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怎樣關懷窮人

常年期第二十六主日

亞毛斯先知書 6:1, 4-7

全能的上主這樣說:「那些安身於熙雍,自恃於撒瑪黎雅山,自命為諸民之首的人,是有禍的。他們躺在象牙床上,橫臥在軟榻上,吃著羊群中的羊羔,及牛欄中的牛犢,伴著琴聲吟詠,自比達味,發明樂器,大碗喝酒,以上等的油抹身,但對若瑟的崩潰,卻漠不關心。為此,這些人,現在就要先被擄去;放蕩不羈者的狂歡,也就完了。」

弟茂德前書 6:11-16

天主的人哪!你要追求正義、虔敬、信德、愛德、堅忍和良善;要努力打這場有關信仰的好仗;要爭取永生。你正是為此而蒙召,並為此,在許多證人面前,宣示了你那美好的誓言。我在使萬有生活的天主前,及在曾對般雀比拉多宣示過美好誓言的基督耶穌前,命令你:務要保守這訓令,不受玷污,無可指摘,直到天主在預定的時期,使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顯現出來。天主是那真福、唯一全能者,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獨享不死不滅者,住於不可接近的光明中,沒有人看見過,也不能看見的。願尊威和永遠的權能,歸於他!阿們。

路加福音 16:19-31

那時候,耶穌對法利塞人說:「有一個富翁,身穿紫紅袍及細麻衣,天天奢華宴樂。另有一個乞丐,名叫拉匝祿,滿身瘡痍,躺臥在富翁的大門前。拉匝祿指望得到從富翁桌上掉下的碎屑充飢,但只有狗來舔他的瘡痍。那乞丐死了,天使把他送到亞巴郎的懷抱裡。那個富翁也死了,被人埋葬了。「那富翁在陰間,痛苦地舉目一望,遠遠看見亞巴郎,及在他懷中的拉匝祿,便喊叫說:父親亞巴郎!可憐我吧!請打發拉匝祿,用他的指尖,蘸點水,來涼潤我的舌頭,因為我在這火燄中,非常痛苦。「亞巴郎說:孩子,你應記得,你活著的時候,已享盡了你的福,而拉匝祿同樣也受盡了苦。現在,他在這裡受安慰,而你應受苦了。除此之外,在我們與你們之間,隔著一個巨大的深淵,就算有人願意,從這邊去到你們那邊,也不可能,從那邊來到我們這邊,也不可能。「那富翁說:父親!那麼,就請你打發拉匝祿到我家去,因為我有五個兄弟,叫拉匝祿警告他們,免得他們也來到這痛苦的地方。「亞巴郎說:他們自有梅瑟及先知,讓他們聽從好了。「那富翁說:不,父親亞巴郎!倘若有人從死者中,到他們那裡,他們必會悔改。「亞巴郎給他說:如果他們不聽從梅瑟及先知,縱使有人從死者中復活,他們也不會信服。」

主日講道

我要宣布一個令人高興的消息,它提醒我們要做一些關於聖經的反思。去年,我們談到對窮人的關懷,談到耶穌對路邊瞎眼的乞討者的憐憫,他讓門徒成為中間人,也正是他們把乞討者帶到了耶穌面前。我們說,為了符合我們的堂區願景,就像耶穌一樣地去愛,現在是時候付諸行動了,我們決定把每年收集的奉獻的十分之一捐贈給那些有需要的人。在那之前的一年,我們請每個人提供反饋,看大家是否覺得天主在呼喚我們這樣做:有100多人回應說「很好」,而7人持保留意見。去年,我們請你給我們一些建議,關於天主要我們支持機構。

今天,我們準備捐出這筆錢。我們去年的年度募集是四十一萬四千元,所以我們今年會捐出四萬一千四百元-大家覺得怎麼樣?理論上,也許10 分之1聽起來容易,但放棄4萬1千400元會讓我們猶豫不決。我們不習慣把那麼多錢送人。我們有些人可能會想:我們也需要那筆錢。

這正是我們今天聽到天主的話語。福音一開始提到「愛好金錢的法利賽人」。耶穌對他們講了下面這個比喻。但我們需要捫心自問:我們愛錢財嗎?我們都不會這麼說 是。但我們不敢放手,不敢奢侈地花在在別人身上,我們喜歡安全感。我不知道法利賽人會不會說同樣的話:「我們不愛錢財。」如果我們要求他們把收入的百分之十捐給窮人,他們也會猶豫。

比喻是這樣開始的:「有一個富人穿著紫色和細麻布衣服,每天都吃得很豐盛。」在他的門前躺著一個窮人,名叫拉匝祿,渾身是瘡,他渴望以富人桌子上掉下來的麵包來充飢;甚至狗也會來舔他的瘡。」

富人的「紫色」衣著足見他與皇族有關;他不只是定期宴請,而是「每天」大吃大喝;「他的門」是說他們與其他人隔離的意思。拉匝祿「躺」在門前,但字面上說他被丟棄在在那裡,可能是因為他是殘疾的關係。他快餓死了。他想要的麵包屑是有錢人「用來洗手然後扔掉的麵包」。而狗舔他的瘡是對猶太人的侮辱。

「那乞丐死了,天使把他送到亞巴郎的懷抱裡。那個富家人也死了,被人埋葬了。他在陰間,在痛苦中舉目一望,遠遠看見亞巴郎及他懷抱中的拉匝祿,便喊叫說:父親亞巴郎! 可憐我罷! 請打發拉匝祿用他的指頭尖,蘸點水來涼潤我的舌頭,因為我在這火焰中極甚慘苦。」

他人之後還只為自己尋求憐憫。」 你知道這個有錢人最糟糕的地方是什麼嗎?他知道有拉匝祿的名字!每天,當他照顧自己的時候,他知道那個人被他忽略著。

那富人認為稱亞巴郎為父親,是猶太人的一份子就足夠了,但事實並非如此。洗者約翰早些時候說過:「結出與悔改相稱的果實吧! 你們心裡不要以為:我們有亞巴郎為父。」

亞巴郎說: 「孩子,你應記得你活著的時候,已享盡了你的福,而拉匝祿同樣也受盡了苦。現在,他在這裡受安慰,而你應受苦了。除此之外,在我們與你們之間,隔著一個巨大的深淵,致使人即便願意,從這邊到你們那邊去也不能,從那邊到我們這邊來也不能。」

教宗本篤十六世說這個寓言是關於一種覺醒。耶穌試圖喚醒我們。 「天主想要帶領我們…。走向真正的智慧…。辨別真正的善。」我們用我們的錢財做的事情也是一種覺醒。這是非常積極的事情!這是基督徒應該做的,這是教會應該做的!

以下是其他一些考慮:

1) 我們需要一個教區中心。我想要它,因為它可以讓我們在一個美好的環境中聚會,從而為我們的社區帶來新的靈性生活。我相信天主希望我們擁有它。但那些有需要的人也可以使用這4萬1千4百元。

2) 慷慨並不是用我們付出多少來衡量的,而是用它所需要的犧牲來衡量的。犧牲的給予,我們在這裡反復談論的原則,意味著它必須感到傷痛───這是我們像耶穌一樣給予的標誌。

3) 在最後晚餐中,耶穌問門徒:「當我派你們出去的時候,沒有錢包,沒有袋子,沒有拖鞋,你們缺少什麼嗎?」他們說,「沒有。」所以,想一想:當我們以前做出犧牲的時候,我們是否缺少任何東西?我問了Angela Cheung,她向我們的堂區中心捐贈了5萬5 千元,這筆錢來自她出售房子的利潤,並讓我們開始了有史以來最好的一年籌款,「當你捐款的時候,你還缺什麼嗎?」她說,「絕對沒有。我的心很平靜。我不覺得有經濟負擔。什麼都不缺。」 4)我們不應該認為這是我們堂區的額外工作。我們需要開始認為百分之十隻是我們預算的一部分,我們已經解釋了原因。

我們現在的季節是為使命而生Made for Mission,有一件我們想要慶祝的靈性恩賜:給予的恩賜。有些基督徒興高采烈地將金錢和物質物品慷慨地給予那些有需要的人;他們發現錢,賺到錢,或者金錢莫名其妙的來到他們身邊,他們就又可以把它捐出去。

曾經有一個名叫伊迪絲Edith的寡婦,她在退休前兩年經歷了皈依。顯然,Sherry Weddell說顯然她正在經歷她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捐出了數千元。 「她笑了,說:『如果我的孩子知道我捐了多少錢,他們會把我關起來的!…。』我真的不能比天主慷慨!一旦我把錢送出去,它就會以最意想不到的方式不斷地回到我這裡。政府兩次聯繫我,說他們欠我錢。這樣的事, 你們誰聽說過?

要有這種靈性上的恩賜,我們不需要富有。只是天主經常用我們來為別人做打算,我們知道他會照顧我們,而我們也享受照顧別人的感覺。
當有人為我們的朝拜聖體小堂裝修捐款時,有人對他表示感謝時,他說,「沒關係,這讓我想要付出更多。」慷慨是美好和快樂的。
我們祈禱,如果我們堂區慷慨,我們會更好地在世界上為耶穌作見證,幫助把人們帶到祂面前。

這個比喻告訴我們: 我們必須做出決定,因為死後就太晚了。這就是錢的去向, 歌頌主(平板屏幕概述了接受者、金額以及他們把捐款的用途)。我們尊重我們去年闡明的四個標準:1)我們不向違反自然規律的團體提供資金;2)我們優先考慮天主教團體,不是因為我們不支持非天主教團體,而是主要是因為天主教慈善機構傾向於依賴天主教徒;3)我們優先考慮生命權;4)我們幫助本地的慈善機構,因為他們在我們的後院。

讓我們以一張美麗的畫面結束。我們是一個飢餓的家庭,我們有一條麵包。我們把它切成十片,然後送出一片,即使我們需要全部十片。事情是這樣的:如果我們的手緊緊握住這十片,就是為什麼我們不能得到天主想要給我們的東西的原因。為了領受天主的愛和祝福,我們必須張開雙手 給出祂 已經給了我們的, 然後, 去領受。

Posted: September 29, 2019

Fr. Jusin Huang

 
Fr. Justin grew up in Richmond, BC, the third of three brothers. Though not raised Catholic, he started going to Mass when he was 13. After a powerful experience of God’s love through the Sacrament of Reconciliation, he felt called to the Holy Priesthood at the age of 16.


其他主日反省

富人與窮人 Ben Cheng

財富為我們帶來什麼挑戰?天主在世間的公義,主要關注的是什麼?讓我們來看看本主日的讀經。

繼續閱讀 >
丙常年期第廿六主日:拉匝祿的啟示 吳智勳神父

路加福音是社會性最強的,時時表現出對財富的嫌惡及對窮人的關懷,並明確聲明「貧窮的人是有福的」 和「富貴的人是有禍的」。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