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修話語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50)

1847年,聖若望.鮑斯高的慶禮院增長至八百人,空間已不足,他說:「我們要像蜜蜂一樣搬去新家。」新家正是位於都靈南邊的聖類斯慶禮院,由若望神父的助手包羅神父帶領。這名稱尊敬為男孩子貞潔之德的好榜樣聖類斯,亦向都靈總類斯主教的支持表示感謝。下年1848年意大利政治不穩,而慶禮院裡數多神父把孩子們灌輸政治思想,使他們參加政治示威,若望神父卻反對慶禮院成為政治組織。助理神父不同意,多名青年因而不再參加禮儀。最終,很多逆反的助理神父與青年都悔改,若望神父大方地歡迎他們;他執著自己的原則,使慶禮院忠於其使命。
日期: 2017 - 8 - 19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49)

1847年4月,聖若望.鮑斯高路上遇到一群青年辱罵他神父職務,要求給他們買酒。若望神父同意,而他們一起喝酒的同時更接受他,承諾不再侮辱天主。當若望神父發現青年無家可歸,邀請了他們去他的家過夜,他想庇護青年可能是他的新職務,但他們明早偷走了床鋪,逃走。五月的夜晚,麗塔把湯、麵包給剛成為孤兒的男孩子,若望神父發現他只有三里拉,找工作不了,所以孩子睡前,麗塔教他工作誠實及實踐信仰的重要性。她開始了慈幼會的「晚訓」傳統──宿舍孩子睡前,修士修女們總給他們說幾句勉勵的話。若望六月份又收入一個孤兒男孩,而告訴麗塔:「天主又派了一個孩子給我們,請照顧他。」越多孩子來,屋子變成無家可歸的孩子之庇護中心,若望神父如父照顧其物質與靈性需求。
日期: 6000 - 8 - 19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48)

聖若望.鮑斯高在慶禮院積勞成疾,在故鄉裡休養幾月後被勸告一年後才可回去,以免舊病復發。最後,他同意了減少工作量,回到慶禮院去,他看到身邊的神父工作量重,不得不也回復舊工作量。他租賃慶禮院附近幾間房間,給予自己、母親麗塔與被遺棄的孩子們同住。他原本猶豫要搬走年老的母親,但她回答說:「如果你覺得是天主旨意,我就願意。」當兩母了搬入之時,慶立院的孩子聽見他們倆的歌聲,若望神父回來之消息速快地傳播,孩子們都很興奮。麗塔最初猶豫販賣自己的農地及嫁妝以扶助慶禮院,後來喜悅地奉獻給天主及貧窮的孩子。
日期: 2017 - 8 - 5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47)

聖若望.鮑斯高依照他朋友包羅神父所吩咐為自己康復祈禱,的確康復了。回碧基故鄉休養,包羅神父在慶禮院替代,但因工作量重,後來需要五、六位神父才能勉強辦理鮑斯高神父的工作。包羅神父好好照顧慶禮院的孩子,但他們不耐煩,走二十里路探他;他們懷有另一個目的:他們妒忌神父親近故鄉的孩子,憂慮他在此建立新慶禮院。一個孩子對他說:「你要不回去都林的話,我們要將慶禮院搬到碧基去。」但若望對他們說:「我的孩子們,只要你們繼續乖、為我祈禱,秋葉下落之前,我定回來。」
日期: 2017 - 7 - 29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46)

聖若望.鮑斯高面臨死亡,他朋友包羅神父來訪,慶禮院的孩子為他康復而祈禱,更想鮑斯高為自己痊癒祈禱。鮑斯高已準備死,他說:「我願意承行天主的聖意。」包羅神父遂吩咐他祈禱:「主啊,如果你喜歡的話,求祢賜我痊癒吧。」鮑斯高最初拒絕,但後來為免包羅神父痛心倍增,微聲順應。他入睡,明早痊癒了,他探慶禮院的孩子,說:「我親愛的孩子,多謝你們的熱心和祈禱。這次因為你們的眼淚,天主救了我生命,但總有一天我們都會死,因此要努力修行,以團聚於無死、無痛、無淚的天堂。」一位神父祝賀他死裡逃生,但鮑斯高回答說:「我當時已經準備入天堂,但現在誰知道呢?」四十年後,那位神父再次提醒鮑斯高這句話,說:「你看,自此以來有多麼偉大的事業!慶禮院、修院、學校、傳教士;若是你當時死了,全都不會發生的。」鮑斯高回答說:「你錯了,仍然會發生,因為一切都是天主所創造的工程。」
日期: 2017 - 7 - 22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45)

聖若望.鮑斯高日以繼夜為慶禮院不斷工作,直到一天患上氣管炎,四肢無力,八天內已病危。雖然他準備了死亡,仍感傷離開世界與慶禮院的孩子,唯知慶禮院已固定才得安慰。慶禮院的孩子聞訊就盡量探訪他,但護士都拒絕他們,說他們讓他過分興奮,使他的病狀惡化。許多人看到孩子就感嘆,說:「看看孩子們多愛他!」孩子不能探訪親愛的神父就一起望彌撒,為他早日康復而祈禱。但病況沒起色,孩子們就向天主承諾整月,整年,甚至終生都唸十五端玫瑰經,而每年幾個月唯食麵包飲清水,守大齋。有幾位水泥匠雖然勞動沉重還守齋而去教堂為若望祈禱。最後,天主答應了他們的祈求,若望康復而重複當慶禮院的慈父。
日期: 2017 - 7 - 15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44)

都林市長誤會聖若望.鮑斯高的慶禮院搞革命,意圖關閉它。在議會的議員對此也有分歧,但許多的議員已經被市長說服。幸好,意大利國王深深欣賞若望的工作,而諭旨宣布慶禮院該被廣傳而受保護,慶禮院因此被救了。但市長沒放棄,甚至叫警察來監察他。警察報告給他:慶禮院的孩子很有秩序,聽教當良好的教友;不搞革命,反而搞內心的革命。市長一聽就知錯了,承諾以後不再阻止他們的活動。他問若望資金的來源時,被回答:「我完全依賴天主上智的安排。」市長感動了,捐二百里拉給他。若望甚至敵人也原諒,為天主的光榮努力工作。
日期: 2017 - 7 - 8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43)

聖若望.鮑斯高的慶禮院逐漸增長,直到成員數多過七百,彌撒的時候聖堂也不夠容納。當若望跟小孩玩,他也同時給他們灌注靈修價值:邀請他們辦告解、勸阻他們去壞地方、警告他們不說髒話。大部分的小孩都聽從,但有一些需要特別手段才能帶領到天主。有一位十七歲的青年每次都找藉口避免辦告解,所以若望一天就問他在聖堂裡為一件重事幫忙。那位青年以為要幫神父搬東西就同意了。但當他開始搬一座跪凳時,若望居然叫他跪在跪凳上,準備辦告解。青年說他還沒準備好,所以若望告訴他有充分時間準備。那位青年終於同意辦告解,說他之前所不去告解就是因為怕被人笑,但辦完告解之後就覺得其實沒有想像的那麼難,興喜地出來。從此以後,他經常去告解,甚至推薦給其他人。若望神父不怕於挺身而出,幫青年接近天主。
日期: 2017 - 7 - 1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42)

聖若望.鮑斯高每逢周日為小孩子準備慶禮院的活動,但小孩子的人數越多,投訴他們產生的噪音的人越多,直到他們一天被常用的聚集場所被下逐令。他們沒有其他地方聚集所以一起祈求聖母。天主經常在給予大恩寵之前會送出大考驗—他們祈禱了整天都沒回應,直到一個人靠近他們說他知道有一個可租的場所。另一位神父剛剛就到,所以若望把孩子們寄託於他而自己去檢查場所,看到場所適合慶禮院之後就決定租賃。下個星期,慶禮院恢復了彌撒、課業、遊戲及道理,且唸玫瑰經及唱聖歌。聖若望.鮑斯高一同小孩子玩遊戲,但在玩樂的同時一直勉勵他們當好教友
日期: 2017 - 6 - 24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41)

聖若望.鮑斯高的使命是服務青年,而他有著很崇高的計畫:建立一個傳教與教學的修會。但他令很多人誤會他精神失常。有兩位神父關心他神經,就企圖用一個從外面鎖上的馬車把他送到精神院去。但若望早已看穿他們,堅持兩位長輩先進入馬車,就立刻鎖上車門,呼籲車夫開往精神院。車一到,護士們發現兩位神父憤怒地叫人放他們走。但護士們拒絕,至到神父的院長傍晚回來為止。之後,所有人都知道若望沒神經病,更知道他有獨特的使命。他的使命最初遇到不少的反對及誤解,如同耶穌一樣。當我們做天主的事業,不能理會其他人的想法,反而要不斷為靈魂的得救而工作。
日期: 2017 - 6 - 17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40)

聖若望.鮑斯高做監獄牧靈工作時,獄卒時常被歧視,但聖若望.鮑斯高也禮貌地對待他們。若望曾經在獄中沒有獄卒帶領他而迷路,而走進負責被判死刑囚犯的獄卒之家。神父的禮貌待遇令他們十分激動,獄卒說:「神父,你知道這裡是甚麼人家嗎?」若望回答說:「當然知道,這是正當人家!我也知道你是個好教友,你想當我的朋友嗎?」每次行刑後,獄卒都會為亡者的靈魂捐五里拉奉獻彌撒,但從來沒被他人重視過的他聽見神父叫他「好教友」就非常高興。兩人成為好朋友,而獄卒偶爾去若望建立的教堂望彌撒。聖若望.鮑斯高透過尊重他人打開他們的心,光榮天主。
日期: 2017 - 6 - 10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39)

由於都林市是意大利大都會,有許多人會墮落甚至被監禁。在囚犯之間,徒刑越長地位越高,而比較有經驗的囚犯會教年輕的囚犯做壞事,所以監獄的牧靈工作非常艱難,很少神父願意做。但聖若望.鮑斯高像慈祥的父親一樣對待年輕囚犯,以具有人性的方式教道,令他們明白壞事在今世及後市都必有壞效果。有一次,若望挑戰一些年輕囚犯在修和聖事時向他陳述他們最盛大的生命故事。年輕人就感興趣,開始辯論誰有最大的罪。當他們逐個逐個辦告解時,若望透過適當的方法把甚至最壞的年輕人都悔過而成為他的好朋友,有很多的囚犯出獄後變成正直的社會成員。
日期: 2017 - 6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