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兩句詩句正是第二十五主日丙年福音的寫照。第一篇讀經講述有錢人的奢華生活,先知時代富人的生活跟現代富人的生活互相映照。

大部份在加拿大生活的人,都會開車往不同地方去,因此我們遇到窮人的機會較低。欠缺和窮人或無家可歸者相遇的經驗,令我們很難明白他們所遇到的困難。夏天時烈日當空所經歷的酷熱,冬天時所承受的刺骨寒風,他們是怎樣熬過去的呢?事實上,部份無家者的確會在酷熱或寒冬下死去。

許多年前,當我的女兒還是八、九歲時,電視上播放著宣明會講述非洲貧困兒童生活的片段。他們欠缺食物和水,而且營養不良,身患不同疾病。女兒要求我關掉電視。我問她為什麼。她答說:「這片段令我憂愁,我覺得不舒服。」我問:「你是否可以找一個方法幫助他?」她答說:「我只是一個八歲的小孩子,怎樣能幫助他們?」我說:「很簡單,你若不再喝汽水,除非那汽水是隨餐附送,那麼我就把喝汽水的一塊錢捐給宣明會。每天一塊錢,一個月三十塊錢便足夠資助一個貧窮兒童的生活費用。就是一個這樣簡單的決定,我們便資助了一個小朋友。現在我的女兒已經四十歲了,我很喜悅的告訴大家:她很少喝汽水。

有時我到聖堂參加中午彌撒,彌撒後很多時會遇到一個人站在聖堂門口,問:「你有沒有硬幣,可否給我一塊錢或兩塊錢去買一杯咖啡?」一、兩塊錢現在連一個漢堡包也買不到,怎樣充飢呢?所以有時我會邀請他到對面的漢堡包連鎖店,讓他隨便叫一個午餐,我也會叫一個午餐。這樣做好嗎?可能比給一、兩塊錢那個人好一些。在下筆寫這篇反省的時候,我問自己:問他可否同桌一起吃午餐,是否更有愛德呢?

主,請醫治我的心盲,使我看到貧窮的人也是祢的子女,是我在基督內的弟兄姊妹。我的愛德是何等微不足道。事實上,當我對窮人仍然有既定的想法時,我這些還算愛德嗎?

過往的同一聖言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