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好,你就眼紅嗎?」(瑪 20:15)

常年期第二十五主日

依撒意亞先知書 55:6-9

趁可找到上主的時候,你們應尋找他;趁上主還在近處的時候,你們應呼求他。罪人應離開自己的行徑,惡人該拋棄自己的思念,來歸附上主,好讓上主憐憫他。請來歸附我們的天主吧!因為他是富於仁慈的。因為我的思念,不是你們的思念,你們的行徑,也不是我的行徑:上主的斷語。就如天離地有多高,我的行徑離你們的行徑,我的思念離你們的思念,也有多高。

斐理伯書 1:20-24, 27

弟兄姊妹們: 我或生或死,總要叫基督,在我身上受頌揚。因為在我看來,生活原是基督,死亡乃是利益。但如果我生活在肉身內,還能獲得工作的效果,那麼,我自己也不知道,要選擇那一樣了。我正夾在兩者之間。我渴望解脫,為與基督在一起;這實在是再好沒有了。但是,我存留在肉身內,卻對你們十分重要。你們生活度日,應合乎基督的福音。

瑪竇福音 20:1-16

那時候,耶穌給門徒講了這個比喻,說:「天國好像一個家主,清晨出去,為自己的葡萄園僱用工人。他與工人議定:一天一個『德納』,就派他們到葡萄園去。「約在第三時辰,家主又出去,看見還有些人在街市閒立著,就對他們說:你們也到我的葡萄園去吧!凡照公義,該給的,我必給你們。他們就去了。「約在第六和第九時辰,家主又出去,也照樣做了。「約在第十一時辰,家主又出去,看見還有些人站在那裡,就對他們說:為什麼你們站在這裡,整天無所事事?他們對家主說:因為沒有人僱用我們。家主對他們說:你們也到我的葡萄園去吧!「到了晚上,葡萄園的主人,對他的管工說:你叫工人來,發給他們工資,由最後的開始,直到最先的。「那些約在第十一時辰來的人,每人領了一個『德納』。那些最先僱用的,心想自己必會多得,但是,他們也只領得一個『德納』。「他們一領了,就抱怨家主,說:這些最後僱用的人,不過工作了一個時辰,而你竟然把他們,與我們整天受苦受熱的,同等看待。家主答覆其中一個說:朋友!我並沒有虧待你,你不是和我議定了一個『德納』嗎?拿你的,走吧!我願意給最後來的,和給你的一樣。難道不許我,拿我的財物,做我所願意的事嗎?或是因為我好,你就眼紅嗎?「這樣,最後的,將成為最先的;最先的,將會成為最後的。」

「這太不公平了!」

「這是我應得的!」

「他們一點都不值得!」

這些激動的說話,我們說過或聽過多少遍呢?不滿、憤怒及妒忌等情緒,雖是真實,我們也不要等閒視之。這種種情緒往往源於我們對大局的誤解和看不到眼前的現實以外的情況。再者,「公平」和「應份」這些字眼,卻不一定能正確表達事實。當有兄弟姐妹得到父母更多的關注;當有同事和其他人做同等份量的工作,卻獲得更多的表揚;當有同學得到更多資源或時間去做同樣的作業;當有人在餐廳或超市排隊時插隊;這些情景,可說屢見不鮮。這些例子在聖經中也俯拾即是:「蕩子的比喻」;「亡羊的比喻」;而當然還有,本週《瑪竇福音》中,「葡萄園僱工的比喻」。每一個故事都顯示一個徹底有別於和超越我們所理解的天國真理和視野。本週的讀經邀請我們從自己的假設中解放出來,走出憑眼中所見而領悟的有限現實,好能從心中看到天主的整個大局。

本週的《瑪竇福音》讀經是一個令人困惑的場面。家主出去僱用工人,與工人議訂日薪「一天一個『德納』」 (瑪 20:2)。這人看來心腸很好,甚至可以說是仁慈,只要有人需要工作,他就整天不斷地僱用工人。而故事裏面一個有趣的轉捩點就是家主決定每人都得到一天的工資,無論他們在他的葡萄園裏工作了多少個小時!在這裏,甚至讀者都會禁不住抗議,「這是不公平的!」其中一個工人正是這樣說:「這些最後僱的人,不過工作了一個時辰,而你竟把他們與我們這整天受苦受熱的同等看待」(瑪 20:12)。家主沒有動怒也沒有屈服,他只說道:「因為我好,你就眼紅嗎」(瑪 20:15)?

我們不要假裝這是容易接受或容易理解的;依撒意亞卻圓滿地解釋了這奧秘,「因為我的思念,不是你們的思念,你們的行徑,也不是我的行徑:上主的斷語。就如天離地有多高,我的行徑離你們的行徑,我的思念離你們的思念,也有多高」(依 55:8-9)。我們人的「想法」和「行徑」是有限和短視的。「葡萄園僱工」的故事和依撒意亞的話語,要求我們對是非和公平的看法和理解轉變立場。是否不論個人需要和境況,每人得到完全一樣的資源,看來便是「公平」?有什麼比較好和慈悲的選擇?聖雄甘地曾說過:「一個國家有多偉大,準則是她怎樣看待最弱勢的國民」。事實上,這是天主的國的準則。而這準則跟聖保祿一直以來對我們的教導互相呼應,「那些似乎是身體上比較軟弱的肢體,卻更為重要;並且那些我們以為是身體上比較欠尊貴的肢體,我們就越發加上尊貴的裝飾,我們不端雅的肢體,就越發顯得端雅。至於我們端雅的肢體,就無須裝飾了。天主這樣配置了身體,對那缺欠的,賜以加倍的尊貴,免得在身體內發生分裂,反使各肢體彼此互相關照。若是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都一同受苦;若是一個肢體蒙受尊榮,所有的肢體都一同歡樂」 (格前 12:22-26)。

藉着天國的眼光,天主的慈悲遠遠比人所需,甚至是比「惡人」所需的豐厚得多,「來歸附上主,好讓上主憐憫他;來歸附我們的天主,因為祂是富於仁慈的」 (依 55:7).。天主的慈悲沒有界限,每一個願意得到的人,都會豐富地獲得。的確,如聖詠作者所言:「上主在他的一切路徑上,至公至義,上主在他的一切化工上,聖善無比」 (詠 145:17)。上主的公義,不是我們的公義:上主的路徑,不是我們的路徑;祂做每一件事,都出於仁愛。真理是,公義和慈悲是手挽手的。

的確,天國的中心是仁愛,從這裏,天主的恩寵源源不絕,慷慨送贈。如果我們任何一個認為自己是「值得」從天主那裏得到什麼,就有一點自大;我們的一切—我們的生命—是我們天上的父親賜予的一份純粹出於愛的禮物。像那家主,天主選擇以我們的名字逐一召叫我們,進入祂的天國(葡萄園);展開與祂親密和真正的子女關係,而不是僕人。

Posted: September 20, 2020

Susanna Mak

 
Susanna深信,信仰需要在日常生活中顯露出來,尤其是當與別人相處時,需要分擔對方所面對的困境、抉擇和挑戰。她有着很多不同的身份:女兒、姐姐、朋友、姨姨、妻子、老師、校牧、終身學習者和偶爾替《生命恩泉》寫作的作者。在每一個身份當中, 她努力為天主的愛和希望作見証。 她在多倫多擔任高中教師近二十年,擁有英語、學生讀寫能力、青年領袖活動、校牧組等經驗。 她是多倫多大學商業和英語學士,教育學士,亞省Athabasca大學綜合研究碩士,以及擁有多倫多大學Regis學院神學研究碩士證書。她對於成為《生命恩泉》寫作團隊的一份子, 深感榮幸。 Susanna has a deep conviction that faith needs to be manifested in daily life, particularly, in one’s encounters with others as well as amidst dilemmas, choices, and challenges. She strives to be a living sign of God’s love and hope as a daughter, sister, friend, aunt, wife, teacher, chaplain, life-long learner, and occasional writer for FLL. She has been a high school teacher in Toronto for almost 20 years, with experiences in English and literacy, youth leadership initiatives, the Chaplaincy Team, to mention a few. She has a B. Comm, B.A. in English, and a B. Education from University of Toronto, an M.A. in Integrated Studies from Athabasca University, and a Graduate Certificate of Theological Studies from Regis College, U of T. She is humbled by the opportunity to be part of the FLL Writing Team.


其他主日反省

甲年(瑪竇) 常年期第廿五主日:歡迎天主的慈悲慷慨 吳智勳神父

我們往往喜歡用自己的尺度量度天主,要天主跟從我們的做法。但正如第一篇讀經中天主說:「我的思想不是你們的思想,你們的行徑也不是我的行徑。」今天福音的比喻正好說明這點。

繼續閱讀 >
嫉妒 Fr. Jusin Huang

你們中的一些人可能喜歡「寄生蟲Parasite」這部韓國電影,它去年剛贏得了最佳影片獎。這部電影演得很好,製作也很好,但讓我告訴你為什麼我認為這不是一部好電影:因為它為道德上的邪惡辯護。這部電影的主旨是一個貧窮的家庭過著悲慘的生活,但為了過上更好的物質生活,他們大肆撒謊,導致他們失業和身體傷害,並且偷竊,損壞財產,蓄意謀殺,實際上是殺人。這部電影也對這些輕描淡寫,沒把它們刻畫成錯誤的行為。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