日

創世紀 2:18-24

上主天主說:「人單獨不好,我要給他造個與他相稱的助手。」 上主天主用塵土,造了各種野獸,及天空中的各種飛鳥,都引到人面前,看人怎樣起名;凡人給生物起的名字,就成了那生物的名字。人於是給各種畜牲、天空中各種飛鳥,和各種野獸,起了名字;但人沒有找到一個與自己相稱的助手。 上主天主於是使人熟睡,當人睡著了,就取出了他的一根肋骨,再用肉補滿原處。然後,上主天主用那由人取來的肋骨,形成了一個女人,引她到人面前。 人於是說:「這才真是我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她應稱為『女人』,因為是由男人取出的。」 為此,人應離開自己的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兩人成為一體。

致希伯來人書 2:9-11

弟兄姊妹們: 我們看見了那位「稍微遜於天使」的耶穌,因所受死亡之苦,接受了尊崇和光榮的冠冕;這原是出於天主的恩寵,使他為每個人嘗到死味。 其實,這是適當的:那為萬物終向,及萬物根源的天主,要藉苦難,來成全那領導眾子進入光榮,並拯救眾子的首領。因為祝聖者與被祝聖者,都是出於一源;為這個原故,耶穌稱眾人為弟兄,並不以為恥。

聖馬爾谷福音 10:2-16

那時候,有些法利塞人前來問耶穌:許不許丈夫休妻?意思是要試探他。 耶穌回答他們說:「梅瑟吩咐了你們什麼?」 他們說:「梅瑟准許了寫休書休妻。」 耶穌對他們說:「這是因為你們心硬,梅瑟才給你們寫下了這條法令。但是,從創造之初,天主造了他們一男一女。為此,人要離開他的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兩人成為一體,以致他們不再是兩個,而是一體了。所以,天主所結合的,人不可拆散。」 回到家裡,門徒又問耶穌這事。耶穌對他們說:「誰若休自己的妻子,而另娶,就是犯姦淫,辜負妻子;若妻子離棄自己的丈夫,而另嫁,也是犯姦淫。」 有人帶一些小孩子來見耶穌,要耶穌撫摸他們;門徒卻斥責他們。耶穌見了,就生氣,對門徒說:「讓小孩子到我跟前來,不要阻止他們!因為天主的國,正屬於這樣的人。我實在告訴你們:誰若不像小孩子一樣,接受天主的國,決不能進去。」 耶穌於是抱起小孩子來,給他們覆手,祝福了他們。

主日講道

   今日的福音明顯地論男女的結合,特別強調婚姻不可拆散。這種講法,基督徒已是耳熟能詳了,我們現在則以婦女的地位,作為今天反省的主題。

  從前,在猶太社會中,婦女地位低微。在統計人數時,女人與小孩都不算在內。例如:舊約以色列人出埃及,只算男子六十萬;新約五餅二魚的奇蹟,只統計男子有五千。可見這是猶太人的風俗,但聖經的啟示,並沒有輕視婦女的地位。

  在第一篇讀經創世紀中,天主把亞當(男人)安置在樂園裡,讓他擁有一切,支配一切(由亞當起名字的意思)。但亞當仍感不足,反映物質並不能使人滿足,人需要其他人,故天主說:「人不宜單獨生活」。人需要與人分享,與人建立關係,而最自然的一種,就是夫妻關係。天主用亞當的肋骨造厄娃(女人之意),成為他相稱的助手,啟示了女人與男人同出一 源,完全相等(肋骨意指一半),同樣尊貴,物質不能相比,男人更不能把女性當物質看待。

  可惜,罪惡破壞了天主的計劃,女人的地位變得低微,甚至淪為丈夫的財產,竟與房舍、僕人、牲畜並列:「不可貪你近人的房舍,不可貪戀你近人的妻子、僕人、婢女、牛驢,及你近人的一切。」(出20:17)貪戀別人的妻子,有侵佔別人產業的意思,故舊約中與別人的妻子發生關係,其懲罰是死亡;若與還未結婚的女子發生關係,則可娶她為妻。此外,婦女的價值,往往在乎她能否生子,若不能則是一種恥辱,其丈夫可另娶或休妻。

  聖經記載不少偉大的人物,有一個以上的妻子,但婚姻生活都出現問題。亞巴郎要把妾侍及她的兒子送走,雅各伯的兩妻子雖是姊妹,仍彼此反目;達味喜歡別人的妻子,害死別人的丈夫而佔有了她;撒羅滿的後宮佳麗過千,但受她們的影響而拜邪神。聖經只忠實地記錄他們的事跡,不但沒有稱讚,反而指出帶來的不幸。

  梅瑟制定法律准許休妻,是為了避免發生更不幸的事,如丈夫殺妻而另娶。當時的婦女,難有獨立生存的能力,持休書的婦女,有機會再嫁,最少可解決生活的問題。福音中,耶穌沒有譴責梅瑟,但祂引用創世紀的話表達天主從創造之初的意思:「兩人成為一體」,中間不容許第三者的存在,並將男女放在同一的地位上。猶太人早已接受「妻子離棄丈夫而另嫁,就是犯姦淫」,但令他們震驚的是:「男人休妻而另娶,就是犯姦淫」。耶穌特別提出,如果前者是罪,後者同樣是罪。

  過往我們讀今日的福音,注意力多放在「是否准許離婚」這問題上,忽略了耶穌更具革命性的主張,即男女的平等地位。女人不再是男人的財產,不能再像物質一樣支配她們。

  今天,婦女的地位雖已提高,但重男輕女的意識仍然存在。很多人口頭上呼叫打倒男女不平等,但行為上未能擺脫這傳統的包袱。教會原則上反對選擇性別的科技,除了因為這種科技企圖取代天主的地位外,更能將重男輕女的錯誤意識延續下去。事實上,亞洲人的社會重男輕女仍甚普遍。據一項在印度作的調查顯示,在幾千個因選擇性別並非自己所預期而去墮胎的個案中,只有一個是男性,其他死的全是女性,由此可見重男輕女的思想在某些地方仍甚普遍。我們反躬自問,倘若每家只能容許一個子女,我們會怎樣選擇?我們會將一切交在天主手裡嗎?

  在教會的傳統裡,可能存在著一些對女性不公平的做法。雖然女性在人數上、熱心上、服務上都優於男性,但教會似乎仍是以男性為主導。教會並非刻意歧視女性,但卻往往忽視女性的感受。所以當我們批評別人歧視女性時,勿忘自我反省;藉聖神的光照,我們才會發現自己可能在不知不覺中助長對女性的歧視;例如在彌撒中,有神父和女送聖體員送聖體時,會專選神父那邊領聖體嗎?在參與講座或避靜時,會專選神父主持的而放棄女教友主持的嗎?

  讓我們擺脫各種風俗文化的拘限,返回聖經的啟示,天主創造人時是男女平等的,男女互相合作,互補不足。天國一定不會只統計男人,天主要看我們是個怎麼樣的人,而不是看我們是男人或女人。

吳智勳神父

 
吳智勳神父是香港耶穌會㑹士,一九七九年於香港晉鐸。他曾任耶穌㑹香港澳門會長,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舍監,現任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倫理神學及中國哲學史教授,香港大學聖安多尼堂區上智之座小堂主任司鐸,及神學雜誌《神思》主编。著作有:《基本倫理神學》,《和平綸音:主日及節日講道》,《耶穌基督普遍救恩:基督徒倫理本地化探索》。 Rev. Fr. Robert Ng Chi-Fun, ordained in 1979, is a Jesuit priest in Hong Kong. He was Chairma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in Hong Kong and Macau and Warden of “Ricci Hall” hostel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rrently, he is Professor of Moral Theology and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and Rector of Our Lady Seat of Wisdom Chapel at St. Anthony's Parish. He is also Editor-in-chief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heological magazine Meditation. His publications include: Fundamental Moral Theology, Speak of Peace: Sunday and holiday homilies, and The Universality of Salvation in Jesus Christ. 吳智勳神父專訪(一): 道德導航儀 吳智勳神父專訪(二): 愛在臨終時


其他主日反省

「夫婦的盟約融入天主與人類建立的盟約中」 May Tam

婚姻的共同和永恆特徵存在於不同文化和社會內,及各種形式的婚姻中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