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年(瑪竇) 常年期第七主日: 如同天父一樣愛仇

常年期第七主日

肋未紀 19:1-2,17-18

上主訓示梅瑟說:「你告訴以色列子民全體會眾說:你們應該是聖的,因為我,上主,你們的天主是聖的。「不可存心懷恨你的兄弟;應坦白勸戒你的同胞,以免因為他而負上罪債。不可復仇;對你本國人,不可心懷怨恨;但應愛人如己:我是上主。」

格林多前書 3:16-23

弟兄姊妹們:你們不知道,你們是天主的宮殿,天主聖神住在你們內嗎?誰若毀壞天主的宮殿,天主必要毀壞他,因為天主的宮殿是聖的,這宮殿就是你們。誰也不要自欺:你們當中,如果有人在今世自以為是有智慧的人,他該變為一個愚拙的人,好成為一個有智慧的人,因為這世界的智慧在天主眼中原是愚拙。經上記載說:「他以智者的計謀,捕捉智者;」又說:「上主洞悉智者的思想,全是虛幻。」所以,誰也不應以人來誇口,因為一切都是你們的:無論是保祿,或是阿頗羅,或是刻法,或是世界,或是生命,或是死亡,或是現在,或是將來,一切都是你們的;你們卻是基督的,而基督是天主的。

瑪竇福音 5:38-48

那時候,耶穌對門徒說:「你們一向聽說過:『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我卻對你們說:不要抵抗惡人;而且,若有人掌擊你的右頰,你把另一面也轉給他。那要與你爭訟,拿你內衣的,你連外衣也讓給他。若有人強迫你走一千步,你就同他走兩千步。求你的,就給他;有人向你借貸,你不要拒絕。「你們一向聽說過:『你應愛你的近人,恨你的仇人!』我卻對你們說:你們當愛你們的仇人,當為迫害你們的人祈禱,好使你們成為你們在天之父的子女,因為他使太陽上升,光照惡人,也光照善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你們若只愛那愛你們的人,你們還有什麼賞報呢?稅吏不是也這樣做嗎?你們若只問候你們的弟兄,你們做了什麼特別的呢?外邦人不是也這樣做嗎?所以你們應當是成全的,如同你們的天父是成全的一樣。」

主日講道

福音的訊息直接清楚︰基督徒必須是鹽與光。山中聖訓的地點在加里肋亞湖邊,附近有鹽城,方便漁民把魚穫醃鹹保存;湖邊有山,山上的屋晚上有燈光,湖邊的人清楚看到。耶穌就地取材,以老百姓每日見到的東西作比喻。作鹽作光並非一個泛泛的邀請,而是向每人堅決的要求。基督徒必須是鹽是光,不是鹽不是光,就不是基督徒。

山中聖訓中,耶穌表示自己來為完成舊約法律,宣佈天主真正的意思,祂舉了六個例子表明,今日的福音記載第五和第六個例。

「以眼還眼,以牙還牙」這條法律,今天已成為成語,可惜帶有消極報復的意味。舊約中,它卻是幫助法官判案的公平原則或償還原則,免得人毫無標準地野蠻報復,有點像孔子所主張的「以直報怨」。這句話並非給私人執行法律時作報復用。

耶穌宣佈天主的意思:「不要抵抗惡人」。耶穌所舉的三個例子,表面上有不抵抗主義的味道。打右頰有蓄意侮辱的意思,你願化解仇恨,不妨再讓他打左頰;拿內衣是依法向你拿取的,你願化解訴訟,就連自己擁有外衣的權利也不堅持;強迫走一千步是羅馬人加諸被統治者身上的規矩,被迫者無能拒絕,走得極不甘心,耶穌要求人突破自己的限制,走夠兩千步。

表面看來,耶穌「不抵抗惡人」的要求好像助長不公義的情況變本加厲。因此之故,後代的基督徒,除了極少數完全跟隨耶穌的做法,採取絕對不抵抗主義外,其他都主張對不公義的侵犯,必須加以還擊,免得更多無辜者受害。天主教自聖奧思定以來都主張自衛式的公義戰爭,打擊侵略者。今天南美洲的解放神學,就是要求向不公義的制度與架構宣戰,像梅瑟一樣帶領被奴役的人出谷。不過,基督徒這樣做,有沒有違背耶穌「不要抵抗惡人」的教訓?

耶穌有時清楚要求公道,對無理打祂耳光的差役,耶穌質問他:「如果我講錯了,你可以指證錯在那裡;如果講得對,你為什麼打我?」(若18:23)公義是耶穌所要求的,但公義不能包含暴力,以暴易暴只會產生更多的暴力,北愛、中東的暴力事件屢見不鮮,就是最好的證明。人人都認為自己有理,連侵略者也有堂皇的理由,總使人民相信出師有名。耶穌知道徹底根除邪惡,只能靠愛;「不要抵抗惡人」是愛的一種表達方式,跟著祂便提出愛仇。

愛仇是震撼性的主張,整部舊約找不到愛仇的思想,連美麗的聖詠也呼求天主懲罰惡人,主持公道。耶穌生在巴勒斯坦一個充滿仇恨的環境,認識仇恨的力量,知道除非有天主的恩寵,人無力制止仇恨。愛仇並非靠其本身的合理性,而是從基督身上找到愛仇的力量。愛仇包含寬恕,願意為他們祈禱,但不一定包含「喜歡」,因為喜歡牽涉一些人無能為力的心理因素。耶穌給了人愛仇的動機和力量,天父愛善人,也愛惡人;當我們還是罪人的時候,祂就愛了我們,寬恕了我們。如果我們能像天父一樣的寬恕與愛仇,我們就成為天父的子女。耶穌一生成全了天父愛仇的願望,祂也希望基督徒繼續成全天父這個願望,「你們應當是成全的,如同你們的天父是成全的一樣」。

中國人的傳統中雖然有「有仇不報非君子」、「父仇不共戴天」、「仇人見面,份外眼紅」等根深柢固的說法,但也有伯夷、叔齊揚棄暴力的堅持,批評武王「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只有司馬遷這種有慧眼的人,才認識兩人的偉大,把「伯夷列傳」放在列傳之首。可惜這種符合福音精神的美德,從來沒有成為文化的主流,或形成一個有力的傳統,反而讓以暴易暴式的公義佔了上風,普遍為國人受落,我們實在需要接受福音的薰陶。教會傳統中容忍公義的自衛戰爭,只應看成是沒有其他非暴力的辦法中,兩害取其輕的一種權宜之策,絕對不是理想。基督徒的理想是像基督一樣去寬恕和愛仇。我們的社會與世界充滿暴戾氣,以牙還牙的報復心理普遍存在,讓我們以今日的福音淨化自己,願意做個溫良締造和平的人,成全天父寬恕愛仇的理想。

Posted: February 23, 2020

吳智勳神父

 
吳智勳神父是香港耶穌會㑹士,一九七九年於香港晉鐸。他曾任耶穌㑹香港澳門會長,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舍監,現任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倫理神學及中國哲學史教授,香港大學聖安多尼堂區上智之座小堂主任司鐸,及神學雜誌《神思》主编。著作有:《基本倫理神學》,《和平綸音:主日及節日講道》,《耶穌基督普遍救恩:基督徒倫理本地化探索》。 Rev. Fr. Robert Ng Chi-Fun, ordained in 1979, is a Jesuit priest in Hong Kong. He was Chairma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in Hong Kong and Macau and Warden of “Ricci Hall” hostel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rrently, he is Professor of Moral Theology and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and Rector of Our Lady Seat of Wisdom Chapel at St. Anthony's Parish. He is also Editor-in-chief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heological magazine Meditation. His publications include: Fundamental Moral Theology, Speak of Peace: Sunday and holiday homilies, and The Universality of Salvation in Jesus Christ. 吳智勳神父專訪(一): 道德導航儀 吳智勳神父專訪(二): 愛在臨終時


其他主日反省

超越範圍地行仁愛 Susanna Mak

我們被召為基督的模仿者;要如我們在天上的父一樣神聖和完美。

繼續閱讀 >
我們如何能十全十美? May Tam

為天主,一切都是可能的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