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故事的奧秘是不能以智力來理解,或憑實證經驗來解釋的

復活期第三主日

宗徒大事錄 5:27-32,40-41

那時候,聖殿警官和差役,把宗徒領來之後,叫他們站在公議會前。大司祭審問他們,說:「我們曾嚴厲命令你們,不可用這名字施教。你們看,你們卻把你們的道理,傳遍了耶路撒冷;你們是有意把這人的血,歸到我們身上!」伯多祿和眾宗徒回答說:「聽天主的命,應勝過聽人的命。我們祖先的天主,復活了你們下毒手懸在木架上的耶穌。天主以右手舉揚了他,叫他做首領和救主,為賜給以色列人悔改和罪赦。我們就是這些事的證人,並且,天主賜給服從他的人的聖神,也為此事作證。」大司祭命令宗徒:不可再因耶穌的名字講道,然後,釋放了他們。他們喜喜歡歡由公議會出來,因為他們配為這名字受侮辱。

默示錄 5:11-14

我、若望,看見和聽見在寶座、活物和長老的四周,有許多天使的聲音;他們的數目千千萬萬,大聲喊說:「被宰殺的羔羊,堪受權能、富裕、智慧、勇毅、尊威、光榮和讚頌!」我又聽見一切受造物,即天上、地上、地下和海中的萬物,都說:「願讚頌、尊威、光榮和權力,歸於坐在寶座上的那位和羔羊,至於無窮之世!」那四個活物就答說:「阿們。」長老們於是俯伏朝拜。

若望福音 21:1-19

那時候,耶穌在提庇黎雅海邊,又顯現給門徒。耶穌是這樣顯現的:當西滿伯多祿、號稱狄狄摩的多默、加里肋亞加納的納塔乃耳、載伯德的兩個兒子,同其他兩個門徒在一起的時候,西滿伯多祿對他們說:「我去打魚。」他們回答說:「我們也同你一起去。」他們便出去,上了船;但那一夜什麼也沒有捕獲。已經到了早晨,耶穌站在岸上;門徒卻沒有認出他是耶穌。於是,耶穌對他們說:「孩子們,你們有魚吃嗎?」他們回答說:「沒有。」耶穌向他們說:「向船右邊撒網,就會捕到。」他們便撒下網,因為魚太多,竟不能把網拉上來。耶穌所愛的那個門徒,就對伯多祿說:「是主。」西滿伯多祿一聽見是主;他當時赤著身;就束上外衣,縱身跳入海裡。其他門徒因離岸不遠──約有二百肘──就坐著小船,拖著一網魚回來。當他們上了岸,看見放著一堆炭火,上面放著魚和餅。耶穌對他們說:「把你們剛才所打得的魚,拿一些來!」西滿伯多祿便上船,把網拉到岸上,網裡都是大魚,共一百五十三條;雖然這麼多,網卻沒有破。耶穌向他們說:「你們來吃早飯吧!」門徒中沒有人敢問他:「你是誰?」因為知道是主。耶穌於是上前,拿起餅來,遞給他們;也同樣拿起魚來,遞給他們。耶穌從死者中復活後,向門徒顯現,這已是第三次。吃完了早飯,耶穌對西滿伯多祿說:「若望的兒子西滿,你比他們更愛我嗎?」伯多祿回答說:「主,是的,你知道我愛你。」耶穌就對他說:「你餵養我的羔羊。」耶穌第二次又問伯多祿說:「若望的兒子西滿,你愛我嗎?」伯多祿回答說:「主,是的,你知道我愛你。」耶穌就對他說:「你牧放我的羊群。」耶穌第三次問伯多祿說:「若望的兒子西滿,你愛我嗎?」伯多祿因耶穌第三次問他說:「你愛我嗎?」便憂愁起來,於是向耶穌說:「主啊!一切你都知道,你曉得我愛你。」耶穌對他說:「你餵養我的羊群。「我實實在在告訴你:你年少時,自己束上腰,任意往來;但到了老年,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給你束上腰,帶你到你不願意去的地方。」耶穌說這話,是指伯多祿將以怎樣的死,去光榮天主。說完這話,又對他說:「跟隨我吧!」

今天的福音讀經在很多方面都給著墨過。從門徒嘗試捕魚失敗開始到他們神奇的重載,漁獲的確實數量,耶穌準備早餐,向伯多祿提出的三個問題,以及耶穌的三個指示等等,整個事件都充滿著神學的色彩。鑒於許多釋經學對本文已提供了良好的解釋,今天我只想強調一個要點。

那就是耶穌顯現的神秘感。教宗本篤十六世在他的「納匝肋人耶穌:聖週 (Jesus of Nazareth: Holy Week)」一書中,相當充實地解釋了這個要點。仔細閱讀之下, 該文揭示了「復活的主新存在的特殊神秘性質亅(第 266 頁) 。連同其他「顯現」的記述,這一記述明確地展現了許多枝節的問題。除了耶穌怎樣到來,及衪從哪裡得到魚和麵包等切實問題之外,那神秘感來自門徒沒有認出衪是耶穌。「門徒中沒有人敢問他:「你是誰?」因為知道是主。」(若21:12) 。為門徙們,理解耶穌顯現定是個不可言喻的全新體驗,因此他們不敢問。衪是「真正的肉身」,但却「不受物理定律的約束亅。他是「一個體現的人」也同時是「新方式體現的新人」(第266頁,268頁) 。據教宗本篤十六世,這些枝節是復活的主真實性的證明(第 266-267 頁)。因為如果復活故事是虛構的,它必會被好好修改,使它更具可信性。正是這文本的原創性,證明了這是個真實的事蹟(參看 第275頁)。

我認為這神秘感重要的不在於其神學的含義,而是更在於我們的信仰。復活的主肯定不是鬼魂(幽靈),因為他有一個肉體 (參看 路24:39-43;若20:27),但却不受肉體的約束 (參看 路24:31,36;若20:19,26) 。衪從死者中復活,不是怪異可怕或一般超自然的現象,而是「一度人類存在的新方式」 (第274頁) ,並不能以智力來理解或憑實證經驗來解釋的。「由於我們自己沒有經歷過這種…更新和轉化的生命」(第274頁) ,只有憑著信德,我們才可以接受這個不可思議的現實。不僅是接受,而且相信耶穌, 因衪「做了死者的初果」(格前15:20-23) 帶來的這種新生命,為我們已成為了可能的事。

Posted: April 10, 2016

May Tam

 
May Tam, Bachelor of Social Scienc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Master of Theological Studies (University of Toronto)


其他主日反省

丙年復活期第三主日:教會 吳智勳神父

本週的福音大概是附錄,加上去的時候可能伯多祿已逝世,而耶穌所愛的門徒仍然活著。這個附錄清楚啟示基督教會的面貌,讓我們就以教會為主題作反省。

  教會是傳福音的團體:福音讀經說:「西滿伯多祿對其他門徒說,我要去打魚」。通常船是代表教會,而打魚則象徵傳福音。教會的首要工作是傳福音,這是耶穌給與教會的使命,若教會只專注社會服務而不傳福音,就喪失她本有的價值。教會內每位基督徒也肩負為主捕魚的使命,不傳福音就不是使徒。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