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真理

常年期第三十一主日

申命紀 6:2-6

我,若望,看見了另一位天使,從太陽東升之處上來,拿著永生天主的印,大聲向那獲得授權,能傷害大地和海洋的四位天使呼喊,說:「你們不可傷害大地、海洋和樹木,等我們在我們天主的眾僕人額上,先蓋上印。」以後,我聽見蓋了印的數目:在以色列子孫各支派中,蓋了印的,共有十四萬四千。在這些事以後,我看見有一大夥群眾,沒有人能夠數清,是來自各邦國、各支派、各民族、各異語的;他們都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持棕櫚枝,大聲呼喊說:「救恩來自那坐在寶座上的、我們的天主,並來自羔羊!」於是,所有站在寶座、長老和那四個活物周圍的天使,在寶座前,俯伏於地,朝拜天主,說:「阿們。願讚頌、光榮、智慧、稱謝、尊威、權能和勇毅,全歸於我們的天主,至於無窮之世。阿們。」長老之中,有一位問我說:「這些穿白衣的人是誰?他們是從那裡來的?」我回答他說:「我主,你知道。」於是,他告訴我說:「這些人是由大災難中來的;他們曾在羔羊的血中,洗淨了自己的衣裳,使衣裳雪白。」

希伯來書 7:23-28

肋未人成為司祭的,人數眾多,因為死亡阻礙他們長久留任,但是,耶穌因永遠長存,具有不可消逝的司祭品位。因此,凡由他而接近天主的人,他都能全部拯救,因為他常活著,為他們轉求。這樣的大司祭,才適合我們。他是聖善的、無罪的、無玷的、有別於罪人的、高於諸天的;他無須像那些大司祭一樣,每日要先為自己的罪,後為人民的罪,祭獻犧牲;因為他奉獻了自己,只一次,就永遠完成了這事。因為法律所立為大司祭的人,是有弱點的;可是在法律以後,以誓言所立的聖子,卻是成全的,直到永遠。

馬爾谷福音 12:28-34

有一個經師前來,問耶穌說:「一切誡命中,那一條是第一條呢?」耶穌回答說:「第一條是:以色列!你要聽!上主、我們的天主,是唯一的天主。你應當全心、全靈、全意、全力,愛上主、你的天主。第二條是:你應當愛近人,如你自己。再沒有別的誡命,比這兩條更大的了。」那經師對耶穌說:「不錯,師父說的實在對:天主是唯一的,除他以外,再沒有別的。我們應全心、全意、全力愛他,並愛近人如自己;這遠超過一切全燔祭和犧牲。」耶穌見他回答得明智,便對他說:「你離天主的國不遠了。」從此,沒有人敢再問他。

(本篇譯稿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若內容有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你上一次對重要事情改變看法是在什麼時候?這很難做到。我們不願意承認我們在某些事情上做「錯了」。
然而,作為一個知性誠實的人,尤其是身為基督的門徒的我們,會一直跟隨真理的指引, 無論何方,即使這意味著改變我們的想法。
我給你們舉個例子,這不是這次講道的核心,而是我遵循真理,得出合乎邏輯的結論最近的一個案例。信仰教義大會指出,新冠疫苗如同所有疫苗接種一般,「通常不是一種道德義務,因此必須是自願的」。 (https://www.vatican.va/roman_curia/congregations/cfaith/documents/rc_con_cfaith_doc_20201221_nota-vaccini-anticovid_en.html).
在這一權威聲明的支持下,我一直認為疫苗強制令是錯誤的。但偉大的天主教哲學家愛德華·費瑟博士(Dr. Edward Feser) 提出了一個確鑿的例子,即強制接種疫苗可能是道德義務。 (https://edwardfeser.blogspot.com/2021/10/covid-19-vaccination-should-not-be.html)。他同時認為,在我們目前的情況下,強制接種疫苗並不滿足所謂強制性的所有五個條件。但是,現在我已經改變了對強制令的看法:有些命令是可以由國家在道德上製定的,即使我們現在的命令不是。
耶穌總是邀請我們追隨真理。福音給我們舉了一個例子:「有一個經師聽見了他們辯論,覺得耶穌對他們回答的好,就便上前來問他說:『一切誡命中,哪一條是第一條呢?』」(谷12:28)。這位經師真誠地對待耶穌,與其他的經師不同。他不是為了考驗耶穌,而是為了找出真相,因為他剛剛見證了耶穌是多麼的有智慧。他的誠意很重要,因為我們都需要更真誠。
經師想知道耶穌對當時一個有爭議的問題的看法:最重要的戒律是什麼? 《律法》中有613條法律,並不清楚哪一條是最重要的。
耶穌回答說:「第一條是:『 以色列!,你要聽!上主我們的天主是唯一 的天主。你應當全心,全靈,全意,全力愛上主,你的天主。』」(12:29-30)。這不是一個顯而易見的答案,因為在當時,一些猶太人可能會爭辯說,他們的祭祀儀式是最大的戒律。
在我們這個時代,在我們自己的堂區,全心、全意,愛天主並不是顯而易見的答案。我很遺憾地承認,這已經是接連的第二年,我們學校七年級學生回答不出這個最基本的問題了。他們認為最重要的戒律是友善和愛別人-是的,愛別人是第二條戒律;但他們甚至沒有想到耶穌!把這兩件事混為一談,就像是說我們應該愛我們的同事,而我們的家庭排在第二位。這不是他們的錯,我也很抱歉提起這件事。但這是事實,也是衡量我們,作為一個團體,在靈性上做得怎樣的一個真正的標準。我要對我們整個團體,特別是我們的這些父母們大聲呼喚。為什麼孩子們生活在我們的堂區和我們的學校,卻認為天主與最重要的戒律無關?我們稍後再來討論這個問題。
經師對耶穌說:「不錯,師傅說的實在對:『他是唯一的,除他以外,再沒有別的』:應以『全心,全意、全力愛他。』並『愛近人如自己』,遠超過一切全燔祭和犧牲。』(12:32-33)
在這裡,這位經師遵循真理,得出合乎邏輯的結論:如果全心全意愛天主是最重要的戒律,那麼這一定比祭祀更重要。但是在非常重視猶太人的犧牲的其他經師面前這樣說,按照當時的做法他是會「被取消」的(cancelled),如果當時這種做法存在的話 (Mary Healy, The Gospel of Mark in Catholic Commentary on Sacred Scripture, 246-248)。
給不了解「被取消」(cancelled)這個詞的人的一點解釋,被「取消 cancelled」是一種現代形式的排斥,人們會對被取消的人羞辱、侮辱並且收回對他的支持,被「取消 cancelled」的那個人甚至可能會丟掉工作。
讓我給你舉一個遵循真理的現代例子。我在2016年遇到了戴夫·魯賓(Dave Rubin),立即意識到他在智力上是誠實的。在短短的幾年裡,他與進步的意識形態劃清界限,從無神論者變成了有神論者。他說:「在我們…之外,一定有一些真實和真實的東西的基石。與…一致。後現代左翼、進步派…發生了什麼?在沒有任何經驗上是正確的地方,在任何一天,你都可以感覺到關於任何特定主題的什麼事情-還有其原因…。他們的整個世界觀與他們之前的任何事物都是脫節的,那可能是天主,也可能是一套宗教觀念。」(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mG6YIA54jc).。
就我個人而言,戴夫·魯賓(Dave Rubin)對我的幫助,是勇氣。如果我真的相信真理,真的愛我的近人,那麼我就必須更大膽地說出政治上不正確的真理。魯賓表示,永遠不會有大聲疾呼的好時機。大學裡的人認為,一旦有了穩定的工作,他們就會直言不諱,而有家庭的人,一旦還清了房貸,就會直言不諱。那是胡說。如果我現在不說出來,我永遠是個懦夫。
那麼,讓我給你們看一段有1,400萬點擊量的視頻,它做了兩件事:它展示了戴夫·魯賓在文化事件方面向真相的轉變;它挑戰我們要在文化問題上大聲疾呼。

有些人想知道,我們為什麼要在這裡談論文化甚至政治問題,這是因為,如果愛天主和愛近人是真的,我們就不能保持中立。戴夫的權利:白人基督教男性受到不同的評價;哈莎·瓦利亞在社交媒體上批評「加拿大白人」是可以的,儘管那是種族主義的。 (http://thejustmeasure.ca/2021/08/29/change-myself/)迫使基督徒和穆斯林違背自己的良知,是特魯多(Prime Minister Trudeau) 總理在2018年發放暑期工作津貼時所做的事情:如果我們想要政府的錢,那麼我們就必須支持墮胎和性別意識形態。而且,如果天主教會反對同性婚姻,那麼我們就會被指控仇視同性戀。是的,我不認為有同性戀婚姻這回事,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反對戴夫·魯賓(Dave Rubin)。認為我是,就是陷入了我們大多數社會所實行的膚淺思維。戴夫關於威權主義的看法也是正確的,它也適用於加拿大:媒體、政府和我們的大學不會讓我們公開談論我們對變性人的看法。 10月22日,加拿大CTV的一篇調查報導是這樣開頭的:“任何特定領域的專家,因為害怕被取消而不敢在報導上表達他們誠實的專業意見,公共話題中就有什麼地方出了很大的問題(https://www.ctvnews.ca/w5/dramatic-increase-in-children-and-youth-seeking-gender-treatments-has-some-experts-alarmed-1.5633076)
耶穌要求我們在思想上更加真誠和誠實。如果天主是唯一的,愛祂是最重要的戒律,那麼我們必須如何做出改變?
總體而言,我們在靈性上都有了成長,我們的孩子比前幾年對天主更加開放。但是,鑑於我們的七年級學生不知道最重要的戒律,我要問我們的父母,如果你們愛耶穌,那麼你們需要更有意識地生活和教導這一點,因為我們現在所做的是不起作用的。
尤其是你需要帶你的孩子來參與彌撒。顯然,如果你在這里或在線上,你必須關心。但是你們中的許多人已經告訴我你們是如何允許你們的孩子呆在家裡的。如果你的孩子能夠來學校上學,為什麼不能來參與彌撒呢?你可以來早上8點的彌撒。這台彌撒平均只有138人,而學校裡有240多人。我不會違反你們的判斷,因為你們是孩子的父母。但是,作為一名神父,我的工作就是問這些問題。很多人說他們懶得親自來參加彌撒,於是能去學校和不能來參與主日彌撒就存在著一個區別對待。你的孩子可能會得出結論,學校比聖體更重要。
三週後,我們將迎來「基督君王挑戰」。如果我們把耶穌作為我們生活的中心,那麼讓我們慶祝一下,舉起手來。如果我們還沒有以耶穌為中心,而是愛祂並希望祂成為中心,那麼也許在接下來的三周里,我們可以真誠地、全心全意地念誦教宗本篤十六世的祈禱詞,就像我們兩週前展示的那樣。 (http://thejustmeasure.ca/2021/10/17/this-is-justice-this-is-mercy/).。
如果耶穌是我們生活的中心,那麼我們應該更大膽地違抗我們的大部分文化,即使我們會被「取消」。
耶穌對經學家的回答是雙面的:「你離天主的國不遠了。」(12:34)。是的,這位經學家已經按照真理改變自己了,但還沒有進入天主的國。他快到了!但還沒有進入。為什麼?因為他還沒有以耶穌為中心。耶穌在讚美他的同時,也向他提出挑戰。我們中的許多人也在離天國不遠的地方。我們快到了!但是耶穌尊重我們的自由,並邀請我們跟隨真理,無論真理指引我們到哪裡。

Posted: October 31, 2021

Fr. Justin Huang

 
Fr. Justin grew up in Richmond, BC, the third of three brothers. Though not raised Catholic, he started going to Mass when he was 13. After a powerful experience of God’s love through the Sacrament of Reconciliation, he felt called to the Holy Priesthood at the age of 16.


其他主日反省

乙年(馬爾谷) 常年期第三十一主日:從愛人到愛主 吳智勳神父

耶穌在走向耶路撒冷這條不歸路上,一直在培訓門徒有關基督徒應有的精神,例如得勇於捨棄、要背十字架、要與耶穌建立密切的關係等等;但實際地該怎樣做呢?讓我們來看 看耶穌給我們的答案。

繼續閱讀 >
「當全心、全靈、全力,愛上主、你的天主」(申 6:6)。 Susanna Mak

愛,是當瑪利亞在祂兒子生命的最後時刻,與祂同行;愛,是當伯多祿因為出賣自己的師傅和朋友而悽慘痛哭;愛,是當耶穌這樣祈禱:「我父!若是可能,就讓這杯離開我罷!但不要照我,而要照你所願意的」(瑪 26:39)。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