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上主的受難故事是一個「真人秀」的節目,情形會怎樣?

基督苦難主日(聖枝主日)

依撒意亞先知書 50:4-7

我主上主賜給了我受教的口舌,叫我會用言語,來援助疲倦的人。他每天清晨喚醒我,喚醒我的耳朵,叫我如同學生一樣靜聽。我主上主開啟了我的耳朵。我並沒有違抗,也沒有退避。我將我背,轉給打擊我的人;把我的腮,轉給扯我鬍鬚的人;對於侮辱和唾污,我沒有遮掩我的面。因為,我主上主協助我,因此,我不怕蒙羞;所以,我板著臉,像一塊燧石,因為我知道:我決不會受辱。——上主的話。

斐理伯書 2:6-11

弟兄姊妹們:耶穌雖具有天主的形體,並沒有以自己與天主同等,為應當把持不捨的,卻使自己空虛,取了奴僕的形體,與人相似,形狀也一見如人;他貶抑自己,聽命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為此,天主極其舉揚他,賜給了他一個名字,超越其他所有名字,致使上天、地上和地下的一切,一聽到耶穌的名字,無不屈膝叩拜;一切唇舌,無不明認耶穌基督是主,以光榮天主聖父。——上主的話。

路加所載主耶穌基督的受難始末 22:14-23:56

福音作者們敘述耶穌苦難和死亡的方式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從耶穌凱旋進入耶路撒冷開始,作者們按時間順序地敘述耶穌受難的始末,而不是根據自己的意向(為針對自己的團體)而寫。就像時下一個攝影師花數天的時間來拍攝一個俗稱「真人秀」的節目。試想一下,如果這個節目可用電子方式播放,它會給世界帶來什麼影響?

當然,這可能是迄今最被廣泛報導的一個故事。對那些反對社會不公義的活躍分子,反對殘暴的人道主義者,倡議反對死刑的人,看了以後可能都會義憤填膺。這故事可能會引起零星抗議或集會以拯救那可憐的「罪犯」,甚至可以用來宣傳反猶太主義。 我們很容易被自己眼見的影像刺激到情感上的回應。但這些影像可以維繫我們的情感多久?有多少人仍然談論那在土耳其海灘上溺斃的小男孩難民? 有多少人仍然記得尼泊爾地震造成的三千多人傷亡? 這些算是近期的故事,但很快便被新的故事取代了。感人的時刻轉眼間便失色了。我們上主的受難故事,不管它是如何「真實」和偉大,都可能無法逃過短暫的記憶和被時間淡化的命運。如果這樣的話,是何等悲傷,因為基督徒便「是眾人中最可憐的了」 (格前15:19)。

感谢我們的慈母聖教會在每年的慶典裏,提醒我們這個偉大的故事,持續了兩千多年而依然歷久常新。我們的主知道我們人性的軟弱,但仍然愛我們,命令我們在每一個彌撒聖祭中紀念他的苦難,死亡和復活,藉此使我們的信徳能不斷復生。

親愛的朋友,如果今天我們可在直播中看到耶穌進入耶路撒冷,我們會有什麼反應?我們可有勇氣去觀看耶穌在革責瑪尼祈禱,即將被逮捕,受審判和折磨嗎? 當衪被嘲笑戲弄時,我們能否承受這些屈辱呢?當看到衪跌倒在加爾瓦略山的路途上,我們是否會憂苦不已?當釘子刺穿衪的手腳,當衪在十字架上呼出最後一口氣時,我們會否願意見證那一刻? 又或者……….我們只把這一切當作是另一個故事,慣性地轉移畫面,正所謂眼不見心不念呢?

Posted: March 20, 2016

May Tam

 
May Tam, Bachelor of Social Scienc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Master of Theological Studies (University of Toronto)


其他主日反省

丙年(路加)聖枝主日:苦難中的慈悲 吳智勳神父

路加福音一向被稱為慈悲的福音,它所記載耶穌的苦難最能突出衪慈悲的一面,論神修性,亦是四福音中最強的一部。我嘗試與大家從本週讀經中,認識耶穌基督慈悲的面貌,盼望能從中得到一些力量,學習身陷苦痛,仍慈悲待人。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