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喚

常年期第十五主日

亞毛斯先知書 7:12-15

那時候,阿瑪責雅又向亞毛斯說:「先見者,你走吧!趕快到猶大國去,在那裡餬口,在那裡講預言。在貝特耳,不可再講預言,因為這裡是君王的聖所,王國的殿宇。」亞毛斯回答阿瑪責雅,說:「我原來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弟子,我只是一個放羊、兼修剪野無花果的人。但是,當我正在趕羊時,上主提拔了我。上主對我說:你去向我的百姓以色列,講預言吧!」

厄弗所書 1:3-14

弟兄姊妹們:願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天主和父受讚美!他在天上,在基督內,以各種屬神的祝福,祝福了我們,因為他於創世以前,在基督內,已揀選了我們,為使我們在他面前,成為聖潔無瑕疵的;又由於愛,按照自己旨意的決定,預定了我們藉著耶穌基督,獲得義子的名分,而歸於他,為頌揚他恩寵的光榮;這恩寵是他在自己的愛子內賜與我們的。我們就是全憑天主豐厚的恩寵,在他的愛子內,藉他愛子的血,獲得了救贖,罪過的赦免。的確,天主豐厚地把這恩寵,傾注在我們身上,賜與我們各種智慧和明達,為使我們知道,他旨意的奧秘,是全照他在愛子內所定的計劃:就是依照他的措施,當時期一滿,就使天上和地上的萬有,總歸於基督元首。我們也是在基督內,才得作天主的產業,因為,我們是由那位按照自己旨意的計劃,成就萬事者,早預定了的,為使我們這些首先在默西亞內,懷著希望的人,頌揚他的光榮;在基督內,你們一聽到了真理的話,即你們得救的福音,便信從了,且在他內,受了恩許聖神的印證;這聖神,就是我們得嗣業的保證,為使天主所置為嗣業的子民,蒙受完全的救贖,為頌揚他的光榮。

馬爾谷福音 6:7-13

那時候,耶穌召集那十二人,開始派遣他們兩個兩個出去,賜給他們制伏邪魔的權柄。耶穌囑咐他們在路上,除了一根棍杖外,什麼也不要帶:不要帶食物,不要帶口袋,也不要在腰帶裡帶銅錢;卻要穿鞋,不要穿兩件內衣。耶穌又對他們說:「你們無論在那裡,進入那一家,就住在那裡,直到離開那裡。無論何處,不接待你們,或不聽從你們,你們就離開那裡,拍去你們腳上的塵土,作為反對他們的證據。」那十二人就出去宣講,使人悔改,並驅逐了許多魔鬼,且給許多病人傅油,治好了他們。

阿瑪責雅對亞毛斯先知的鄙視是無可置疑的,可見於他稱亞毛斯只是個「先見者」並斥令他離開貝特耳到猶大國去,「在那裡餬口,在那裡講預言」(亞 7:12-13)。可悲的是,阿瑪責雅在貝特耳作司祭,其實是他餬口的方法。阿瑪責雅的話語,使我尷尬地回想到多年前,我曾怎樣冒犯了我的神師。雖然我沒有鄙視的心,但我確實說過類似的話!

那時,我是溫莎大學二年級的留學生,英語方面,仍在學習階段。我是一個典型的70年代初勇於闖蕩、崇尚個人主義、搖滾樂時代的反叛、思想開放、反對建制的非教友。儘管如此,在溫莎華人天主教團體同輩的影響下,我開始有興趣認識福音。聖母升天大學的校園牧民中心 — 聖母升天小堂 — 位於大學校園南面,就在通往底特律的大使橋旁邊,十分方便。我和我的神師在那裡相識,他是小堂的主任司鐸及校園牧民事工的負責人。他很照顧所有的留學生,對我十分和藹親切。

我們第一次的面談是為了初探:只是互相認識。我告訴他,我心靈不是很平靜,充滿著年輕人對學業及未來事業的掛慮。他也給我述說他的背景和他如何作了神父。「多好啊!」我衝口而出說:「你的事業生涯就如此定了。你沒有我的煩惱。」我可以察覺到,他對我衝口而出的說話似乎有點詫異,但大致上,這會晤還算不錯。

會面結束後,我感覺到事情有點不對勁,於是從各方面重新梳理及剖析整個對談。我甚至請教一位天主教朋友。最終,我明白到把鐸職當作「事業」是天大的錯誤。一部份是言語問題 — 用錯了字眼 — 另一方面是對天主教鐸職的微妙意義缺乏了解。司鐸職固然是一個召叫;一個高尚、無私及回應天主召叫的勇敢承諾;但決不是一個「事業」或猶如《讀經一》阿瑪責雅對亞毛斯先知的工作,鄙視地說是個「糊口」的方法。

我連忙致電我的神師,向他深表歉意。他依然和藹可親地說,他明白我沒有惡意。雖然我與他首次的會面有點波折,但我們的關係最終是密切而持久的。在1977年的復活節,他給我付洗,接納我加入天主教會。回想起來,在聖母升天小堂,當他把領洗池的水倒在我頭上,再為我傅油,及賦與天主聖神力量的那一刻,比兩年後大學畢業典禮的意義更為重大深遠,但諷刺的是,我離開香港赴温莎唸書的唯一原因就是為了一紙大學文憑。數年後,我的神師放棄了北美洲的舒適生活,遠赴哥倫比亞,至今仍在那裏為當地的弱勢貧苦大衆服務。

當我們讀到聖保祿在《讀經二》中概述「天主豐厚地把這恩寵傾注在我們身上」時, 便不難理解為甚麼好像我的神師那麼神聖的人,會選擇放棄他們的個人需要,藉着司鐸聖職,竭力以自己的思、言、行為,為天主的國服務。用幾句經文為例:「祂於創世以前,在基督內, 已揀選了我們, 為使我們在祂面前,成為聖潔無瑕疵的」,「(祂)預定了我們藉著耶穌基督,獲得義子的名分」,「在祂的愛子內,藉祂愛子的血,獲得了救贖」(弗1:4, 5, 7)。有正確思維的人 – 我是從字面來說,因為人的思維只有在完全吻合天主的意思並敬拜祂之時,才會正確 – 怎會為盡全力傳福音而猶豫的呢?在個人和環境的條件都允許下,他們甚至可以毫無保留地、徹底地藉鐸職來實踐。

「若我呼喚你的名字,你會來跟隨我嗎?你會展示我的愛嗎?你會讓人認識我的名字嗎 ⋯」天主的召叫,在我們心中是真實的,挑戰我們以自己的方式去回應。為寥寥可數的人,正如本主日福音被耶穌召叫的十二位,天主的召喚要求個人徹底的回應,為愛人而完全降服於天主,也許會包括「除了一根棍杖外,什麼也不要帶:不要帶食物,不要帶口袋,也不要在腰帶裡帶銅錢」(谷 6:8)。在我的神師而言,就是離開他的家人、朋友和北美洲安全舒適的生活,去到一個多年來飽受社會動盪、暴力和內亂所摧殘的國家,為弱勢和貧苦大眾服務。

若我呼叫你的名字,你會來跟隨我嗎?天主的召喚,在日常生活有如潮汐般的漲退,由逐漸澎湃的聲浪融滙為輕聲細語。這強大的聲音纏繞不斷,可以不理會但永不能忘掉。在溫莎,祂的召喚在我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發生。多年以後,祂的召喚仍然繼續出現,只是在很多不同的情況下及更為迫切而已。

Posted: July 11, 2021

Edmond Lo

 
As a Catholic speaker, writer and RCIA Catechist, Edmond is very active in promoting and defending the Catholic faith. He has a MBA, a CPA-CMA, and a MTS (Master of Theological Studies) from U.T., St. Augustine's Seminary. Having worked many years as the CFO of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he retired at 55 to follow his special vocation of evangelization. The activities he conducts include the CMCC Bible Study Program, the Catechism Revisited Program, the FLL Spiritual Formation Program, Living in the Holy Tradition, RCIA, family groups and retreats, etc. Edmond is a member of the FLL Core Team. He writes Sunday Mass reflections regularly for the weekly FLL NewSpiration. His personal blog: http://elodocuments.blogspot.com/


其他主日反省

生活在一個溢出的油箱 Fr. Justin Huang

羅伯特·莫里斯(Robert Morris)曾認為自己的人生使命是為其他人加油:他的妻子、孩子、他的教會,以及每一個來到他身邊的人, 天主用這個比喻告訴他,「你的工作就是去…。從你的卡車上給他們的油箱灌滿。」。但他服侍的次數太多了,以至於他的安息日也悄悄溜走了。它開始查看電子郵件,與人們共進餐以支持他們,然後安排工作會議。

繼續閱讀 >
乙年(馬爾谷) 常年期第十五主日:門徒的培育 吳智勳神父

馬爾谷福音重視門徒的培育,未受培育就不能有效地宣講。他在第三章已提到耶穌揀選十二門徒,但要到第六章才說耶穌派他們出去,表示門徒要聽過耶穌的道理,目睹耶穌平息風浪、驅魔、治病、復活死人,經驗過不被接納的遭遇。經歷過這些培育後,耶穌才派遣他們出去,甚至這個派遣本身都包含了培育,同時把基督徒的特質描繪出來。

繼續閱讀 >
主日教理 天主教香港教區
教理中心及教理委員會
教理主題:揀選與派遣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