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我們在那一群人中看見自己?

基督苦難主日(聖枝主日)

依撒意亞先知書 50:4-7

我主上主賜給了我受教的口舌,叫我會用言語,來援助疲倦的人。他每天清晨喚醒我,喚醒我的耳朵,叫我如同學生一樣靜聽。我主上主開啟了我的耳朵。 我並沒有違抗,也沒有退避。我將我背,轉給打擊我的人;把我的腮,轉給扯我鬍鬚的人;對於侮辱和唾污,我沒有遮掩我的面。 因為,我主上主協助我,因此,我不怕蒙羞;所以,我板著臉,像一塊燧石,因為我知道:我決不會受辱。

聖保祿宗徒致斐理伯人書 2:6-11

弟兄姊妹們: 耶穌雖具有天主的形體,並沒有以自己與天主同等,為應當把持不捨的,卻使自己空虛,取了奴僕的形體,與人相似,形狀也一見如人;他貶抑自己,聽命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為此,天主極其舉揚他,賜給了他一個名字,超越其他所有名字,致使上天、地上和地下的一切,一聽到耶穌的名字,無不屈膝叩拜;一切唇舌,無不明認耶穌基督是主,以光榮天主聖父。

這個主日標誌著聖週的開始,讓我們反思上主在世上最後的日子中遇到的不同人群。按今天的讀經,讓我們從衪凱旋進入耶路撒冷開始。

耶穌遇見的第一群人,是來耶路撒冷慶祝一年一度逾越節的人。他們一定聽說過納匝肋人耶穌, 這位師傅和顯奇跡者。他們看到門徒們的熱忱,期望耶穌為默西亞。這群人心思不定,容易受當時的情緒影響。儘管他們可能不是直接參與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但他們對耶穌的失望,正反映在他們對耶穌接受審判和死亡時的冷漠和無動於衷。

耶穌接著遇見的是那些帶著刀劍棍棒的群眾。他們來逮捕祂。我們不清楚知道這些人究竟是誰,除了他們是「從司祭長、經師和長老那裡派來的」(在若望福音,他們是士兵和聖殿差役),但我們可以肯定,他們是反對耶穌的那一方。我們可以將這群人,聯想到那些在比拉多跟前,大聲喊叫釋放巴辣巴,並要求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人。像第一群人,他們容易被外在勢力動搖 (參考谷 15:11;瑪27:20)。但與第一群人不同,他們不是冷漠,而是拒絕了祂。

耶穌遇到的第三群人,是當他背十字架到加爾瓦略山,那些在耶路撒冷街上的人。除了耶穌的對頭人,他們大多數是圍觀的人,他們不認識耶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太忙於自己的事情,為逾越節作凖備)。但在這群人中,我們發現基勒乃人西滿接過耶穌的重担,韋羅尼加(根據傳統)抹了衪的臉,和那些跟隨耶穌的婦女在「搥胸痛哭祂」(路23:27)。善良的他們同情耶穌。

最後的是站在耶穌十字架旁的那群人。除了那些旁觀者、士兵和耶穌的對頭人,也有瑪利亞(耶穌的母親)、瑪利亞瑪達肋納、宗徒若望、阿黎瑪特雅人若瑟、百夫長及從加里肋亞就跟隨和服事耶穌的婦女。

朋友,我們在那一群人中看見自己?

我們是否像第一群人,當他們認為天主不符合他們的期望,他們就對祂失去興趣?我們的信德是否單單是情感,只是一時衝動的熱誠?更糟的是,我們是否像第二群人,由於無知,誤會或自身利益,而拒絕天主呢 第三群人又如何?我們會不會太闗注自己的事情,以致不能像西滿和韋羅尼加給上主一些帮助和安慰,我們是否像看熱鬧而不關心真理的人?我們是否像在「搥胸痛哭祂」的婦女? 我們對上主的愛是否岀於同情,而不是真心皈依?我們是否在最後的人群中?我們有足夠的勇氣像百夫長那樣明認耶穌為天主子嗎?或像阿黎瑪特雅人若瑟,大膽地向比拉多要求耶穌的遺體嗎?或像那些婦女,一路跟隨耶穌並站在那裡為衪作證?我們能效法瑪利亞瑪達肋納和宗徒若望,跟隨耶穌直到最後一刻嗎?最後,我們能效法聖母瑪利亞,默默地承受所有的痛苦、屈辱和仇恨,仍完全信靠天主嗎?

朋友,我們看見自己在那一群人中? 今天,耶穌仍在往加爾瓦略山途中,準備為我們再次犧牲。讓我們明智地選擇我們要屬於那一群人,在世界的歷史舞台上,流下自己的足印,就像上述的人群,留下他們的足印一樣。

*參考教宗本篤十六世著《納匝肋人耶穌》第八頁聖週

其他主日反省

神修話語 – 乙年基督苦難主日 何庭耀神父

乙年基督苦難主日,又稱聖枝主日,何庭耀神父給我們講解基督受難的事跡,特別是祂的「臨終七言」。耶穌顯示出祂慈悲的 […]

繼續閱讀 >
主日教理 天主教香港教區
教理中心及教理委員會
教理主題:恆心至終的恩賜
繼續閱讀 >

May Tam

 
May Tam, Bachelor of Social Scienc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Master of Theological Studies (University of Toron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