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天生瞎子嗎?

四旬期第四主日

撒慕爾紀上 16:1,6-7,10-13

那時候,上主對撒慕爾說:「把你的角盛滿油;我派你到白冷人葉瑟那裡,因為在他的兒子中,我已為我選定了一位君王。」撒慕爾等人一來到,看見厄里雅布,心裡想:這一定是站在上主面前的受傅者。但上主對撒慕爾說:「你不要注意他的容貌,及他高大的身材;我拒絕要他。因為天主的看法與人不同:人看外貌,上主卻看人心。」葉瑟就叫他的七個兒子,都來到撒慕爾面前。撒慕爾對葉瑟說:「上主沒有揀選這些人。」撒慕爾於是問葉瑟說:「孩子們都到齊了嗎?」葉瑟回答說:「還有一個最小的,他正在放羊。」撒慕爾對葉瑟說:「快派人帶他來,因為他不來,我們決不入席。」葉瑟於是派人把最小的兒子帶來;他是一個有血色,眉清目秀,外貌英俊的少年。上主說:「起來,給他傅油,就是這一位。」撒慕爾就拿起盛著油的角,在他兄弟們面前,給他傅了油。從那天起,上主的神便降臨於達味身上。

厄弗所書 5:8-14

弟兄姊妹們:從前你們原是黑暗,但現在你們在主內卻是光明;生活自然要像光明之子一樣。光明所結的果實,就是各種良善、正義和誠實。你們要體察什麼是主所喜悅的事。不要參與黑暗無益的作為,反而要加以指摘,因為他們暗中所做的事,就是連提起,也是可恥的。一切事情,一經指摘,便在光明中,顯露出來;凡顯露出來的,成為了光明。所以說:「你這睡眠的,醒來吧!從死者中起來吧!基督必要光照你!」

若望福音 9:1,6-9,13-17,34-38 【短式】

那時候,耶穌看見了一個生來瞎眼的人。耶穌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了些泥,把泥抹在瞎子的眼上,對他說:「去,到史羅亞水池裡洗洗吧!」──史羅亞解說「被派遣的」──瞎子去了,洗了,回來就看見了。於是,鄰居和那些經常見他討飯的人,就說:「這不是那曾坐在這裡討飯的人麼?」有的說:「就是這人,」有的說:「不,是另一個很相似他的人。」那人卻說:「就是我。」他們便將那先前瞎眼的人,帶到法利塞人那裡。耶穌和泥開了他眼睛的那天,正是安息日。於是,法利塞人又盤問他怎樣看見了。那人就向法利塞人說:「他把泥抹在我的眼上,我洗了,就看見了。」法利塞人中有的說:「這人不是從天主來的,因為他不遵守安息日。」有的卻說:「一個罪人怎能行這樣的奇蹟?」他們中間便發生了紛爭。於是,他們又問瞎子說:「對於那開了你眼睛的人,你說什麼呢?」瞎子說:「他是一位先知。」法利塞人卻向他說:「你整個人都生於罪惡之中,竟來教訓我們?」便把他趕出去了。耶穌聽說法利塞人把他趕了出去,後來遇見了他,就給他說:「你信人子麼?」那人便回答說:「主,是誰,好使我去信他呢?」耶穌對他說:「你已看見他了,和你講話的就是!」那人於是說:「主,我信。」就俯伏朝拜了耶穌。

在今天的主日讀經,我們聽到耶穌治癒一個胎生瞎子的故事,讓我們思考這故事的表面意思和更深層的象徵意義。耶穌行了一個實實在在的奇蹟,但要嘗試尋找奇蹟裡面更深層的屬靈意義, 我們要明白祂每個行為動作所象徵的是什麼。

我們知道在聖經裡,按照猶太人傳統,失明往往被解讀為犯了罪的象徵 (猶太百科全書 1920)。罪不只削弱我們的意志,也渾濁我們的心靈,使我們視而不見。那個胎生瞎子,代表我們這些未能正確明白天主真理的,「瞎了眼」的人。我們受到考驗,看見的世界是由對立的人組成,自我中心,互相挑釁,鬥個你死我活,受人恐嚇,或增加自己的權力財富地位,都是心靈上的失明。更糟的是,我們中間很多人不這樣看。像聖女小德蘭說:「我們要謙卑自下,認識自己的虛無,而這正是許多人不願意做的」(致遠方傳教兄弟的書信 – 六) 。無疑,很多人不會願意「謙卑自下」和認識自己的「虛無」,但我卻相信更大的問題是人根本看不出問題所在。他們真的不知道他們自己犯了罪。他們的心靈瞎了眼。

因此,現今的大問題是人們對自己的罪視而不見。為什麼這是大問題呢?如果我們不希罕,福音便不是「喜訊」了。如果我們真的不認為自己是罪人,為什麼我們會為天主對罪人的慈悲而雀躍?如果我們未能看到自己的失敗或錯誤行為,為什麼要辦修和聖事?有時,我們會犯錯,當然,不只是在一件事情上犯錯,而是可能在很多事情上犯錯。我的意思是,我們都犯了罪因此極需天主的慈悲。很多人都可能同意: 「對!我們都犯了罪!」事實上,我們甚至可能會感到自己值得慶賀:「多感恩,我不像那些心靈瞎了眼的人,我清楚看到自己的罪。」但,我們是否深深體會到自己的罪? 那些承認自己犯了罪的人,都可以是心靈上盲目失明的。耶穌曾對聖女傅天娜說:「如果我向妳揭露妳所有的卑劣悲哀, 妳一定會被驚嚇致死。」 (聖女傅天娜日記 – 718 )

那麼,耶穌如何接近這瞎子和我們的視而不見?祂把唾沫吐在地上,用唾沬和了泥 – 药膏。這是一個強而有力的標記。「唾沬代表基督的天主性,祂的權柄來自天主。泥代表祂的人性。药膏是基督取得肉軀,降生為人,為治癒因罪而失明的雙眼」(聖奧思定注釋, 短文 44) 。當耶穌輕輕地把药膏抹在瞎子的眼上,祂亦治癒了我們的視力。我們看得見是因為基督取得肉軀,降生為人,居住在我們中間。

耶穌用唾沬和了泥,抹在瞎子的眼上以後,耶穌叫那人到史羅亞水池裡去洗洗,希伯來語史羅亞是「奉差遣」的意思。這是洗禮。我們受洗於基督,被天主的活水洗淨。洗禮的意思是我們分享基督那來自天主的生命。今天,我們如何學習看得見?在教會內! 一旦我們受洗於基督的權能,我們便成為基督的教會和基督奧體的一份子,我們便看得見。「我是世界的光」(若 8:12) – 耶穌是光,讓我們看得見事情的本質。祂是那光,讓我們有目光視野。祂也是那光,讓我們一路平安 – 怎樣看,怎樣明白,怎樣做。

那瞎子怎樣回應耶穌? 他跪下崇拜了真天主。瞎子重生了! 不僅他的視力恢復過來,最重要的是,他也重拾心靈的目光。當我們無畏地唱出:「我曾失喪,今復皈依,瞎眼今得看見」(奇妙救恩),瞎子的故事也就是我們的故事。

Posted: March 26, 2017

Ben Cheng

 


其他主日反省

甲年(瑪竇) 四旬期第四主日(喜樂主日):信仰的代價 吳智勳神父

耶穌治好胎生的瞎子,一方面顯示出祂是世界的光,讓在黑暗中的人看到光明,另一方面此事象徵著洗禮帶來新的創造。創世紀記載天主用泥土造人,現在耶穌用唾沫和泥土抹在瞎子眼上,並派遣他到史羅亞池(有被派遣的意思)洗洗,瞎子便開始了新生命。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