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偉大的故事

四旬期第四主日

若蘇厄書 5:9,10-12

那時候,上主對若蘇厄說:「今天我由你們身上,消除了埃及的恥辱。」以色列子民在基耳加耳紮營。正月十四日晚上,在耶里哥平原,舉行了逾越節。逾越節次日,他們吃了當地的出產,即在那一天,吃了無酵餅和火烤的麥子。他們吃了當地出產的次日,「瑪納」就停止了。以色列子民既沒有「瑪納」,那年,就以客納罕地的出產為生。——上主的話。

格林多後書 5:17-21

弟兄姊妹們:誰若在基督內,他就是一個新受造物,舊的已成過去,看,都成了新的。這一切都是出於天主;他曾藉基督,使我們與他自己和好,並將這和好的職務,賜給了我們;這就是說:天主在基督內,使世界與自己和好,不再追究他們的過犯,且將和好的話,放在我們口中。所以,我們是代基督作大使了,好像是天主藉著我們,來勸勉世人。我們現在代基督請求你們:與天主和好吧!因為他曾使那不認識罪的,替我們成了罪,好叫我們在他內,成為天主的正義。——上主的話。

路加福音 15:1-3,11-32

那時候,稅吏及罪人,都來接近耶穌,為聽他講道。法利塞人及經師竊竊私議,說:「這個人與罪人交往,又同他們吃飯。」耶穌於是對他們設了這個比喻,說:「一個人,有兩個兒子,那小的,向父親說:父親,請把我應得的一份家產,分給我吧!父親於是把產業,分給他們。過了不多幾天,小兒子把所有的一切,都收拾起來,就往遠方去了。他在那裡荒淫度日,耗盡他的錢財。「當他把所有的,都揮霍盡了以後,那地方正遇著大荒年,他便開始窮困起來。他去投靠當地一個居民;那人打發他,到自己的莊田裡,去放豬。他恨不得拿豬吃的豆莢,來果腹,可是,沒有人給他。「他反躬自問:我父親有多少傭工,都口糧豐盛,我在這裡,反要餓死!我要起身,到我父親那裡去,並且要給他說:父親!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不配再稱作你的兒子;請把我當作你的一個傭工吧!他便起身,到他父親那裡去了。「他離的還遠的時候,他父親就看見了他,動了憐憫的心,跑上前去,擁抱他,熱情地親吻他。「兒子向他父親說:父親,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不配再稱作你的兒子!「他父親卻吩咐自己的僕人,說:你們快拿出上等的長袍,給他穿上,把戒指戴在他手上,給他穿上鞋,再把那隻肥牛犢牽來,宰了;我們應吃喝歡宴,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生,失而復得了。他們就歡宴起來。「那時,他的長子,正在田裡。當他回來,快到家的時候,聽見有奏樂及歌舞的聲音,於是叫一個僕人過來,問他這是什麼事。「僕人向他說:你弟弟回來了。你父親因為見他無恙歸來,便為他宰了那隻肥牛犢。長子就發怒,不肯進去。他父親於是出來,勸解他。「他回答父親說:你看,這些年來,我服事你,從未違背過你的命令,而你從未給過我一隻小山羊,讓我同我的朋友們歡宴;但你這個兒子,同娼妓耗盡了你的財產,他一回來,你反而為他宰了那隻肥牛犢。「父親給他說:孩子!你常同我在一起,凡我所有的,都是你的;只因為你這個弟弟,死而復生,失而復得,我們應當歡宴喜樂!」

在這四旬期第四主日,我們有幸讀到耶穌最偉大的一個比喻,蕩子的故事。這讓我想起盧雲神父(Henri Nouwen)所著的「蕩子回頭」一書。這本書描述了倫勃朗( Rembrandt)的同名名畫,畫中的每一細節和靈性上的反思。這是所我讀過最令人愛不釋手,非常精彩的一本書。這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故事,把天主是誰娓娓道來,並解釋我們應如何與祂建立正確的關係。

耶穌在開始講述這比喻時,我們聽到象徵罪人的小兒子,很過份地侮辱父親,要求將屬於他的一份家業立刻給他。「父親,請把我應得的一份家產給我罷!」(路 15:12)。說話中他三次強調「我」,這便是問題的癥結。父親對兒子的侮辱卻置諸不理,竟把兒子所要求的給了他。此事在靈性上的深層意義,是我們許多人都希望能得到天主的恩賜(美好的生活、成功、健康和愛情),認為是我們擁有的,但卻沒有和施與者建立正確的關係。在靈性上,這是永遠不成的。我們的天主是一個超性的泉源,祂賜給我們一切,並存在於給我們的恩賜中。當我們走離這恩寵泉源並拒絕承認祂時,恩典便會枯竭。這便是小兒子遊走至的空間,希臘語中的“chóra makros”,意思是「無盡的空虛」。脫離了恩寵之源,我們便會墮進這空間。這個比喻再進一步敍述道德敗壞的情況,「那地方正遇著大荒年…… 可是沒有人給他」(路 15:14-16)。禍不單行,單單靈性上的空虛仍不夠苦,飢荒爆發,加深了他身體和靈性上的貧困。這靈性上的言語表示,與天主分離,我們不單止便沒有生命,事實上,我們更會變得不是人,「他恨不能拿豬吃的豆莢來果腹」(路 15:16)。此外,當他進入了計算,合約和交換的「無盡空虛」中,沒有人會給他任何東西。相對來說,他父親的住處卻是恩典豐盛,無償給與的地方!

陷入最低谷時,小兒子「便起身到他父親那裏去了」(路 15:20)。我們是罪人,一生中,會發現自己多次在這空間。物質上,我們可能仍過著富足的生活,但靈性,卻遠離天主,或自我放縱,像蕩子一樣陷入了低谷窘境。這是我們遊走進的土地,最終難免乾涸。雖然如此,重點的是我們要下定決心回頭!天主是愛,祂親切慈愛,更尊重我們的自由。沒有自由,我們的生命就不屬於我們。因此,立下決心是不可或缺的,要集中提起自由、勇氣和精力去回頭。當我們一轉念回頭時,恩典會充滿著我們。那位父親一直在等待和守候,當看到他小兒子時便「跑上前去」(路 15:20)。這是多麼尷尬!在猶太人傳統,年長男人會上坐,人會來到他面前。一個老人要跑是非常沒尊嚴的,但我們的天主竟然因愛我們會這樣做,衪充滿聖寵!那父親擁抱年輕人說:「拿出上等的袍子來給他穿上,把戒指戴在他手上」(路 15:20)。在「蕩子回頭」畫中,倫勃朗讓我們看到,當父親擁抱著他的小兒子時,光並非來自外面的任何光源,而是從父親身上散發出來。這多美麗!我們的天主毫不吝嗇地傾注祂的愛給我們,祂只想我們回到祂恩寵的棧內。這恩典是至歡欣喜悦的,因為這是真正的慶典,像比喻中所描述的「盛宴」。耶穌說:「我對你們講論了這些事,為使我的喜樂存在你們內,使你們的喜樂圓滿無缺」(若15:11)。這就是父親的態度。聖經是一個天主義無反顧地尋覓我們的故事。我們的天主,一心只想把我們帶回祂恩寵的棧裡,甚至謙卑自己,即使是去到任何莫名奇妙的溪水畔,「失落的我要尋找;迷路的,我要領回」(則 34:16)。

我們準備好進入這恩典的韻律嗎?我們是否已準備好回應這父親,一位只想我們的生命活力充沛的父親?讓這發人深省的比喻在我們的心靈中沉澱,洗滌我們,感動我們投入故事,並在靈性上啟發光照我們。


鳴謝
這是 Bishop Robert Barron 講道摘錄,包括
“The Prodigal Son”, “The Father and the Son”, 和 “The Lesson of the Prodigal Son”. 詳情請溜覧 WordOnFire.org.

Posted: March 31, 2019

Ben Cheng

 


其他主日反省

丙年(路加)四旬期第四主日:有情的父親 吳智勳神父

路加福音特別喜歡說天主的慈悲,因此被稱為罪人的福音。路加在第十五章裏,連續說了三個比喻:即失去的羊、失去的錢幣、失去的兒子,三個都襯托出天主的慈悲。中國人有句說話:「浪子回頭金不換」,形成我們側重講浪子回頭。其實,如果將注意力放在浪子身上,就錯過了這個比喻的意思,路加是想講父親的慈悲。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