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年(瑪竇) 常年期第廿七主日:做個感恩的人

常年期第二十七主日

依撒意亞先知書 5:1-7

我要為我的愛友,謳唱一首有關他葡萄園的情歌:我的愛友,有一座葡萄園,位於肥沃的山崗上;他翻掘了土地,除去了石塊,栽種了精選的葡萄樹,園中築了一座守望台,又鑿了一個榨酒池。他原希望葡萄園出產好葡萄,但它卻出產了野葡萄。耶路撒冷的居民和猶大人啊!現在請你們,在我與我葡萄園之間,判別是非:我為我的葡萄園所能做的,還有什麼沒有做到?我原希望它出產好葡萄,為什麼卻出產了野葡萄?現在,我要告訴你們,我將怎樣對待我的葡萄園:我必撤去它的籬笆,讓它被吞噬;拆毀它的圍牆,讓它受踐踏;我要使他變成荒地,不再修剪,不再耕鋤;荊棘和蒺藜,將叢叢而生;並且我要命令雲彩,不再給它降下時雨。萬軍上主的葡萄園,就是以色列家,而猶大人,即是他鍾愛的幼苗。上主原希望正義,看,竟是流血;上主原希望公平,看,卻是冤聲!

斐理伯書 4:6-9

你們什麼也不要掛慮,只在一切事上,以懇求和祈禱,懷著感謝之心,向天主呈上你們的請求;這樣,天主那超乎各種意想的平安,必要在基督耶穌內,固守你們的心思念慮。此外,弟兄們!凡是真實的,凡是高尚的,凡是正義的,凡是純潔的,凡是可愛的,凡是榮譽的,不管是美德,不管是稱譽:這一切,你們都該思念;凡你們在我身上所學得的,所領受的,所聽見的,所看到的:這一切,你們都該實行。這樣,賜平安的天主,必與你們同在。

瑪竇福音 21:33-43

那時候,耶穌對司祭長和民間長老說:「你們再聽一個比喻吧!從前有一個家主,培植了一個葡萄園,周圍圍上籬笆,園內掘了一個榨酒池,築了一座守望台,把它租給園戶,就離開了本國。快到收成的時候,家主打發僕人,到園戶那裡,去收取果子。園戶捉住了僕人,將一個鞭打了,將一個殺死了,將另一個用石頭砸死了。家主再打發一些僕人去,人數比以前還多;園戶也照樣對待了他們。「最後,家主打發自己的兒子,到園戶那裡去。家主心想:他們會敬重我的兒子。「但園戶一看見是兒子,就彼此說:這是繼承人,來!我們殺掉他,我們就能得到他的產業。於是,園戶捉住家主的兒子,把他推到葡萄園外面,殺了。「那麼,當葡萄園的主人回來時,他要怎樣處置那些園戶呢?」司祭長和民間長老回答說:「要凶惡地消滅那些凶惡的人,把葡萄園,另租給按時給他繳納出產的園戶。」耶穌對他們說:「『匠人棄而不用的石頭,反而成了屋角的基石;那是上主的所作所為,在我們眼中,神妙莫測』這句經文,你們沒有讀過嗎?「為此,我對你們說:天主的國,必由你們當中奪去,而交給結果實的外邦人。」

主日講道

 今日福音的比喻是接著上星期的,對象也是司祭長和民間長老。耶穌說這比喻的時候,是祂榮進耶路撒冷之後,並且已經和當權者發生過正面衝突;接二連三的比喻,都是耶穌給予他們震撼性的當頭棒喝。

 比喻本身看似有許多犯駁、不合理的地方。我們會問:究竟有沒有如此野蠻的佃戶?在我們心目中,只有無良地主欺負農民,很少會有兇惡農民欺負地主,所以比喻的故事在現實環境中似乎不太可能發生。我們又會懷疑到底有沒有如此笨的地主,他明知佃戶的行為像流氓,但派遣僕人去時,竟然沒有派其他人同去;而派兒子去時,也沒有派人去保護他,簡直是送羊入虎口。按當時的習慣,如果地主沒有繼承人,那麼租用田地的住客,便可以佔有那些土地,難怪佃戶那麼興奮要殺害主人的兒子。

 我們不能用今天的邏輯去看這故事,因為整個比喻是救恩史的縮影。天主特別優待以色列人,為他們開墾了葡萄園,圍上籬笆,掘了榨酒池,築了瞭望台。這一切都是當時以色列人夢寐以求的東西。天主如此賞識以色列人,並不是因為他們了不起,他們只是個弱小的民族,不能和中國、印度、埃及、巴比倫、希臘、羅馬等著名古國相比。這是天主的選擇,天主的恩寵,沒有其他理由。

 天主揀選了他們之後,對他們極端信任,由他們全權負責自己的產業。當自己派去的使者被鞭打、被殺害後,天主仍懷著信心,希望他們回頭;最後還本著愛心,派自己的兒子去,希望用愛去贏取他們,結果連兒子也被殺。故事中耶穌迫使當權者回答該怎麼做,讓他們定自己的罪。故事一方面定了當權者的罪,另一方面留有餘地,保留他們回頭皈依的機會。耶穌總是等待他們歸來。

 故事中佃戶的行為極不合理,可是不合理的事偏偏會發生。人的罪本身就是不合理、不合邏輯的。天主當日優待了以色列人,今天天主同樣優待了我們,賜我們恩寵,使我們能夠接納祂。可是,我們有感受到這份恩寵的可貴嗎?

 我在中國大陸曾有過趕火車的經驗,當時候車室已擠滿人,候車的乘客只好在火車站外的空地上等候,黑壓壓的坐滿一大群人,而我要在人群中穿插,才能到火車站內。其間我強烈的感受到作為基督徒的幸運。天主為甚麼選擇了我,而沒有選擇我眼前的一大群人?在十二億中國人中,基督徒佔不到百分之一,我作了甚麼,值得天主一再照顧?此後,每當處身於人群之中,感恩之心往往油然而生。

 基督徒都是新佃戶,故事當日是希望猶太人能皈依,今天為我們作新佃戶的,總有警惕作用,天主既如此優待我們,讓我們不要再辜負天主的恩寵,結相稱的果實,做個感恩的基督徒。

吳智勳神父

 
吳智勳神父是香港耶穌會㑹士,一九七九年於香港晉鐸。他曾任耶穌㑹香港澳門會長,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舍監,現任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倫理神學及中國哲學史教授,香港大學聖安多尼堂區上智之座小堂主任司鐸,及神學雜誌《神思》主编。著作有:《基本倫理神學》,《和平綸音:主日及節日講道》,《耶穌基督普遍救恩:基督徒倫理本地化探索》。 Rev. Fr. Robert Ng Chi-Fun, ordained in 1979, is a Jesuit priest in Hong Kong. He was Chairma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in Hong Kong and Macau and Warden of “Ricci Hall” hostel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rrently, he is Professor of Moral Theology and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and Rector of Our Lady Seat of Wisdom Chapel at St. Anthony's Parish. He is also Editor-in-chief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heological magazine Meditation. His publications include: Fundamental Moral Theology, Speak of Peace: Sunday and holiday homilies, and The Universality of Salvation in Jesus Christ. 吳智勳神父專訪(一): 道德導航儀 吳智勳神父專訪(二): 愛在臨終時


其他主日反省

我們能從「以德報怨」教導中領悟到什麼呢? May Tam

釋放自己於不求報復,我們便會成為天主的成全兒女,獲得祂的祝福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