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12 月 31, 2019 by BRS21 in
 
 

讓我們一起履行先知之職

在起初已有聖言,聖言與天主同在,聖言就是天主。聖言在起初就與天主同在。萬有是藉著衪而造成的;凡受造的,沒有一樣不是由衪而造成的。在衪內有生命,這生命是人的光。光在黑暗中照耀,黑暗決不能勝過衪。曾有一人,是由天主派遣來的,名叫若翰。這人來,是為作證,為給光作證,為使眾人藉他而信。他不是那光,袛是為給那光作證。那普照每人的真光,正在進入這世界;衪已在世界上;世界原是藉衪造成的;但世界卻不認識衪。衪來到了自己的領域,自己的人卻沒有接受衪。但是,凡接受衪的,衪給他們,即給那些信衪名字的人權能,好成為天主的子女。他們不是由血氣,也不是由肉慾,也不是由男慾,而是由天主生的。於是,聖言成了血肉,寄居在我們中間;我們見了衪的光榮,正如父獨生者的光榮,滿溢恩寵和真理。若翰為衪作證呼喊說:「這就是我所說的:那在我以後來的,成了在我以前的,因衪原先我而有。」從衪的滿盈中,我們都領受了恩寵,而且恩寵上加恩寵。因為法律是藉梅瑟傳授的,恩寵和真理卻是由耶穌基督而來的。從來沒有人見過天主,只有那在父懷裏的獨生者,身為天主的,衪給我們詳述了。
若望福音 1:1-18

為那光作證

為那光作證

洗者若翰是一位先知,耶穌基督曾稱讚他,說他比先知還大。(瑪11:9)他與亞納,以不同的形式履行先知的任務。亞納從羅馬帝國在猶大進行殖民地統治開始,以一個寡婦身份,在聖殿裡度一個亡國的生活,以齋戒祈禱,期待著上主的救贖,她象徵著猶太民族的命運。九十三年後(六十三加三十),若翰在曠野出現,大聲疾呼地喚醒世人,以悔改預備自己的心靈,迎接快要出現的救世主。兩者都是先知,代表天主向世人發言,但兩者的風格,因應時代的不同而迴然不同!

先知作為天主的代言人,不一定好像約納一樣幸運,被全尼尼微城的人所接受!有時,因為時機未成熟,大部份人對先知的言行,不以為然;更有因為忠言逆耳,結果招來殺身之禍!倘若亞納在她開始守寡時,在羅馬開始殖民地統治時,好像洗者若翰一樣,大聲疾呼,勸人悔改,試問有多少人會理會她呢?即使她為耶穌基督的誕生所作證的說話,連聖史路加也沒有記載下來!且看洗者若翰為真理作證,不但被有權勢的人誤解(若1:19-27),最後更賠上了性命!我們不禁問,做先知好嗎?值得嗎?

首先,我們領洗時已分擔了耶穌基督的君王、司祭和先知三重職務。因此履行先知之職,是本份,是沒有商榷的餘地。

其次,雖然我們「不是那光,祇是為那光作證」(1:8),但我們的作證,讓其他人獲得生命(1:4),而且是永恆的生命(3:36),是更豐富的生命(10:10);讓相信耶穌基督名字的人,有權成為天主的子女(1:12),恩寵上加恩寵(1:16)。你們評斷罷,值得嗎?

天父啊!一年將盡,讓我們數算一年來所蒙受的恩寵,知所感謝。倘若祢願意的話,讓我們來年繼續勉力履行先知之職。亞孟!


BRS21

 
我們是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宗教學部第二十一屆畢業生。成員包括:鄧明輝、謝翠兒、譚詠強、鄺國全、黎國榮、李寶松、郭志強、余穎心、余翠蓮、蔡華欣、馮曉翎 及 吳愛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