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為什麼會有痛苦? 為什麼是我?

乙年 常年期第五主日

約伯傳 7:1-4,6-7

約伯說:人生在世,豈不像服兵役?人的歲月,豈不像傭工的時日?有如奴工切望陰涼,傭工期待工資;這樣,我也只有承受失意的歲月,及為我注定的苦痛長夜。 我臥下時說:「幾時天亮?」我起來時又說:「黑夜何時到?」我整夜輾轉反側,直到天亮。 我的歲月流逝,速如織梭,也因無望而中斷。請你記住:我的生命不過是一口氣;我的眼睛再也見不到幸福。

聖保祿宗徒致格林多人前書 9:16-19,22-23

弟兄姊妹們: 我若傳福音,並沒有什麼可誇耀的,因為這是我不得已的事;我若不傳福音,我就有禍了。 如果我自願做這事,便有報酬;若不自願,可是責任已委託給我。這樣看來,我的報酬是什麼呢?就是傳布福音時,白白地去傳,不享用我在傳福音上,所有的權利。 我原是自由的,不屬於任何人;但我卻使自己成了眾人的奴僕,為贏得更多的人。對軟弱的人,我就成為軟弱的,為贏得那軟弱的人;對一切人,我就成為一切,為的是總要救些人。我所行的一切,都是為了福音,為能與人共沾福音的恩許。

聖馬爾谷福音 1:29-39

那時候,耶穌離開葛法翁的會堂,就同雅各伯和若望,來到了西滿和安德肋的家。那時,西滿的岳母正躺著發燒;有人就向耶穌提及她。耶穌上前,握住伯多祿岳母的手,扶起她,熱症立即離開了她;她就伺候他們。 到了晚上,日落之後,人把所有患病的,及附魔的,都帶到耶穌面前。全城的人都聚在門前。耶穌治好了許多患各種病症的人,驅逐了許多魔鬼,並且不許魔鬼說話,因為魔鬼認識他。 第二天早晨,天還很黑,耶穌就起身出去,到荒野的地方,在那裡祈禱。西滿和同他一起的人,都去尋找耶穌,找到了,就向耶穌說:「眾人都在找你呢!」 耶穌對他們說:「讓我們到其他地方去,到鄰近的村鎮去吧!好叫我也在那裡宣講,因為我正是為此而來的。」他於是到加里肋亞各地,在他們的會堂裡宣講,並驅逐魔鬼。

為什麼?

當有人告訴我說,沒有任何理論可以解釋人的苦難和痛苦時,老實說,我不僅感到失望,並開始質疑自己對天主的信仰。但當我讀了敎宗聖若望保禄二世的宗座牧函「論得救恩的痛苦」Salvifici Doloris,用基督徒的理解去探討痛苦,那曾經似乎是毫無意義的問題就變得有意義了。事實上,痛苦本身是一個不能單純用人類理性來解釋的奧秘,而是要在靈性和神學中探索。

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從今日讀經一的約伯傳,提供了他對這奧秘的見解。雖然約伯傳並沒有圓滿地解釋約伯所受的不必要的痛苦,但它以另一種方式去看待痛苦。 在古時,苦難被理解為由罪孽造成,而罪孽應受懲罰,但這不是約伯的情況,他是一個正義和誠實的人。儘管約伯哀嘆和抱怨他的不幸,他並沒有放棄自己或上主。反而,他保持著正面的態度去面對自己的逆境:「我赤身脫離母胎,也要赤身離去;上主賜的,上主收回,願上主的名受到讚美!」(約1:21)「我確實知道為我伸冤者還活者……. 但我仍要看見天主」(約19:25-26)。約伯教導我們在考驗和磨難中,保持忍耐和希望。

當耶穌來臨並為我們承受苦難時,一切便開始變得清晰了。從人的觀點來看,耶穌的「替代別人承受苦難」行為,即使不是瘋狂,也是不合邏輯的。在衪公開講道時(甚至現在),人都被「因果報應」這觀念所規範 (cf 若9:2-3,路13:2-4)。就如在這主日的福音裡,人們來自各地找耶穌治療,為了擺脫他們的塵世苦難和身體上的痛苦。和他們一樣,我們慣常也盡量避免痛苦。我們不知道,原來耶穌將自己的苦難,成為救贖的工具。不但如此,衪還為苦難增加了新的意義,就是將苦難與愛相連。(「論得救恩的痛苦」第八部份)

我們與非信徒不同的是,我們願意分擔基督的救贖工程,我們每個人都可以讓自己的痛苦變得更有價值。我們的回應是愛,而不是苦澀。我們的回應是希望,而不是無奈的承受。我們的回應是信靠,而不是绝望。我們不問: 為什麼是我,而是:為什麼不是我。

其他主日反省

乙年(馬爾谷) 常年期第五主日:注視耶穌本人 吳智勳神父

這個星期的福音讀經與上星期的讀經在時空上自成一個單元,敘述耶穌在安息日於會堂驅魔之後,便來到西滿和安德肋的家,以「拉手」這個簡單的動作,治愈了西滿的岳母,她甚至可以起來伺候這群訪客。






繼續閱讀 >
主日的聖言與反省 : 乙年常年期第五主日 – 神修話語 何庭耀神父

乙年常年期第五主日,何庭耀神父給我們講解聖保祿宗徒致格林多人前書的讀經。我們作為平信徒的使命之一是傳揚基督的福音,分享和活出我們的信仰。何神父給我們解釋平信徒與神職人員怎樣在教會內扮演不同的角色,一起合作為天主的王國而努力。






繼續閱讀 >
主日教理 天主教香港教區
教理中心及教理委員會
罪惡的問題
繼續閱讀 >

May Tam

 
May Tam, Bachelor of Social Scienc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Master of Theological Studies (University of Toron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