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年常年期第四主日:喜訊的障礙

常年期第四主日

耶肋米亞先知書 1:4-5,17-19

在約史雅時代,上主對我說:「我還沒有在母腹內形成你以前,我已認識了你;在你還沒有出離母胎以前,我已祝聖了你,選定了你作萬民的先知。「你要束上腰,起來,向他們傳述我所命令你的一切。在他們面前,你不要畏懼,免得我在他們面前,令你畏懼。「看啊,我今天使你成為堅城、銅牆、鐵壁,以對抗猶大君王、首領、司祭和當地的人民。「他們要攻擊你,卻不能得勝你,因為有我與你同在,協助你。」——上主的話。

格林多前書 12:31-13:13

弟兄姊妹們:你們該熱切追求那更大的恩賜。我現在把一條更高超的道路指示給你們。我若能說人間的語言,和能說天使的語言;但我若沒有愛,我就成了個發聲的鑼,或發響的鈸。我若有先知之恩,又明白一切奧秘和各種知識;我若有全備的信心,甚至能移山;但我若沒有愛,我什麼也不算。我若把我所有的財產,全施捨了,我若捨身投火被焚;但我若沒有愛,為我毫無益處。愛是含忍的,愛是慈祥的,愛不嫉妒,不誇張,不自大,不作無禮的事,不求己益,不動怒,不圖謀惡事,不以不義為樂,卻與真理同樂: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永存不朽;而先知之恩,終必消失;語言之恩,終必停止;知識之恩,終必消逝。因為我們現在所知道的,只是局部的;我們作先知所講的,也只是局部的;及至那圓滿的,一來到,局部的,就必要消逝。當我是孩子的時候,說話像孩子,看事像孩子,思想像孩子;幾時我長大成人,就把孩子的事丟棄了。我們現在是藉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的觀看了。我現在所認識的,只是局部的,那時,我就要全認清了,如同我全被認清一樣。現今存在的,有信、望、愛這三樣,但其中最大的,就是愛。——上主的話。

路加福音 4:21-30

那時候,耶穌在會堂裡開始講道:「你們剛才聽過的這段聖經,今天應驗了。」眾人都稱讚他,驚奇他口中所說動聽的話;並且說:「這不是若瑟的兒子嗎?」耶穌回答他們說:「你們必定要對我說這句俗語:醫生,醫治你自己吧!我們聽說你在葛法翁所做的一切,也當在你的家鄉這裡做吧!」耶穌又說:「我實在告訴你們:沒有一個先知,在本鄉受悅納的。我實在告訴你們:在厄里亞時代,天閉塞了三年零六個月,遍地起了大飢荒,在以色列原有許多寡婦,厄里亞並沒有被派到她們當中任何一個那裡去,而只到了漆冬匝爾法特的一個寡婦那裡。在厄里叟先知時代,在以色列有許多痳瘋病人,他們中沒有一個得潔淨,只有敘利亞的納阿曼。」在會堂中聽見這番話的人,都憤怒填胸,起來把耶穌趕出城外,拉他到山崖上——他們的城是建在山上的——要把他推下去。他卻由他們中間過去,走了。

主日講道

   今日的福音是上星期的延續,上主日的福音提到耶穌回到本鄉的會堂,站起來誦讀依撒意亞先知的說話,藉這些話講出自己的使命,亦即每一個基督徒的使命。今日耶穌繼續講下去,祂所講的很特別,很有力,但亦很刺耳,令祂的同鄉無法接受,要拉祂出城推下山。可以說耶穌不受自己本鄉人的歡迎,究竟為什麼他們不接受耶穌的喜訊?

  首先耶穌沒有滿足同鄉的願望。多數人在心底都傾向想「留名」,想出人頭地,有些人甚至覺得名聲比財富更重要。若自己本身沒有甚麼能力去「立德、立功、立言」,便依賴其他東西使自己揚名。比方,某名人是我的同鄉或校友;又或有什麼名人來過我的地方,喝過我煮的涼茶,與我拍過照等等。納匝肋是一個藉藉無名的地方,沒發生過什麼大事,也沒出過什麼大人物。若望福音曾記載:當斐理伯把耶穌介紹給納塔乃耳時,後者曾很輕挑不屑的說:「從納匝肋還能出什麼好事嗎?」(若 1:46)。不過,納匝肋出了個耶穌,此人在外面成了名人,現在衣錦還鄉,所以他們今天特別來捧祂的場,希望祂能在納匝肋做一些特別的事或行一些奇跡,令自己也能沾光。但是耶穌並沒有滿足他們的要求,使他們大失所望。還有就是他們多少有點妒忌耶穌有今天的成就,祂只是一個木匠的兒子,沒有受過甚麼教育,現在竟然當了師傅,有大批門徒前呼後擁的,在祂的身邊,便顯得自己平庸了。
     
  另一個拒絕耶穌的原因,就是受到狹窄民族主義所影響。多數以色列人希望耶穌所傳的喜訊只傳給他們,行奇跡只給自己人,因為只有以色列人是天主的選民。但耶穌今天的訊息很清楚:祂的福音是為所有的人,祂行的奇跡亦是為所有的人。路加特別強調福音的大公性,所以路加記載今天耶穌挑戰祂的同鄉,祂所舉的例子:先知厄里亞和厄里叟都有向外邦人行奇跡,反而沒有幫助自己人。這些是聖經的事跡,以色列人不能否認,耶穌挑這些說出來,令他們尷尬。耶穌這種不妥協的態度令祂的同鄉從歡迎祂轉變為憎恨祂,甚至失去了理智,想把祂推下山,雖然當時猶太人已沒有權處死人,但是群眾的煽動使人失去理性,不理後果,做出犯法的行為。
    
  當我們反省整件事,便會發現原來耶穌在傳福音時也有挫敗的經驗,但耶穌並沒有因此而失望。祂也沒有採取一種妥協的態度,改變真理去迎合別人的口味,因為真理是不能妥協的。這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訊息:我們每一個人在傳福音時都遇過失敗的經驗,今日的記載給我們一個很大的鼓勵,連耶穌都能有這樣的遭遇,何況是我們呢?此外,我們可以看到每一個人總有他們不接受福音的原因,不論是來自風俗、文化、環境、個性、培育或其他理由,我們總要接納別人的有限性,不過我們不會改變福音去迎合他們,真理是不需要妥協的。
  
  再看今天讀經一和讀經二所說的,我們更加可以得到安慰。如果把第一篇讀經用在自己身上,則天主說祂特別選中了我們作萬民的先知,我們必須傳述祂的意思;既然這是天主給我們的責任,那麼,無論我們遇到什麼困難挫折,都不須驚惶失措,天主必作我們的堡壘支持我們,沒有任何東西能戰勝我們,這份信德使我們立於不敗之地。另外,第二篇讀經是聖保祿的「愛德頌」,基督徒要以無比的愛德,對待不接受福音的人。如聖保祿所說,要對他們忍耐、慈祥、不動怒、不計較他們的過錯、並且能包容、相信、盼望。聖保祿特別提到「忍耐」,以忍耐開始,也以忍耐結束對愛的描述。我們要像聖保祿一樣有這樣大忍耐的愛心,去接受那些暫時不能接納耶穌基督福音的人,等候更好的時機。

  願我們緊記今天福音的訊息:任何時候傳福音都有障礙,基督徒必須持守真理,既不妥協,也不失望,堅信基督的愛必獲最後勝利。

Posted: February 3, 2019

吳智勳神父

 
吳智勳神父是香港耶穌會㑹士,一九七九年於香港晉鐸。他曾任耶穌㑹香港澳門會長,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舍監,現任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倫理神學及中國哲學史教授,香港大學聖安多尼堂區上智之座小堂主任司鐸,及神學雜誌《神思》主编。著作有:《基本倫理神學》,《和平綸音:主日及節日講道》,《耶穌基督普遍救恩:基督徒倫理本地化探索》。 Rev. Fr. Robert Ng Chi-Fun, ordained in 1979, is a Jesuit priest in Hong Kong. He was Chairma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in Hong Kong and Macau and Warden of “Ricci Hall” hostel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rrently, he is Professor of Moral Theology and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and Rector of Our Lady Seat of Wisdom Chapel at St. Anthony's Parish. He is also Editor-in-chief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heological magazine Meditation. His publications include: Fundamental Moral Theology, Speak of Peace: Sunday and holiday homilies, and The Universality of Salvation in Jesus Christ. 吳智勳神父專訪(一): 道德導航儀 吳智勳神父專訪(二): 愛在臨終時


其他主日反省

我從哪裡來?我往何處去?我的目的是什麼?我究竟是誰? Susanna Mak

我們為天主所選,天主所愛;天主認識我、形成我、聖化我。天主召叫我們,勇敢地傳播福音;並用信、望、及至為重要的愛,把自由和遠大的目光帶給世人。

繼續閱讀 >
不要怕,且要英勇無懼,因為天主與我們同在! Paul Yeung

路加刻意將這一幕放在耶穌公開傳教的開始是有特別的原因。群眾對耶穌起初的接納及欽佩和之後的排斥中顯出的強烈對比正正就是耶穌整個傳教事業的寫照。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