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者的血是教會的種子


「你們要記得我對你們所說過的話:『沒有僕人大過主人的。』如果人們迫害了我,也要迫害你們 …」(若 15:20)。當我們聆聽本主日的讀經時,耶穌在祂受難及聖死前給門徒的一番說話,在我們的心內縈繞迴響。

耶穌的警告很快實現了。在五旬節,教會經歷過聖神如火的傾注後不久,伯多祿和若望在聖殿周圍進行治癒及講道的事工時,被公議會拘留、盤問及下令不可再因耶穌之名施教,然後被釋放了(宗 3-4)。在本主日的《讀經一》, 我們再次見到他們站在公議會前,面對猶太領袖的指責 — 他們的發言是有意「把這人的血,引到我們身上來」— 勇敢詞嚴地為自己辯護 (宗 5:28) 。

耶穌的警告很快實現了。在五旬節,教會經歷過聖神如火的傾注後不久,伯多祿和若望在聖殿周圍進行治癒及講道的事工時,被公議會拘留、盤問及下令不可再因耶穌之名施教,然後被釋放了(宗 3-4)。在本主日的《讀經一》, 我們再次見到他們站在公議會前,面對猶太領袖的指責 — 他們的發言是有意「把這人的血,引到我們身上來」— 勇敢詞嚴地為自己辯護 (宗 5:28) 。

拫據教會傳統, 伯多祿最終在尼祿王迫害基督徒時, 在羅馬殉道。聖保祿亦然。基督徒受到迫害是早期教會一直不變的主題。聖玻里加 (終 155) 、聖猶思定 (終 165) 、聖伯爾都亞 (終 203) 、聖老楞佐 (終 258) — 初期教會眾多的聖徳之士, 一個接一個地遭受羅馬帝國迫害而殉道。

聖依納爵(終 115) — 安提約基亞主教 — 是聖若望宗徒的門徒,他的殉道在早期教會的歷史中尤其為人熟悉。他是一位很有聖德的人。傳統說法是他甘願接受殉道的冠冕,拒絕了任何讓他免於被野獸吞噬的提議,還說道:「我是主的麥,藉野獸的牙齒而磨成麵粉」(註一)。由安提約基亞被押解到羅馬途中,他寫了七封信。我們在這些信中發現「公教會」這稱號首次被引用 (註二)。

公教會在萬難之下不斷成長,到了君士坦丁君皇時代,基督宗教的合法地位竟被其迫害者羅馬帝國承認。而諷刺的是獲得這地位之後,基督的教會很快地增長,最終被稱為羅馬天主教會。在教宗 — 聖伯多祿的繼任者和基督在世的代表 — 的領導下,教會通過宗徒的傳承,一代一代的傳給了我們 (參照 瑪 16:18)。第二世紀初期教會的一位教父戴都良說過這名句:「殉道者的血是教會的種子」(註三)。這是多麼真實啊!

耶穌在《若望福音》十五章對宗徒說的話,不幸地在教會歷史中實現了,但這訊息不單局限於初期教會。這個歷久常新的警告,不僅適用於宗徒、殉道者、教父及歷代教會,也適用於處身現今世代的我們。除了受到現今的政治迫害,以及極權政府對宗教團體的壓迫外,教會也不停地受到來自四方八面的攻擊 — 懷有敵意的勢力、特殊權益團體、渴望攫取權力的政府,以及把教會的信仰和道德教導視為侵犯個人「權利和自由」的世俗社會。作為良好的基督徒,我們必須把伯多祿和宗徒們在公議會面對同樣的挑戰時所說的話,牢記於心:「聽天主的命應勝過聽人的命」(宗 5:29)。

但我們怎能知道,甚麼是來自天主的教導,甚麼是來自人的呢?肯定的是,耶穌不會讓我們在這重要的課題上成為孤兒 (若 14:18)。在升天到天父前,祂把祂的羊托付給祂在世的代表 — 伯多祿 — 著祂去「牧放」和「餵養」他們 (參照 若 21:15-17)。蒙聖神特別的保護和指導,伯多祿和他的繼任者 — 我們的教宗和主教們 — 繼續奉行這神聖職務,讓教會在其二千多年的歷史中,漸漸地進入所有的真理 (若 16:13)。我們作為教會內的信徒或基督的羊群,每當在信仰或道德上有疑問時,仍可以在聖伯多祿及其繼任者青茵的草場上 — 即教會內 — 得到安全的牧放和餵養 (參照 詠 23:2)。

註一:https://christianhistoryinstitute.org/incontext/article/ignatius
註二:Weidenkopf & Schreck, Epic: A Journey Through Church History – Study Set, 第120頁。
註三: 同上, 第123頁。

Posted: May 1, 2022

Edmond Lo

 
As a Catholic speaker, writer and RCIA Catechist, Edmond is very active in promoting and defending the Catholic faith. He has a MBA, a CPA-CMA, and a MTS (Master of Theological Studies) from U.T., St. Augustine's Seminary. Having worked many years as the CFO of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he retired at 55 to follow his special vocation of evangelization. The activities he conducts include the CMCC Bible Study Program, the Catechism Revisited Program, the FLL Spiritual Formation Program, Living in the Holy Tradition, RCIA, family groups and retreats, etc. Edmond is a member of the FLL Core Team. He writes Sunday Mass reflections regularly for the weekly FLL NewSpiration. His personal blog: http://elodocuments.blogspot.com/


其他主日反省

關係總是值得修復的 Fr. Justin Huang

「關係總是值得修復的。Relationships are always worth restoring.」((Rick Warren, The Purpose Driven Life, 152))。當你聽到這句話時,你會想到誰?上週的講道是關於通過他人獲得治愈,這週我們將繼續這個「關係(Relationship)」的主題。冷淡的、傷人的或者破裂的關係,總是值得修復的。

繼續閱讀 >
丙年(路加) 復活期第三主日:教會 吳智勳神父

本週的福音大概是附錄,加上去的時候可能伯多祿已逝世,而耶穌所愛的門徒仍然活著。這個附錄清楚啟示基督教會的面貌,讓我們就以教會為主題作反省。

  教會是傳福音的團體:福音讀經說:「西滿伯多祿對其他門徒說,我要去打魚」。通常船是代表教會,而打魚則象徵傳福音。教會的首要工作是傳福音,這是耶穌給與教會的使命,若教會只專注社會服務而不傳福音,就喪失她本有的價值。教會內每位基督徒也肩負為主捕魚的使命,不傳福音就不是使徒。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