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會及其普世性

復活期第六主日

宗徒大事錄 10:25-26,34-35,44-48

當伯多祿到了凱撒勒雅時,科爾乃略去迎接他,跪伏在他腳前叩拜。伯多祿拉他起來,說:「起來!我自己也是個人。」伯多祿於是開口說:「我真正明白了:天主是不看情面的;凡在各民族中,敬畏他,而又履行正義的人,都是他所中悅的。」伯多祿還在講這些話的時候,聖神降在所有聽道的人身上。那些受過割損與伯多祿同來的信徒,都驚訝聖神的恩惠,也傾注在外邦人身上,因為聽見他們說各種語言,並頌揚天主。那時,伯多祿就發言說:「這些人既領受了聖神,和我們一樣,誰能阻止他們接受水洗呢?」 於是,他吩咐人以耶穌基督的名,給他們施洗。以後,他們要求伯多祿再住了幾天。

若望一書 4:7-10

親愛的諸位:我們應該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出於天主;凡有愛的,都是生於天主,也認識天主;那不愛的,也不認識天主,因為天主是愛。天主對我們的愛,在這事上已顯示出來:就是天主把自己的獨生子,打發到世界上來,好使我們藉著他,得到生命。愛就在於此:不是我們愛了天主,而是他愛了我們,且打發自己的兒子,為我們做贖罪祭。

若望福音 15:9-17

那時候,耶穌對門徒說:「正如父愛了我,同樣我也愛了你們;你們應存在我的愛內。如果你們遵守我的命令,便存在我的愛內,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而存在他的愛內一樣。「我對你們講論了這些事,為使我的喜樂存在你們內,使你們的喜樂圓滿無缺。「這是我的命令:你們該彼此相愛,如同我愛了你們一樣。人如果為自己的朋友,捨掉性命,再沒有比這更大的愛情了。「你們如果實行我所命令你們的,你們就是我的朋友。我不再稱你們為僕人,因為僕人不知道他主人所做的事。我稱你們為朋友,因為凡由我父聽來的一切,我都顯示給你們了。「不是你們揀選了我,而是我揀選了你們,並派你們去結果實,去結常存的果實;如此,你們因我的名,無論向父求什麼,他必賜給你們。「這就是我命令你們的:你們應該彼此相愛。」

「但當聖神降臨於你們身上時,你們將充滿聖神的德能,要在耶路撒冷及全猶太和撒瑪黎雅,並直到地極,為我作證人」(宗 1:8)。在《宗徒大事錄》的開端,耶穌給宗徒們的說話,概述了整部書的進展。在聖神的引領下,宗徒們在耶路撒冷、猶太、撒瑪黎雅傳佈福音,其後並遍及整個羅馬世界。可以說,《宗徒大事錄》為教會後來的歷史作序幕,而普世教會的任務是把福音帶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因為天主「願意所有的人都得救,並得以認識真理」(Ignatius Catholic Study Bible – New Testament, p.203; 弟前 2:4)。

救恩的至公性或普世性,聖保祿稱之為「奧秘」,這主題貫連着整部聖經。在舊約中,這主題大部分是隱藏著的,但在耶穌時期,便完全彰顯了(哥 1:26-27, 厄 3:5-6, 羅 16:25-26)。復活期第六主日的《讀經一》,在科爾乃略的家,驚鴻一瞥地,我們看到了救恩的普世性。這常被稱為「外邦人聖神降臨」的一幕,描繪了聖神的恩典如何傾注在外邦人身上,連受了割損的伯多祿的追隨者也大為驚訝(宗 10:45)。路加巧妙地把這主題表達,作為對讀者的提醒:耶穌升天後,教會作為傳播福音者的使命,是向普世萬民宣揚天主對每個人無條件的愛。

救恩的至公性或普世性,聖保祿稱之為「奧秘」,這主題貫連着整部聖經。在舊約中,這主題大部分是隱藏著的,但在耶穌時期,便完全彰顯了(哥 1:26-27, 厄 3:5-6, 羅 16:25-26)。復活期第六主日的《讀經一》,在科爾乃略的家,驚鴻一瞥地,我們看到了救恩的普世性。這常被稱為「外邦人聖神降臨」的一幕,描繪了聖神的恩典如何傾注在外邦人身上,連受了割損的伯多祿的追隨者也大為驚訝(宗 10:45)。路加巧妙地把這主題表達,作為對讀者的提醒:耶穌升天後,教會作為傳播福音者的使命,是向普世萬民宣揚天主對每個人無條件的愛。

曾幾何時,大學生活的回憶既深刻且珍貴,現隨着自己年事漸長,已日趨模糊。但我依然記得,在大學第一年初,在校園裏偶然遇上兩位華裔敎友。那時我還未信主,甚至不知道彌撒是什麼。不知何解,他們邀請我到大學校園裏的聖母升天小堂參與彌撒。聖祭完畢,他們介紹我認識在小堂負責校園事工的校牧,他是一位巴西略會的神父。這看似普通的偶遇,卻成了我終身參與天主教會的開始,把我引領到這神聖境域的大門前。

那時候,像很多來自香港的留學生一樣,我在經濟上拮据籌維,並不豐裕。有一天,我經過大學校園附近的麥當勞快餐店。我腹如雷鳴,似在抗議我整個上午都沒有吃東西,當時已經是午飯時候。我的胃在嘮嘮叨叨,想要一個巨無霸漢堡包,最好還有一客薯條。但當我想起銀行戶口僅餘的存款,最後我們還是吃了一個蘋果批便了事。

要掌握英語真不容易,但更困難的是適應北美文化的挑戰。雖然我覺得自己是邊緣人,我仍極力說服自己,我是屬於這裏的。若用「艱難」這兩個字來形容大學第一年的頭幾個月,可以說是極度的輕描淡寫。比較貼切的是「可悲」,甚至是「悽慘」。有時我不禁對於自己離家到外國留學的決定,有所懷疑。

要掌握英語真不容易,但更困難的是適應北美文化的挑戰。雖然我覺得自己是邊緣人,我仍極力說服自己,我是屬於這裏的。若用「艱難」這兩個字來形容大學第一年的頭幾個月,可以說是極度的輕描淡寫。比較貼切的是「可悲」,甚至是「悽慘」。有時我不禁對於自己離家到外國留學的決定,有所懷疑。

聖母升天小堂團體在我最需要扶持的時候給我的支持,讓我銘感於心,但我可從沒去想太多他們對我關懷備至的原因。對我來說,這是每一個教會團體都會做的。雖然這想法是正確的,但本主日的反思,讓我意識到,當天主普世教會張開雙臂歡迎世人時—正如在《讀經二》中伯多祿歡迎科爾乃略和未受過割損的人,和聖母升天小堂團體歡迎我—教會這樣做,不單是出於愛德,儘管愛德在耶穌的教導中極為重要,也是因為教會是至公的。而這兩者是互相連結的。

Posted: May 9, 2021

Edmond Lo

 
As a Catholic speaker, writer and RCIA Catechist, Edmond is very active in promoting and defending the Catholic faith. He has a MBA, a CPA-CMA, and a MTS (Master of Theological Studies) from U.T., St. Augustine's Seminary. Having worked many years as the CFO of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he retired at 55 to follow his special vocation of evangelization. The activities he conducts include the CMCC Bible Study Program, the Catechism Revisited Program, the FLL Spiritual Formation Program, Living in the Holy Tradition, RCIA, family groups and retreats, etc. Edmond is a member of the FLL Core Team. He writes Sunday Mass reflections regularly for the weekly FLL NewSpiration. His personal blog: http://elodocuments.blogspot.com/


其他主日反省

幸福家庭的三個特徵 Fr. Justin Huang

列夫·托爾斯泰(列夫·托爾斯泰)的俄羅斯經典小說安娜·卡列尼娜”(安娜·卡列尼娜)以這樣一句名言開頭:“所有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每個不幸的家庭卻有自己第二部分似乎是正確的,因為每個人都可能因為各種原因而不快樂。但第一部分是真的嗎?所有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樣的?所有人都開心?

繼續閱讀 >
乙年(馬爾谷) 復活期第六主日:一字真言-愛 吳智勳神父

今日的書信和福音都以愛作主題。書信中指出「天主是愛」,而福音中耶穌給予愛的命令:「你們要彼此相愛,如同我愛了你們一樣」,這兩句可算是聖經中最偉大的話。「天主是愛」幾乎可以解答我們所有信仰的疑難,而「愛的命令」給了我們行事的力量和動機。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