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年復活期第四主日: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

復活期第四主日

宗徒大事錄 13:14,43-52

那時候,保祿和巴爾納伯,由培爾革經過各處,到了丕息狄雅的安提約基雅。安息日,他們進了會堂,坐下。有許多猶太人和皈依猶太教的虔誠人,隨從了保祿和巴爾納伯。兩人同他們談話,勸他們務要堅持天主的恩寵。下一個安息日,全城的人幾乎都聚集起來,要聽天主的聖道。猶太人一看見這麼多人,就滿懷嫉妒,反對保祿所講的,且加以辱罵。保祿和巴爾納伯卻放膽地說:「天主的聖道,本來應該先講給你們聽,但因你們拒絕接受,並斷定自己不配得永生。看!我們就要轉向外邦人,因為主如此命令我們,說:『我已立你作為外邦人的光明,把救恩帶到地極。』」外邦人聽了,都很喜歡,讚美主的聖道。那些被預定獲得永生的人,就都信了。主的聖道於是傳遍了那地方。猶太人卻挑唆敬畏天主的尊貴婦人,及城中要人,發動迫害保祿和巴爾納伯,把他們驅逐出境。兩人就當著他們,拂去腳上的塵土,往依科尼雍去了。門徒都充滿喜樂和聖神。

默示錄 7:9,14-17

我、若望,看見有一大夥群眾,沒有人能夠數清,是來自各邦國、各支派、各民族、各異語的;他們都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持棕櫚枝。長老之中,有一位告訴我,說:「這些人是由大災難中來的,他們曾在羔羊的血中,洗淨了自己的衣裳,使衣裳雪白。因此,他們得以站在天主的寶座前,且在他的殿內,日夜事奉他。那坐在寶座上的,也必要住在他們中間。他們再也不餓,再也不渴;烈日和任何炎熱,再也不會損傷他們,因為,那在寶座中間的羔羊,要牧放他們,要領他們到生命的水泉;天主也要拭去他們眼上的一切淚痕。」

若望福音 10:27-30

那時候,耶穌說:「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隨我;我把永生賜給他們,他們永遠不會喪亡;誰也不能從我手中,把他們奪去。「我父把羊群賜給我;我父超越一切,為此,誰也不能從我父手裡,將他們奪去。我與父原是一體。」

主日講道

  今日是聖召主日,傳統稱這一天為善牧主日。善牧主日能給人一個印象以為單指神父作為牧者的聖召,改稱為聖召主日,可以包括修士和修女的聖召,目的是希望整個教會能為各種聖召祈禱。

  談聖召並不容易,因為如果講得太理想,例如:聖召是一項如何慷慨、高貴、聖善的抉擇,修道生活何等喜樂、完美、甘飴,好像廣告般誇張地報喜不報憂,這樣祗會令人覺得缺乏真實感。如果只強調令人洩氣的一面,例如:這種生活如何孤單、艱苦、缺乏支持、易受批評,做成修道人消沉、沮喪、多人離開等,這樣似乎又以偏概全。本週的福音前歡呼及福音本身沒有提及牧羊生活艱苦的一面(與羊共睡及羊不聽話)和危險的一面(常要戒備野獸及竊賊的襲擊),衹提到「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讓我們以這兩句話來作反省。

  「我認識我的羊」這句話是對所有修道人的要求,要求修道人認識所照顧的人。「認識」不是資料記誦,例如:名字、家庭背景、才能、興趣等,認識必須包括關係的建立。創世紀裏說:「亞當認識了自己的妻子厄娃,厄娃懷了孕」,就是以「認識」去形容夫婦親密的關係,而因著這親密的關係才產生愛情結晶。耶穌所講的「認識」是指一份關愛,祂那麼愛護祂的羊,願意把最好的東西(永生)賜給他們,並保護他們不受危害,「誰也不能從我手中將他們奪去」。要建立關係就必須關懷愛護,把教友看成是自己的子女一樣,平時不但要多見面,甚至一個微笑、幾句問候的說話、握一握手、一封短信、與他們一齊歡笑,一起哭泣,讓他們感受到一份溫暖,而非公事公辦的冷漠,對關係的建立都有幫助。

  除了為聖召祈禱以外,每一位基督徒可以具體地做的就是第二句話:「我的羊也認識我」。耶穌清楚的說:「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認識他們,他們也跟隨我」。這假定了真正的羊是願意聽耶穌的話,跟隨祂的意思去生活的人。耶穌願意教友認識他們的牧人,這不光是指要知道所屬堂區神父修女的名字,更要了解他們,關心他們的生活,與他們建立一份關係,一份感情。假使把修道生活看成是避世悲觀的出家,捨不得讓子女進去「受苦」,或當有才華的、樣子漂亮的去修道時,自己會在言語間表示可惜和浪費,那是多麼不認識、不敬重牧者的修道生活!這種錯誤心態為聖召帶來很大的阻力,故此,羊群必須了解關懷他們的牧者。如果牧者有一群視他如子女兄弟姊妹的羊群,何愁沒有好牧人?倘若一個牧人生活表現不理想,不單他個人要負責,他四周的羊群也要負責。愛是有感染力的,假使一個牧者生活在有愛心的環境裏,他會感受到愛的力量,亦會將這份愛傳出去。如果我們想起自己的牧人時,只想到他的不是之處,他如何市儈、高傲冷漠、不近人情,那麼,我們應反問:我們究竟給了牧人一個怎樣的環境,令他變得如此可憐呢?不要忘記,每一位修道人都是懷著滿腔熱誠去修道,為基督奉獻一生;假如今天他變了質,變得比周圍的人還要市儈,那麼,我們是否也要負上責任呢?我們有沒有關懷認識我們的牧人,給他一個有愛心的環境,讓他感受到百倍的賞報呢?

  一位外籍神父分享自己的聖召時說:西歐聖召少的原因之一,是很多人已不再敬重這種生活方式了,他痛心地回憶自己決定去修道時,家人愕然地說:「今天還有人去做這種傻事嗎?」的確,如果連自己的家人都不接納這種生活,很難想像聖召會得到支持。假如你的子女輕視聖召生活,是否自己在不知不覺之間,種下不敬重的種子,令子女無法感受到做牧人的價值呢?很多修道人在分享自己修道的過程時,都會說母親居功至偉,而聖召主日通常與母親節十分相近,在此我特別向母親呼籲,希望母親們將修道的價值傳給子女。今天讓牧人與羊群一起為聖召祈禱,在聖召少的地方,求莊稼的主人能感染多些年輕人回應;在聖召多的地方,求莊稼的主人好好培育年輕人。彼此都要緊記耶穌的話:「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

Posted: May 12, 2019

吳智勳神父

 
吳智勳神父是香港耶穌會㑹士,一九七九年於香港晉鐸。他曾任耶穌㑹香港澳門會長,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舍監,現任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倫理神學及中國哲學史教授,香港大學聖安多尼堂區上智之座小堂主任司鐸,及神學雜誌《神思》主编。著作有:《基本倫理神學》,《和平綸音:主日及節日講道》,《耶穌基督普遍救恩:基督徒倫理本地化探索》。 Rev. Fr. Robert Ng Chi-Fun, ordained in 1979, is a Jesuit priest in Hong Kong. He was Chairma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in Hong Kong and Macau and Warden of “Ricci Hall” hostel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rrently, he is Professor of Moral Theology and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and Rector of Our Lady Seat of Wisdom Chapel at St. Anthony's Parish. He is also Editor-in-chief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heological magazine Meditation. His publications include: Fundamental Moral Theology, Speak of Peace: Sunday and holiday homilies, and The Universality of Salvation in Jesus Christ. 吳智勳神父專訪(一): 道德導航儀 吳智勳神父專訪(二): 愛在臨終時


其他主日反省

「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隨我」(若10:27) Shiu Lan

我們要內心寧靜,才能感受到耶穌的注視,聽到衪的召喚。

繼續閱讀 >
丙年復活期第四主日:四個幫助你愛的人成長的方法 Fr. Jusin Huang

我們每個人都有我們想改變的人,對嗎?做父母的,你們為孩子們祈禱,希望他們長大, 改善他們的行為。我們為家裡的人祈禱,希望他們能克服某些問題。做丈夫的,我們神父很清楚你們應該怎麼改變 – 我們怎麼知道?因為你們的妻子總是在告解中告訴我們。但有時我們感到沮喪, 因為有些人不打算改變。

繼續閱讀 >
為什麼我們不讓自己嚮往世上的榮華富貴和歡樂? Shiu Lan

因為耶穌給了我們永生的承諾,我們必要恆久保持天主的恩寵。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