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12 月 25, 2020 by Fr. Justin Huang in
 
 

重新開始,因為天主總是從頭開始

(本篇譯稿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若內容有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http://thejustmeasure.ca/2020/12/25/begin-again-because-god-begins-again/)為準。)

聖誕快樂!

如果我們有任何沮喪的時候,這不是天主的意願。沮喪是生活中正常的一部分,但它不是來自天主。在過去的三周里,我觀察到了這些類型的沮喪:1)人們對自己、他們的錯誤和失敗感到沮喪;2)有人坦誠地承認,回顧這一年,「我想知道,在我做了這樣的事情之後,天主是否還會接受我。我不確定」–這是懷疑的聲音;「我討厭呆在家裡。」「我哪兒也去不了」–這有點誇張,但它指出了有意義的人際交往的惡化。

我們過去三週的主題是「重新開始Begin Again! 」每當我們氣餒的時候,請依靠天主的幫助重新開始;記住祂為你準備了一個計劃;振作起來,幫助你的鄰居!更多的祝福即將到來!

重新開始的最好理由是天主總是從頭開始。當亞當和厄娃犯罪時,天主又以一句盼望的話開始(創3:15);當聖經中的人違背天主與他們所立的盟約時,天主又立定了更多的盟約。當耶穌降生成人,這就是我們今天慶祝的,關鍵是他重新訂立了一個永遠不會被打破的契約。

聖誕前夕福音說:「亞巴郎之子, 達味之子耶穌基督的族譜:亞巴郎生依撒格,…。這樣,從亞巴郎到大衛的世代是十四代;從大衛到遷徙到巴比倫,是十四代;從遷徙到巴比倫到基督,是十四代…」(瑪1:1,17)。正如我在兩年前提到的,(http://thejustmeasure.ca/2018/12/25/when-frustrated-remember-the-big-picture/),「十四」是達味的數字。是這樣的: 我們給予每個英文字母一個數字如下:

A B C D E F G H…

1 2 3 4 5 6 7 8…

希伯來文的字母則是這樣排列的:

A B G D H V Z Ch….

1 2 3 4 5 6 7 8 …..

在舊約中的希伯來文的原文, 韻母是不書寫出來的,所以大衛的名字DAVID 就寫成DVD, 以數字來替代就成了4,6,4. 把它加起來就是14。福音作者強調耶穌是新的達味。達味被立為王,但仍違背了與天主的盟約。所以天主重新開始,耶穌是新的開始。

七年前,在為聖誕節做準備時,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說,「你可以從頭開始!為什麼?因為祂在等你,祂離你很近,祂愛你,祂仁慈,祂原諒你,祂給你重新開始的力量。」 (http://www.vatican.va/content/francesco/en/angelus/2013/documents/papa-francesco_angelus_20131215.html).。

他的重點是天主重新開始。這就是為什麼教宗本篤十六世說「耶穌是…。新的開始」(Jesus of Nazareth: The Infancy Narratives, 56)。

天主重新開始有三個品質:

1)福音說,「“人將稱祂的名字為厄瑪奴耳,意思是「天主與我們同在。」(瑪1:23)。第一個品質是天主總是與我們同在,即使我們不與祂同在。祂也會在我們心中工作,即使我們生氣、沮喪或感到無助(http://www.vatican.va/content/benedict-xvi/en/homilies/2007/documents/hf_ben-xvi_hom_20071224_christmas.html).。

2)祂的新開始是溫和的。耶穌出生在馬槽裡,因為天主是謙卑的。通常情況下,當天主再次進入我們的生活時,我們的心會輕輕地顫動。

3)天主永遠不會強迫我們。祂在聖誕節的福音中說:「祂來到了自己的領域,自己的人卻沒有接受祂。但是,凡接受祂的,祂給他們,即給那些信祂名字的人權能,好成為天主的子女。」

(若1:)。你是否曾經如此生氣,有人試圖讓你振作起來,而你卻不想振作起來?天主尊重我們的自由,要求我們接受祂 所提供的新的開始。所以,要意識到任何怨恨、痛苦或驕傲的人都會說,「我不需要這個。」你不必重新開始,但天主希望你重新開始。

讓我們正視 天主的四個重新開始的後果:

1)如果你曾經感到沮喪,記住重新再一次把過去託付給天主的仁慈。回想過去的錯誤是正常的,但只有在它讓現在變得更好的情況下,它才是有益的。但是天主不會沉溺於過去:如果我們請求祂的寬恕,那麼我們的罪就會得到寬恕。是的,我們贖罪,我們現在就贖罪。

即使我多次提到,例如,一遍又一遍地懺悔同樣的罪行是很正常的,但人們仍然感到氣餒。那麼,你想懺悔什麼呢?每次都有新的罪孽嗎?即使我們誠心誠意地在道德上成長,也需要時間來克服罪惡。所以,下次有人來找我辦懺告解,說:“我對自己繼續犯同樣的罪感到氣餒”,我會惡狠狠地瞪他們一眼!我們中有太多人生活在過去,帶著過去的傷痛和怨恨,天主說:“從寬恕和仁慈中重新開始。” 本堂的一位教友確實告訴我她反省了重新開始的主旨之後,與人的關係得到治愈。

2)我並不是說通過做完全相同的事情來重新開始。有時天主要我們這樣做,但有時我們會重新開始嘗試新事物,比如去看心理諮詢師,以尋求幫助。有時我們無法成長的原因是我們重複著無用的方法。

聖誕節的第二篇經文說:“天主在古時,曾多次並以多種方式,藉著先知對我們的祖先說過話,但在這末期內,祂藉著祂的兒子對我們說了話,” 天主派遣先知但我們並不全然聽他們的話, 最後祂派遣祂的聖子,天主本身。

我曾經和一個在言語上,情感上虐待我的人同住,不是我父親。我嘗試很多方法接近他,原諒他,甚至同情他,但都毫無奏效。最後我覺察到天主呼喚我離開他,重新開始,以免他因我而犯罪。

我並不是說通過做完全相同的事情來重新開始。有時天主要我們這樣做,但有時我們會重新開始嘗試新事物,比如去看心理諮詢師,以尋求幫助。

3)從頭再來克服了人們對天主仁慈的懷疑。那些想知道天主是否會接受他/她的人從來沒有聽過這個真實的故事,這是我五年前在復活節時講的(http://thejustmeasure.ca/2015/04/05/20150405- god-makes-scars-into-stars/)。以下是簡述:珍妮•康登(Jeanne Condon)寫道:「我當時24歲,全職從事一份我真正喜歡的工作。當有人暗示我可能懷孕時,我感覺像患上感冒似的。我想,這是不可能的。我在家裡做了懷孕測試,結果呈陽性。我深吸了幾口氣。我守了幾天的秘密,同時進行了大量的思考和自我反省。」她決定打電話給她的母親,她「開始為我的未來和他們的現況流下悲傷的淚水,我可以想像他們覺得這是羞愧的。」我知道她愛我,也為我傷心。媽媽會在適當的時候告訴爸爸,無論是什麼時候。幾秒鐘後,我的電話響了,是我爸爸打來的,這讓我多麼驚訝。從他嘴裡說出的第一句話是「珍妮,我們要把這個傷疤變成閃亮的明星!」深愛我的父母讓我釋懷和感激。我不會被拒之門外,也沒有被趕出家門。 」

我們需要一輩子的時間才能真正領略天父的善良!因此,我們必須定期重新開始,才能知道祂真正的善良。

珍妮的孩子的父親不想與此事有關聯, 因此她獨自產下了她的兒子丹尼Danny. 「我心想: 現在就只是我們母子倆了,再也沒有男人會接近我。。。。 」

有一天,她去本地的一間相機店,商店的經理Brian 一如既往的樂與助人, 某些天后,她碰巧與他相遇, 這正好是他的短休時間,他邀請她在他短促的一起去喝杯飲料, 這個間歇時間竟然是一個半小時​​。 。 。 「當我告訴Brian 我有一個九個月大的孩子時, 他頓了頓。。。然後說: 是嗎? 然後我們繼續交談。在他的腦海里和心裡他已經認定我就是「那一個」因為我告訴他我是天主教徒。多年來他一直在等待,尋覓一個天主教女孩。

兩個月後我問Brain 他想Danny 如何稱呼他, Brian 明確地說: 「讓他叫我爸爸」 那是我夢寐以求,除了「你願意嫁給我嗎?」 以外的,多麼甜美,多麼令人難以忘懷的話!那個以為再也沒有人會愛上她, 因為她有一個孩子的女人終於結婚了, 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我們今年將與我們的八個孩子一起慶祝結婚25 週年年紀。」

4)從頭開始意味著我們的問題有解決的辦法。如果你正遭受孤立的痛苦,這不是天主想要的。當涉及到人際關係時,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需求,但許多人都在默默地忍受著痛苦,痛苦幾乎潛伏地增長到我們不堪勝負的地步。很多人說:「我無能為力。」這並不完全正確。你可以打電話給別人。你可以認識人,可以散步只要注意保持距離。在保持安全的同時,以有創造性的方法來照顧自己的精神和心理健康。

我們堂區提供的一個有用的解決方案是1月6日、7日和9日的「啓發Alpha」這項目是介紹基督信仰的,包括三個部分:晚餐(你自己準備的,因為它是虛擬的)、一段25分鐘的世界級視頻,然後是小組討論。 Alpha不能在網上進行,但它對我們和世界各地的無數教堂都有幫助。它最主要的好處是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讓人們分享和進行有意義的對話。星期三晚上和星期六早上以英語進行,星期四晚上是中文的。

感謝聖母瑪利亞的首肯,天主得以再次開始,她對天主的計劃說了「是」,允許耶穌在她的心中和胎中受孕。如果我們今天能給天主一個快樂的「是」,那就讚美天主吧!如果我們不能,也許我們可以給祂一個小小的「好」,這意味著我們內心有一點兒開放。

很多時候,天主給了我足夠的恩典,讓我在意識到自己灰心喪氣時,立刻就重新開始。但老實說有時,當我在情感層面上被逼到極限時,我真的不想重新開始;在那些時刻鼓勵我的是天主又重新開始了。

聖誕快樂!


標籤

Fr. Justin Huang

 
Fr. Justin grew up in Richmond, BC, the third of three brothers. Though not raised Catholic, he started going to Mass when he was 13. After a powerful experience of God’s love through the Sacrament of Reconciliation, he felt called to the Holy Priesthood at the age of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