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常年期第廿三主日:貫徹始終的門徒

常年期第二十三主日

智慧篇 9:13-18

有誰能知道天主的計劃,有誰能想像上主的意願?必死的人的思想,常是不定的;我們人的計謀,常是無常的;因為,這必腐朽的肉身,重壓著靈魂;這屬於塵土的寓所,迫使精神多慮。世上的事,我們還難以測度;目前的事,我們還得費力追求;那麼,天上的事,誰還能探究?你如果不賜下智慧,從高天派遣你的聖神,誰能知道你的旨意?這樣,世人的道路,才得修正;眾人才可學習你所喜悅的事,並藉著智慧,獲得救援。

費肋孟書 9-10, 12-17

親愛的弟兄:我這年老的保祿,現在為了基督耶穌,做囚犯的,寧願因著愛德求你,就是為我在鎖鏈中,所生的兒子敖乃息摩,來求你。我現在打發他,回去你那裡,【你收下他,】他是我的心肝。我本來願意將他留在我這裡,叫他替你服事我、這為福音而被囚的人,可是,沒有你的同意,我什麼也不願意做,好叫你的善行,不是出於勉強,而是出於甘心。也許他暫時離開你,是為叫你永遠收下他,不再當一個奴隸,而是超過奴隸,作可愛的弟兄;他為我特別可愛,但為你,不論是肉身方面,或是主方面,更加可愛。所以,如果你以我為同志,就收留他,當作收留我吧!

路加福音 14:25-33

那時候,有一大夥人與耶穌同行,耶穌轉身向他們說:「如果誰來跟隨我,而不惱恨自己的父親、母親、妻子、兒女、兄弟、姊妹,甚至自己的性命,不能做我的門徒。「不論誰,如果不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隨我,不能做我的門徒。「你們當中,誰願意建造一座塔,而不先坐下,籌算費用,看是否有力完成呢?免得他奠基以後,竟不能完工,所有看見的人,都要譏笑他,說:這個人開始建造,但不能完工。「或者一個國王,要去同別的國王交戰,那有不先坐下,運籌一下,看能否以一萬人,去抵抗對方的兩萬人呢?如果不能,就得趁那國王,離得尚遠的時候,派遣使節,去求和。「同樣,你們中不論是誰,如果不捨棄他的一切所有,不能做我的門徒。」

主日講道

今日的福音發生在耶穌講完一連串有關天國的言論後,走向耶路撒冷的途中,祂再重複說明作祂門徒的代價,並以兩個比喻,提醒門徒必須考慮清楚,而且要貫徹始終。

福音記載「許多人與耶穌同行」,同行者並不表示他們就是耶穌的門徒。同行者的動機複雜,有些是有政治野心的,有些是為物質利益的,有些只是湊熱鬧的。耶穌在短短兩三年間已名滿天下,既懂治病,又能驅魔;不但詞鋒凌厲,使對手啞口無言,又能增添食糧,解決飢餓問題,故此是個理想的領導人物。有復國野心的,希望耶穌趕走羅馬人,恢復全盛時期的以色列王國;為物質利益的,希望耶穌解決他們的衣食問題,脫離貧困的生活;那些好奇湊熱鬧的,特別常被人看輕的加里肋亞人,很想看看一位自學的同鄉,如何深入腹地,挑戰學富五車的當權人,他們樂於跟隨祂往耶路撒冷去目睹這場世紀之戰。

耶穌沒有利用當時人數眾多的同行者為自己壯聲勢,反而用嚴厲的話去強調門徒的代價:

(一)認清優次:耶穌認識自己的身份,故要求門徒把祂放在最高的位置,甚至超過自己及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兄弟姊妹。以色列人早知道要全心、全靈、全意愛天主在萬有之上,耶穌正是要求跟隨者如此愛祂。原文用了「惱恨」一詞,更具震撼性。耶穌並沒有叫人不愛父母及家人,祂要門徒認清優次所在,發生衝突時,人應為了最高的優次而犧牲較低的價值。

(二)門徒要付出極大的犧牲:耶穌形象化地用十字架的痛苦去形容犧牲的程度。今天的十字架往往是美的象徵,不少新潮人士以此為裝飾品。但在耶穌的時代,十字架是極殘酷的刑罰,比中國的凌遲、炮烙等酷刑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是羅馬人加諸被統治的人身上的極刑,一般人都非常害怕。耶穌說這話時,群眾一定鴉雀無聲,心寒戰慄,明白要求的嚴厲。

跟著耶穌用「建臺」與「交戰」兩比喻,強調門徒必須考慮清楚,不要憑一時衝動而行事。建築商為了利益,國王為了戰勝,尚且考慮清楚,不做蝕本生意,不打無把握的仗,基督徒應比他們更認真、更嚴肅地考慮,否則半途而廢比不做更浪費。

福音的話對我們仍具刺激作用。基督徒(包括天主教徒、基督教徒、東正教徒)佔了世界人口三份之一有多,與基督同行的人的確不少,但有多少真正是祂的門徒?昔日很多人懷著不正當的動機與耶穌同行,今日又何嘗不是?多少操守甚差的政客在大選前頻頻出現於教會圈子中,多少父母在子女進了教會名校後不再在聖堂出現,幸好今天少了為了吃教或為了墳地而領洗的教徒。福音中耶穌三次說那些不願犧牲的、未能把耶穌放在最高優次的「不配做我的門徒」。為那些別有用心的、不認真的、遊戲人間的,耶穌嚴肅地、簡單地說:「你不配!」

耶穌並非一個全無幽默感的人,不過碰到重要時刻,祂會鄭重的宣示天主的意思。祂要求門徒認識祂天主性的身份,必須全心、全靈、全意愛祂,把祂放在一切之上。因此,追隨祂是一件嚴肅的事情,容不下不守清規、左右逢源、本小利大、取巧型、漫畫型的基督徒,好像一位虔敬的佛教徒,不會太賞識常吃狗肉的濟公一樣。十字架是要放在肩上的,而非放在胸前的裝飾。除非我們曾為耶穌付出代價,我們不會明白今日福音的話,也未算是耶穌的門徒。

Posted: September 8, 2019

吳智勳神父

 
吳智勳神父是香港耶穌會㑹士,一九七九年於香港晉鐸。他曾任耶穌㑹香港澳門會長,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舍監,現任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倫理神學及中國哲學史教授,香港大學聖安多尼堂區上智之座小堂主任司鐸,及神學雜誌《神思》主编。著作有:《基本倫理神學》,《和平綸音:主日及節日講道》,《耶穌基督普遍救恩:基督徒倫理本地化探索》。 Rev. Fr. Robert Ng Chi-Fun, ordained in 1979, is a Jesuit priest in Hong Kong. He was Chairma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in Hong Kong and Macau and Warden of “Ricci Hall” hostel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rrently, he is Professor of Moral Theology and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and Rector of Our Lady Seat of Wisdom Chapel at St. Anthony's Parish. He is also Editor-in-chief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heological magazine Meditation. His publications include: Fundamental Moral Theology, Speak of Peace: Sunday and holiday homilies, and The Universality of Salvation in Jesus Christ. 吳智勳神父專訪(一): 道德導航儀 吳智勳神父專訪(二): 愛在臨終時


其他主日反省

天主的旨意是甚麼?為何跟隨主旨是如此困難? Susanna Mak

「有死的人的思想,常是不定的,我們人的計謀常是無常的」(智 9:14)

繼續閱讀 >
是誰值得我們完全的,無條件的順服? May Tam

祇有耶穌才有理由要求跟隨祂的人棄絕,斷絕與他人的關係,放棄所有。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