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常年期第廿六主日:拉匝祿的啟示

常年期第二十六主日

亞毛斯先知書 6:1, 4-7

全能的上主這樣說:「那些安身於熙雍,自恃於撒瑪黎雅山,自命為諸民之首的人,是有禍的。他們躺在象牙床上,橫臥在軟榻上,吃著羊群中的羊羔,及牛欄中的牛犢,伴著琴聲吟詠,自比達味,發明樂器,大碗喝酒,以上等的油抹身,但對若瑟的崩潰,卻漠不關心。為此,這些人,現在就要先被擄去;放蕩不羈者的狂歡,也就完了。」

弟茂德前書 6:11-16

天主的人哪!你要追求正義、虔敬、信德、愛德、堅忍和良善;要努力打這場有關信仰的好仗;要爭取永生。你正是為此而蒙召,並為此,在許多證人面前,宣示了你那美好的誓言。我在使萬有生活的天主前,及在曾對般雀比拉多宣示過美好誓言的基督耶穌前,命令你:務要保守這訓令,不受玷污,無可指摘,直到天主在預定的時期,使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顯現出來。天主是那真福、唯一全能者,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獨享不死不滅者,住於不可接近的光明中,沒有人看見過,也不能看見的。願尊威和永遠的權能,歸於他!阿們。

路加福音 16:19-31

那時候,耶穌對法利塞人說:「有一個富翁,身穿紫紅袍及細麻衣,天天奢華宴樂。另有一個乞丐,名叫拉匝祿,滿身瘡痍,躺臥在富翁的大門前。拉匝祿指望得到從富翁桌上掉下的碎屑充飢,但只有狗來舔他的瘡痍。那乞丐死了,天使把他送到亞巴郎的懷抱裡。那個富翁也死了,被人埋葬了。「那富翁在陰間,痛苦地舉目一望,遠遠看見亞巴郎,及在他懷中的拉匝祿,便喊叫說:父親亞巴郎!可憐我吧!請打發拉匝祿,用他的指尖,蘸點水,來涼潤我的舌頭,因為我在這火燄中,非常痛苦。「亞巴郎說:孩子,你應記得,你活著的時候,已享盡了你的福,而拉匝祿同樣也受盡了苦。現在,他在這裡受安慰,而你應受苦了。除此之外,在我們與你們之間,隔著一個巨大的深淵,就算有人願意,從這邊去到你們那邊,也不可能,從那邊來到我們這邊,也不可能。「那富翁說:父親!那麼,就請你打發拉匝祿到我家去,因為我有五個兄弟,叫拉匝祿警告他們,免得他們也來到這痛苦的地方。「亞巴郎說:他們自有梅瑟及先知,讓他們聽從好了。「那富翁說:不,父親亞巴郎!倘若有人從死者中,到他們那裡,他們必會悔改。「亞巴郎給他說:如果他們不聽從梅瑟及先知,縱使有人從死者中復活,他們也不會信服。」

主日講道

  路加福音是社會性最強的,時時表現出對財富的嫌惡及對窮人的關懷,並明確聲明「貧窮的人是有福的」 和「富貴的人是有禍的」。今日的比喻是路加所獨有,極有可能是向著撒杜塞人而說的,因為他們多半富有,而且極多做司祭;他們不信死人的復活和來世的生命,故傾向現世的享樂。比喻似乎是向著這類人而說的,但當然也能挑戰我們。

  福音比喻中的人物有名字這是第一次,「拉匝祿」有「天主助佑」的意思。以名字的中文諧音和意義,我們可譯做「賴天佑」,名字已透露出天主對窮人的眷顧。富翁本無姓名,西方後來給他起名叫Dives,這是拉丁文財富的意思,在中國可能稱他「戴金發」。故事很簡單,但不易把握它的深意。難道穿得好、吃得好就要下地獄嗎?不過,當司祭的撒杜塞人卻知道耶穌影射他們。

  比喻中的富翁,過著不相稱的、矛盾的生活。一方面他「身穿紫紅袍和細麻衣」,顯示出司祭的身份,但另一方面他卻「天天的奢華地宴樂」,完全與貧窮的猶太社會背道而馳,而且也不理會法律的要求,既不工作,亦不守安息日。可見他只顧自己享樂,不守法律,也不理天主,更不理別人。

  法律和先知都要求以色列人幫助窮人,而乞丐就是社會上無法照顧自己的人。拉匝祿「滿身瘡痍」,明顯地是個有病的人,無法假裝,有狗來舐他的瘡痍,他也弱到無力趕走。這個乞丐就在富翁的門口,即在富翁必經的路上,他不可能見不到。拉匝祿要求的,只是桌上掉下來的碎屑,通常是給狗吃的,但也得不到。這個富翁是認識拉匝祿的,因為比喻中他兩次叫出拉匝祿的名字。這個連舉手之勞也見死不救的人,自然得到他的報應。拉匝祿雖然沒有做過甚麼偉大的事,但能在亞巴郎的懷裡受安慰,只因他在世時「受盡了苦」,可見天主如何善待受苦的人。為那些時常質疑痛苦價值的人,這裡可以得到一些啟示。

  故事至此本來可以完結,但為了撒杜塞人及後來的聽眾,比喻加上下半部。拉匝祿死後,「天使」把他送到亞巴郎的懷裡。此乃教訓撒杜塞人不要不信天使的存在,或質疑有永生,死後的生命是承受著今生的果。以色列人自恃有亞巴郎做祖先,比喻卻指明即使呼叫「父親亞巴郎」,也無際於事。富翁要求亞巴郎打發拉匝祿回去警告他的五個兄弟,免得他們重蹈覆轍。亞巴郎的回應是,如果他們連舊約梅瑟和先知的要求也不能守,遑論新約中耶穌從死者中復活,他們更不會相信。梅瑟與先知要求以色列人善待有需要的兄弟,那麼明顯的啟示都不能守,又怎能期望不信有復活的撒杜塞人去相信耶穌基督的復活?

  比喻在當時是有特定的對象,亞巴郎雖然沒有打發拉匝祿回去警告那五個兄弟,但實際上,那五人是獲得警告的,因為那「五個兄弟」在場聆聽耶穌的比喻,只要他們回去善待周圍有需要的兄弟姊妹,他們便算明白耶穌的教訓。那五個兄弟亦能夠指我們,可見拉匝祿與富翁雖是虛構的人物,但那五個兄弟卻是活生生的真人。

  我們可能生活上沒有做不准做的事,如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等,就以為了不起。倘若我們完全不理會一些應做的事,生活只為自己打算,天主地位很低,又不關心別人的需要,即使他們就在自己身旁,我們便是富翁的翻版。

  讓我們求天主幫助我們明白自己就是「五個兄弟」中的一個,比喻也為我們而說的。只要我們注意聖言的要求,又有憐憫心關懷別人的需要,我們實在不必有死去的親人奇蹟性地報夢,才會相信人生不應只顧享樂,還有比享樂更重要的事要做。

Posted: September 29, 2019

吳智勳神父

 
吳智勳神父是香港耶穌會㑹士,一九七九年於香港晉鐸。他曾任耶穌㑹香港澳門會長,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舍監,現任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倫理神學及中國哲學史教授,香港大學聖安多尼堂區上智之座小堂主任司鐸,及神學雜誌《神思》主编。著作有:《基本倫理神學》,《和平綸音:主日及節日講道》,《耶穌基督普遍救恩:基督徒倫理本地化探索》。 Rev. Fr. Robert Ng Chi-Fun, ordained in 1979, is a Jesuit priest in Hong Kong. He was Chairma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in Hong Kong and Macau and Warden of “Ricci Hall” hostel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rrently, he is Professor of Moral Theology and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and Rector of Our Lady Seat of Wisdom Chapel at St. Anthony's Parish. He is also Editor-in-chief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heological magazine Meditation. His publications include: Fundamental Moral Theology, Speak of Peace: Sunday and holiday homilies, and The Universality of Salvation in Jesus Christ. 吳智勳神父專訪(一): 道德導航儀 吳智勳神父專訪(二): 愛在臨終時


其他主日反省

富人與窮人 Ben Cheng

財富為我們帶來什麼挑戰?天主在世間的公義,主要關注的是什麼?讓我們來看看本主日的讀經。

繼續閱讀 >
我們怎樣關懷窮人 Fr. Justin Huang

我要宣布一個令人高興的消息,它提醒我們要做一些關於聖經的反思。去年,我們談到對窮人的關懷,談到耶穌對路邊瞎眼的乞討者的憐憫,他讓門徒成為中間人,也正是他們把乞討者帶到了耶穌面前。我們說,為了符合我們的堂區願景,就像耶穌一樣地去愛,現在是時候付諸行動了,我們決定把每年收集的奉獻的十分之一捐贈給那些有需要的人。在那之前的一年,我們請每個人提供反饋,看大家是否覺得天主在呼喚我們這樣做:有100多人回應說「很好」,而7人持保留意見。去年,我們請你給我們一些建議,關於天主要我們支持機構。

繼續閱讀 >
大門前的拉匝祿 Ben Cheng

天主教的社會公義教導提醒我們,不能對貧苦的人漠不關心,要處處為他們着想。天主吩咐我們用祂賜給我們的禮物為大眾謀福旨,首要的是顧及大家的共同利益。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