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年復活期第三主日 : 犧牲的愛

復活期第三主日

宗徒大事錄 5:27-32,40-41

那時候,聖殿警官和差役,把宗徒領來之後,叫他們站在公議會前。大司祭審問他們,說:「我們曾嚴厲命令你們,不可用這名字施教。你們看,你們卻把你們的道理,傳遍了耶路撒冷;你們是有意把這人的血,歸到我們身上!」伯多祿和眾宗徒回答說:「聽天主的命,應勝過聽人的命。我們祖先的天主,復活了你們下毒手懸在木架上的耶穌。天主以右手舉揚了他,叫他做首領和救主,為賜給以色列人悔改和罪赦。我們就是這些事的證人,並且,天主賜給服從他的人的聖神,也為此事作證。」大司祭命令宗徒:不可再因耶穌的名字講道,然後,釋放了他們。他們喜喜歡歡由公議會出來,因為他們配為這名字受侮辱。

默示錄 5:11-14

我、若望,看見和聽見在寶座、活物和長老的四周,有許多天使的聲音;他們的數目千千萬萬,大聲喊說:「被宰殺的羔羊,堪受權能、富裕、智慧、勇毅、尊威、光榮和讚頌!」我又聽見一切受造物,即天上、地上、地下和海中的萬物,都說:「願讚頌、尊威、光榮和權力,歸於坐在寶座上的那位和羔羊,至於無窮之世!」那四個活物就答說:「阿們。」長老們於是俯伏朝拜。

若望福音 21:1-19

那時候,耶穌在提庇黎雅海邊,又顯現給門徒。耶穌是這樣顯現的:當西滿伯多祿、號稱狄狄摩的多默、加里肋亞加納的納塔乃耳、載伯德的兩個兒子,同其他兩個門徒在一起的時候,西滿伯多祿對他們說:「我去打魚。」他們回答說:「我們也同你一起去。」他們便出去,上了船;但那一夜什麼也沒有捕獲。已經到了早晨,耶穌站在岸上;門徒卻沒有認出他是耶穌。於是,耶穌對他們說:「孩子們,你們有魚吃嗎?」他們回答說:「沒有。」耶穌向他們說:「向船右邊撒網,就會捕到。」他們便撒下網,因為魚太多,竟不能把網拉上來。耶穌所愛的那個門徒,就對伯多祿說:「是主。」西滿伯多祿一聽見是主;他當時赤著身;就束上外衣,縱身跳入海裡。其他門徒因離岸不遠──約有二百肘──就坐著小船,拖著一網魚回來。當他們上了岸,看見放著一堆炭火,上面放著魚和餅。耶穌對他們說:「把你們剛才所打得的魚,拿一些來!」西滿伯多祿便上船,把網拉到岸上,網裡都是大魚,共一百五十三條;雖然這麼多,網卻沒有破。耶穌向他們說:「你們來吃早飯吧!」門徒中沒有人敢問他:「你是誰?」因為知道是主。耶穌於是上前,拿起餅來,遞給他們;也同樣拿起魚來,遞給他們。耶穌從死者中復活後,向門徒顯現,這已是第三次。吃完了早飯,耶穌對西滿伯多祿說:「若望的兒子西滿,你比他們更愛我嗎?」伯多祿回答說:「主,是的,你知道我愛你。」耶穌就對他說:「你餵養我的羔羊。」耶穌第二次又問伯多祿說:「若望的兒子西滿,你愛我嗎?」伯多祿回答說:「主,是的,你知道我愛你。」耶穌就對他說:「你牧放我的羊群。」耶穌第三次問伯多祿說:「若望的兒子西滿,你愛我嗎?」伯多祿因耶穌第三次問他說:「你愛我嗎?」便憂愁起來,於是向耶穌說:「主啊!一切你都知道,你曉得我愛你。」耶穌對他說:「你餵養我的羊群。「我實實在在告訴你:你年少時,自己束上腰,任意往來;但到了老年,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給你束上腰,帶你到你不願意去的地方。」耶穌說這話,是指伯多祿將以怎樣的死,去光榮天主。說完這話,又對他說:「跟隨我吧!」

(本篇譯稿略經修輯,特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即埸傳譯之用,所有引用語出處省掉, 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 ,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有一次,一位朋友和我談話時哭了起來,因為他承認他愛他的父母不夠。他們給他寫了一封信,告訴他 他們多麼愛他,總是看到他的好處。他說, 儘管他對他們很不好,他們一直都愛他。

有時候我就這麼想: 我一直知道我愛天主不夠:我做事並不常常優先考慮他;我傷害了他;總是不完全信任他;我還沒有把一切都給他。只在準備這一次講道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我對自己父母的愛也不夠深。兄弟姐妹們,各位朋友,你們能理解嗎?在生活中,有那些人是你們愛得不夠的呢?

我們剛剛聽到的福音是關於聖伯多祿愛耶穌不夠,而耶穌是怎樣幫助他。在一個春天的早晨,耶穌復活後,在加利肋亞湖邊。七個門徒剛剛在晚上捕魚,然後在90米外的海灘遇見了耶穌。

當他們上岸時,耶穌已經預備好了麵包和炭火,並在上面烤著魚。提到炭火是很重要的,因為聖經裡只有一個地方提到炭火:就是: 當聖伯多祿否認耶穌的時候。所以,這就是他重新愛耶穌的地方!

吃過早飯,耶穌問:“若望的兒子西滿,你比他們更愛我嗎?”;“他們”是指其他門徒。這是耶穌問我們的問題!聖伯多祿說:“是的,主,你知道我愛你。”

這段福音有個文字遊戲。在希臘語的原文中,耶穌和聖伯多祿用不同的詞來表達愛。耶穌問的是:“若望的兒子西滿,你AGAPE愛我嗎?”換句話說,“你愛我是犧牲的愛嗎?”AGAPE的意思是“毫無保留、完全和無條件的愛”伯多祿說:“是的,主啊,你知道我PHILO愛你”但他的意思是“你知道我像愛朋友一樣愛你。” PHILO的意思是朋友之間的愛。他用這個詞是因為他知道他愛耶穌不夠。雖然心想,但他知道自己做不到!我們的父母和天主就是這樣:他們以犧牲的愛來愛我們,但我們卻以人的方式愛他們!

耶穌第二次問他說:“若望的兒子西滿,你愛我嗎?”伯多祿重複說:“是的,主,你知道我像愛朋友一樣愛你”

聖伯多祿三次否認耶穌,所以耶穌第三次問他!但這一次,耶穌轉過身來說:“若望的兒子西滿,你像朋友一樣愛我嗎?”你看到耶穌的用心嗎?教宗本篤十六世說,“耶穌把自己置於伯多祿的位置。”這給了他和我們希望。耶穌使他自己適應我們的軟弱,以幫助我們完全地愛他!這真是好消息!

對大多數人來說,我們的孩子永遠不會像我們愛他們那樣愛我們—-這是人生中一個痛苦的事實。我們不像他們愛我們那樣愛 我們的父母!即使我們不愛他們,他們也永遠犧牲地愛我們。

但我們父母的深切願望是: 有一天,我們的孩子會以我們愛他們的方式愛我們。也許這就是為什麼天主允許我們變老和虛弱,讓我們的孩子有機會以犧牲的方式來愛我們。

這也是天主的心願,總有一天,我們,他的兒女,會像他愛我們一樣地愛他。事實上這是我們的願望。所以, 當我的朋友收到他父母的那封信時,他哭了。

那麼,我們是如何在這種愛中成長的呢?耶穌給了我們三種方式:

  1. 我們告訴天主和我們的父母: 我們愛他們。這是為我們傷害他們的時候 向他們道歉的最好方式。

    我想問:如果我們還不能犧牲地愛天主和我們的父母,我們可以至少願意這樣做嗎?或者說: 如果我們現在不做, 至少我們會讓它困擾我們。耶穌會約翰神父說: 要願意 的 意願。例如,因為我不夠愛我的父因而感到困擾。但我真誠地 願意 它更困擾我。聖伯多祿意識到他不夠愛耶穌,但他真的願意愛耶穌!這就是令他傷感的原因。

    意願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它是偉大事物的開始!有些人有時會因為他們不夠愛天主而心煩意亂—但這是他們真的愛天主的一個標誌!所以我給你一個祈禱的工具:我們可以祈求天主,讓我們愛他和他們更多!然後最終對他們說出來!

  2. 耶穌每次問:“你愛我嗎?”後, 他告訴聖伯多祿,“餵我的羊”。換句話說,如果我們想真正地愛耶穌,那麼我們就愛他所愛的人,並效法他。
    聖若望宗徒寫道:“既然天主這樣愛了我們,我們也應該彼此相愛。…。假使有人說:我愛天主,但他卻惱恨自己的弟兄,便是撒謊的;因為那不愛自己所看見的弟兄的,就不能愛自己所看不見的天主。”

    你愛耶穌嗎?那麼 愛你的敵人,陌生人,和你通常不感興趣的人吧!

  3. 最後就是為耶穌獻出我們的生命。耶穌對聖伯得祿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你年少時,自己束上腰,任意往來;但到了老年,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給你束上腰,帶你往你不願去的地方去。”耶穌說的是不成熟的愛(“當你年少時”)和成熟的愛(“當你老年”)。當我們不成熟時,我們愛的方式主要是讓我們感覺良好,但當我們成長時,我們會愛到自我犧牲的程度。

    父母就是這樣做的。每當夫妻有了他們的第一個孩子,他們立即變成熟了,或必須成熟,因為現在他們完全為另一個人生活—這就是我們應該如何效法天主!

    這就是神父要做的事!我們為別人獻出了自己的一生。我們放棄婚姻和家庭,讓別人有生命!這太棒了!

    當我祖母生病,在UBC醫院時,我媽媽盡可能多去看望她。我媽媽向天主祈求一種恩賜:當我祖母去世的時候,她可以在她身邊,天主答應了她這個請求。這是一個值得祈求的東西,我們可以在父母年老和虛弱的時候 支持他們。

正如彌撒前說過, 今天,我們開始推展本年度的教區拓展計劃Project Advance。非常感謝你過去的奉獻!這是以財政方式支持教區和堂區中心項目。我們要記住幾個原則:

  1. 這是一個 愛的機會!也就是說 這不是壓力的問題。我們幾年前就消除了這種壓力。對一個以基督為生命中心的門徒來說,金錢上的給予 是一個 愛的機會。
  2. 做好管理 (Stewardship) 是作為基督徒的一部分。天主給了我們錢,並期望我們用它做一些大事。那麼, 這根本上不只是個 籌款活動,而是增長慷慨!我們開始增長了嗎?今年我們該如何成長?如果你想支持教區以外的其他需求,我當然可以接受, 只要確保這是天主想要的,讓我們變得寬宏大量。我們應該支持我們的堂區,但這應該讓你來決定。
  3. 「犧牲地奉獻 (Sacrificial giving)」這個詞已經成為我們堂區DNA的一部分。當我們奉獻給天主和其他人時,應該是感覺到一點傷痛的—這是一個信號,表明我們正在擴展我們的愛的能力。

今天,Jack和Anna Lam以及其他義工將在後面為已登記的教友分發認捐表; 這為我們節省郵資。他們這兩個主日都會在這裡,我們將努力度過有史以來最好的一年!我們堂區的目標是三萬六千元,就像去年一樣,也就是說,錢會流向教區,然後我們籌集到的任何資金都會捐給我們的堂區中心。去年,我們籌集了九萬二千元,有五萬一千元回到了我們的手中。今年我們希望繼續提高…。

這將為堂區注入新的靈性生命。我們在靈性上做得很好,堂區中心將補充靈性上的成長。

V: 現在以福音結尾,這段福音是我的最愛,它讓我了解天主是怎樣期望我的。我愛天主、我父母、還有你們不夠。但我 願意 去愛。所以我得再說一遍!我愛你們! 我想照顧天主給我的羊群。但我最大的喜樂是為天主獻出我的一生。 (這裡的一些年輕人可能會認同這一點-那是當神父的一顆心。一個人若想獻出自己的生命,好讓別人活出生命,他可能會被召叫去當神父。)。

當我聽到說: 我年老的時候,我要伸出手來,別人要給我束上腰,帶我往我不願去的地方去。這給了我太多的生命力量了!為什麼?因為我無論做什麼都不足以回報他對我的愛。我要以這個方式證明我對天主的愛。我想把一切都交給他, 包括 犧牲自我, 甚至捨去生命。
我告訴你們這些 是因為 天主召喚 我們成為聖人,對犧牲的愛的召喚 與人的心靈 產生共鳴。

耶穌給了我們三種愛的方法:1)告訴他和其他人我們愛他們;2)照顧他的羊;3)為他獻出我們的生命!像他們愛我們一樣 來愛他們。

Posted: May 5, 2019

Fr. Jusin Huang

 
Fr. Justin grew up in Richmond, BC, the third of three brothers. Though not raised Catholic, he started going to Mass when he was 13. After a powerful experience of God’s love through the Sacrament of Reconciliation, he felt called to the Holy Priesthood at the age of 16.


其他主日反省

一個充滿希望、勇氣和信任的願景 Susanna Mak

耶穌不願意我們只存在或存活,而是殷切期望我們在天主無條件的愛內茁壯成長。

繼續閱讀 >
丙年復活期第三主日:教會 吳智勳神父

本週的福音大概是附錄,加上去的時候可能伯多祿已逝世,而耶穌所愛的門徒仍然活著。這個附錄清楚啟示基督教會的面貌,讓我們就以教會為主題作反省。

  教會是傳福音的團體:福音讀經說:「西滿伯多祿對其他門徒說,我要去打魚」。通常船是代表教會,而打魚則象徵傳福音。教會的首要工作是傳福音,這是耶穌給與教會的使命,若教會只專注社會服務而不傳福音,就喪失她本有的價值。教會內每位基督徒也肩負為主捕魚的使命,不傳福音就不是使徒。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