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常年期第三十二主日:死人復活

常年期第三十二主日

瑪加伯下 7:1-2,9-14

那時候,有兄弟七人,與他們的母親一同被捕。國王命人用鞭子和牛筋,痛打他們,強迫他們吃法律禁止的豬肉。其中一個兄弟,代表發言說:「你想問什麼?你想由我們知道什麼?我們已經準備,寧死不願背叛我們祖先的法律。」他在快要斷氣的一剎那,高聲說:「你這窮凶極惡的人!你使我失去現世的生命,但是宇宙的君王,必要使我們這些為他的法律而殉難的人復活,獲得永生。」這一個以後,輪到第三個兄弟受刑了!在命令他伸出舌頭時,他就爽快地伸出,且毅然伸開雙手,慷慨地說:「這些肢體是從上天得來的,但是,現在為了他的法律,我不吝嗇這一切,希望有一天,從他那裡,仍再得到。」國王和他的侍從,都驚訝這少年人,不怕受苦的精神。他死了以後,他們用同樣的酷刑,處罰第四個兄弟。他臨死時,這樣說:「我們這些深信天主許諾使人復活的人,死在人手中,是求之不得的;可是為你,決不會復活獲得永生。」

得撒洛尼後書 2:16-3:5

弟兄姊妹們:願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和那愛我們,並開恩將永遠的安慰和美好的希望,賜與我們的天主父,鼓勵你們的心,並在各種善工善言上,堅固你們。此外,弟兄們!請為我們祈禱,好叫主的聖道,也像在你們那裡一樣,順利展開,並得到光榮;也叫我們脫離壞人與惡人,因為不是人人都有信德。主是信實的,他必堅固你們,保護你們免於凶惡。我們在主內信賴你們;你們既然現今實行了我們所吩咐的,將來也必實行。願主指引你們的心,去愛天主,並學習基督的堅忍。

路加福音 20:27-38

那時候,否認復活的撒杜塞人中,有幾個來問耶穌,說:「師父,梅瑟給我們寫下:如果一個人的哥哥死了,撇下妻子而沒有子嗣,他的弟弟就應娶他的妻子,給他哥哥立嗣。有兄弟七人,第一個娶了妻子,沒有子嗣就死了。第二個,及第三個,都娶過她為妻。七個人都是如此:沒有留下子嗣就死了。後來,連那婦人也死了。「那麼,在復活的時候,這婦人是他們那一個的妻子?因為他們七個人,都娶過她為妻。」耶穌對他們說:「今世之子也娶也嫁;但那堪得來世,及堪當由死者中復活的人,他們也不娶,也不嫁;甚至他們也不能再死,因為他們相似天使;他們既是復活之子,也就是天主之子。「至論死者復活,梅瑟已在荊棘篇中指明了:他稱上主,為亞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及雅各伯的天主。天主不是死人的天主,而是活人的天主;所有人為他都是生活的。」

主日講道

  本週的福音讀經記載耶穌與撒杜塞人討論「死人復活」的問題,讓我們先把這段對談放回當天的時空裡去分析。

  耶穌進了耶京後,當權者相繼來挑戰他。先是法利塞人,他們本是個宗教性的團體,重視聖經和守梅瑟的法律,但卻問了一個政治性的問題──能否給凱撒納稅,耶穌的回答使他們啞口無言。現在又來了一批撒杜塞人,他們關心政治,有財有勢,願與羅馬人合作,並不熱衷默西亞的來臨,更不關心聖經的法律,卻來問一個宗教性的問題──人死後是否會復活。

  撒杜塞人不相信有復活和梅瑟五書以外的舊約,他們用梅瑟五書申命紀中的一條法律去証明沒有復活,這法律說:一個人死了,沒有子嗣,他的弟弟應娶嫂子為哥哥立嗣。問題是如果七個兄弟都娶過這個婦人,復活時她應是誰的妻子呢?

  其實這條法例早已不用,耶穌的時代,也有其他梅瑟法律是存而不用的,例如用石頭砸死犯姦淫的婦人就是有名無實的法律。撒杜塞人作此提問目的在為難耶穌,因為耶穌自稱:「我是復活」,所以他們問如果有復活,這問題怎去解決?同時,他們跟法利塞人也不咬弦,法利塞人甚至相信復活後還會生兒育女。所以這提問可說是一石二鳥,順道取笑法利塞人。

  耶穌首先指出,人不應把現世的生活投射到復活後去,以為現世我們結婚生子,來世亦然。復活的人是不婚不嫁的,婦人是誰的妻子已不再是問題。梅瑟是為了保存子嗣,好能繼承父業才訂下這例,但復活後,子嗣與父業問題已不存在,以這法律去否定復活亦無意義了。耶穌進而引用梅瑟五書出谷紀中天主對梅瑟所說的話,天主說:「我是亞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雅各伯的天主」,既然天主如此自稱,而以色列人相信天主是活人的天主,則這些祖先仍然存在,怎能說沒有復活呢?光是從理論上看,耶穌的論據高明多了,難怪以辯論見稱的經師說:「師傅,你說得好」,肯定耶穌勝了。

  復活是一個神秘的課題,不少人堅決否定之。當保祿在雅典向知識份子傳福音時,談到耶穌從死者中復活,周圍的人都笑了。今天有些經驗主義者或無神論者也認為人死如燈滅,一切盡在此生。

  另一類人如孔子則選擇存而不論。孔子說:「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這是很老實的態度,他承認對這問題不了解,但又不願意花時間去追尋,寧可把精力放在現世,所以他說:「未知生,焉知死」。但不可知論者,始終不能阻止人心底對永恒的渴求,他們亦會講「精神不死」、「浩氣長存」,隱約間仍覺得生命不應就此完結。

  另有些人相信死後有生命,而且和今生差不多。從前的帝王官賈會為死後的生命作準備,安排陪葬品和陪葬人;今天還有人將紙做的人、車等燒給死人,好讓他們在陰間裡使用。這屬於一廂情願的做法。

  基督徒相信人死後會復活,不過我們所講的復活是另一種生命,對於這新生命,聖經著墨不多,今天的讀經中,耶穌說屆時人不娶不嫁,不會再死,好像天使一樣;保祿在書信中亦提過人會得到一個不朽的身體、一個屬靈的生命;默示錄形容人要進入一個新天新地,那裡沒有眼淚、沒有悲傷──聖經論及復活的情況就只有這麼多。今日科學發達,幾乎事事皆可精準地把握,連帶死後的情況人也想清楚知道,忘記人的有限。死亡正顯示出人的有限性,打破人是萬能的神話,死後的生命更超出人理性的範圍,須靠信仰去把握。基督徒承認死後有生命,但知道這生命並不能以有限的語言精準地描繪出來,必須靠啟示去領悟,正如保祿所說:「天主為愛祂的人所準備的,是眼所未見,耳所未聞,人心所未想到的。」(格前2:9)這份神秘感更增加我們的嚮往,同時不會把一切希望放在此生。

  相信復活、相信永生會使我們充滿希望和愛心去生活。願今天的讀經,能使我們滿有信心地頌唸──「我期待死人的復活,及來世的生命,亞孟。」

Posted: November 10, 2019

吳智勳神父

 
吳智勳神父是香港耶穌會㑹士,一九七九年於香港晉鐸。他曾任耶穌㑹香港澳門會長,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舍監,現任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倫理神學及中國哲學史教授,香港大學聖安多尼堂區上智之座小堂主任司鐸,及神學雜誌《神思》主编。著作有:《基本倫理神學》,《和平綸音:主日及節日講道》,《耶穌基督普遍救恩:基督徒倫理本地化探索》。 Rev. Fr. Robert Ng Chi-Fun, ordained in 1979, is a Jesuit priest in Hong Kong. He was Chairma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in Hong Kong and Macau and Warden of “Ricci Hall” hostel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rrently, he is Professor of Moral Theology and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and Rector of Our Lady Seat of Wisdom Chapel at St. Anthony's Parish. He is also Editor-in-chief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heological magazine Meditation. His publications include: Fundamental Moral Theology, Speak of Peace: Sunday and holiday homilies, and The Universality of Salvation in Jesus Christ. 吳智勳神父專訪(一): 道德導航儀 吳智勳神父專訪(二): 愛在臨終時


其他主日反省

「深信天主許諾使人復活」(加下 7:14) Susanna Mak

當我們穿越人生的山嶺和幽谷時,讓我們將目光從自己的黑暗轉向基督的光明。

繼續閱讀 >
我們有多少人會明白到從死者中復活是我們基督宗教信仰的核心? May Tam

基督的復活和人能從死者中復活的信念就像指標一樣,指向我們的目的地:天上的家, 我們開始永生的地方。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