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年復活期第三主日:教會

復活期第三主日

宗徒大事錄 5:27-32,40-41

那時候,聖殿警官和差役,把宗徒領來之後,叫他們站在公議會前。大司祭審問他們,說:「我們曾嚴厲命令你們,不可用這名字施教。你們看,你們卻把你們的道理,傳遍了耶路撒冷;你們是有意把這人的血,歸到我們身上!」伯多祿和眾宗徒回答說:「聽天主的命,應勝過聽人的命。我們祖先的天主,復活了你們下毒手懸在木架上的耶穌。天主以右手舉揚了他,叫他做首領和救主,為賜給以色列人悔改和罪赦。我們就是這些事的證人,並且,天主賜給服從他的人的聖神,也為此事作證。」大司祭命令宗徒:不可再因耶穌的名字講道,然後,釋放了他們。他們喜喜歡歡由公議會出來,因為他們配為這名字受侮辱。

默示錄 5:11-14

我、若望,看見和聽見在寶座、活物和長老的四周,有許多天使的聲音;他們的數目千千萬萬,大聲喊說:「被宰殺的羔羊,堪受權能、富裕、智慧、勇毅、尊威、光榮和讚頌!」我又聽見一切受造物,即天上、地上、地下和海中的萬物,都說:「願讚頌、尊威、光榮和權力,歸於坐在寶座上的那位和羔羊,至於無窮之世!」那四個活物就答說:「阿們。」長老們於是俯伏朝拜。

若望福音 21:1-19

那時候,耶穌在提庇黎雅海邊,又顯現給門徒。耶穌是這樣顯現的:當西滿伯多祿、號稱狄狄摩的多默、加里肋亞加納的納塔乃耳、載伯德的兩個兒子,同其他兩個門徒在一起的時候,西滿伯多祿對他們說:「我去打魚。」他們回答說:「我們也同你一起去。」他們便出去,上了船;但那一夜什麼也沒有捕獲。已經到了早晨,耶穌站在岸上;門徒卻沒有認出他是耶穌。於是,耶穌對他們說:「孩子們,你們有魚吃嗎?」他們回答說:「沒有。」耶穌向他們說:「向船右邊撒網,就會捕到。」他們便撒下網,因為魚太多,竟不能把網拉上來。耶穌所愛的那個門徒,就對伯多祿說:「是主。」西滿伯多祿一聽見是主;他當時赤著身;就束上外衣,縱身跳入海裡。其他門徒因離岸不遠──約有二百肘──就坐著小船,拖著一網魚回來。當他們上了岸,看見放著一堆炭火,上面放著魚和餅。耶穌對他們說:「把你們剛才所打得的魚,拿一些來!」西滿伯多祿便上船,把網拉到岸上,網裡都是大魚,共一百五十三條;雖然這麼多,網卻沒有破。耶穌向他們說:「你們來吃早飯吧!」門徒中沒有人敢問他:「你是誰?」因為知道是主。耶穌於是上前,拿起餅來,遞給他們;也同樣拿起魚來,遞給他們。耶穌從死者中復活後,向門徒顯現,這已是第三次。吃完了早飯,耶穌對西滿伯多祿說:「若望的兒子西滿,你比他們更愛我嗎?」伯多祿回答說:「主,是的,你知道我愛你。」耶穌就對他說:「你餵養我的羔羊。」耶穌第二次又問伯多祿說:「若望的兒子西滿,你愛我嗎?」伯多祿回答說:「主,是的,你知道我愛你。」耶穌就對他說:「你牧放我的羊群。」耶穌第三次問伯多祿說:「若望的兒子西滿,你愛我嗎?」伯多祿因耶穌第三次問他說:「你愛我嗎?」便憂愁起來,於是向耶穌說:「主啊!一切你都知道,你曉得我愛你。」耶穌對他說:「你餵養我的羊群。「我實實在在告訴你:你年少時,自己束上腰,任意往來;但到了老年,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給你束上腰,帶你到你不願意去的地方。」耶穌說這話,是指伯多祿將以怎樣的死,去光榮天主。說完這話,又對他說:「跟隨我吧!」

主日講道

  本週的福音大概是附錄,加上去的時候可能伯多祿已逝世,而耶穌所愛的門徒仍然活著。這個附錄清楚啟示基督教會的面貌,讓我們就以教會為主題作反省。

  教會是傳福音的團體:福音讀經說:「西滿伯多祿對其他門徒說,我要去打魚」。通常船是代表教會,而打魚則象徵傳福音。教會的首要工作是傳福音,這是耶穌給與教會的使命,若教會只專注社會服務而不傳福音,就喪失她本有的價值。教會內每位基督徒也肩負為主捕魚的使命,不傳福音就不是使徒。

  教會是互相合作的團體:當伯多祿說要去打魚時,其他門徒說:「我們與你一起去」。福音記載當時共有七人,「七」是聖經中的圓滿數字,這裏清楚顯示傳福音不是某一個人的責任,而是整個教會合作的事工。所以,我們都該反省:我有沒有把天主給我的恩賜去豐富教會,願意和別人合作,加入傳福音的行列?一個人我行我素,就沒有教會,「教會」一詞原來的意思便是群眾聚會。

  教會是分擔喜樂及痛苦的團體:一起同心合意工作自有一份團結的喜樂,但七人整夜打魚而一無所獲,也令人十分沮喪。教會同樣亦得接受這種境況,學習在痛苦中互相扶持,使她成為一個既可以分享喜樂、亦能夠分擔痛苦的團體。

  教會是極需要基督臨在的團體:打魚本是晚間好,而門徒對捕魚本亦甚有經驗,但人的努力和經驗並未能使他們取得好成績。作者取其象徵意義,黑夜缺乏光明,要到基督出現,光明才來臨。因此,門徒要到清晨,跟隨耶穌在岸上的提示後才有魚獲。同樣,我們傳福音時可能用上所有現代人的科技,包括傳媒的先進技巧和做足市場調查工作等,但不要忘記,科技不會帶來信德,基督的臨在與聆聽祂的話才是最重要。

  教會是愛主、歡迎主的團體:耶穌所愛的門徒比別人快一步認出主來。的確,愛主的人與耶穌有一份感通,容易察覺主的臨在,也應幫助別人體認主的臨在。伯多祿一聽到是主,就馬上披上外衣,跳進水裏去,反映出他對主的殷切期待。我們不妨自問:我們這個信仰團體,有能力助人經驗主的臨在嗎?能像伯多祿一樣熱切期待耶穌基督嗎?

  教會是大公的團體:門徒網了一百五十三條魚,而網又不會破。聖奧思定曾有一巧妙的解釋:舊約有十誡,新約有聖神七恩,十加七是十七;如果把由一到十七的數字加起來,其總和剛好是一百五十三。聖奧思定以此說明教會能容納新舊約的人,而新舊約都能帶人到同一的基督面前。一般的解釋卻認為,當時的人以為天下只有一百五十三種魚,所以此數表示教會是大公的,歡迎天下所有人加入,而她必定容納得來(網不會破)。

  教會應是積極進取、將天主放在首位的團體:耶穌問伯多祿:「若望的兒子西滿,你比他們更愛我嗎?」這句說話能夠翻譯為:若望的兒子西滿,你愛我多過其他的東西嗎?意思是說:你是否把我放在生命中的首要位置?或者,「更愛」是有不停步、積極進取地去愛的意思。基督徒不能說:我的愛有限度,是到此為止;基督徒常能為耶穌的緣故去「更愛」,教會應懷著一個「更愛」的心態去牧養基督的羊群。

  我們不妨細味本週的福音,問問自己:作為教會的一份子,我有沒有一份傳福音的熱誠呢?我是否願意與其他基督徒合作,分擔他們的苦樂,還是喜歡獨來獨往呢?我是否時常聆聽天主聖言,熱切期待主的臨在呢?我有沒有一份大公的精神,對非我族類能包容歡迎呢?最後,我有沒有以主為先,為了衪而無止境地「更」愛呢?

Posted: May 5, 2019

吳智勳神父

 
吳智勳神父是香港耶穌會㑹士,一九七九年於香港晉鐸。他曾任耶穌㑹香港澳門會長,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舍監,現任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倫理神學及中國哲學史教授,香港大學聖安多尼堂區上智之座小堂主任司鐸,及神學雜誌《神思》主编。著作有:《基本倫理神學》,《和平綸音:主日及節日講道》,《耶穌基督普遍救恩:基督徒倫理本地化探索》。 Rev. Fr. Robert Ng Chi-Fun, ordained in 1979, is a Jesuit priest in Hong Kong. He was Chairma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in Hong Kong and Macau and Warden of “Ricci Hall” hostel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rrently, he is Professor of Moral Theology and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and Rector of Our Lady Seat of Wisdom Chapel at St. Anthony's Parish. He is also Editor-in-chief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heological magazine Meditation. His publications include: Fundamental Moral Theology, Speak of Peace: Sunday and holiday homilies, and The Universality of Salvation in Jesus Christ. 吳智勳神父專訪(一): 道德導航儀 吳智勳神父專訪(二): 愛在臨終時


其他主日反省

丙年復活期第三主日 : 犧牲的愛 Fr. Jusin Huang

有一次,一位朋友和我談話時哭了起來,因為他承認他愛他的父母不夠。他們給他寫了一封信,告訴他 他們多麼愛他,總是看到他的好處。他說, 儘管他對他們很不好,他們一直都愛他。

繼續閱讀 >
一個充滿希望、勇氣和信任的願景 Susanna Mak

耶穌不願意我們只存在或存活,而是殷切期望我們在天主無條件的愛內茁壯成長。

繼續閱讀 >
復活故事的奧秘是不能以智力來理解,或憑實證經驗來解釋的 May Tam

「由於我們自己沒有經歷過這種…更新和轉化的生命」,只有憑著信德,我們才可以接受這個不可思議的現實。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