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臨在」有多真實

基督聖體聖血節

申命紀 8:2-3,14-16

梅瑟對人民說:「你當紀念:上主你的天主,使你這四十年,在曠野中所走的路;那是為磨難你,試探你;要知道你的心,是否願意遵守他的誡命。 「他磨難了你,使你感到飢餓,卻以你和你祖先,所不認識的『瑪納』,養育了你,叫你知道:人生活不但靠食物,而且也靠上主親口所說的一切話。 「你不要忘記,由埃及地,由為奴之家,領你出來的上主、你的天主;是他領你經過了遼闊、可怖、有火蛇、蝎子的曠野,經過了乾旱無水之地;是他使水,由堅硬的磐石,為你流出;是他在曠野裡,以你祖先不認識的『瑪納』,養育了你。」

格林多前書 10:16-17

弟兄姊妹們: 我們所祝福的那祝福之杯,豈不是共結合於基督的血嗎?我們所擘開的餅,豈不是共結合於基督的身體嗎?因為餅只是一個,我們雖多,只是一個身體,因為我們眾人,都共享這一個餅。

若望福音 6:51-58

那時候,耶穌對群眾說:「我是從天上降下的、生活的食糧;誰若吃了這食糧,必要生活,直到永遠。我所要賜給的食糧,就是我的肉,為使世界獲得生命。」 猶太人彼此爭論說:「這人怎麼能把他的肉,賜給我們吃呢?」 耶穌向他們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他的血,在你們內,便沒有生命。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必得永生;在末日,我且要叫他復活。 「因為我的肉,是真實的食糧;我的血,是真實的飲料。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便住在我內,我也住在他內。就如那生活的父,派遣了我,我因父而生活;照樣,那吃我的人,也要因我而生活。 「這是從天上降下來的食糧。不像祖先吃了『瑪納』,仍然死了。誰吃這食糧,必要生活,直到永遠。」

(本篇譯稿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若內容有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 http://thejustmeasure.ca/2020/06/14/how-real-is-the-real-presence/,為準。)

有一名天主教中央情報局特工CIA被派往巴格達和約旦之間擔任情報信使(https://www.bluearmy.com/the-eucharist-is-an-inestimable-gift-not-to-be-taken-for-granted/)。他經常晚上乘坐時速145公里 的卡車,在黑暗中行駛,以免引起注意。他的司機常是穆斯林,有一次,一個司機問他:「你說是真的嗎?」「什麼真的?」“「你們天主教徒真的有耶穌嗎?」「你什麼意思?」「你們天主教徒在祈禱時能讓耶穌臨在,是真的嗎?」「哦,你是說聖體…嗎?」「聖體?」「是的,這是真的,我們有基督。」「那我就不明白了。你怎麼還在這兒?如果你真的有耶穌…。如果我有耶穌,我會停止一切,每天每一小時都和耶穌在一起!」這名情報局特工後來成為阿拉巴馬州的一名神父,與司機的這段討論是他轉向聖召的部分原因。

講道錄音 (英語):
第1部分 : http://thejustmeasure.ca/wp-content/uploads/2020/06/p1-Homily-June-14-2020.mp3
第2部分 : http://thejustmeasure.ca/wp-content/uploads/2020/06/p2-Homily-June-14-2020.mp3

[黃神父主日講道視頻 (英語)]
https://youtu.be/j5skFnerCmg

我們天主教徒相信耶穌真的以肉體的方式出現在我們的教堂裡!今天是基督聖體的瞻禮,拉丁文是「Corpus Christi」,這又是我們的另一次的慶祝活動!我將有意地重複使用我過去引用過的許多神學解釋,這樣你們中聽過這些解釋的人就可以作更深入的理解。而那些第一次聽到的人們能領會其意義。

我們相信耶穌在聖體中, 唯一原因是因為耶穌是這麼說的。在今天的福音中祂說,「我是從天上降下的生活的食糧;誰若吃了這食糧,必要生活直到永遠。」「我所要賜給的食糧,就是我的肉,是為世界的生命而賜給的。」 因此, 猶太人彼此爭論說:「這人怎能把他的肉,賜給我們吃呢?」(若6:51-52)。耶穌是一位老師,每當人們誤解祂的話時,他都會澄清。但是耶穌並沒有解說「吃」是意味著某種屬靈的、看不見的結合,就像祂說的,「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條;」(若15:5)。沒有人問過祂,因為他們知道祂在用比喻。為什麼他們今天要追問祂?因為他們知道祂說的是字面意思。舊約禁止猶太人喝動物的血,所以他們無法接受這個比喻。 (Ignatius Catholic Study Bible, 174)

但耶穌不會說,「噢,你誤會了。」祂是怎麼回應的?。他再次強調:「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記住,每當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的時候,祂都嚴肅地強調祂是認真的)耶穌向他們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他的血,在你們內,便沒有生命。 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必得永生,在末日,我且要叫他復活,因為我的肉,是真實的食品;我的血,是真實的飲料。 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便住在我內,我也住在他內。」(若6:53-56)。在原始希臘語中,耶穌在將“吃”一詞改為“咀嚼/咀嚼”。請看一下屏幕。因此,耶穌實際上在祂的解釋中不是不是減少,而是變得更加具體化。

還請注意,祂的許多門徒因為這一個訓導都離開了祂(若6:66)。如果這只是一種靈修上的教導,他們為什麼要離開呢?因為祂之前的其他比喻,他們都沒離開過祂。

將這段插曲與耶穌在最後晚餐上說的話:「這是我的身體。(瑪26:26;谷14:22;路22:19)結合起來,早期的教會歷史,聖保祿教導說,「若不分辨主的身體,就是吃喝自己的罪案。」(格林多前書11:29)。分辨的意思是認識,所以我們需要在聖體中認識出耶穌的身體,因為耶穌說的就是字面意思。正如我的福音派好朋友所說,「顯然,如果保羅這樣說的話,那裡就有比麵包更多的東西。」(http://thejustmeasure.ca/2018/11/18/the-most-powerful -prayer-in-the-world/).。

哲學家彼得•克里夫特(Peter Kreeft)寫道:「看看歷史。(這是我成為天主教徒最明確的原因:因為我審視了歷史。)。1000年來,世界上沒有一個基督徒懷疑或否認基督在聖體中的真實存在。11世紀的圖爾異教徒Berengar是第一個,直到16世紀才有其他的」(Jesus Shock, 106)

那麼,我們如何理解它呢?首先,我們所說的「真實存在」是什麼意思?我知道一些天主教徒建議,如果他們領聖體,天主會保護他們不受新冠肺炎的傷害。不幸的是,真正的存在並不意味著聖體不會被感染;它可以。這就是所謂的天真現實主義,它以一種過於唯物主義的方式看待聖體(Avery Dulles, Church & Society, 458)。從前有一個年輕的女孩,她在領聖體後不想吃冰激凌,​​因為她擔心耶穌會著涼。

與此相反,教會教導耶穌「真正地、真實地、且實體地」臨在(CC1374)。 「真正地」的意思是,它不只是一個指向天上耶穌的標誌,而是祂就在這裡。 「真實地的意思是在存在的層面上(對於那些了解哲學的人來說,它在本體論上是真實的)。所以,即使沒有人相信耶穌出現在聖體中,祂仍然在這裡。「實體地」指的是麵餅外表下的現實。 (http://thejustmeasure.ca/2019/04/14/jesus-gave-everything/)

其次,讓我們確切地解釋一下是什麼發生了變化。天主教哲學家長期以來一直在反思耶穌的教義,並用兩個哲學術語來解釋這種變化:「實體和偶然」。 「實體Substance…」指的是表面下的情況,它可以在保持實體不變的情況下從一個時刻轉移到下一個時刻。可以被外表蒙蔽的(Dulles, 456-7)。

那麼,如果我偽裝起來,穿上我那套令人驚嘆的星球大戰武士Jedi服裝,我還是Fr.Justin嗎?如果我胖得像一位蒙席,我還是Fr.Justin嗎?如果我被嚴重燒傷,你認不出我來,我得了健忘症,我還會是Fr.Justin嗎? (http://thejustmeasure.ca/2015/08/16/20150816-how-bread-becomes-jesus-body/) 所以我的外表可以有極大的改變,但我的實質不會改變–兩者是不同的。但是天主,以一種神奇的方式,可以在不改變外觀的情況下改變實質。因此就有了「實體轉變Transubstantiation」這個詞,字面意思是跨物質的。

當神父將麵餅和葡萄酒祝聖時,它的外觀、氣味和味道都是一樣的,這應是很明顯的,但從未有人斷言這些物質的變化,背後的現實是耶穌自己。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照顧聖體的每一小塊。無論耶穌多麼細小,耶穌都在我們面前,因為我們愛祂,所以我們敬拜和崇拜祂所在的每一個地方。

第三,這種變化是如何發生的?通過影響現實的詞語(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JjW3LXuHzo&vl=en).。例如,某些的人類話語可以改變我們的內心,比如當有人肯定或批評我們時,這會影響我們的一生。當一個真正的警察說,「我逮捕你」,你就被逮捕了。他的話在司法層面改變了現實。但是,當一個正式被祝聖和授予權柄的神父,在麵餅和酒上重複耶穌的話時,他會使實體產生轉變。

1950年,天主教作家弗蘭納里•奧康納(Flannery O’Connor)應邀參加晚宴,宴會的主人以前是一位天主教徒,她對她說聖體是一種象徵,是「相當不錯的象徵。弗蘭納里回答說:「如果它只是一種象徵,那就讓它見鬼去吧! (Robert Barron, Eucharist, 95) 這不是一個非常外交的回應,但它很好地概括了天主教的信仰。如果它只是一個像徵,為什麼要費心跪在它面前,教我們的孩子有關它的知識,犧牲時間和精力來保護它,以最小心的方式領受它呢?

我們的一位姐妹娜塔莉•吳(Natalie Ng)說,她上周本想去市中心參加抗議活動,反對種族主義–這是好事。但是她沒有去, 因為新冠肺炎的緣故。然而她為什麼堅對要來參與彌撒呢?因為耶穌真的在這裡。

今天是個慶祝的日子!耶穌是如此的愛我們,甚至把自己的肉體給了我們。在過去的三個月裡,我們都學到了真實存在和虛擬存在之間的區別。通過Zoom上和人在一起很好,但無法與真實的相比。現在,正如我在4月9日的聖周星期四上所教的那樣,神領聖體並不是實領聖體的安慰獎,但是神領聖體總是要帶領我們走向實領聖體的( Vinny Flynn,7 Secrets of the Eucharist,86-89)。耶穌早在2000年前就知道真實和物質的重要性,因此不會滿足於給我們一個虛擬的存在,祂希望所有的靈性結合都能導玫真實的結合。

在隔離期間,有人說,「我願意為聖體殺傷!」他是在開玩笑,但我們誰都知道他對聖體的理解。不管我們能不能在這段時間領聖體,讓我們慶祝一下吧!我曾被一位神父批評,因為我說,在我父親去世的那天早上,我先去參加彌撒,然後才去看我母親。我在講道時說,「把其他的都拿走,把彌撒給我。」(http://thejustmeasure.ca/2020/03/08/experiencing-transcendence/)。但我相信這種情緒是符合聖人的教誨和榜樣的。

1997年,列治文的聖保祿教堂在已故的姜神父Peter Chiang的領導下,開始在他們的明永恆明恭聖體,他剛於今年的五月二十三日去世。那就是我十幾歲的時候,在打完網球,和朋友出去玩之後, 和耶穌在一起的地方。它在使我成為一名神父方面起到了很大的幫助。在我上神學四年級的時候,我給姜神父寫了封信,問他是否認識人可以幫我支付基督君王神學院最後一學期的學費。他親自給我開了一張2000多元的支票,叮囑我不要告訴任何人,我一直沒有,直到現在。

姜神父慷慨地建立明恭聖體小堂和實際地幫助他人,這是來自他的一顆大的聖體之心,在他去過的每個堂區,他都尊重聖體,在領聖體後,他總是給耶穌唱一首非常簡單的、像孩子一樣的歌。每個人都覺得它很可愛,它表達了他對耶穌的簡單信仰。我已經請克里斯Chris在今天的聖體時刻為我們唱這首歌。姜神父的靈性遺產是:他幫助一些人成為神父,並幫助上百的人擁有一顆聖體之心。剛剛有人告訴我,她通過我的事工認識到聖體是多麼的重要和強大。

今天我要問你的兩問題是:第一: 當你死的時候,會有人因為你而擁有一顆聖體的心嗎?是你的家人、配偶、孩子、朋友?你擁有與聖體有關的靈性遺產嗎?第二: 今天當我們上前真心領聖體時,我們的性情和作為將有何改變?

當那個穆斯林司機說:「如果我有耶穌,我會停止一切,每天每一小時都和耶穌在一起!」這改變了那個情報局特工CIA的生命!我們的生命也改變了,因為有人幫助我們理解這個事實: 耶穌給了我們祂真正的臨在。

Posted: June 14, 2020

Fr. Jusin Huang

 
Fr. Justin grew up in Richmond, BC, the third of three brothers. Though not raised Catholic, he started going to Mass when he was 13. After a powerful experience of God’s love through the Sacrament of Reconciliation, he felt called to the Holy Priesthood at the age of 16.


其他主日反省

聖體 — 一個生或死的問題 Edmond Lo

正如梅瑟一樣,耶穌 — 新梅瑟 — 視遵守天主聖言為一個生死攸關問題

繼續閱讀 >
甲年(瑪竇) 基督聖體聖血節:信德、愛德 與 共融 的標記 吳智勳神父

初期基督徒是兼領聖體聖血的,後來發展為只領聖體,節日也稱為「基督聖體」瞻禮(Corpus Christi)。梵二後,教會恢復從前兼領聖體聖血的習慣,因為意識到聖血包含了重要意義。

繼續閱讀 >