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聖言與反省】天主聖言是愛, 不是暴力

四旬期第三主日

出谷紀 20:1-17

那時候,天主發言,說了以下這一切話:「我是上主、你的天主,是我領你離開埃及、奴隸之所。「除我之外,你不可有別的神。「你不可製造任何彷彿天上、或地上、或地下水中之物的雕像。「不可叩拜這些像,也不可敬奉,因為我,上主、你的天主,是忌邪的天主;凡惱恨我的,我要追討他們的罪,從父親直到兒子,甚至三代四代的子孫。凡愛慕我,及遵守我誡命的,我要對他們廣施仁慈,直到他們的千代子孫。「不可妄呼上主、你天主的名字;因為凡妄呼他名字的人,上主決不讓他們免受懲罰。「應記住安息日,守為聖日。六天應該勞作,做你一切的事;但第七天是為恭敬上主、你的天主,當守的安息日;你自己、連你的兒女、你的僕婢、你的牲口,以及在你中間居住的外方人,都不可做任何工作。因為上主在六天內,造了天地、海洋和其中一切,但第七天休息了,因此,上主祝福了安息日,也定為聖日。「應孝敬你的父親和你的母親,好使你在上主、你的天主,賜給你的地方,延年益壽。「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害你的近人。「不可貪你近人的房舍。「不可貪戀你近人的妻子、僕人、婢女、牛驢,及你近人的一切。」

格林多前書 1:22-25

弟兄姊妹們:的確,猶太人要求的,是神蹟;希臘人尋求的,是智慧;而我們所宣講的,卻是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基督。這為猶太人,固然是絆腳石;為外邦人,是愚妄;但為那些蒙召的,不拘是猶太人或希臘人,基督卻是天主的德能和天主的智慧;因為天主的愚妄總比人明智,天主的懦弱也總比人堅強。

若望福音 2:13-25

猶太人的逾越節近了,耶穌便上耶路撒冷。在殿院裡,耶穌看見賣牛、羊、鴿子的,及坐在錢莊上,兌換銀錢的人。耶穌於是用繩索做了一條鞭子,把眾人連羊帶牛,都從殿院趕出去,又傾倒了換錢者的銀錢,推翻了他們的桌子。耶穌對賣鴿子的人說:「把這些東西從這裡拿出去,不要使我父的殿宇成為商場。」耶穌的門徒就想起了經上記載的話:「我對你殿宇所懷的熱忱,把我耗盡。」猶太人便問耶穌說:「你顯什麼神蹟給我們看,證明你有權做這些事?」耶穌回答他們說:「你們拆毀這座聖殿,三天之內,我要把它重建起來。」猶太人就說:「這座聖殿建築了四十六年,你在三天之內,就能把它重建起來嗎?」但耶穌所說的聖所,是指他自己的身體。所以,當耶穌從死者中復活以後,耶穌的門徒就想起了耶穌曾說過這話,便相信了聖經,及耶穌說過的話。當耶穌在耶路撒冷過逾越節時,有許多人看見他所行的神蹟,便信從了他;耶穌卻不信任他們,因為他認識所有的人;他並不需要誰告訴他,人是怎樣的,因為他洞悉人的內心。

「主, 唯祢有永生的話」是本主日《聖詠》讀經的答句。聖詠經文取自我最喜愛的《聖詠》十九篇。

《聖詠》十九篇以一個美麗、意氣高昂的讚美開始,向天主偉大且會說話的受造物致意。會說話?對,天主的創造 — 太陽和月亮、日出和日落、花朵和樹木、山嶽和山谷 — 都會說話;用特別的言語來「宣揚他手的化工」;傳達知識和智慧的訊息;發出的聲音雖聽不到,但清晰響亮的共鳴卻「傳遍普世」(參照 詠 19:2-4)!《聖詠》作者頌揚的是天主的聖言;是「完善」、「忠誠」、「正直」的話語 (詠 19:8-10)。

之前在讀經一,天主和祂的神聖子民在西乃山上訂立盟約時,同一聖言在天主顯現中被隆重地頒布:由梅瑟—天主和祂子民的轉求者—傳遞;由以色列人領受,他們同聲承諾「凡上主所吩咐的話, 我們全要奉行」(出 24:3);被諭令為十誡 (Decalogue),文字表面上的意思是「十句話」, 或十條誡命 (天主教教理 2059-2060)。這愛的話語寫在兩塊石板上 :三句話在一塊,七句話在另一塊;「首三條針對愛天主,後七條針對愛近人」(天主教教理 2067)。

我經常想起我在多倫多「聖奧思定神學院」修讀一個舊約課程時,教授給我的教導。他說,希臘人在數字的世界中生活,但以色列人郤生活在話語中,是充滿動力和先知性的話語。話語對他們來說,等同我們的電力 ,能促使事情發生,而且不可或缺。在此刻,在閱讀了這麽多聖經之後,每一個有點氣息的讀者都可能會問,「究竟誰是這話語」?

若望在他撰寫的福音開章明義,直接了當地處理了這問題:「在起初已有聖言,聖言與天主同在,聖言就是天主」(若 1:1)。他更進一步確定,聖言就是降生成人的基督,祂「成了血肉,寄居在我們中間」(若 1:14)。但如果耶穌,天主的聖言,如《聖詠》讀經中所說,是「完善」、「忠誠」和「正直」;又如果十誡 – 「那十句愛的話語」– 也是源自祂;我們應怎樣理解這同一的天主聖言,在本主日福音中的暴力行為?耶穌所行的,無疑是暴力:「祂就用繩索做了一條鞭子,把眾人連羊帶牛,從殿院都趕出去,傾倒了換錢者的銀錢,推翻了他們的桌子」(若 2:15)。

我們得弄清楚。任何人若認為潔淨聖殿的故事的用意是把暴力合理化的話,是極度無知的。我們得面對這事實;福音中,耶穌的事工及訊息,全是關於仁愛、和平和謙遜的,若耶穌突然提倡暴力,會是一個激進的轉向。若讀者細讀《若望福音》這段記載的前文後理,不會看不到其最終的主題;就是說,聖殿是基督身體的標記,身體將被摧毀,而三天後會重建 – 意味著十字架及復活 (註一)。耶穌這樣為自己的行動解釋:「你們拆毀這座聖殿,三天之內,我要把它重建起來」(若 2:19)。

話雖如此,祂為何要以暴力來表達這神學的訊息?要真正了解耶穌的行為,我們應記著祂的先知使命和這使命的運作方式。如果我要挑選十個任何聖經讀者都要謹記的舊約允許,這個由梅瑟啓示的,會是其中一個:「上主你的天主,要由你中間,由你兄弟中,為你興起一位像我一樣的先知,你們應聽信他」(申 18:15)。原來,耶穌就是允許中的先知 – 先知中的先知。

我們可以說,舊約先知是很特別的一類人。他們被召叫去啟迪的,正好是那些不喜歡見到先知的人,如君王、政治領袖和宗教權威們。有時,為了要讓他們接收到準確的訊息,先知不惜去做異乎尋常的事。為向以色列人表示天主不滿他們的不忠信,歐瑟亞和一個娼婦結婚。為警告以色列人在流亡時會吃不潔的食物,天主要厄則克耳吃牛糞上烤的麵包 (厄 4:12-15)。天主給依撒意亞的指示更不可思議:他要裸體赤足而行,走遍耶路撒冷三年!這位先知按天主的命令而為,不是因為他喜歡暴露自己 – 絕對不是!– 而是他必須說服猶太人,企圖從埃及人和雇士人中尋求庇護是徒勞的。這些國家注定要被亞述人擊敗, 會赤身露體地被俘虜 (依 20:3-6)。

鑑於耶穌的先知使命及其運作的方式,我們可以作出一個持平的結論:耶穌在潔淨聖殿時的破壞性行為,具有更深層的意義。就如依撒意亞不因其赤身露體的行為而被視為露體狂,耶穌也不因其破壞性的行為而被視為一個暴力的人。兩個行為都是先知性的,為傳遞一個先知性的預言。耶穌是要警告猶太人聖殿將被摧毀 (發生在公元七十年)。聖殿是祂的身體。人手建造的聖殿被摧毀是天上新聖殿的開始,是指向十字架和復活的一個記號。祂自己就是那新的聖殿、基督的身體、教會。藉着基督,一個欽崇天主的新方式將要展開,全民將聚集和共融於祂的聖體聖血的聖事內,以「心神真理」來欽崇天主 (若 4:23, 註二)。

註一:參照《聖依納爵研習聖經》 若望福音 2:19。

註二: 參照 《納匝肋人耶穌》– 聖週, 21-22頁。

Posted: March 7, 2021

Edmond Lo

 
As a Catholic speaker, writer and RCIA Catechist, Edmond is very active in promoting and defending the Catholic faith. He has a MBA, a CPA-CMA, and a MTS (Master of Theological Studies) from U.T., St. Augustine's Seminary. Having worked many years as the CFO of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he retired at 55 to follow his special vocation of evangelization. The activities he conducts include the CMCC Bible Study Program, the Catechism Revisited Program, the FLL Spiritual Formation Program, Living in the Holy Tradition, RCIA, family groups and retreats, etc. Edmond is a member of the FLL Core Team. He writes Sunday Mass reflections regularly for the weekly FLL NewSpiration. His personal blog: http://elodocuments.blogspot.com/


其他主日反省

乙年(馬爾谷) 四旬期第三主日:天主的誡命 吳智勳神父

我們今天所理解的十誡是基於出谷紀中的記載重新排列而成的,前三條是對天主,後七條是對人,但原文則是前四後六;原文中第十誡不准貪戀他人妻子和財物,亦被分析成今日的第九和第十誡。這些都是文字上的改動,無損原文的精神。以下讓我挑出幾項要點和大家談談。

繼續閱讀 >
改變我們的言辭,改變我們的愛 Fr. Justin Huang

我們來談談咒罵、褻瀆和粗俗的罪過吧。我們大多數人(不是所有人,但大多數人)都會同意這樣的語言大體上是錯誤的。你們誰也不在我身邊罵人。如果我說髒話你會有什麼感覺?吉米•坎摩爾(Jimmy Kimmel)播放了一段視頻,詢問孩子們是否知道任何令人不快的單詞,這對於我們的社會很有洞察力:一方面,當一個男孩咒罵時,人群會爆笑;另一方面,當另一個男孩使用非常貶損的單詞時,他們會感到震驚。所以,有一種衝突:我們覺得粗俗的語言是不對的,但也沒那麼糟糕。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